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作家》 > 2011年第15期
  • 一抔净土掩风流——写给史铁生
  • 我在遥远的北国,得知了你远去的消息。天,灰蒙蒙的。没有一丝日影。雪花悄悄飘落在冰封的湖面上。静谧的小区,一如既往地安详着。这里,无人知晓你的名字,也无人理解我的悲伤。仰慕的种子,几十年前就深埋在心的田野里了。那时还年轻,乌黑的长发在风中飘拂,骑一辆红色自行车,轻
  • 纪念——给远行的史铁生
  • 昨天晚上很偶然地看了校内网上一个同学的日志,才知道,往后将不再有史铁生的新作。这位作家的名字可谓家喻户晓,我对他的作品却知之甚少,当然,除了那篇被收入中学语文课本的名作《我与地坛》。所以说,当我
  • 日本青年作家的位置
  • 日本当代文学在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之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具体表现为对志贺直哉式文体以及对私小说所象征的近代现实主义的批判越来越强烈。批判的主体是男性作家,通过
  • 语言的越境
  • 时至今日,我方可如此回忆往事。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中期之前,在普通日本人的日常生活中,他们大约从来都不会想到中国大陆及其存在本身。他们认为那是一个很大的地方,存在于地球的某处,大概,与自己没什么关系,自己也不会去那儿。然而就在那个时期,我已经邂逅了
  • 无题
  • 现代小说已经不能只写现代了。正因为要描写现代人的苦恼,所以必须要追溯过去。町田康的《告白》(2005年)把时代退回到明治二十六年,在惊涛骇浪的语言海洋中寻觅,力求展现无理由连续杀人犯的内心世界。小说中杀人犯熊太
  • 关于李维·英雄的中国表象
  • 今天,能够参加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主办的本次会议,我感到非常荣幸。恰逢李维·英雄先生在席,所以我想从他的近期作品入手,围绕日语与中文之间的“越境“问题以
  • 关于文学作品翻译的诸问题
  • 我想首先从中国作家协会于(2010年8月)10日至12日在北京主办的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讨会说起。在我迄今参加过的各种研讨会中,这次会议无疑是罕见的、名副其实的国际会议。来自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
  • 世界性、浪漫主义与中国小说的道路
  • 全球化的经验对于中国当代文学来说,一直有一种难以进入的隔膜。随着全球化经验在中国的扩张,中国当代小说却在乡土叙事上有长足的进步,近些年在乡土叙事方面的作品,已经显露出中国小说气象万千的格局。更加成熟的乡土叙事向着
  • 同少异多的背后——我看中日青春文学
  •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主办的中日作家对话会,已经举行了三届,参与对话会的中日两国的青年作家,也越来越年轻化。第一届女性作家对话会,好像以“50后“、“60后“为主;第二届以“60后“、“70后“居多;这次好像主要是“80后“
  • “杀王”意象在《水死》中的多重隐喻
  • 《优美的安娜贝尔·李寒彻颤栗早逝去》的姐妹篇《水死》是大江健三郎新近发表的长篇小说,与前者一样,也是大江作为《冲绳札记》诉讼案的被告对时代精神进行思索的产物。如果说这两者间的思索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优美的安娜贝尔·李寒彻颤
  • 谈深泽七郎的小说《楢山节考》
  • 日本近代文学中有关“家“的描述不少,其中岛崎藤村的《家》、夏目漱石的《道草》、森鸥外的《半天》等都很有名,芥川龙之介的《一块土地》也将一个农民的家庭放在自己的视野之中,同时在自己的自传体作品里,
  • 《蓝色的多瑙河》送你远行——写给另一个世界的鄂华
  • 抢救了整整49天之后,你还是走了。吉大一院的医生们殚精竭虑地想挽留你的生命,可以说动用了当今医学科学最顶极手段,最终未果,这大概就是你常说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吧。
  • 悼念鄂华——忆往事
  • 敬爱的兄长和忠实的朋友鄂华不幸逝世,十分悲痛!22岁的教务主任鄂华的名字是50年代初在教育界知道的。那时我在吉林省教育厅秘书科当文书兼厅党组秘书。他在吉林一高中任教。省会当时在吉林
  • 鄂华,你一路走好
  • 别来犹惊梦,此后何缘再语言。鄂华,你今天走了,还没有度过八十周岁的时候走了,走得那么安详,走得那么突然,走得那么令人心痛。你的灵堂花圈簇簇,挽联片片,电唁、祭言,像空中一群群
  • 精神自由的渴求——读鄂华的科学史小说
  • 我第一次见到鄂华是1962年秋天,参加省作协《长春》杂志召开的鄂华小说《邻居》第一次讨论会。当时我是吉林大学中文系二年级学生。作协与文联其他部门挤在西长春大街一座小楼里。会议好像是在音协办公室开的。
  • 大提琴独奏《梦幻曲》
  • 作曲:(德)舒曼(1810-1856)大提琴:(日)长谷川洋子钢琴伴奏:(日)长尾洋史CD:《史上最优美的大提琴小品精华》出品:日本JVC唱片公司提供版权普罗之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制作
  • 春光(组诗25首)
  • 气之感兴与光阴的悲智——读李森组诗《春光》
  • 一组诗《春光》是一首感兴之作。它作于李森的“转向“(2007~2008)之后,这一转向从表面上看只是节奏和句式上对中国古歌(主要是《诗经》)的创造性征用,但从深层来看,它其实意味着李森诗歌的原初动
  • 秋天纪事
  • 在净月的山水间行走(组诗)
  • 我们的会场
  • 年底前,大家都慌慌忙忙,慌的什么,忙的什么呢?都忙了一年了,还忙吗?不仅还忙,那是更忙。现在生活幸福,日子好过,一年一眨眼就过去了,年初时总觉得一年的时间太充裕了,可以做很多事情,可以翻很多花样,结果还没怎么着呢,一
  • 从晓起到李坑
  • 陈辉他们的中巴车刚离开宾馆,还没有开出婺源的城区,站在车头的导游小于就拿起话筒开始向大家说话。她是个典型的江南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个子不是很高,大约不到一米六,但是
  • 水床
  • 1终于,他推开了门。外面凉凉的,夹杂着一丝街头葱油饼的香味。提起脚,侧耳听了听卧室,没有声音,他就一脚跨了出去。这一步,很沉,沉到脚好像是铁做的。走出楼道,外面跟平时一样,但细细看,又不一
  • 大教堂
  • 一那天早上男孩有些食欲不振,只吃了一块蛋糕,喝了半杯牛奶就不吃了。不吃了?男孩的妈问道。她就坐在男孩的对面,两眼在男孩的脸上扫来扫去。男孩摇了摇头。再吃点吧?男孩又摇了摇头。
  • 风往哪边吹
  • 刘小得和妻子吵架了,吵架的原因说起来挺没意思,过小年去谁家,就这点鸡毛蒜皮的不是事儿的事儿。去谁家还不行呢?今天是小年,腊月二十三,正巧又是周末,夫妻二人休息,儿子刘业不上课,一家三口都有时间。
  • 夜店
  • 其实我的生活很单调,就像日历一样一天天地翻过去。豪迈地送走31号,垂头丧气地迎接1号;像傻逼一样为12月欢呼,又稀里糊涂地被骗进1月,惆怅困惑着。当俯卧撑做到50个的时候,从1开始
  • 吉列刀片的一些用途
  • 1有一个男孩儿叫天米。天米喜欢看女孩儿们,看她们的皮肤、肩膀、瞳孔、嘴巴,看她们贝母一样的脚趾,圆滚滚的胸和丰润的臀……不过,他觉得,世间最美丽的东西是女孩的眼白了。
  • 蚂蟥鬼
  • 一博玛拉康,是美惹喇嘛介绍给老叔的。博玛拉康是他的大号。博玛拉康这名字少有人知道,一般叫他蚂蟥鬼。美惹喇嘛用当地土语叫蚂蟥鬼:ta’pjetuju:。认识美惹喇嘛之前,老叔就知道了蚂蟥鬼许
  • 沙上的卜辞
  • 在我要建立一个新文档,以辑录新的“沙上的卜辞“时,心里产生了对写作的一种恐慌:对洁白纸页的恐惧,对未知的什么将出现在纸面上的恐惧。比如上面两辑“沙上的卜辞“曾经遭遇的死亡事件、冤魂、大地震。作为记录生活与感受的笔记,有如一部自动
  • 在德保喝蛤蚧酒
  • 我在三十多年前就知道了,广西产蛤蚧。拿蛤蚧泡酒,可以治风湿,治气喘,还可以壮阳,可以补肺。蛤蚧泡过的酒,会平和很多,喝着有点淡。那时候我在卷烟厂烧锅炉。锅炉房里最大的好处是,暖气足,热水多。一到冬天,很多工友就钻到锅
  • 在结束时开始
  • 献智回来临近40岁的时候,我能感受到自己内心的细微变化,比如,对时间的感受开始变得相应的迟钝,不像35岁以前那样有急切的流失感,似乎有些慢条斯理的样子,而且,路上的风景已不再像过去那样绚丽,眼前的
  • 晚秋
  • 一、就这样,登陆秋天烟色的风衣,卡其的围巾,咖啡的矮靴……没有花朵,也没有条纹,纯粹的本色,我以为,这样应该就是晚秋的装扮吧。兀自地,我还想起下午四五点钟的光景。树枝或房舍的影子斜斜地映到邻近的半堵墙上,白白的墙体便做了暗香浮动的底衬。偏
  • 游台湾日记六则
  • 3月22日星期二小雨今天降温了,缠绵的小雨不知何时降临,要不是服务员“叫早“,真有“春眠不觉晓“的感觉,只是醒来未见“处处闻啼鸟“的意境,似乎有些遗憾。早餐很有特色的是“现磨的咖啡豆“,这是台湾特产,谁吃谁磨,感觉很爽。以致后来几天,我和夫人都是天天早餐
  • 《作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