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作家》 > 2011年第03期
  • 追忆史铁生
  • 知道史铁生离开的消息,连续几天,仿佛总是置身于与他相关的片断之中。1988年5月,我当时所在的电影厂派我到北京联系作者,《人民文学》的向前大姐介绍我认识了李陀,有一天上午,李陀带我到雍和宫大街26
  • “东鳞西爪”的温暖
  • 近日得到一本好书《东鳞西爪集》,一翻就放不下了。作者王必胜先生以难得的率直与机趣,讲述了近几十年来与许多作家交往的故事。其中有说事的,论人的,谈文的,品书的,赏字的,观景的……美不胜收,令人玩味无穷。比如,出乎我想象,刘恒竟还用最原始的工具写作,令人叫绝:“他一是用人们不太用的蘸水笔,写一下,再点一下
  • 亦庄亦谐说老王
  • 王必胜的智慧,是纯爷们儿的智慧。我一直想写他,至今心愿未了。老王是个批评家,供职于京城著名某报,善写宫阁体文章,雍容工整华丽。表面没有破绽,字缝机锋暗藏。那时我们都敬鬼神而远老王。后来,上个世纪末某一天,具体说来就是1999年11月20日,一个刮北风的大礼拜六,在东土城路的作协十楼,上下午连开了两场研讨会(据说是浙江方面年底突击花钱),把老王累得脑出
  • 积文如积德——读王必胜《东鳞西爪集》
  • 悟句如悟禅,得句如得仙。想不起这两句话是从什么地方读到的,因觉得很对心思,我默诵了两遍,就记住了。写作如修行,积文如积德。这两句话是我读王必胜的《东鳞西爪集》所悟到的,算是读书心得吧。先是从《作家》杂志上读到分
  • 深刻的杂家和平实的散文家——读王必胜的《东鳞西爪集》
  • 《东鳞西爪集》是王必胜最新出版的散文随笔集,但这本集子的丰富性却是散文随笔这四个字难以容纳下的———我不是说集子里面不仅有散文随笔,而且有评论等其他文体,而是要说集子里的有些文章也许很难归入到哪个文体,它既是评论,又是随笔,或
  • 挥毫落笔总关情——读王必胜《东鳞西爪集》
  • 经常被新闻媒体冠以“著名青年评论家“的王必胜,其实是位“老资格“。四十多年前,他“被参加革命“,就开始计算工龄了;三十多年前,他当上了“名嘴摇篮“北广(现在叫中国传媒大学)的教员;二十多年前,他开始撰写并发表研究“三家村“村长邓拓的论文和专著;
  • 唯有真情最感人——漫评王必胜散文新著《东鳞西爪集》
  • 置于案头的这部浩浩四十万言的王必胜散文随笔新著《东鳞西爪集》,先是粗略一翻,便觉得一股儒雅简朴之风扑面而来。展卷漫读,便感觉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受,于是二十余天里,它几乎成了我闲暇时间慢慢消受的精神美餐。从字里行间,我忽然觉得读到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那批散文大家作
  • 淡然顺生性情文——评王必胜《东鳞西爪集》
  • 董桥说,中年是下午茶。那么“中年后期“就是下午茶反复冲续存留的余温和恬淡——如一轮下午五点钟的淡水太阳,在明媚与黯淡间一寸一寸温暖而从容地沉落,那些惊人的绚烂以不规则的魔幻形态与诡异颜色向天边突奔。我以为评论家王必胜
  • 庚寅昆山遇旧游:小海、啸峰与巴桥
  • 九月下旬,时令虽已入秋,但江南却依然闷热。与我久未联系的诗人小海从苏州突然打通了我的电话,邀我到昆山小聚一下。我因正忙于写作关于法国哲学家乔治·巴塔耶的文章,怕中断以后再捡起来很麻烦,再加上天气比较热,有点不想动。但他坚持要见面,
  • 短小说十篇
  • 上火当年大学毕业时,同学们都争先恐后幸灾乐祸地向我表示慰问和同情。他们不顾我内心的痛楚和脸上僵硬的苦笑,残忍地与我热情道别:“再见了,老朱,想开点吧,干啥都是一辈子!““老朱,真没想到,这事怎么会落到你头上,忍几年,我们想法把你弄出去!““嗨,其实也没啥,都是命运的安排。咱班主任余
  • 劳马影记
  • 沃德·曼维尔高中毕业盛装舞会
  • 当身穿白色拖地晚礼服准备赶赴“Prom“(盛装舞会)的女儿站在面前时,我产生了强烈的不真实感。这个发髻高耸,足登高跟儿鞋,手持黑色手包的形象比女儿的实际形象显得大了好几岁,那几分成年人的妩媚也与她平日朝气蓬勃的青春气息大不相同,只有那因长期户外运动形成的棕色肌肤和健美的
  • 2010年
  • 诗11首
  • 棕皮笔记(2008-2009)
  • ○大地与地方。这两个词对于诗人非常重要。这是我在新疆的一次旅途中想到的。当时有个当地青年诗人在长途汽车上和我聊天。大地辽阔,在辽阔上与云南完全一样,天空也是那样辽阔,深厚。但云的色彩不同,现在的天空中含有一种青色,而云南的天
  • 麦苗青青芦芽红
  • 太阳落下去,红霞扑上来。好比太阳是一个演员,她从一大早唱起,唱了红脸唱白脸,唱了白脸又唱红脸,唱了一整天,这会儿的确该下场休息了。著名的太阳刚一下场,红霞就及时将舞台的大幕合上了。宽云做幕霞做彩,合上的大幕也很绚烂,够人们欣赏一阵子的。看罢了太阳演的戏,任老敦犹不尽意,还想看一场人间的戏。太阳的戏台
  • 玻璃
  • 1小敏在浴池里干活的时候,她总是觉得有双锐利的眼睛正透过门左侧墙壁上的玻璃打量她们。玻璃有一米半那么大,麻色,带有云形的花纹,上面还有花开富贵四个彩字。它是独立的,没有一点点的拼接,就那么镶在浴池的墙壁上。小敏干活的时候,经常有股子奇异的幻觉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比如她跟丈
  • 单身汉
  • 涓生也许一个朋友都没有。他总是独往独来,也很少在酒席上看到他的身影。有限的几次,那是他推却不掉的,比如同事婚礼,是要出人情的,比如部门聚会,那是要凑份子的,比如追悼会,那是对死者及其家属的尊重。他随大家一起吃,一起喝,很少敬别人的酒。至于他什么时候离开的,谁也不知道,也不太去在意,反正人家该尽的礼数都尽了。不过久而久之,大家便不再邀请他了。
  • 故乡和那个男孩儿
  • 杨辉进来的时候,冯莉刚刚从睡梦中走出来,她似乎去海外旅行了一趟,脸庞上身处异乡的情境还没有清洗干净。冯莉只睡了半个小时就做了一个梦,梦中的画面极其清晰:她上了那面并不太长太陡的土坡,站立在村口的那棵白皮松扑面而来了,她目不转睛地看着亲切而庄严的松
  • 恐惧
  • 人类所能犯的最大错误即是拿健康换取身外之物。——叔本华1在燕大国文系的红楼里,戴易最吸引女生的不是他出色的学业,而是他强健的体魄。那时在大学校园中,体育课还远没有在学生中很好地普及,没有普及不是他们不喜欢体育,而是他们还有些害羞,特别是女生,上体育课
  • 中原作家群与时代使命
  • 中原作家群是指以河南作家为主体,包括国内河南籍作家在内的一个重要作家群体。自从1995年《光明日报》发表文章称“文坛冲过来一支豫军“起,河南作家已经成为中国文坛上一支活跃的劲旅,其地位、作用和影响得到了文学界的广泛认可。在小说、诗歌、散文、评论等方面都涌现出了自己的标志性人
  • 眷眷故乡情,拳拳赤子心——评芦萍诗集《北方之恋》
  • 如果说芦萍的诗集《北方之恋》是由几百首小诗组成的交响乐章的话,那么诗人对故乡的赤诚与思恋就是这首交响乐的主弦律。浓浓北国风韵、淳厚的田园乡土气息、至真至诚的理想主义情怀就是这曲交响乐的三重变奏。“假如故乡是一株老树,我的乡情就是树上的巢;……假如故乡是一条大河,我的乡情就
  • 王啸峰随笔小辑
  • 边缘人八月的太湖,蕴含着一股力量。从三万六千顷的中心出发的波浪,翻腾着,追逐着,扑向湖滨。我站在湖岸,迎着带淡水腥味的暖风,头发与衣服啪啪直响。岸边,几个头在一米多高的浪里沉浮,又一个孩子精赤跳入水里,浪用力将他们打向岸
  • 散文三篇
  • 于转轴子敦化的干部都把于传洲叫于转轴子。我认识于传洲是在县委“三挂办公室“。1973年春,我从部队复员回供销社报到。在食品组上班没几天,公社党委秘书钟秀峰打电话通知我,到李维新书记那里接受新任务。李书记交代说:党委把外调复查“三挂“案件的任务交给你。这是县里交办的两个案件的卷宗。给你两天时间,先仔细阅卷,再写出外调提纲,我审阅后你到县委汇
  • 《作家》封面

    社  长:马晓晴

    主  编:宗仁发

    地  址:中国长春人民大街167号

    邮政编码:130021

    电  话:(0431)5683677

    电子邮件:editor@writermagazine.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4044

    国内统一刊号:cn 22-1028/i

    邮发代号:12-1

    单  价:14.80

    定  价:17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