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作家》 > 2011年第19期
  • “文学峰会: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见面会”记录
  • 时间:2011年6月18日地点:中国社会科学院陈众议(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学者):首先,我把在座的几位嘉宾介绍一下,从我的左手开始:主人公我就不用介绍了,然后是中国人民大学我的合作伙伴,作家劳马先生,然后是我的搭档,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所的党圣元先生,接下来是莫言先生,我的另外一位搭档董晓阳先生,评论家白烨先生,作家刘震云先生,作家李洱
  • 一个作家的证词——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演讲
  • 各位大使先生,各位老师,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各位成员们,女士们、先生们,亲爱的同学们,亲爱的朋友们:首先,我要感谢北京塞万提斯学院,感谢我的中国读者,感谢西班牙和秘鲁驻中国大使馆,共同为我组织了这次对中国这个迷人国家的访问。我曾经来过中国,不过那已经是15年前的事了。在此期间,中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
  • 台湾文学馆
  • 台湾文学馆是一家最年轻的博物馆,2003年开馆,到现在也就是8年的时间。文学馆的建立,好像是近些年的事情,大陆有影响的文学馆,其如北京的中国现代文学馆,福建的冰心文学馆,也都只有十几年的历史。但台湾文学馆又是一个很有历史纵深感的博物馆,这不仅体现在它的收藏,更体现在它的馆舍上。台湾文学馆馆舍的内涵极其丰富,建于日据时代的1916年,为管辖整个台南州的衙署,所以也叫“台南州厅“。台湾光复后,成了空军供
  • 记忆初爱时光:遥想少年曹乃谦——《佛的孤独》序
  • 我们多数的人,已经遗忘了初爱。遗忘的不仅是初爱,也包含各式各样现实的记忆。遗忘,多半出于本能地保护自己,在安全如胶囊一般封装进入自我的世界,浅薄一点不太遥远的记忆当中,拥有当下是最安逸可靠的。比如,昨天下午,斯德哥尔摩摄氏二十七度高温,我只能到大院两棵大树下躺在长椅上读书。清风徐徐,树叶飒飒,旗杆摇动,声音真好听,树叶缝隙望去银线的阳光,忘了一切忧烦。到了傍晚,回家打开电视,回返现实,传来挪威大屠杀后续的消息,跌入这个夏天最悲伤的记忆。
  • 《玛丽与麦克斯》——友谊万岁!
  • 又一部动画片再次证明,动画不是单给孩子看的,也可以让成年人落泪,思考,睡不着觉。澳大利亚导演Adam Elliot2009年的作品Mary and Max偶尔被译为《玛丽与马克思》,但考虑到在中国人的思维习惯中,马克思只有一个,所以片名译为《玛丽与麦克斯》或许更妥当。玛丽是澳大利亚
  • 冯欣蕊演唱的伶歌:京韵大鼓《丑末寅初》
  • 来源:京韵大鼓传统唱段编曲:孟庆华演唱:冯欣蕊中阮:王佳京胡:张顺翔木琴:李聪农弦乐:黄立杰等中国交响乐团及爱乐乐团三十四位演奏家出品人兼制作人:叶云川版权:瑞鸣音乐《丑末寅初》CD封套唱词:丑末寅初,日转扶桑;我猛抬头见天上星,星共斗、斗和辰,它是渺渺茫茫、恍恍惚惚、密密匝匝,直冲霄汉(哪),减去了辉煌。一轮明月朝西坠;我听也听不见,在那花鼓谯楼上,梆儿听不见它敲,钟儿听不见它撞,锣儿听不见它筛呀,(这个)铃儿听不见它晃,那些值更的人儿他沉睡如雷,梦入了黄粱。牧牛童儿不住地连声唱;(我)只见他,头戴着斗笠,身披着蓑衣,下穿水裤,足下蹬着草鞋,腕挎藤鞭,倒骑着牛背,口横短笛,吹的是自在逍遥(拖
  •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组诗)
  • 我写图腾诗的因由
  • (一)我写图腾诗是因为我企盼世界少一次战争多一次和平,我企盼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不再遭到破坏是因为自然对人类的惩罚正在加剧,各种自然灾害和疾病威胁着人类的正常生活和生命,
  • 图腾文化与和谐世界
  • 开头语自20世纪80年代中叶起,我研究图腾文化,创作图腾诗,25年的研究和实践,使我越来越感到图腾文化是人与自然、人与人为亲缘关系的文化,是人类的生存文化,是民族和谐文化的宝贵资源,对当下世界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和现实意义。遗憾的是学校教学没有图腾文化课,对这个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人们很陌生,甚至还有些误解。2004年7月,中国作协在长春召开第四次全国少数民族文学翻译
  • 构建和谐社会的文化品牌——南永前图腾诗研讨会摘要
  • 2011年7月8日,由吉林省文联、吉林省作协、吉林省社科院、吉林日报社共同主办的南永前图腾诗研讨会在吉林日报社举行,四家主办单位负责人和省内知名专家学者、诗人、作家40多人出席,吉林日报社社长邴正作总结,总编辑李新民主持。与会人员发言热烈,对南永前图腾诗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南永前图腾诗,不仅为丰富我国当代诗歌创作建立了一种新的诗歌文本,而且对于人们认识人与
  • 范老师,还带我们去看火车吗
  •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张枣《镜中》春林大溪的女人死在林小溪的床上,林小溪死在林大溪的女人身上。凶手不是林大溪,而是林小溪的女人。一个柔弱、胆小的女人。她的手腕是那么纤细,看上去仿佛连一把刀都握不住。林小溪的女人杀死这对狗男女后,翻过好几座山直奔派出所自首。她对警察说,她是死者林小溪的女人,今天下午三时许,她从娘家回来,听得屋子里仿佛有人喘着粗气在干活,便透过门缝细瞧,发现自家男人跟林大溪的女人像两条野狗那样纠缠在一起,蹿上跳下,打得火热。她不敢贸然闯进去捉
  • 乌龟咬老鼠
  • 报社忽然停电的时候,小马正坐在电脑前面看着一叠《北京青年报》。他来这家地方报纸实习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到目前为止,他的工作就是看报纸,一天要连着看十几份,再把那些新闻逐条记录下来,交给一个版面编辑写成新闻综述。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让人哈欠连天的工作,也让这个年轻人落下了某种小小的职
  • 绑架
  • 恍恍惚惚,刘德贵从厂房走到公司门口,美彩印务公司经理王威的儿子王小利正嘟着嘴,晃动着铁门。炽白的阳光下,两块锈成深灰色的铁门,“哗哗哗“地扭动着身子,像随时要散架似的。刘德贵也感觉眼眶里“哗哗哗“的,他紧跑两步,抓住王小利的双手,说:我晓得你不高兴,叔叔带你出去玩。谁也没注意到,刘德贵与王小利是什么时候走出公司的。走出公司的王小利一下子嘴就放平了,他的左手晃动着刘德贵的右手,两人几乎是齐步跑
  • 地图的清晨
  • 男人可以看地图了。他的病需要静养。“你的身体要不治的话未免太可惜了,还是下决心好好治吧。“医生是因为咳血才被慌忙请来的,做完了检查,他一边在脸盆里洗手,一边交替着审视了男人和妻子的表情,说道。
  • 难眠的夜晚
  • 这是一个辗转难眠的夜晚。我躺在床上,茫然地望着房间里不知不觉间增多起来的书籍和美术作品。房间被书架隔成了两部分,书架的一侧挂着一幅画轴,上面画的是柳树下忸怩作态的美女。在我的书房兼卧室的房间里,它是唯一的中国美术作品。除此以外,有小时候我向在商社担任要职的父亲那儿要来的又旧又大的
  • 消失的国境
  • 那时,李益洙和我在同一所大学的经济学部上学。我俩都是出生在1930年。我想,这对我们之间的友谊具有特殊的意义。因为我们升入大学那年爆发了朝鲜战争。后来,情况又陆续发生了一个个重大的变化。当然,在所属的
  • 安静的下午
  • 周六的下午,我拿到了《岁时记》。下个月的季题①正是“落叶“。我还是头一次参加大多由老前辈们出席的这类句会②,因此心情多少有些忐忑。朋友转交的会刊上,登的就是在上次句会上的作品。名列其中的,有著名公司的会长,学士会的会员的大名,完全是沙龙气氛的句会。十月将尽,庭院里的银杏和樱树的树叶开始飘落。寻望间,一只斑鸫飞落到
  • 走近辻井乔
  • 在我的心目中,辻井乔(堤清二)先生是“云中的神雾中的仙“,遥不可及,深不可测。他的身世、生活、事业、人生,都神秘而古怪。但最近几年,有机会与他多次促膝长谈,又读了他的十几本书,尤其是他的几本回忆录和自传体小说,使我对他的内心世界和人生轨迹,有所了解,他的形象,也变得清晰而亲切。
  • 2011年诗歌
  • 场景(组诗)
  • 唐继东的诗
  • 心律及其他
  • 我的十四行诗
  • 姜英文的诗
  • 德国2010
  • 一、司机“恰巴“在收到关于书写小说《花窗里的余娜》创作谈的短信时,我正在遥远的德国。这是一次时间长达二十多天的旅程。基本上沿德国从北到南走了一个倒C字。跨越德国境内十六个州中的十三个。一直伴随我们的是一位匈牙利司机“恰巴“。“恰巴“只会说很简单的几个英语单词,德语也掌握很少。所以好几天以后我们才明白,驾驶座上方挂着的是他一对儿女的照片。女儿十一岁,儿子八岁。“恰巴“很壮实高大,大约有120公斤的体重。他很轻巧地就把我们中最壮实的一位男士提了起来。他的驾驶技术出神入化,几乎让我们惊为天人。我们还渐渐了解到,德国的交通规则有着与我们
  • 异位移植与文学翻译
  • 在这篇文章里,我想谈一种特别而重要的文学修辞,并耙草搂兔子,顺便讨论一下文学翻译这个老问题。多年以前,我曾在《作家》杂志上发过一篇谈论小说语言的文章,叫《水消失于水中》。在写那篇文章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称呼这种文学修辞的,我只好凭感觉把它叫做“异类词连缀“。后来我阅读福柯的著作《词与物》,发现福柯把这种修辞与技巧命名为“异位移植“,这个命名无疑更严整也更规范。
  • 《作家》封面

    社  长:马晓晴

    主  编:宗仁发

    地  址:中国长春人民大街167号

    邮政编码:130021

    电  话:(0431)5683677

    电子邮件:editor@writermagazine.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4044

    国内统一刊号:cn 22-1028/i

    邮发代号:12-1

    单  价:14.80

    定  价:17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