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作家》 > 2011年第09期
  • 飞行酿酒师
  • 这是华灯初上的时刻,无名氏站在凯特大厦21层他的公寓落地窗前,垂着眼皮观望地面上如河水一般的车流,等待会长陪同酿酒师来访。华灯初上,车灯们也哗啦啦亮起来。城市的灯火是
  • 爱与意志 首届中国—西班牙文学论坛演讲
  • 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因为知道秋天要来西班牙,所以格外注意有关西班牙的消息。最近我读到一篇关于西班牙人喜欢写小字的文章。文章说,很多西班牙人都喜欢
  • 蘑菇课
  • 第一课夏末·和松鼠打了一架榆黄蘑的色泽和形态十分独特,看过一眼的人都不会忘记。先说菇伞的颜色。一种质地娇嫩平滑、吹弹得破的柠檬黄、滕黄、柚黄?都不太像。那颜色颇似荷清花(俗名鸭蛋黄)却略淡,
  • 罗烽与白朗
  •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爸爸妈妈的婚姻没有太多的卿卿我我,也没有更多的罗曼蒂克。踏踏实实的生活多于浪漫的情调,道德上的责任多于情感上的缠绵,他们的婚姻纯属东方传统型的。他们彼此相敬如宾,是夫妻,是战友,更像师
  • 艰苦的岁月
  • 1.染色的年代棉花宋代由爪哇传入我国,曾名吉贝,是马来语的音译。元代黄道婆已经掌握了一整套纺织技术,明代徐光启写了一篇著名的《吉贝疏》,力陈棉花之重要。欧洲工业革命后,纺织工业发展迅速,20世纪
  • 邻居家的男人死了
  • 那天下午,我兴兴头头地带着新买的衣服回来,兴兴头头地剪标签往衣柜里挂,一边挂一边欣赏,仿佛已经看到自己穿上“她们“的样子,好心情又加上了几分自恋。这是我生活中并不常有的不折不扣的快乐的时刻,可以感受到生命液汁的充
  • 湿漉漉的街道
  • 总的来说,马丽梅生活得并不幸福,她的不幸主要是来自婚姻的失败,对于马丽梅来说,许多年过去了,她始终生活在第一次婚姻失败的阴影之下。这样的日子让她活得特别不快乐,特别的不安稳也特别的不健康。
  • 西山谣
  • 毛四感冒了,发烧,39度多,高烧让他无法入眠,身上每个骨头节都钻心的疼,三天三夜,毛四就像蜕了一层皮,走路都觉得有些打晃。来东北三年,这还是头一次生病,毛四想,自己很倒霉,大年
  • 谋生
  • 发现曲三的是小简。那天晚上,夜黑,雪白,小简深一脚浅一脚地把踏板拽上来就感觉传送机的苫布瑟瑟颤抖,那颤抖影响了上面的雪,经不住地滑了下来。小简心想,里面肯定钻进野狗了。
  • 青杨消息
  • 1988年冬月,我所在的二工队放倒了一棵大青杨树。这是一棵根部直径超过两米半,树高超过三十米,材积在十八立方米左右的“霸王树“。在长白山林区,个头最大的树顶数大青杨,即便是常年生活在林
  • 星月夜
  • 接到单单姐电话时,我正穿过人行道,去追赶最后的公交车回家,她只在电话里说了一句,衣惟出车祸死了。我的心如同被冰冷冻了。公交车的灯光刺眼,我趔趄着登上车,顺势坐在车门口的座位上,泪水已弥漫了我的脸,模糊了视
  • 荒村流年
  • 我生活的村子叫荒村,还是这样说吧,它是我出生的地方,也是我的记忆开始的地方。屯子不大,一如这个世界的许多地方,被春夏秋冬包围着,很浪漫,很真诚,很宁静,很难忘。
  • 拆“枪”
  • 那一潭风花雪月
  • 一部极具人情味的小说——关于小说《天尊苑》的对话及其他
  • 朱日亮:人情味是小说最重要的元素。面对当下,我不得不承认,许多小说恰好缺少的就是人情味,许多小说可能有技术,有情节,有时尚和时髦,甚至有所谓的深度,但就是没有或缺少
  • 影子之歌(长诗节选)
  • 《作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