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作家》 > 2011年第11期
  • 辛亥风云
  • 不是研究辛亥革命的专家,对于辛亥革命,许多专家肯定比我了解更多,更透彻。我呢,只是小时候与绍兴的外祖父母生活在一起,他们讲的故事一直记在我心里。那些有趣的家长里短,待我长大后才知道原来都与辛亥革命有关。在读了大量史料和有关辛亥革命的书籍后,我发现1904年11月在上海诞生的光复会以及光复会成员,并没有引起后人足够重视。尽管孙中山领导的兴中会在日本联合湖南的华兴会和浙江的光复会成立了同盟会,但光复会后来的自行消亡,以及光复会重要领导人的性格值得研究。于是我就把小说定位在光复会对辛亥革命的贡献上,除了虚构人物和故事,光复会成员中的重要历史名人都成了我笔下的人物。而我呢,把这些历史名人还原成日常生活中有激情、有信仰的普通人。在这个基础上与他们交流,我感到趣味无穷。同时透过他们的视野、感觉和信仰,我感觉到他们之所以有这样的革命热情,与当时的时代背景分不开。因此,在小说中,我注重大的历史事件中的生活层面,重视男性革命背后女性的生存、付出,使之以男性主人公沈鸿庆为主线的历史事件的亲历者、参与者,与以女性主人公邬爱香为主线的社会、家庭日常生活中的劳动者、坚守者,交融一体,构成一幅当时社会生活的历史画面。我想只有这样我的小说...
  • 人脉
  • 树高参天,由根而发。从某种意义上说,诸如仁、义、礼、智、信、爱、恶等均相承于一脉,是人脉的根本。我始终认为,这些最本源的为人处事之道,正是经历了三十年改革开放后的国人亟待倡导和遵从的。因为,在那些特殊年代人们避之唯恐不及,而市场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人们又追名逐利无暇顾及。我想借主人公乔雷在他乡异地扎根的故事,对人脉进行一次反思,同时,也想深入地探究一下人群的排他性、共融性以及相互依存等社会心理学话题。在这个意义上,我想“人脉“也就自然包含了给那个特殊时代和人群把脉的意味了。乔雷这个曾在特殊时期有过“污点“的少年,他身上深深烙着时代的印记,这印记又是双层的,其一是关于“文革“的零碎伤痛的记忆,另一层则是进入80年代后的迷惘和空虚。他的内心世界总是被动荡、伤感、罪责、孤独、挣扎和无奈所深深纠缠。在那样特殊的历史背景和陌生环境中,一个年轻人的情感归属有着种种可能性,更有传统文化观念对其性格潜移默化的影响,这些都是我最愿意触摸和探索的话题。我作为距离那段历史最近的一代人,童年时代耳濡目染的东西太多,“80后“乃至更年轻的作者肯定与我们不同,他们这代人大概不需要背负这种书写的责任。而且,随着我自己写作年头的不断增加,这...
  • 大声歌唱
  • 那是一个点石成金,催生大款的年代。犹如举世狂欢,和一场史无前例的社会分娩。幸福也好,痛苦也罢,只是由不得你无动于衷,你会投身或被挟裹——那是巨人的手势,时代的洪流,历史的车轮。初始阶段的投身者,明显逊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因为过河还有石头摸。尽管如此,一定程度上,仍然具有典范和启蒙意义。其组成类似革命初期的杂牌军——包括绿野草寇、舵主山霸王、穷极思变者、文弱书生、阔人家少爷小姐,以及领风气之先的官宦子弟等。值得赞美的是,他们骨子里所具有的叛逆精神,义无反顾的冒险精神,和置生死于度外的革命到底精神。这是可以跨越时空的优良品质。除此之外,他们中的一部分,还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对于他们,成功就像人民币的正反面一样。十年后,就到了我小说里的年代。大局已定,革命已经成功。我要说的是被挟裹者。他们是金字塔的底座。是那个年代,很可能也是这个年代,以及下个年代的底座。他们血脉里的基石因子,同样会遗传的,这由不得他们——比如段品红、刘海、卜丁,比如四粉、大萍、小猫咪。这也由不得我们喜欢不喜欢,他们是我们共同的兄弟和姊妹。还有一种人,格外让人肃然起敬。他们不但能跨越时空,甚至可能穿越生死而成为经典和永恒。因为超然物外,因为只相信爱...
  • 辛亥风云(顾艳)
    人脉
    大声歌唱(高君)
    《作家》封面

    社  长:马晓晴

    主  编:宗仁发

    地  址:中国长春人民大街167号

    邮政编码:130021

    电  话:(0431)568367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4044

    国内统一刊号:cn 22-1028/i

    邮发代号:12-1

    单  价:14.80

    定  价:17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