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作家》 > 2012年第19期
  • 有江湖,才有发现——长篇纪行文《八声甘州——西北万里寻祖记》创作谈
  • 端郡王爱新觉罗.载漪、兵部尚书陕甘总督伊犁将军伊尔根觉罗.长庚的玄外孙女欣力,寻先祖遗踪,向西北万里行,在山川湖海老屋旧瓦之间,实现了一次时间、空间及至心灵的穿越……1、创作,是“意外“的收获写这本书,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写另一本书,是一件想了十五年的事。为了写后一本书,而有了现在这本书《八声甘州——西北万里寻祖记》,我由此理解了一个词的含义:因缘际会。
  • 关于香港,关于华文文学(外一篇)
  • 谈谈我对香港的想象我的老家广西北流跟香港同属粤语地区。我们管粤语叫白话,北流的白话虽然没有广州这边的白话好听,但是语法字音都一样,只是语调不同。我们的语调更短促、迅猛,听起来更像南蛮野音。在北流的县城,我们说粤语,听粤剧,喝凉茶,不吃辣椒,午后阵雨来时走在骑楼下……总而言之,我们广西东南部的人在心理上总是更认同广东,而对北部的桂林柳州地区有一种疏离。桂北人说北方语系的柳州官话,听桂剧和采调剧,吃辣椒,听说到了冬天那边还下雪……至于更远的百色就不用说了,壮族的话我们一点都听不懂。
  • 上海往事
  • 旗袍即便是一只蜘蛛,她也会在雨后选择一个角落回忆往事。现在就是一个雨水充沛的午后,我觉得自己像一株葱茏的中年植物,想要把脚长成根须的模样。我必须老实交代,我生于诸暨县,枫桥镇,丹桂房村,如果你不明白,你就想象一下一座江南的村庄。武侠小说中少年侠客骑着马披着蓑衣,一般都会打马跃过这样雨水不断的村庄。一闪而过啊,一闪而过。我生活在杭州,在城西吃住,在闹市区工作。我总是
  • 格非《江南三部曲》:确有可能成为一部伟大的小说——格非《江南三部曲》学术研讨会发言纪要
  • 2004年6月,格非《江南三部曲》第一部《人面桃花》在《作家》长篇小说夏季号首发,同年9月由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三年后,第二部《山河入梦》于2007年初由《作家》长篇小说春季号和作家出版社同时推出;2011年秋,三部曲的最后一部《春尽江南》在《作家》杂志长篇小说秋季号首发,并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在同年8月的上海书展上推出。2012年4月,在格非重新修订后,《江南三部曲》完整版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2012年4月28日,《当代作家评论》杂志社、《作家》杂志社和上海文艺出版社在杭州千岛湖共同举办了格非《江南三部曲》学术研讨会。会议由《作家》杂志主编宗仁发、《当代作家评论》主编林建法和上海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曹元勇共同主持。研讨会得到了华东电网公司及华东电网千岛湖培训中心的大力支持和协助,华东电网公司副总经理、诗人赵首先出席研讨会并致辞。研讨之前,上海文艺出版社社长陈征介绍了《春尽江南》和《江南三部曲》完整版的出版发行情况。与会者围绕格非的《江南三部曲》进行了整整一天的研讨,现将会议发言摘要刊发,以飨读者。
  • 遥想长城
  • 我从不知道自己的身边就有长城。不记得是于何时从哪里接受了这样一种说法:长城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长城对于我都只是一个遥远的想象。遥想中,我听到了太多的感叹和赞美,长城于是在我的遥想中逐渐丰满,不仅与伟大、威武雄伟、气壮山河这些词结为一体,还升华到精神层面,图腾为一种整体精神的象征。那时我混沌,只听得见在长城内回旋着的美妙声音,听不见长城外那寥远的长风。很轻易地,我的内心里就鼓胀起一股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激情。因为不知道自己的身边就有长城,于是我去了八达岭。
  • 杜甫和草堂
  • 一座草堂,几间茅房,坐落在乡野,掩隐在绿荫,堂前有花木,宅畔有流水,春燕在屋檐下筑巢,秋雁在屋顶上落脚。寒风吹过,屋上茅草飞扬,冰雪袭来,梁架摇摇欲摧。一座最普通的乡间草堂,为什么,风雨无法摧毁,冰雪难以掩埋。一千多年,荒而不废,塌而又起,金黄的茅草屋顶,如同一艘不沉的航船,在岁月的长河中漂浮,在人心的海洋里远航。从古到今,亿万人络绎不绝来到这里,站在柴门边看草堂内外的景象,亲近宅院中的一草一木,倾听园林里的天籁回声。踏着曲折的小径,穿过幽静的竹林,徜徉在花树田垄之间,人们寻寻觅觅,追随着诗人的屐痕。这里的一切,都可以衍生出诗篇。这些诗篇,起于青萍之末,源于一个伟大灵魂,拨动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心弦。
  • 五彩缤纷
  • 2012年5月7日,W和J到苏州七都参加一次文学活动。5月8日,我为她们开车效劳,趋车四十公里游紫金庵。我们共有五人:W、J、Z、D和我。常去紫金庵,有时一个人坐在那里喝茶,看看外面山上的果树和茶树。庵里有一口井,井边一棵古老的白果树,白果成熟的时候,庵里人就把白果煨熟了卖给客人。清明前后,他们也在庵里炒茶,客人可以一边看他们炒茶,一边品尝新茶叶。这庵有一种无法言表的安静,不是清静,也不是凄清,清静和凄清让人
  • 十点十分
  • 爬上一个土冈,急转一个弯儿,穿过一条窄窄的土街,在一个突然出现的开阔地上,半截车就像一个终于找到自家圈棚的牲口,抖了抖身子,熟练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之后,喘息着停了下来。“嘿这老哥,像上自个家,倍儿熟。“孔宪林并非在夸司机,而是下意识在向身边的小高强调一个事实:这地场他们太熟了,搞了四年生态移民,他和司机来了六次,每一次,都是在这家门口停车。也是怪了,这户人家仿佛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似的,把门口山泉
  • 左脚
  • 章强把新买的足浴桶注满水,拎到卧室,调至最高温,直到双脚坚持不住才调低,如此三次,浑身大汗淋漓。看着肿胀通红的脚趾,他很满意。床头柜抽屉的最里端,卧着个红色锦缎盒。不久前一个玉器展销会上,小梅看上了一只和田玉绿镯子,当场就戴在腕上,盒子空着被章强揣回了家。如今,那里面盛着一个稀罕的物件——一枚牙签粗细的小金属棍,约两厘米长,钢色。细看,像古代的一种兵器——月牙铲。两个小月牙用红线密密缠裹着。章强捏起来欣赏了一会儿,
  • 有人将死
  • 1苦思冥想者在六月的第一个星期天突然中断他为期一年的旅游计划,匆匆忙忙回到了他在中部那座古老城市的套间里。苦思冥想者已经在外面游荡了八个多月。他的心情就像他每次在外面游荡时一样轻松明朗。可是,他毫无收获。八个多月了,他毫无收获。这当然并不是苦思冥想者突然中断自己旅行的原因。他没有计划过任何收获。他只是想出去走走。他刚一走,蜘蛛就开始在套间的厨房和卧室里造网。这一次,因为他忘记关上厕所的门窗,良好的通风使那个角落变成了整个套间里唯一的“净土“。苦思冥想者回来以后径直冲向那里。他在那里蹲了三十分钟。也就是在这三
  • 怨偶
  • 从前,有这么一个人,二十郎当岁时与你相遇。那时他深陷人群里,一穷二白、三心二意、没风度、没气度。但他吹了一通牛,或讲了个故事,甚至仅三言两语,极偶然地,就被你发现了他的温度——或许当初你不过是略感微寒,想烤烤手,不想,那手,就被他拷住了。现在,一晃五年过去,这个人就变了。所谓的风度、气度,原来很多时候仰仗的是外包装。而内里之物,最上眼的,不过是体积,比如腰包鼓,比如肚腩肥。
  • 监控盲区
  • 临近春节,单位考勤不那么严,马大壮特意晚去一会儿。别看他长得人高马大,看着挺开阔,其实内心很细腻,侯葛兰不止一次说,过去家穷孩子多,不多几个心眼,不多吃多占,你肯定长不了这个块头。这话完全打破了个头矮是心眼多的说法,多少让马大壮心里不舒服,还得强装笑脸。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雪,从早晨到现在雪一直没下,天也就一直不顺心地拉着脸,搞得整个城市阴郁不爽。马大壮开着自己的车,慢吞吞行驶在
  • 放松
  • 司机小杨把车停在了许文达家门前。许文达走下车,感觉四周散发着一股刺鼻的火药味。路面上满是未来得及打扫的爆竹纸屑,红乎乎一片,小风儿一吹,纸屑就飘到许文达家的院子门前。抬头一看,马路对面拉起了一条醒目的横幅:倾心浴足阁开业大吉。许文达使劲儿皱了皱眉,脚踩着纸屑,感觉很多目光都胆怯地看他。他已经习惯于这种目光,这目光他很受用。他将自己的身体调整了一下,以一种惯有的姿势向自己家门口走去。
  • 车行东北(处女作)
  • 这活没法干了!我在火车上已经连续加班呆了整七天,竟然还通知我继续加车。就说春运忙,也不能这么折腾啊!乘警小王一边嘟囔着,一边快步向乘警排班室里走。今天当着领导的面,我要把这事问明白,是不是看我新来乍到就这样不三不四欺负我?一把推开排班室的门,小王看见值班队长老张正坐在
  • 黄礼孩的诗
  • 山居琐记(组诗)
  • 十一首短诗
  • 新努斯的大自然——我读黑格尔
  • 如果人这个愚蠢的小宇宙惯于把自己当作整体,我便是部分的部分,那部分最初本是一切,即黑暗的部分,它产生了光,而骄傲的光却要同母亲黑夜争夺古老的品级,争夺空间了。但它总没有成功,因为它再怎样努力,总是紧紧附着在各种物体上面。①——梅菲斯特
  • 2013年《星星》诗刊新装上阵,重磅出击
  • 连续两届被评为“中国百种期刊重点期刊“主编:梁平常务副主编:龚学敏《星星.诗歌原创版》(上半月)是中国当代诗坛创刊最早,最具权威性、经典性和包容性的国家中文类核心期刊,创刊于1957年1月1日,是新中国的第一本诗歌刊物。半个多世纪以来,《星星》诗刊始终坚持关注社会,关心民生,注重诗歌的纯粹与
  • 田园赤子骊歌声
  • 一个具有记忆的民族才会积淀下真真切切的历史感悟,一个具有反思良知的作家才能生发出切肤之痛和神圣的使命感。我国乃千年农业大国,农耕记忆刻骨铭心。我国亦是大约八亿农民的生存家园,瞩目农事尤为珍贵。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友李景刚所著《关东类物祭》,不独为我们留下一个正在消逝而又挥之不去的农耕文明的背影,留下文化考古学上丰盈的农事知识,描摹出和这些农事知识相互交织并彼此折射的“世界图像“及其变化轨迹,更重要的
  • “生活”主题短评三题
  • 我们的“生活心“我们是怀着一颗诚恳的“生活心“来看待《吉林文学作品年选》的编辑这个事情的。截至现在手头的这本2011年卷,年选已六年编选出版了厚厚的六大本。它记录、展示了吉林文学在这六年里的生活历程,成为吉林文学生活的一个缩影。“生活“这个词是迷人的。尤其在近百年来,它和文学艺术更有着难解难分的纠缠。这种不解之缘发展到今天,我们的“文学之心“不但没有独立和解脱出来,甚至勿宁说文学本身
  • 贾凤山散文的文化底蕴
  • 十年时间写出八本散文随笔,对于肩负要职的军事长官贾凤山来说,确实是值得赞叹的成绩。这首先取决于他的勤奋。贾凤山把“勤奋“列为“人生关键词“之一:“知识源于勤奋,智慧源于勤奋,自信源于勤奋,成功源于勤奋,美好生活源于勤奋。“(《追求崇高·人生关键词》)他所说的“勤奋“,既指事业的作为———一种拼搏的工作态度,也指学习的努力——一种忘我的精神渴求。可以说,勤奋成就了他的军旅辉煌,勤奋造就了他的写作
  • 一个汽车工厂的战争
  • 一一抹阳光斜斜地投在他的脸上,他的面孔一侧处在阳面,一侧处在阴面。我端着咖啡杯的手不知不觉地停在了那。和在布鲁塞尔白天鹅咖啡馆那天一模一样,也是这样一个差不多的环境里,我在想着同一个选题——“一个汽车工厂的战争“。博士丹说,挺不错的一个选题啊。其实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想着这个题目,每次,我
  • 哈熊
  • 一跟所有钟情于荒野的人一样,我喜欢骑马穿越森林。在阿尔泰山密林深处数次来回,图瓦向导给我讲述最多的是哈熊。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总是爱提起哈熊,听那口气,他们好像既爱它又恨它。可能这个家伙个儿大,力气大,不好制服。猎人往往并不喜欢卑微软弱的小动物,那对他们没有诱惑力,也没有挑战性。林中之人崇拜有力量的家伙。
  • 宏村的水圳(外两篇)
  •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去宏村了,徽州的风物总是让人看不够。它就在那里,如明白摊开的历史大书,可第一次翻与第二次翻感觉截然不同。记得第一次到宏村,纯为其建筑之精妙古朴所倾倒,胸中恨不得奔涌万言,《弘城梦事》洋洋数千字挥毫即成。而这一次灵感似乎涩了,或许是我终于低头看路的缘故。出了歙县县城,迎面便是纯净的微雨清气,顿时面上的尘埃都淡去了几分。进入村落,已是淅淅沥沥
  • 《作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