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作家》 > 2013年第02期
  • 2012波兰文学之旅纪行
  • 华沙:波兰文学之家里的电梯;巧遇布鲁诺·舒尔茨展;墓、墓、墓 位于华沙著名的王室城堡广场边上的波兰文学之家是个四层楼(顶层是旅馆)的象牙色红瓦顶建筑,简洁、低调、温馨,和周同的建筑很搭调地融为一体,老建筑们身上都有一种不讲究特立独行,讲究舒适的从容派头。
  • “世界童心”的显形
  • 没有对写作过程的理解,就没有对现代诗歌的理解。现代诗歌是靠词创造出来的,但大体是靠它的“形象…‘能指”写成,而不是靠词的“意义”“所指”,这部分只在创造完成之后才被显现出来。具体地说,是携带着隐约的多向度的意义记忆,但体现为“形象”的词沿着自身的隐喻逻辑,在创作状态中居主导地位的情绪推动下,
  • 现实的神话化
  • 现实的本质是意义或意识。对我们来说,缺少意义的东西是不现实的。现实的每一碎片靠参与进某种宇宙意识而存活。古老的宇宙起源论者这样表达这一观念,“太初有言”①。对我们来说,未被命名即是不存在。而命名某物就意味着将它包括进某种宇宙意识中。
  • 高山下的歌声——现代尼泊尔语诗歌
  • 坐落于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尼泊尔,是一个神秘而多彩的国度。它是行者的步伐终要抵达的雪山之巅,是虔诚信徒皈依的一方净土,也是各色民族共同编织的节日般绚丽画卷。特殊的地理位置令尼泊尔的文化难免不受中印两大文明的影响,但在古时,复杂的地理构造将尼泊尔与外界隔开,
  • 作文儿的跟画画儿的对唱
  • 我跟王公说:咱俩对唱一个?他说好。我说那咋弄?他说那个我不知道,那个得你说。我说那就各写各的,我说你的画儿你说我的文儿。他说不行,我不写字儿,我是画画儿的。写好下面的文儿给他。他微信过来说:非常有意思,可是我说什么呢?我怎么说呢?你提示我一下儿。我说你不写字儿,
  • 三Q寻瓷记
  • 先说三Q是谁。我们三Q,一个是干某我自己,因姓的第一个大写字母为Q,就自称老Q,不太喜欢别人称呼阿Q。还有就是“中国作家万山行”的主办方《花城》杂志的编辑李QQ,八零后的文学靓女,却偏喜欢玩古。另一Q就是随行的采访记者陈小Q。我们组合到一起可不就是三Q。
  • 超凡脱俗的审美意境——读陈奕纯的散文札记
  • 近几年,陈奕纯的散文可以说是遍地开花,在《中国作家》《人民文学》《散文选刊(原创版)》《文艺报》《经典美文》《北京文学》等一些文学刊物上,常常能看到他的作品。
  • 博大如夜——追踪失去了的古典
  • 每一次站在大卫(Jacques—Louis David,1748-1825)的作品面前,总感到一种初遇的惊喜。卢浮宫你跑过了多少回?为他举办的画展,你看过多少次了?而每一次走动,都是初识,都是新颖,都是新事物面前的良久驻足。
  • 某年的枪声(小说)
  • 道良很多年没有回过家乡,这一年,他回到家乡住在县城里。他走在大街上,他走在2010年的街道上,但他穿过的是1945年的县城。1945年啊,那时,他在唐家河中学上学,每个星期都要从南到北,从北到南穿过县城两次。学校离家四十五里地,住校,实际上是住教室,一间大屋子,前面上课,
  • 《北去来辞》后记
  • “你喜欢怎样的封面?”责编问我。北京的十二月,从窗口望出去,已经没有什么绿色了,我想起广西老家,脱口而出:“当然最好有南方亚热带的植物,葱茏茁壮、茂盛汹涌那种。”“我们没有见过呀,你提供一些图片吧。”她又说。
  • 致女友(五首)
  • 致邸湘楣——小说中的人物 我给你取的名字真响亮 邸湘楣 你从遥远的年月回过头 风驰电掣
  • 在小县城的火车站候车室的一角,菊花用她随身带来的两张旧报纸铺在水泥地上,打算就这样过夜。她的行李只有一个较大的布书包和一个塑料背包。布书包里放着她认为比较重要的东西,两本微型地图册,一个笔记本,一支圆珠笔,一双半新的跑鞋。她打算睡觉时将布书包枕在头下,免得被小偷偷走。
  • 花嫂抗旱
  • 将近黄昏的时候,花嫂突然朝河边走来了。她是从那道山梁上走下来的。山梁上有一条细溜溜的土路,像一条裤带子挂在那里。快两个月没下一滴雨了,土路已干破了口。花嫂的脚一踩下去,路上的灰土就像受惊的马蜂一样飞起来,还跟在她屁股后头撵多远。
  • 他是何人我是谁
  • 我在发给南方一位朋友的手机短信中这样写道:拉萨是一个容易让人头脑发昏的地方。今年六月中旬,夏至,一年中白天最长的日子,我稀里糊涂地去了一趟拉萨。飞机刚从白云堆里降落,高原反应的感觉并没有急遽来临。作为诗人,
  • 跑车的木祥
  • 木祥说白了就是个跑车板的列车员,火车是他的第二个家。起先的时候跑省内的线,什么齐齐哈尔、呼兰、大兴安岭,什么苇沟、建三江,大小十几条线让他跑遍了。打前年起开始跑省外的线,而且一调换就碰了条去广州的线。一个司乘来回就是小得溜的一个星期,回了家往床上一躺,
  • 告解书
  • Chapt er 1杜若微 对不起。又睡过头了。哦,就是这些吗?需要我读出来么?你们从哪里找到了这个。好吧,不过这种文艺腔的东西,我很久没念过了。你说,关于过去。好吧,我读。录音打开了么?哦,那我再等一等。好了,那开始吧。
  • 厌恶
  • 方萍从老贾手里接过钥匙,心里掠过一丝温情,但这种情绪转瞬即逝,代之一种要呕吐的感觉。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方萍无论如何也不会找老贾。看着老贾那副色迷迷中暗含嘲弄的嘴脸,方萍暗骂自己不要脸,忘了当初发的宁肯当小姐也不跟老贾的誓言。现在倒好,身子也卖了,
  • 完全抑郁
  • 一许白黑账上一下子冒出来200万,美金。他一点也不急,心理医生干了快20年,他已经不会急了。接到银行经理汤姆的电话,他只是问,汇款方是谁?汤姆说,是中国一个神秘的商贸公司,我查不到这家公司的任何信息。许,
  • 奈何桥
  • 陈静打电话说晚上凹房子住。一个多星期没和陈静在一起,想想过去太多的温馨,方佰东心里不禁泛起一丝暖意。陈静乖巧可人的模样一下浮现在眼前,让方佰东联想起许多他们之间的故书,心旌摇曳,想象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下蹿得很远。
  • 诗的平庸理想(五首)
  • 骨头再也不能忍耐 骨头再也不能忍耐 它痒—— 然后烦躁—— 然后暴怒——
  • 有谁比我更懂得天穹的琐事? 神已成为最后的手势大量春天 从眼前远去——谁 比我更接近雨滴的日子?
  • 战地记者
  • 谁知道她会在今天挨揍呢?这是泰山路的女子宿舍。我搬到这里,是在春天。这个女子宿舍的前身是一个二层筒子楼,前科是它曾经做过浴池,叫鸳鸯浴,名声不是太好。现在,女子宿舍就设在二层。一层闲置不用,鼠辈蟑螂潮虫们暂时合居着。蜘蛛挂帘儿,
  • 从无字句处读母亲
  • 直击老妈 我大舅有一句四字名言:“男人难人。”这句话想必是从他自己几十年的生活经验中总结出来有感而发的,和我妈妈应该没有什么关系。而我在成为一个大男人之前就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小“难人”,则大部分是拜我妈所赐。
  • 婚姻的梦幻
  • 一在四姑十九岁那年的春天里,媒人走上门来,要给介绍一个女婿,四姑躲出门去。回来以后,三奶和四姑说:媒人给介绍的那个人,姓杨,在双木台火车站当值班员,听说这个小伙子不错,安排个日子你俩见见面吧。
  • 林白2012年在夏威夷
  • 林白 生于广西北流县。毕业于武汉大学。曾在图书馆、电影厂及报社工作。1996年至2004年为自由撰稿人,现为武汉市作协专业作家。居北京和武汉两地,19岁开始写诗,后以小说创作为主、1994年发表长篇小说《一个人的战争》。此后被认为是“个人化写作”和“女性写作”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 [作家走廊]
    2012波兰文学之旅纪行(赵四)
    “世界童心”的显形(赵四)
    现实的神话化(布鲁诺·舒尔茨 赵四[译])
    高山下的歌声——现代尼泊尔语诗歌(赵晳)
    作文儿的跟画画儿的对唱(欣力[文及图片旁白] 王公[图])
    三Q寻瓷记(千夫长)
    超凡脱俗的审美意境——读陈奕纯的散文札记(贾凤山)
    [塞纳河畔]
    博大如夜——追踪失去了的古典(卢岚)
    [林白作品小辑]
    某年的枪声(小说)(林白)
    《北去来辞》后记(林白)
    致女友(五首)(林白)
    [金短篇]
    (残雪)
    花嫂抗旱(晓苏)
    他是何人我是谁(东君)
    跑车的木祥(徐岩)
    告解书(葛亮)
    厌恶(孙学军)
    [小中篇]
    完全抑郁(申剑)
    奈何桥(杨永怀[1] 陈久全[2])
    [诗人空间]
    诗的平庸理想(五首)(张新颖)
    (姚辉)
    [记忆·故事]
    战地记者(东珠)
    从无字句处读母亲(王海靖)
    婚姻的梦幻(芦庐)

    林白2012年在夏威夷
    《作家》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