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一个乡村的背影
  • 野菜 那时候有很多很多好玩的游戏,出兵、骑马、跳坎、捉迷藏、跳房子、抓石子、滚铁圈、过家家、诱蚂蚁、斗蟋蟀、造房子、起大墓、建水库,都是。许多从大人那里要来的活,也是。像秋天的时候,翻番薯仔——在已经挖过的番薯地里翻出落在垅间园头的小番薯、藤薯。大家知道,山脚的瑞金,他地里的番薯仔总是最多的,所以,大家都等着他挖番薯,常常是他在前面挖,我们就跟在后面翻,翻出一个,大家惊叫一声,他就回头看一下,但他还是粗心,还是被我们不断地翻出番薯仔。
  • 乡村,一种可能的生活(创作谈)
  • 我的家乡,我曾经出生、成长和生活过的那个村子,在浙南丘陵的群山之中。我们这儿,村子越小,藏得越深。我的乡亲们,在这深山之中,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和林子、土地、祖先的亲近,远远胜过和外界的联系,天长地久,他们渐渐地形成了一些自己的东西。他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和信仰中,生活在自己的传说和发现里,但我相信,他们世界中的一些东西,却直抵我们文化、民族甚至人类的深处,他们的故事,是对人类生活和理想的曲折影射。
  • 安乐死
  • 一 张市场来时,杨名正在杀兔子。兔子是星期天杨名和立万几个朋友一起去乡下捉来的,商定了中午一起吃兔子肉,喝二锅头。早上一起来,杨名就把兔子从笼子里提出来,跟处决犯人一样。兔子叫了几声,有点凄凉,像婴儿哭。杨名就回头看兔子,兔子也在看他,两只红眼睛一眨不眨的,几乎要流出血来。杨名的心就动了动,但他还是坚决地拎着兔子走到门前。工具是早己准备好的,长刀、短刃、剔骨刀、剥皮刀、大砍刀、肉钩子等,一字排开,闪闪地发着寒光。看见这些凶器,兔子踢腾得更厉害了,竭力想从杨名的手里逃脱。
  • 背叛
  • 一 那天正午,丁艺明根本没想到会把王娟捉奸在床。这个猝不及防的打击,让他愣在当场,脑袋空白一片。他看见妻子王娟也愣在那里,慌忙中去拿置放在床头柜上的眼镜。愣了一些时间,丁艺明才反应过来,嘴角划过一丝冷笑。空气像是凝固了,丁艺明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动作极快地点燃,狠狠地吸着。校长已跑进了卫生间,半天也没出来。
  • 算术课
  • 一 小学四年级那一年,我是班里的算术课代表。每天上算术课前,我都要去纪老师家抱回同学们的算术作业本子。纪老师是一位女老师,名字叫纪淑宝,家就住在学校后面。纪老师家有一个不满周岁的奶孩子,学校照顾她不用在办公室坐班,有课就来上,下课就回家。她家变成她的办公室,变成她批改作业的地方,算术课后我收齐同学们的作业本子直接送到她家去,上课前我再去她家里抱。这样来来回回,绕一个大圈子,多走一大截子路不说,每一次走过这么一段路程,我都心生恐惧,如临深渊,两只眼紧紧地盯在地面上,两条腿战战兢兢地走过去。我一路胆怯成这个样子,不是害怕去算术老师纪淑宝家,而是害怕一个只存在于村人的传说中、只存在于我的想象中的一个女吊死鬼。这个女吊死鬼一身素衣,青面獠牙,未曾谋面,却早已吓得我魂飞魄散,上下牙齿“格格格”地一起哆嗦,就差一泡热尿顺着裤腿“哗啦啦”地往下流淌了。
  • 狼出没
  • 逃跑的狼 两群狼隔河而对,相互怒视着对方。两群狼所站立的位置,是它们各自的领地,而中间的那条河则为河界,双方都不敢轻易越过那条河,否则,就是对对方的侵犯。狼族之中有严格的领地划分,一群狼占据一块地方后,会用驱赶鸟儿、向远处嗥叫、在显眼位置留下粪便和食物残渣等方式,让别的狼知道此处已被它们占领,不容许他者侵入。狼群都很遵守领地规则,在严格保护自己领地的同时,也从不涉入别的狼群的领地。在狼如此严守领地规则的背后,实际上是对自我生存的保护。
  • 送你一只羊
  • 李我的生活被一只羊弄乱了。羊是一位维吾尔族老人送给他的,严格讲这个说法并不准确。当时,李我从工厂下班,正往家里走,一只突然出现的羊拦住了他的去路。羊的主人五十来岁,戴一顶小花帽,在深圳街头卖烧烤的新疆人都戴这种帽子。老人对李我说,帮我看一看这只羊好吗?他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说他去去就来。
  • 火腿
  • 今晚她出门前,阿姐说,不要到他家里去,会有麻烦的。她说,不会的,你放心,他老婆飞海南了。阿姐说,我最看不起这种男人,有贼心没贼胆,又抠门,连开房费都想省,你还指望他什么?她说,他很多年都没和女人做过了,连和老婆都不做;你就当我扶贫好了。阿姐说,价钱讲好了?她说,嗯,照规矩,他同意的。阿姐再说一遍,不要去。她笑笑说,不要紧的。阿姐咬牙切齿戳她一记脑门,万一出了事,不许跟我哭!她知道阿姐是为她好,只好歉然地笑了一下。
  • 知青白秀才
  • 上海知青白秀才的老婆死了,大家想,这下好了!这下“好了”有两层意思,有的人认为白秀才的老婆乌七八糟的,让男人戴了多年的绿帽子,死了也好,让他松了口气;另一层意思,这下又可以看他们这些狗日的知识分子的好戏了。
  • 游牧记——人怎样活着才安然
  • 在阿勒泰地区,从山地到谷地平原,具有明显的季节性。由于海拔高度和地理位置不同,因而形成不同的草场之间草类和草季的差异。牧人们遵循长期游牧的经验,按照气候的冷暖、地形的坡度,牧草的长势,在一定区域内转季放牧,对牧场进行轮流利用和保护。哈萨克族人将转场称为“阔什霍恩”,“阔什”是“搬家”,“霍恩”是“居住”。
  • 铜陵行走随录
  • 一 尽管火车像一道闪电,划破大地,撕裂大山,截断河流,可是根据历年来,我乘火车的经验,节奏总是舒缓而抒情,悠哉来去。偶尔见它将身子摇晃两下,像一个衣食无忧,顶着膨脖大腹的自在客。下面两根寒光铮铮的铁轨,小心翼翼地将它牵引,我在车厢里或坐或躺,丝毫感觉不到它的剽悍。
  • 时光散章
  • 读书 喜欢在阳台上读书。阳台的那只单人沙发,左右两边的扶手上,几乎固定地一边放着正在看的书,一边放着新华字典。书看完,放到书架上去了,字典却一直放在那里,原本鲜红的封面被阳光晒成了白色,就连鲜红封面上的“新华字典”四个墨绿色的字也已经褪色了。我之所以对这个房子满意、喜欢、恋家,很大程度上和这个阳台有关。楼前无遮挡物,站在阳台窗前,可以一眼看见楼下院中的全部景观,还有远处起伏的山峦和辽阔的天空。更重要的是这阳台上,整个冬天都洒满了阳光。每一年,冬天什么时候悄然来临,暖暖的阳光就什么时候悄然来到这阳台上。
  • 每一首诗都来自于呕心沥血——朵渔访谈
  • 铁骨:我们所处的时代,因经济的复苏和自由度的明显改善,表面的繁荣让不少人失去了方向感,你觉得,在表面压力减轻的状态下,诗人怎样才能够保持对自由的高度饥渴和对时代的洞察?朵渔:我们大多数人的确不用再为下一顿饭发愁,但是,我们有了更多的新愁,比如这个月的房租,下个月的按揭,明年的考核,后年孩子的升学……当人们一心发财的愿望被激发出来之后,无穷的欲望,加上濒危的道德和既得利益者的集团化控制,我们较之30年前到底改善了多少?表面的压力减轻后,使得人们更容易看清楚恶的流弊的存在。
  • 向母亲求救——读朵渔的诗
  • 朵渔是这首诗的作者:多少时光逝去多少盗贼得逞多少苍茫的心事烂在山中有一扇窗我至今未开有一件事我至今记得那天阳光明媚,我还喝了点酒,躺在一片不知名的土地上,缓缓地睡去。——《从窗口走过一只猫》。
  • 朵渔的诗歌
  • 代表作(八首) 论伊拉斯 谁能激怒这个人呢,当他不再担心生与死,得与失?那个叫路德的青年刚刚离去,卖盐的人送还被摔破的盐罐他拉上冬天厚厚的窗帘坐在窗下读经我被他缓慢的身影打动了依我看来,他没有把自己变成一尊自相矛盾的神而是表达着一种宽广与和解的人生态度。
  • 与县后书
  • 一我想,现在,我大多数的时间,都是活在尘土和喧嚣中一位近中年男人,赤膊短裤,抬头便看见对面的工地,假象的小桥、流水、人家,隔着一堵墙,暮色掺着泥巴,等着秋天那些物事人非的景物被暮光一点点地剥落,包括他含烟的发梢旧货旁的垃圾,背小孩的妇女,小儿已酣睡稀落的翅膀,垂下,像极了秋日的长叹这里的一切,就是县后噢,县后,有些绝望,有些不为人知的泪滴,洒在尘世。
  • 每一天,都是永别(组诗)
  • 春风 喜欢花朵,喜欢这变暖的天气把自己分成很多个用完了雨水,用阳光小野花微微晃动像一个人走过来,叫了声:“嗨! 春天来很久了 你是石质的,迟缓的慢了一拍,你就不能再继续说话这样子已经多年了桃花说红就红了,像把火烧在山头这多少让你觉得有点恍惚和羞愧很多人在说话蜜蜂“嗡嗡”,青蛙“呱呱”进山的小路有些松软阳光晒在皮肤上刺痒痒的这才想起,要打开阳伞,戴上墨镜把命里的雀斑捂起来。
  • 野草莓之地(外七首)
  • 野草莓之地 满草地是新鲜 多么令人惊讶 你却一无所获 黑枪上沧了好多热情 看上去也并没在发光
  • 妥乐银杏诗章
  • 譬如赞美阳光,从群山中 携带画笔归来,树叶的色彩 加深了生长 果实是值得骄傲的部分 收获者在树阴下歇息 困倦而满足的幸福 构成一天中的完美画卷
  • 在黔西北,心如风沙苍茫
  • 许多山,像马匹一样抬头看着天,不食草,不嘶鸣大风吹起,鹰翅割伤的高原,在寡妇的身上流出秋天的经血抽皮烟的人先把日子抽皱,犁土的人先把牛犁死在祭祀场中,打鼓的老者,被鼓打得骨节咚咚作响我在低谷,喊一个人的名字。
  • 韭菜坪向世界敞开
  • 黔西北,一座山 向世界坦露韭菜花的秘密 这也是万亩石林,万亩草场 和一个县的秘密
  • 织金洞记
  • 在织金洞,滴水穿石这个词要更正为滴水聚石而聚石既成,是否可落井下石?我愿意落井下石,并愿做一块最不起眼的。但我做不了我在上天布下的这个迷魂阵里迷糊,魂不守舍,不知所然而石头不言不语,即便罗汉堂里的菩萨,也沉默至此。倒挂的琵琶也喑哑了。可心里有一个声音在拼命地喊:江山多娇。
  • 蛰伏待飞——谈家桢在湄潭
  • 但凡参观浙大旧址湄潭唐家祠堂,人们就会情不自禁提及谈家桢,头脑里随之浮现出这样一幅美丽的画面:那是1944年,一个春天的傍晚,细雨淅淅沥沥地敲打着窗棂,谈家桢独自待在唐家祠堂——湄潭县城西湄江桥西南约一里路的一个破旧四合院里,心无旁骛地观察着瓢虫的杂交后代。突然,一个奇妙的现象呈现在他的眼前:在瓢虫的鞘翅上,由黄色和黑色所组成的不同斑点类型中,在它们的第二代身上,其父体和母体所显示的黑色部分均能显示出来,而黄色部分却被掩盖住了。
  • 恶之花——透过萧红看女性命运的悲剧意蕴
  • 萧红,中国现代文坛上一位风格独特的女作家。她的人生特别短暂,死时年仅31岁,她的创作实践只有短短的9年,作为女性的她,青年时代遭遇许多磨难,再加上国家当时处于多灾多难的时期,所以她命运更加多舛,但她凭着与生俱来的文学禀赋和独有的女性视角,在现代文坛上独辟蹊径,自成一家。故乡的黑土地是滋养她创作灵感的肥沃土壤,乡人们特别是不幸女人们的生存状态始终是她关注的焦点。她的作品多描绘像动物一样生存的女人们,描绘她们在可怜的境况下的一点儿可怜的追求及幻灭,以及她们对整个生命意思的麻木不仁。透过她的创作,读者深深地体会到在背负民族及个人双重苦难下女性命运的悲剧意蕴。
  • 论贾平凹作品神秘人物的基本类型及文化影响
  • “神秘”一词实际上有两层涵义:一是指神秘力量及现象本身,二是指对神秘力量和现象的利用。费秉勋说“神秘即使作为一个认识论范畴,也不一定就是诱惑人皈依宗教,而是潜意识地表现着对宇宙、对时空、对人类、对动植物的奥秘的执着思考和刻意探索的精神,和对奥秘不能认识的惆怅心理”。近代以来,随着科学理性的发展,人们对客观世界的认知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和进展,宗教和神话思维中的神祗基本上己被祛魅,而那些目前尚不能用科学与理性解释的异乎寻常的现象极有可能在将来被人们破译,因此,所谓的神秘或不神秘完全是因人而异的,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它与判断者的认识水平有着举足轻重的关系,并没有什么科学的标准。同样地,神秘人物是指那些在常人看来不同寻常、行为举止让人难以理解的奇特人物。
  • 从“两全之道”到“天地之公道”——由《双乡记》看叶盛吉后期的国族认同标准
  • 在日本会社社区长大的叶盛吉曾经是无国族身份冲突的“自由之躯”,到了中学时代受到日本人的侮辱时才开始有“台湾人”的自我意识,但潜意识里他遵循生物界“趋利避害”的原则、靠努力做一个“优秀的日本人”来解决身份认同的矛盾;到日本求学后的叶盛吉民族意识进一步觉醒,开始反思自己对“皇民化”的衷心接纳,为了不“厚此薄彼”,他前期采用台湾、日本身份“两全并存”来解决身份苦恼。然而,由于台湾(中国)和日本持续的尖锐冲突,叶盛吉不得不在后期作出一个非此即彼的身份选择。
  • 长女情结与人生悲剧——论毕飞宇笔下的玉米形象
  • 毕飞宇的《玉米》三部曲自发表以来,围绕玉米这一女性形象研究者做了许多探讨。许多论者认为玉米人生悲剧的根源在于她的“唯权意识”与“权力崇拜”,比如有论者指出,“玉米用一种封建愚昧的‘唯权主义’思想去自我麻痹、自我束缚、自我奴役,而她自己却浑然不觉。这就是玉米悲剧的根源”。还有论者认为:“毕飞宇深刻而细致地书写了乡村女性在命运织就的巨网中借助权力去实现欲望却致使人生异化的生存悲剧。”客观地说,玉米的人生悲剧原因是多重的,其中既有权力的扭曲、也有社会伦理的桎梏,本文试从社会伦理学的角度解读毕飞宇笔下的玉米形象,以玉米的长女身份为突破口,分析玉米长女情结的具体表现,探讨长女身份赋予玉米的家族权力与精神桎梏,以此寻找玉米人生悲剧的社会伦理学根源。
  • 论莫言《生死疲劳》中“六道轮回”的佛教思想
  • 莫言的长篇小说《生死疲劳》,从“六道轮回”的佛教思想出发,以“轮回”的构架描画了从土地改革到50年代互助合作社到大跃进和“文革”,一直到改革开放后中国农村50年的历史。莫言借用了轮回转世这一佛教和民间文化要素,以主人公西门闹——一个曾经的地主死后希望转生成人却总变成自己佃农牲畜的视角,描述了几十年围绕土地发生的生与死、苦难与慈悲的悲喜剧。
  • 隐藏在汉语深处的“黑米”意象——从《黑米》看“非非”诗人何小竹的苗族意识
  • “非非主义”代表诗人何小竹,是汉文化圈中长大的苗族后裔。观察他自20世纪80年代初期以来的诗歌创作,其风格、写作资源等等有比较明显的前后两个时期的变化。前期从80年代初期至80年代末,此时期的诗歌倾向于从苗族文化中寻找写作资源。后期的诗歌受到“零度写作”、“语言逻各斯”等西方理论文化的影响,倾向于“非非”语言实验。
  • 传统伦理与现代理性的双重博弈——从《傩赐》看王华小说创作
  • 一 王华,贵州仡佬族作家,主要创作小说,目前己发表4篇长篇和一系列优秀中短篇。在贵州作家群中,王华有很多个第一:第一个在《当代》杂志上发表长篇小说,第一个以长篇小说获少数民族“骏马奖”,第一个被茅盾文学奖(第八届)提名等。《傩赐》发表在2006年《当代》第三期上,这是目前王华在《当代》发表的三个长篇小说之一,小说讲述了一个荒唐的共妻故事。
  • 《史记》的叙事学考察与分析
  • 研究者普遍认为,叙事学理论对文本叙事有较强的分析效力。其分析有三个重要维度,即叙事结构、叙事时间和叙事视角。本文拟用叙事学的理论方法,以史传文学的视阈,对《史记》的叙事结构、时间和视角作一探讨,为解读和鉴赏《史记》所创造的文本意义和独特美感方法服务。
  • 从《圣栎树》看莱斯·默瑞的创作风格
  • 神秘的内地,澳洲的特征 英国媒体曾经专访过莱斯·默瑞,当问及“澳大利亚特征”是否真的出现在他诗歌创作中时,他是这样回答的:“我的诗歌创作中确实是存在‘澳大利亚特征’的,这一特征是无法用一句话来说明的。要想亲身感受这些特征,就要更多地了解澳大利亚的诗歌。千万不要忘记:她的社会与其他国家的社会有着微妙的差异,而她的自然风景也与其他国家迥然不同。”那么,澳大利亚的特征是如何体现在莱斯·默瑞诗歌中的呢?
  • 《女勇士》中“我”形象的解构与建构
  • “我”形象的内涵 “我”是成长者。成长一词源于生物学,是指动植物由小变大、由弱变强,直至成熟和衰老的过程。从一般意义上说,人从降临世间到离开它的过程意味着个体的成长与发展。本文中的成长是对其一般意义的升华,书中的“我”从渴望成为一个驰骋疆场、奋勇杀敌、除暴安良、为国家建立功业的花木兰到渴望成为在匈奴羌笛的伴奏下唱出悠扬和谐曲子的蔡琰,这表明作者逐渐脱离了孩子的稚气走向了成熟,从一个坚决不做饭,不得不洗碗时就打碎它一两个,立志到俄勒冈去伐木的稚气、调皮的华裔美国小女孩一步步成长为一名融合中西、深谙世事、心胸开阔、脚踏实地、声明斐然的女中豪杰。
  • 嘉莉妹妹——一个“成功者”的悲剧人物形象
  • 《嘉莉妹妹》是德莱塞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于1900年问世。小说的女主人公嘉莉妹妹是个来自小镇的18岁女孩,她天生丽质却无一技之长,她对未来充满着美好的憧憬,只身来到芝加哥追求富裕幸福的生活。然而,严酷的现实打碎了她的美梦,迎接她的是疾病和失业。在走投无路时,她做了推销员德鲁埃的情妇,后来由于更大的欲望又做了酒店经理赫斯特伍德的情妇。与赫斯特伍德私奔后,在纽约由于偶然的机会她成了红极一时的舞台演员,挤入了上流社会,实现了她最初的梦想,过上了富裕的物质生活,但是她并没有感到幸福,而是陷入极度的空虚与迷茫之中。与传统悲剧的结局不同的是,嘉莉成为舞台明星,终于圆了她的发迹梦,但最终她给读者留下的依然是一个“成功的”悲剧人物形象。嘉莉妹妹的悲剧表明,一个只凭感性行事而无理性思考的人,即便过上富足的物质生活,其精神上也是空虚的。
  • 记忆与真实之间——解读哈罗德·品特的戏剧《归于尘土》
  • 2005年,瑞典文学院将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英国剧作家哈罗德·品特(Harold Pinter,1930-2008),称“他的作品揭示了日常絮谈中的危机、强行打开了压迫的封闭房间。品特让戏剧回归它的最基本元素:一个封闭的空间,不可预测的对话,人物相互之间都可能被对方击败,虚伪土崩瓦解”。
  • 岔路口的选择——自我实现、群体认同,鱼和熊掌何以兼得?
  • 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在他的名诗《未选择的路》中表达了因无法同时涉足两条分岔的路而在多年后对未选择的路所留下的人生空白感到遗憾和不甘的心情。虽然走过的路带给人丰富的生命体验,可是未走过的空白却充满了无限可能而带给人无尽遐想。那么,假如选择了另外的那条路,又会有怎样的际遇,欣赏到怎样的风景呢?用什么样的方式可以涉足另外一条岔路,获得完整的生命体验呢?
  • 试析《坚固的城堡》的文本结构
  • 《坚固的城堡》(The Castle of Perseverance)创作于1405年至1425年之间,是现存最长和最完备的一部中世纪英语道德剧。她讲述了主人公“人类”(Mankind)从生到死的过程。剧中“人类”由于受到“俗世”(World)、“肉体”(Flesh)和“魔鬼”(Belial)的引诱而堕入罪恶。在“善天使”(Good Angle)和“忏悔”(Confession)的帮助下,离开“俗世”进入“坚固的城堡”(castle of perseverance)。以“恶天使”(Bad Angle)为首的罪恶决定攻打城堡。
  • 超越种族和性别的自由之子和和平之子——《孙行者》中惠特曼·阿新人物形象新解
  • 汤亭亭是美国当代优秀华裔作家。她的出色不只在于获得了无数重量级奖项,还在于她的创作打破了美国主流文学界对于少数族裔女作家的刻板定位,为华裔乃至亚裔美国作家、尤其是亚裔女作家的艺术创作进入美国经典文学殿堂打开了通道。她的前两部作品《女勇士》、《中国佬》在艺术创作手法上确实是开历史之先河,颠覆了以前族裔作家的叙事手法和故事表述形式,突破了小说和非小说的界限,使各文类混杂在一起。她的第三部作品《孙行者》更是令人惊叹。非线性叙事结构、戏仿、拼贴、语言游戏、隐喻式的典故构成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叙事文本。很多读者和文学评论者从后现代的角度出发来阐释这部作品,但认真研读这部作品可以发掘其丰厚的意蕴,获得新颖的体悟,对小说主人公有一种全新的理解。他不仅颠覆与重塑了华裔形象,更体现了一种超越社会偏见和歧视去拥抱自由和和平的民主“地球人”新形象,为华裔文学人物形象的塑造提供一种新的可能和启发。
  • 多棱镜下的庞德英译《落叶哀蝉曲》中的树叶意象
  • 庞德(1885—1972)是20世纪美国著名的诗人和理论家,是英美诗坛意象派诗人的杰出代表,他对中国诗歌、古文典籍和儒家经典的译介在欧美文学界掀起了引进和学习中国文学的高潮。他的诗学理论、汉诗英译和诗歌创作,对英美现代诗歌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推动了西方现代诗歌和诗学理论的发展。
  • 制造文学时尚的方法——“80后”小说研究
  • 在个性张扬的21世纪,“80后”作家和写手们通过个人的某个出发点,侧重于对自我的感性世界,将他们所处的这个特定时代、特定阶级、特定民族,形成自己的作品表现出来。不管在艺术认识上表现出了怎样的不同个性和特征,但是必然有时代和民族阶级的一个社会特征反映存在。不管这些“80后”的作家和写手们如何证明和辩解,现在在文学界里始终将他们看作是“青春写作”。“80后”的写手和作家们在形式和艺术上也做了自觉或者不自觉的摸索。在公众社会的体系内部,文化的力量已经成为具体化的规范化的价值理念。对于社会人的体系建设过程中,文化已经呈现出内化行动的坚定理念。在市场经济快速发展的条件和环境下,文化产业发展迅猛,文化经济应运而生,人们社会领域的需求也出现较大变化,已经从最基本的文化需求,快速发展成为文化层面的需求。这些因素也成为助推“80后”文学快速发展的动力,人们的心理行为发生较大变化,人们追求的已经不仅仅是现实的物质功能,以及具有实用功能的物质,而是更高层次的文化领域的价值。
  • 新历史小说的“民态透视间”文化形——以莫言、苏童作品为例
  •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一个多元文化交融并汇的时期,东西方、历时共时的各种文化相互碰撞,人们也开始将关注的目光从文化的表层投向其表象背后所隐藏的实质。而新历史小说,正是在这样的文化演变背景下,以异于传统革命历史小说的政治视角、社会视角去反思观照历史的做法,从文化的视角、生命本体的视角去透视、剖析社会历史生活,甚至表现出用文化来浸润、粘合、反思人性以及不同的生命形态和道德冲突的倾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新历史小说也是作家们对文化所作出的哲理性思考。作家们从民间出发,站在民间的立场,致力于在历史的重新书写中构建起一个生长于民间又在民间显形的文化体系,它表现为一种鲜活的、自由的、流动着生命特质的“民间文化形态”。
  • 科洲与现代学术的“渊流”意义——以曹道衡、罗宗强、傅璇琮为中心
  • 章学诚称学术研究的基础校雠学的特点为“考镜源流”,高度概括了学术研究的方法与特点。傅璇琮先生基于此点也说:“我们的古典文学研究进展到现在,各种论点、说法已有不少,需要有人作一种科学归纳的工作,把能成立的、符合文学史实际的,就作为定论肯定下来。这是我们古典文学研究所必须做的学术积累工作。这也像自然科学那样,应该在前人成果的基础上往前开拓,能作为定论的点越多。”Ⅲ便是强调要从学术史源流角度出发总结具有现代意义的学术研究方法,推动学术继续发展。本文将从源流的角度来探讨古典文学现代学术研究的历史意义,就教于方家。
  • 周代婚俗在《诗经》婚恋诗中的透视
  • 《诗经》是我国古代第一部文学诗歌总集,收集了周代前半段五百多年间的诗歌共305篇。《诗经》作为文学作品,作为生动优美的诗歌创作,无疑是我国古典文学辉煌的开始,是古老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重要典籍。爱情主题是中国文学中最古老的主题之一,有三分之一的诗歌是以爱情生活为题材的。爱情往往是跟婚姻联系在一起的。婚制、婚俗是一个时代特有的一面镜子,从中可以折射出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情况。余冠英先生说:“凡属恋爱婚姻生活里所有的忧喜得失,悲欢离合,都在这些诗里得到了生动的体现。”通过《诗经》中的婚恋诗,我们可以了解到我国古代许多文化背景,从而对当时的婚制与婚俗有更加全面的认识。
  • 英诗中国形象的中式批评范式与反观
  • 当英诗中国形象成为主体认知与实践的客体之后,中国读者对这一客体的文学反应呈现出一定的范式。为了验证范式的存在及其分类,课题组以问卷调查为基本手段,在质化研究方法之下,推导出其中的中式批评范式,并理性反观,提出了未来中国形象塑造的对策性措施。即“用认识的活动去了解事物,用实践的活动去改变事物;用前者去掌握宇宙,用后者去创造宇宙”。Ⅲ因此,对英诗中国形象的解码,必须以中国主体意识价值观过滤“西化”的客体,在他者中国形象意识的镜像中反观内省,扬弃式创造新时期现代而又传统的中国形象。
  • 希腊神话对《十日谈》中人文主义精神的影响
  • 引言 希腊神话是希腊文化的最大成就之一,是古希腊古老文明的智慧结晶。它对西方文化有着无可替代的影响力,是整个西方文学的源头。在古希腊灭亡之后,希腊文化连同希腊神话被古罗马承继了下来。公元395年,罗马帝国分裂为东罗马和西罗马两个帝国,其中的西罗马帝国于公元476年被日耳曼人所灭,东罗马帝国则继续存在了一千多年。西罗马帝国灭亡之后西欧进入了黑暗、漫长的中世纪,文明发展陷入了停滞状态;相反地,古希腊文化在东罗马帝国存续、发展,希腊神话也得以传诵下去。但天有不测风云,从公元12世纪开始,东罗马帝国走上衰落之路,1204年以后,帝国已经四分五裂,并最终于1453年结束了它的苟延残喘。
  • “西域风月”女性散文丛书的美学特征——兼谈叶儿克西·胡尔曼别克的女性文化主义
  • 新疆人民出版社于2006年5月推出了一套“西域风月”女性散文丛书,包括《洪荒之花》(南子)、《草原火母》(叶儿克西·胡尔曼别克)、《他乡的美神》(陈亚洲)、《龟兹物语》(王敏)、《琴弦上的叶尔羌》(铁梅)五部。这套丛书是以女性视角写作的,丛书下笔所到之处写的均是曾经在新疆生活过或者正在新疆生活的各色、各国、各族女性。笔者认为,丛书至少有两个鲜明的文化特征:其一,叙事中体现出民族性地域性大融合的西域文化特色。西域是世界四大文化的唯一汇聚地,史实证明,只有西域这个独特的地方才具备世界各大文化融合的地域特征;其二,叙事中体现出女性主义文化特征。女性写作者与笔下女性有一种强烈的身份认同感,她们“将女性的命运、传奇与磨难作为最基本的主题去抒写,从阳性西域的深处挖掘出令人吃惊的阴柔之美。她们用自己的写作复活了另一个西域;风月的西域、女性与爱的怀抱中的西域”。
  • 马一浮与20世纪上半叶文化保守主义思潮
  • 文化保守主义是随着资本主义世界历史时代的到来,由于现代资本主义全球性扩张而引起的世界范围内反思现代化的文化思潮,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要表现为对机器大工业所导致的“异化”现象的批判,在其他民族及国家则主要表现为对现代资本主义入侵的反应与反思。因此,西方文化保守主义主要面对的是传统与现代的矛盾,而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民族与国家则处理的是传统与现代化、本土与外来的双重矛盾。
  • 从《赎罪》论述电影叙事对文学叙事的传承与超越
  • 文学是以语言文字为媒介,它的推动力则来源于读者丰富的想象力,通过想象力来塑造一个虚拟的艺术世界;电影则是以声音和画面影像直接把内容展现到观众面前,给观众一种非常直接的艺术感受。文学和电影虽然借助的是不同的媒介来传达内容,但是它们都能够自由地表现出环境内容以及人的活动,真实地记录事情发生发展的整个自然进程。
  • 侯作存油画作品
  • 候作存(1971-),先后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艺术系、南京艺术学院油画系研究生班,硕士学位;现任山东农业大学艺术设计系副教授,齐鲁画派核心成员,山东油画学会会员,泰山油画学会副主席。油画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展览并获奖。
  • 孙晓燕美术作品
  • 孙晓燕(1979-),女,汉族,硕士。现任河南工业大学设计艺术学院讲师,主要从事艺术设计理论的教学与研究。近年来发表学术论文13篇,主持或参与省部级、地厅级科研项目二十余项,美术或设计作品多次获得省内外大奖。
  • [看好]
    一个乡村的背影(包兴桐)
    乡村,一种可能的生活(创作谈)(包兴桐)
    [中篇精选]
    安乐死(罗尔豪)
    背叛(刘伟林)
    [精短篇]
    算术课(曹多勇)
    狼出没(王族)
    送你一只羊(李江波)
    火腿(久久)
    [非常记忆]
    知青白秀才(雷波)
    [散文随笔]
    游牧记——人怎样活着才安然(南子)
    铜陵行走随录(朱强)
    时光散章(左中美)
    [诗人面对面]
    每一首诗都来自于呕心沥血——朵渔访谈(朵渔 铁骨 王士强)
    向母亲求救——读朵渔的诗(于坚)
    朵渔的诗歌(朵渔)
    [诗歌高地]
    与县后书(叶来)
    每一天,都是永别(组诗)(冷盈袖)
    野草莓之地(外七首)(梅洁)
    [【习酒杯】君品习酒·爱我贵州——贵州建省600年片文大赛]
    妥乐银杏诗章(钱磊)
    在黔西北,心如风沙苍茫(徐源)
    韭菜坪向世界敞开(冰木草)
    织金洞记(哑木)
    蛰伏待飞——谈家桢在湄潭(胡静)
    [作家评论]
    恶之花——透过萧红看女性命运的悲剧意蕴(张正华)
    论贾平凹作品神秘人物的基本类型及文化影响(康新慧)
    从“两全之道”到“天地之公道”——由《双乡记》看叶盛吉后期的国族认同标准(刘芳)
    [文本解析]
    长女情结与人生悲剧——论毕飞宇笔下的玉米形象(霍蓉光 任丽娟)
    论莫言《生死疲劳》中“六道轮回”的佛教思想(张舸)
    隐藏在汉语深处的“黑米”意象——从《黑米》看“非非”诗人何小竹的苗族意识(汤巧巧)
    传统伦理与现代理性的双重博弈——从《傩赐》看王华小说创作(向贵云)
    《史记》的叙事学考察与分析(王新兴)
    从《圣栎树》看莱斯·默瑞的创作风格(刘蕾)
    《女勇士》中“我”形象的解构与建构(宋艳梅)
    嘉莉妹妹——一个“成功者”的悲剧人物形象(汤世中)
    记忆与真实之间——解读哈罗德·品特的戏剧《归于尘土》(张友燕)
    岔路口的选择——自我实现、群体认同,鱼和熊掌何以兼得?(侯雅丽)
    试析《坚固的城堡》的文本结构(马衡)
    超越种族和性别的自由之子和和平之子——《孙行者》中惠特曼·阿新人物形象新解(郑海霞)
    多棱镜下的庞德英译《落叶哀蝉曲》中的树叶意象(闫朝晖)
    [美的历程]
    制造文学时尚的方法——“80后”小说研究(吴蓓)
    新历史小说的“民态透视间”文化形——以莫言、苏童作品为例(马艳艳)
    科洲与现代学术的“渊流”意义——以曹道衡、罗宗强、傅璇琮为中心(袁宪泼)
    周代婚俗在《诗经》婚恋诗中的透视(高素霞)
    英诗中国形象的中式批评范式与反观(曾繁健)
    希腊神话对《十日谈》中人文主义精神的影响(杨静 曲艺)
    “西域风月”女性散文丛书的美学特征——兼谈叶儿克西·胡尔曼别克的女性文化主义(夏雨)
    马一浮与20世纪上半叶文化保守主义思潮(李淑敏)
    从《赎罪》论述电影叙事对文学叙事的传承与超越(赵宁)

    侯作存油画作品
    孙晓燕美术作品
    《山花:下半月》封面

    主管单位:贵州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贵州省作家协会 贵州黄果树集团

    社  长:陈迅

    主  编:何锐

    地  址:贵阳市科学路66号

    邮政编码:550002

    电  话:0851-581384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59-7218

    国内统一刊号:cn 52-1008/i

    邮发代号:66-70

    单  价:4.00

    定  价:4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