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作家》 > 2016年第01期
  • 住在香港岛
  • 1.久远的记忆 由春天转到夏天,今年有两个月,我是在香港度过的。 最早去香港是在刚来南方的1985年,也是春天,整整30年了。
  • 烟就是从这里升上来的
  • 忽然觉得到乡下住一住是很方便的事了,高铁,再加上一段城际铁路,也就是北京说的轻轨。以前一天只有一趟直达火车,是半夜两点多到站,慢车上呆17个小时,恕起来头都大。
  • 在武汉
  • 据说武汉的冬天比南极还要冷,南极我没有去过,不过看了一篇去过南极的武汉人写的文章,说北京人一到南极就冻感冒了,而她半夜走出帐篷去酒店小解,也不过像在家里起夜而已。以我在武汉过冬的体会,觉得此话可以两说。
  • 随风而播
  • 去年初,外子志侠从“友丰书店”携回四大本画册,精装,散页,每一册以三个布质蝴蝶结做封口。打开来看,是敦煌摄影册。第一册命名《伯希和在中亚细亚的考察》(Mission Pellioten Asiecentrale),64张摄影中,有敦煌用围的环境、地貌,从1号到30号的岩洞,洞穴内的布局、壁画、菩萨的塑像等,所覆盖的时间是魏、唐、宋三个朝代。
  • 笛安影记
  • 希腊诗章(组诗)
  • 苏格拉底监狱 新的一日从黄昏开始, 暮色来到这里, 接下来是夜在铁条后迅速变黑。
  • 神话、风景与生活世界
  • 古老的神话,像个缓缓、固执行走的老人,孤独而又衰老,似乎没有人愿意再听他说些什么了。时间里的智慧被印在风景明信片上,尘封、暂停的历史情感告诉人们这是诗意的、史诗的。然而对于来自东方的蓝蓝来说,这块地域就像天上依然居住着奥林匹斯众神一样,在属于记忆和夙愿的漫天星斗的夜晚,将来自历史“回音”的神话和神灵各归其位。
  • 万物蒙尘中的寻找与奉还——蓝蓝诗读札
  • 蓝蓝的诗并不因清洁而透明,像是一块有内蕴的琥珀。她观赏万物与自身的方式也是琥珀式的:排斥全然的光明和彻底的黑暗,写过很多影子的赞歌。因“不能想象没有阴影的事物”(《影子》),她一边擦亮尘世和汉语,一边又寻找“每种事物里”都有的“一眼深井”(《一穗谷》),得以蜷伏在阴影之中。在当代中国更密集的时间碎片里,当万物蒙尘,她怀抱光亮和暗黑的界碑,对两边的事物进行了力所能及的遮挡与照亮。她完成这一切,不是通过清扫和杀伐,而是通过某种似是而非的农业,通过“错误”所能形成的所有美,通过反复穿越一扇叫做“我”或者“你”的门,通过不断施加她女巫般的通感和蛊惑,通过她于灵魂中重新掬得的家乡:“北方”。
  • 水的情史(组诗)
  • 漆匠和屋外的一场大雪 1912年冬天 成衣店中挂着紫色 蓝紫色和黄色的衣服 主人擦着锃亮的铜器
  • 她身上携带江南也携带猛虎——关于桑子《水的情史》及“江南抒写”
  • 北方的第一场秋雨在中午兀然降临,天气骤然冷下来。我和彭明榜在作协附近的一个小酒馆中等待正在赶来路上的桑子。其间谈到桑子的诗歌和绘画,彭明榜说桑子一眼看起来就是一个典型的江南女子,说她身上携带着半个江南。
  • 动物杂记
  • 鸡上树 一般人家养鸡,要有个正经鸡窝。我的四伯父是心灵手巧的木匠和泥瓦匠,他亲手盖的房屋,已经是半个上庄,盖个鸡窝何难?可他不盖,用不着。他家的鸡,每到黄昏,纷纷上树,上到屋西那棵核桃树上,每个树权间一只,乍看画上去一般。
  • 你说什么
  • 鸡柱山 你说什么?问我为什么流浪?别看我才四十多岁,我耳音不好,对方说话我听不太清楚,经常搞得双方挺尴尬。而且,我、我、我呢还有点儿轻、轻度口吃。这就更不好了。这是一个原因。另外我老婆(她'呸算年轻吧)也走了,死了。我就开始了“流浪”的生涯。
  • 让她到家里来嘛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只是天赋的内涵有所不同。有人嗓子好,有人眼睛亮,有人嗅觉灵,有人脑子转得快。还有人生来就是情种,特别能讨女孩子的欢心。
  • 翻墙
  • 陆老师终于在阳台上看到了新租客。大楼的保安一个多月前就告诉他,隔壁那个做推销的女人总算搬走了。过了半个月,又告诉他,隔壁租出去了,好像是在阿里巴巴上班的。陆老师心宽了。不管来的是谁,只要不是那个来敲门的女人。陆老师和他的老伴,都不希望隔壁住着一个随时会来敲门的邻居。
  • 松毛床
  • 再过几天,就是老碗六十岁的生日了。她显得一天比一天亢奋,脸色红润,像打了胭脂,说话响亮,像装了音箱,腿脚麻利,像安了弹簧。以前,老碗从来没过过生日。这回,她准备大过一场。
  • 冰雕
  • 酒店的大堂是完全通透的。安达曼海湾的风黏黏糊糊地吹来,涨满了宽敞的大堂。冬季是这个国家的旅游旺季,不时有游客熙熙攘攘地出入,或涂着防晒霜踌躇满志地外出,或晒得红光满面地回来。门口的红白蓝三色国旗,软软塌塌地摆动着。身着泰国传统筒裙的服务员,带着永不疲倦的微笑,向每一位客人双手合十问好,柔声细语。一只白色鹦鹉伫立在门口的悬架上,标本一般一动不动,偶尔会机械地转动一下脖颈,或者突然张口来一句:恭喜发财——竟然说的是汉语。
  • 镜中
  • 楼梯口挂着面镜子。浅灰色,很大,占据了一整面墙。墙的右边是水泥铺就的楼梯,像是故意暴露给人看似的,没有任何装饰,直直地通向二楼。楼上是个平台,地板是做旧了的,四面围有玻璃。她曾上去过一次,看到高背的草绿丝绒皮椅随意摆放着,一只大喇叭唱机正放着支歌,就连洗手间里也弥漫着绿的、慵懒的气息,盖都盖不住——不似一楼——整个一楼更像个古朴的仓房,它是由许多个拱门撑起的。那种每隔几米就会出现的高的、红砖砌成的拱门,使得整个一楼呈现出一种私密的姿态。
  • 要你好看
  • 他朝门口摇了摇手,她眼一扫,看到了,款款走了过来。她扭头看看周围的环境,坐到了他对面。这是他们第三次上茶馆,第一次只到茶馆坐了坐,第二次他们从茶馆出来后去了宾馆,后来再见面茶馆的环节就省略了。按理说,男的应该很喜欢这种省略,但这次到茶馆却是他约的。他觉得他们应该说说话。
  • 夜晚面对黄昏
  • 下午快下班时,马冰河接到了妻子孟薇的电话,说她临时有个采访任务,要到上海去一趟,她现在已经在高铁上,最快明天下午才能回来。正接着电话,叶嫣拿着一沓稿子走了进来。他冲她点点头,示意她稍等。他拿着手机说道:“推不掉是吗?早晨还没听你说嘛。”他朝叶嫣挤了挤眼睛,继续道:“好吧。你忙你的。对了,你昨天买的狗粮放在哪里?哦,知道了,我会给它喝水的。你别哕嗦啦,不是明天就回来了吗?”
  • 短篇的妙趣
  • 这是两篇相似又相反的小说。讲它们相似,是说两篇都讲述了一对偷情男女的故事。讲它们相反,是说一篇中男方单身,女方有家,另一篇女方单身,男方有家;一篇中男方处攻势,女方处守势,一篇中女方处攻势,男方处守势。故此,这样两个作品放在一起发表,互文也恰到好处。
  • 赤壁
  • 显空正在禅床上迷糊时,忽然感到有一股奇香白天外而来,他刚想到是否是观音菩萨云游四海路过黄州,心里霍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他连忙爬起来,不及穿戴好,就往殿堂方向走去。一路上沁香扑鼻,他心知自己又迟到了。
  • 北鸢
  • 戊寅·卢孟 圣保罗医院,坐落在东郊的青晏山下。由于地处偏僻,四周聚集着许多的野猫。即使到了夜半,也仍然听得见它们的嬉戏与厮咬声。
  • 迟子建作品在国外
  • 《作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