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作家》 > 2000年第08期
  • 生于70年代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1972年的夏天,我的母亲吃了一些苦头。她本以为她的第二个孩子会顺利地落地,可是那个藏在她怀里的小孩,并没有按照她的意愿如期而至。那个稳稳躺在母体里.感到无比安稳和幸福的是我。我在母亲的肚子里呆了近十一个月,完全没有到外面看看的意思。对我的降临,父母已经有了“狼来了”的感慨。应该是早上6点半到7点之间,母亲事后回忆起我出生的时辰还是那么地有把握,尽管当时我年轻的父母手腕上还戴不起手表。母亲在阵痛的间歇,轻唤邻家的小孩去叫大人,小孩子在母亲昏花的目光
  • 高潮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黄梅女士的第一次性高潮和麻雀有关。她说:那年我十二岁。十二岁的黄梅女士站在她家的屋顶上挥动着双手,噢噢地发出一声又一声吆喝。和黄梅女士一起站在屋顶上吆喝的还有她的母亲和弟弟。黄梅女士的祖父母因为年事已高爬不上屋顶,就站在院子里吆喝。邻居家的屋顶上站着黄梅女士的邻居们,也有像黄梅女士一样的女孩子。邻居的邻居呢?他们当然也在他们的屋顶上和院子里。登高可以望远。黄梅女士看见了钟楼和鼓楼,钟楼和鼓楼上也站满了
  • 北京小夜曲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这个周末下了班以后我觉得很是无聊,杂志社的人都到一个姓米的四十多岁的女编辑家去包饺子吃,他们闹哄哄招呼我的时候我装做有事的样子说了声抱歉。人都走光了我还一个人坐在渐渐黯淡下来的办公桌前抽烟,一边翻动着通讯本,给我认识的一些女孩子打电话,结果仅仅只联系上了一个从前在我们杂志社打字后来到北京外语学院自读英文的东北女孩小俞,电话那边说吃饭?不了,我姐姐要我到她那里去吃。我说你哪里来的姐姐?她说就是哈尔滨老乡呵,比我大两岁,叫她姐姐,在北京舞蹈学院进修的。我说那你吃完饭还有事
  • 文学和民族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我十分感谢民族文学作家会议主席李文求先生的邀请,使我有机会来到韩国,有机会在这里表达我的一些想法。我在北京的时候,我收到的演讲题目是《打开21世纪东亚文学的未来》。这个题目让我感到不安和惭愧,在涉及到东亚文学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只是对日本的文学有所了解,对韩国的文学我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诚然,我可以找到一些理由来解释自己这方面的无知,比如由于朝鲜的原因,中国和韩国很晚才建交的事实影响了两国间文学的交流;另一个原因
  • 索尔·贝娄写布鲁姆生平——八十五高龄诺贝尔奖作家生女儿出新书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我常奇怪索尔·贝娄怎么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所写的小说所用的材料都是真人实事,小说中的角色往往是他所熟悉的朋友化身。一本虚构创作应依靠作者丰富的想象力。把真人实事化为小说出现,角色虽已改名换姓,细心的读者还是认得出来,文学评论家把这类小说视为犹如新闻的写实,充其量不过等于是回忆录或传记,不是真正艺术。贝娄新作名《拉维尔斯汀》(RANELSTEIN),刚由维京书局出版,正如评论家所料,这部小说的故事是根据他的
  • 开场白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人们把没有动机的、没有线索的、没有逻辑的杀人事件统称为无头案。一个人走在路上,一个陌生人迎面捅来一刀,然后既不劫财也不劫色,便扬长而去。受害者仰面倒下,横尸街头。这种案子侦破的难度很大,因为它违背了常理,犯罪学的教科书上对此类现象也十分头疼,警方当然更加窝火。如果我是这种一个人,我仅仅为杀人而去做这件事,而且我的行踪十分杂乱,所杀的人品种不分,男女老幼,穷富贫贱。只要我一时兴起,想
  • 游巴拿马运河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巴拿马是一个国家。巴拿马也只是一条河。1903年美国跟巴拿马签署合约,取得了运河开凿权的时候,总统罗斯福说:“我拿下了巴拿马。”巴拿马这个纤细可握的长条国家,像北美南美藕断丝连当中的一根丝。它一边是太平洋,一边是大西洋,登高远眺,可以同时看到两个大洋左右铺开,万顷海浪把它日夜泡浸拍打,无端生出一种水洗的清润。天海茫茫,已有一种极美的深沉;这还不能说明什么,惟是有人想到要将两个大洋连结起来,可真是一种梦境的飞升,人怎可以这样想!人怎可以这么样疯狂!首先这样想的是法国人,因为法国是一个梦想的国家。她做梦比谁都轻易,都
  • 文字和影像:两把飞刀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对于名著名片,起码可以给它三重定义。一是在那个特定的时代里,被翻译过来被人家搬上银幕的;二是动不动就被人引述的;三是在今天又重新出版和被重新搬上银幕的,或忠于原著,或有所解构和重新诠释的。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重放的鲜花中,就有不少国外名著,接下去就在银幕上看到了这类作品,20年过去了,又一拨新人类成长起来了,他们也许不再会去读狄更斯和巴尔扎克,但会去欣赏谢霆锋和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再长的名字也记得住。所以当我们说名著名片,无非是一种归纳,不是说名著真的有那么好看,而是指他们都多少有所出处。当然现在都是名著惜名片的光,一些不太有名的书,因为被改编成影视剧,反而销路大增。文字和影像,两个不同时代里的两把飞刀,让我们在阅读和观赏时听到那出血的嚎叫。
  • 流浪的犹太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曾在席慕容的书中发现有一种植物叫”流浪的犹太”,让我不由想起小提琴曲《流浪者之歌》,看着它的名字,就不禁产生一种好感。书中解释说这是一种长春藤,因为当时家中正种着此类植物,所以常常在买花的时候问人知不知道这种植物,但所有的人都对我说从未听说过。由于找不到,所以“流浪的犹太”也慢慢地在记忆里淡化了,直到遇到了奥德。那是在旅行中,有一天同伴独自去了另一个城市,而我借机偷懒,睡了一个大懒觉后带着笔记本去酒店的小餐厅里写一些东西。到了小餐厅
  • 圣诞树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模模糊糊地听见撞门的声音、羽绒服摩擦的声音,还有一开始很响随即压低下去的说话声。微微有些发阴的天气里,晦涩的太阳在度过它的高潮后迅速地离去,眼睛仿佛被暗去的阳光吸得涨涨的不舒服。罗宁躺在宿舍双层铺上翻正了身子,仰面望着天花板,可还觉得肚子里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沉沉地下坠,身体的某个部位像块干面包在萎缩。他睁开眼,拍拍被子,跳下了床。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罗宁匆匆地吃下他们剩下的几块干面包,喝了几口啤酒,才发现酒已是温
  • 在硅谷的记录工作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总是这样。都是这样。期间,一些东西消失了。在从东到西的各种大厅的穿越中,在等待行李箱从宽宽的皮带轮上被吞进吞出中。一些东西消失了,这使得每一次的出行都在不知不觉中各不相同。永不重复。并不是耳中听到的不同的声音,不是身边的不同的人群。不是。是时间。是夹带在时间中的岁月,一些不断在失去的兴奋,等待,一些发生了,又消失了的事情,一些温柔的记忆,连绵在种种消失之中的最痛心的消失——爱情。我在旋途中重复这一切。它磨损我的年华,旅途;它又是我生活中最结实最有力的一部分,因为磨损而带来的生命的韧性。我的工作;我的生活的方式;我的最日常的分分秒秒;一切。期间我的工作却是在“留住”。不断的留住,或者说是想留住。一种纪录片的工作,留住时间的痕迹。留住裹夹在分秒之间的一些微不足道之中的意义。一点蛛丝马迹。也有滋生。一些新的希望和等待,也许也会有一些新的兴奋。那会是一些什么呢?
  • 右耳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本别致的杂志,一半白页,一半黄页,区别了阴阳两界,白页是女作家陈染的长篇《声声断断》,黄页则是东北大汉刁斗的小说《回家》。性别的对峙产生了张力,也潜伏了十分自然的男女对话,尤其两部小说都涉及了爱情,因此更见精彩。陈染的出生很有传奇色彩;18岁时,由于家庭变故,她和母亲住进了一座废弃的寺庙,有4年之久。想想看,青灯黄卷,残垣断壁,死一般的孤寂,对一个年轻的姑娘会有多大的
  • 听布鲁克纳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据说,因为进入网络时代,电脑的发达,媒体的多样,文字的功能将让位于屏幕和画面,人们读由文字组成的文学会越来越少,眼睛的功能将由此转移到网上。我想,即使有一天人们的眼睛彻底从文学的书籍中撤离而逐渐退化,人们的耳朵的功能也不会减弱,因为音乐不会消失,人们对音乐的选择,一定会远远胜于文学。这就如同我们可能因不识另外一个国家的文字,而读不懂他们的书籍,但我们却能够听懂他们的音乐;也如同回到原始时代,人们可能不识字不看
  • 冬天的记忆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金的干草,银的干草抓一大把干草,撒进通红的炉膛。干草倏忽卷曲起来,发出吱吱的哀叫,呼的一声,喷一团浓烟,着了:火焰升腾,火舌舔着锅底,舞着,蹈着,时而发出噼啪的爆响。再抓一大把干草,那草是粗砺的,没有叶子,只有铁丝一样的根和茎,那茎上还带着草原上阳光的积淀和风霜的雕痕,那根上还带着碱性的土星和风干的牲畜的粪屑。这些干草,要是在大甸子上依然静静地卧冰趴雪,到来年清明之后,或许能绿遍草场,鲜亮牧人的日子。可眼下,干草付之一炬,化成一股烟,化成一股火,化成一股热,几乎什么也没有留下。我的
  • 钱庄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作为在中国封建社会后期出现的一种信用机构,钱庄可以说是中国银行业的“鼻祖”。1843年上海开埠前没有银行,只有钱庄。据考证,明末清初上海就有了钱庄。清乾隆年间,上海的钱庄业比较兴旺。钱庄的主要功能是兑换货币、小额存贷款和汇兑。钱庄也因为其手续简单、灵活方便受到了普通市民的欢迎。上海开埠前,钱庄活动多集中于十六
  • 穆特与波戈莱里奇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将穆特与波戈莱里奇扯在一起,似乎风马牛不相及。出生于一九六三年的穆特是世人皆知的德国女小提琴家,而出生于一九五八年的南斯拉夫人波戈莱里奇则是位声震乐坛的钢琴王子。由于行当不同,在艺术上他俩似乎没有可比性。但引起我兴趣的是,他俩在爱情和婚姻上,居然是惊人的“如出一辙”,令人感叹。回顾他们当初出道成名时,都得到了贵人相助,都有不同寻常的闪亮登场。穆特在十三岁时,即被卡拉扬誉为“当今世界上的三大小提琴家之一,有时也许是第一名”。第二年也就是在一九七七年向萨尔茨堡圣诞节上,卡拉扬邀请穆特正式登台亮相,从此穆特一帆风顺,迅速走红世界乐坛。而波戈莱里奇的成名,则更富有传奇色彩。一九八0年,二十二岁的波戈
  • 谢尔盖的遗憾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法官问谢尔盖姓名。谢尔盖说:谢尔盖。法官抬起头看谢尔盖。谢尔盖以为法官耳朵不好没听清,又说了一遍谢尔盖。法官摇摇头说:我不是没听清,我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起这么个名字?谢尔盖产生了一种鄙夷的情绪。一脸鄙夷的酣尔盖说:请问法官同志,我为什么不能起这么个名字?有新出台的关于起名的法律么?法官说:没有。我是说你的名字怎
  • 福建先锋诗群小辑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从丹佛到芝加哥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现在想起来那段日子仿佛是梦中之旅,是上帝之手在我岁月的频道中插播的异域情节,好在回忆可以由我们自由地选择和剪接,这样,梦中之旅可能在全然不同的现实中真实地重现。
  • 一个年代的迷惘与信念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我固执地认为,每一种真正的写作都来源于一个伤口。我不愿意多谈小说.甚至不愿意多谈创作本身,我对一些更本质的东西感兴趣——因为即使退一百步来说,写小说仍然只是人们生活方式的几百分之一。与之相比,人的生存要伟大得多。小说只是建立在这种普遍性之上的东西。我认为,只有懂得这点,才具备了写出真正好作品的前提。有些伤痛来自于曾经的青春期,有些来自个体,有些则来自更深广的事物。我记得作家孙甘露在一篇关于电影
  • 巴蜀双城记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前两年,当重庆挂牌成为我国第四个直辖市,不再隶属于四川省的时候,有文人朋友叹道,理应如此,早该如此了。此话出自文人学者,于管理无干,与经济无涉,纯粹发自于一种人文感慨;成都重庆确实太不一样了,自古巴蜀就是迥然不同的两种文化。当两城都属同一省时,世界上很少有两座城市像成渝两城这样,给我们呈现出如此奇特的面貌。同在一个地域,是一个行政区域内难分伯仲的两座大城市,相隔也不过几百公里,但两座城市的脾气血性却是迥然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说气候,重庆燠热难耐,成都凉爽宜人,说地形,重庆山高路不平、成都一马平川;说居家环境,重庆依山傍江起楼,山是大山,江是长江,成都在小桥流水边安宅,房前屋后,蓄竹栽花;说人的性格,重庆人火爆耿直,成都人细致绵软,就连饮茶也相反,重庆人喝的是浓烈苦涩的沱茶,成都人却喜欢喝芬芳袭人的花茶……这样的对比句还可以列下去,但文本未免单调柘燥,于是。就有兴致作一篇《巴蜀双城记》,是为记
  • 历史决定论的阴影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20世纪是一个盛产“新青年”的世纪,世纪初的新青年是自由主义者,60年代“新青年”的精英是红卫兵。前者也许是中国的福音,后者也许是中国的噩梦。在世纪之末,听说这个国家“又见新青年”,不免引起注意,是哪一类的新青年?现在看到新青年要求作家余秋雨就他的历史进行忏悔,我忽然明白了今日的“新青年”,不免感到有些悲凉。我的印象是,影响20世纪中国思想的那个幽灵”历史决定论”依然在发生影响,而且改头换面(更具有“现代感”了)袭用的却是老谱。影响我是料到的,但
  • 为了痛,更为了爱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有一天,一位来自家乡四川的女记者向我谈起她曾经采访到的两个故事。用“故事”这个词语太轻飘飘的了,那是关于痛的、也是关于爱的、更是关于爱与痛的纠缠的“人“的历史与现实。第一个故事发生在四川自贡。自贡自古以来就盛产井盐,井盐至今依然是自贡的支柱产业之一。这里有若干家曾经很红火的千人、万人的大工厂。近年来,这一行业很不景气,“下岗”的工人不断增加。有一个工人家庭,夫妻两人都遭遇到了“下岗”的命运,两人一个月的收入加起来仅有
  • 看起来很轻松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和身穿大袍子的女人相比,她穿得可算是非常之少。身后是一片隐约绿色。虽然可能是虚设的背景,还是透出了春天轻松的气息。这与那个时代的肖像画常有的深浓幽暗背景相反。她也是一身轻松的样子。终于可以穿上家常衣服,让头发自然地垂在肩上,什么也不必遮盖了。那条薄纱披肩就挂在一边的肩上,这样挺好,左手搁在座椅的扶手上。右手正可以拐过来,叠放在左手的手背上。这是她习惯的坐姿。当她看一个人,或跟一个人说话,总是这样看着对方。也不喜欢大笑,不为什么,嘴唇包着的牙齿其实很美,但并
  • 语词的欢宴——福建先锋诗群谭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八闽青年诗歌群体,若以时间和影响计,似可粗分为四块版图。号称福建朦胧诗发祥地的三明,曾在老范方“把持”下,一度旌翻旗摇。近年退潮,尚留下萧春雷、赖微等人。萧的凝铸和控制力与他的随笔一样出色。闽东军团,向来由汤养宗领衔,他的智性深得公刘青睐。后来者有枝叶挺俏的玉琳、犹有一柄青锋内敛、不可小觑的游刃。蔡其矫的老巢在晋江,在他卯翼下各等鸟禽渐渐羽丰翅展,有一只名叫”安安”的雀儿,叫得特欢。闽南金三角的漳州,没有想到,比它“连襟”们更具前卫地出品一批诗歌侠客。陈道辉一手经营的“新死亡诗派”
  • 我的全部作品都来自才我的生命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张:你为什么总是留短发?是一种叛逆吗?林:我现在正在把头发留长。80年代有一次因为失恋把头发剪得很短,后来又留起来了。90年代的我发型经常变,短发也是每一次都不同的。老不变发型自己有一种陈旧感,觉得特别讨厌。张:你对现在的婚姻生活满意吗?林:大多数人都不会对长久的婚姻感到真正满意的,除非已经失去了进取心。张:理想的男性是什么样子?林:理想?我好像不太像一个有理想的人。我在答邱华栋的访谈时说到,对男性
  • 获布克奖的英国老妪作家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我们先来看英国女作家佩内洛普·菲茨杰拉德(penelope Fitzgerald)的小说《早春》(The Beginmng of spring)开头的一幕:故事发生在1913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的莫斯科。英国血统的俄国人弗兰克·雷德一回到家,便发现出了重大的变故:他的妻子内莉已带着三个孩子离开了他。仆人托玛将内莉的一封信交给了雷德,说是由信使送来的。随后是典型的悲喜剧的场景,小说男主人公弗兰克失去了一切,尽管他生性沉默寡言,但为了让那些宽宏大量、吵吵嚷嚷、
  • 某部的于村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1982年10月,24岁的于村从北京一所综合性大学分到 A 市机关某部。他来某部报到的那一天.遇见了另外两个也来报到的青年。他们先去了办公室,秘书看了看他们几个的介绍信,用手指示了一个方位,叫他们去干部处转组织关系。实际上三人中只有一个姓高的戴眼镜的青年有组织关系。闲谈中于村知道这人是来自本省的一座普通大学,便有了一点优越感。但又想,既然在省里的大学也能进省机关、邪何苦当初要去北京呢?至少多花了些钱吧?再一想就觉得不太对劲,也许这位姓高的是高材生才有进省机关的可能,那么是否意味着
  • 漫游、爱与写作的福音
  • 在上海,两个写作女人的对话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文如其人有点道理丁丽英你对“文如其人”这个概念怎么看呢?因为同是女性作者,我很想听你谈谈这个问题:作者是否应始终深藏于文本之内呢,还是要经常跳到前台充分彰显其女性魅力?赵波文如其人总是有点道理,即使不像真人,也会像作者想成为的那种人。或者文章中你能感受到,作者的影子要比本人来得真实。属于内心世界的东西,自己也不觉察,有时
  • 夜晚皮影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凌源是辽西中的辽西,与河北、内蒙古搭界,历史上曾属热河管辖,1956年热河省撤消,凌源便归了辽宁。从地貌上看它恰好在燕山余脉与辽西丘陵地带的交会处,而民风、民宅及民间说唱艺术则更接近河北一派。你若问乡间的农人,爱听什么戏,他们会告诉你,当然是
  • 《作家》封面

    社  长:马晓晴

    主  编:宗仁发

    地  址:中国长春人民大街167号

    邮政编码:130021

    电  话:(0431)5683677

    电子邮件:editor@writermagazine.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4044

    国内统一刊号:cn 22-1028/i

    邮发代号:12-1

    单  价:14.80

    定  价:17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