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作家》 > 2012年第15期
  • 大江健三郎:区域、全球和核问题的书写者
  • 卡伦·索恩伯(Karen Laura Thorn-ber,汉名唐丽园)是哈佛大学比较文学系的副教授、研究生主任,她的首部著作《运动中的文本帝国:日本文学在中国、韩国以及台湾的跨文化影响》(Empire of Texts in Motion:Chinese,Korean,and Taiwanese Transculturation of Japanese Literature,哈佛大学出版社2009),2011年获得了约翰·惠特尼霍尔亚洲研究图书奖,该书主题鲜明,被认为是关于日本人文社
  • 一条河流的两岸
  • 沁河,即沁水,古称少水、洎水,是黄河的一级支流,发源于山西省沁源县,干流流经山西省的沁源、安泽、沁水、阳城、泽州等县,于河南省济源市的五龙口出山谷进入平原,流经河南济源市、沁阳市、博爱县、温县至武陟县汇入黄河。全长485公里,流域面积13532平方公里。我于2011年10月份开始沿着它的源头循着它走,走近它曾经流过的村庄,我看到繁华露出瘦削刚硬的筋骨,素净的沁河与壮阔的秋风,无限扩大了村庄两岸衰落后的萧瑟,我不能够欢喜。一座村庄,一代人的驿站,路上尘土飞扬,扑打人的脸,水成为村庄的终结,也丰沛了万物。我在想,我是否要追随一条河流流浪下去,在白与黑的交接中,我做一个简单的人,爱,或者走,在岸上打坐,在河道放牧,做一个河岸初始的人,等月亮入我怀中。
  • 当“少数”者仍在写作与发声……——第五届中国南京·现代汉诗论坛“全球化时代少数族裔的诗歌写作”综述
  • 2012年5月27日“影响力中国·2012柔刚诗歌奖年度诗会“在北京师范大学敬文讲堂隆重举行,来自全国各地以及德国和美国的一百多位诗人、学者到会。下午,第五届中国南京·现代汉诗论坛“全球化时代少数族裔的诗歌写作“在京师大厦三楼第一会议室举行。参加此次论坛的有谢冕、顾彬(德国)、吴思敬、任洪渊、吉狄马加、赵振江、骆寒超、燎原、李笠、耿占春、柔刚、高兴、树才、王明韵、子川、西川、王家新、陈东东、潇潇、麦芒、马铃薯兄弟、黄梵、宋琳、赵野、班果、张清华、敬文东、何言
  • 后天下之乐──初寻杜南
  • 壬辰初春。这分严寒将被千万人记住,它侵占春天,扫击那么大的一片大陆,让多少人流离失所直至死亡,也迫使很多政府及领域要有新的反思。因了媒体,人们同时看到了一切。但,上苍显威,在人类科学技术已很发达的当下如此显威,会不会还想再多说点儿什么,在冷风中我努力站着,看天。白太阳会是上苍讲的一个故事吗,在雪尘里?
  • 咀华楹联识成都(外一篇)
  • 有这样一个奇迹般的城市:2500年城址未迁徙,2500年城名不更改,这就是成都。有人说成都是历史名城,几千年的风风雨雨,给这座城市留下了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有人说成都是休闲之都,是一座没来的想来,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也有人说成都是座美食城,这可谓是千真万确,不要说当下大江南北遍地开花的川菜与这座城市有着割不断的血脉,单是成都那多得叫不上名来的小吃,想起来就叫人口水涟涟。
  • 小说家高晖如何推开故事的窄门
  • 一说我与高晖的这本书相遇,不如说,是我与高晖的记忆相遇,与一部个人的心灵史相遇。而确切地说,这是缘于高晖在记忆的道路上先找回了、重述了自己的来龙去脉,我才可能与高晖一起走上他的记忆之旅。无论对于谁,这都可能是一种精神轮回,一切从头开始,再来一次。最开始,我还在想,高晖将这部书命意为“康家村纪事“,并且强调是“关于一个村
  • 糖果儿
  • 题记:生到这个世界上,无论你多么干净,都会被尘土弄脏;百年之后,无论你有多脏,都会被尘土过滤干净。生命中有许许多多个委屈,仔细考量周围,又有哪一个不是满怀的心酸?这时就该安慰自己不要太认真,走过去这一段就觉得是很平淡的事情了。包括夫妻间,糊涂一点反而会变得更加恩爱。我这人不够通透,常常敏感地在一些事情上纠结,这总会把先生弄得很恼火,一旦他愤怒起来又赶着求他原谅,反而让自己很没面子。好在相爱的人之间的尊严不那么具有刚性,闹了又好
  • 丁克俱乐部
  • 1两个月前刘茵去复查乳腺,发现右乳增生又加重了,有两个小米粒大的东西疑似不良,医生建议整个手术切除。刘茵情绪一落千丈,情绪极度灰色。王星恰巧看到了一篇叫《游墓》的小说,说的也是一对丁克之家,妻子被确诊出乳腺癌,在万念俱灰下,两人去郊游散心,偶然发现了一处公墓,那个景色宜人,简直比旅游景点还让人心旷神怡,而最关键的一条,是没有尘世的嘈杂和纷扰。两人决定将余生托付在那里。可一问,墓地价格太高,他们买不起,只
  • 瞎活
  • 你知道什么叫“瞎活“吗?这是古玩收藏界的行话,就是赝品的俗称,你一不留神买到了仿品,就算瞎活,要瞎到手里了。我不是收藏界、文物鉴定界里的虫,但因父亲是国内有数的几位文物鉴定大师之一,耳濡目染,时间长了,也熏出个半仙之体来。于是在我工作的这座北方城市,我也成了香饽饽,人们相信“龙王爷的儿子会治水,老鼠的儿子能打洞“,不断有人拿各种淘换来的古玩、字画来让我过目,连机关里热衷此道的领导们也时不时地把我秘密请到家中去“鉴宝“,我的一句“真“,可能让人家乐得三天睡不着觉,一句“瞎活“,也能让人家沮丧得想跳楼。那种
  • 丢手绢
  • 告密扣眼胡同是个大胡同,对头碰能开汽车,直到现在我也搞不懂这么大一个胡同为什么叫“扣眼“。胡同大,我奶奶的嗓门更大,只要她亮开嗓子一喊,整个扣眼胡同都能听到她的声音。那时候,不管我们藏在哪里,都得乖乖回家。回家就要乖乖写作业,葵花幼儿园每天都给我们留一大本子作业,有图画作业,有语文作业和算数作业。写作业时,我奶奶总是盯着我们,其实她大字不识一个,我们却谁也
  • 阿青和小白
  • 虽说已经立冬,其实还是秋天。这个城市的秋天总是少雨,下午,雨说来也就来了。雨虽不大,但带来了一丝湿润,人很舒服。雨时断时续地一直下到晚上,气温下来了。即使待在车里,人也会感到湿冷。到了夜晚,这个城市几乎所有的道路都成了停车场,这样的停车场呈长条形,占据了道路的一边。路上的人一律行色匆匆,谁都不会朝路边的车子多看一眼。从车内看出去,淌着雨水的车窗外行人如过江之鲫,不断掠过。马路对面的各式门面霓虹闪烁。所有的店家都唯恐自己的店不够亮,恨不得把巨
  • 诗二首
  • 诗五首
  • 粉墨登场(组诗)
  • 在城市的边缘(组诗)
  • 北大往事及两篇作业
  • 整理书房的资料时,突然有一个意外的发现:当年就读北大作家班时的两篇作业。这两篇作业,之所以引发我意外的惊喜,是因为判作业的两位老师,还有作业本身的命题,涉及到茅盾文学奖的得主莫言。一位老师是袁行霈先生,负责教授古代诗词。袁先生讲课的风度儒雅有古风,一手漂亮的板书,让我们钦佩得不行,所以他的课大伙儿都极认真对待,对他留的作业当然同样认真。本文涉及的是鬼才李贺,我自选的,议论时感到左右逢源,得意得不行。袁先生给予很高的评价,这也奠定了几十年来良好的师生关系,可在作业第三页上,我写到“李贺死时为天
  • 古城旧事
  • 最近,科学家的一个研究成果让我沮丧:单个的光子速度仍然无法超越光速的极限。加上以前一大群光子以及它们所携带信息传播速度也低于光速的结论,证明了我们所处的现实世界,爱因斯坦“光速无法超越“这一经典理论仍然闪耀光辉,意味着结论永远不可能先于原因出现,也就是说,我们无法实现“穿越“,回到过去,或者达到未来。心灰意冷地望着七月初夜空中闪烁的繁星,感受这些成万上亿光年
  • 夕阳徐徐落下(外一篇)
  • 不知谁说,爱回忆是衰老的标志。当我发现自己满头黑发中间出现一丝一缕白发的时候,往日本来记忆中模糊的面孔渐渐清晰起来。不论是活着的还是故去的人,在我眼前依然鲜活。我当初工作的那家医院,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医院,一共才六七十张床位。刚从院校毕业那会儿,不管是谁,都会有自己的梦想,总想着去大地方大单位施展自己的拳脚,我也不例外。然而,当我得知我分配到这么一个小单位,实在是失望之极,虽然是在首都。如果不
  • 《作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