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卷首
  • 当此岁首,本期杂志送达手中的时候,你会注意到它的变化:装帧、纸张、容量、版式……我们希望用一种简练、整洁的形式,表达对于文学和读者的拳拳心意,并得到更多人的欣赏。当然.变永远是以不变作为依据的。当你展卷阅读,那些真正打动你的可能恰恰是长久以来未曾改变的东西.比如家国情怀、爱围主义和英雄主义主题,比如文学本身的丰富、绚丽和深永,因为它们具有一种先在的、不证自明的珍贵价值。
  • 我们的田野
  • 讲故事还是有头有尾好。顺溜.讲的听的都不费劲,如享受娱乐。那就——开始。 这一年,管庄一带麻雀陡增,二十多年前上边一声令下圈人同仇敌忾几近斩尽杀绝的“四害”之一,复仇般杀回故地,一群群遮天蔽日,争相掠食,先是在山林里吃虫子,吃光了便进军农田,啄食庄稼的子粒:夏的小麦、谷子,秋的苞米、高粱、稻子……见啥吃啥,不商不议,不节不俭。
  • 北京老姑
  • 我和严木林结婚的时候,他们家里的情况我摸了一清二楚。女人出嫁是大事,不摸清情况,怎么会轻易嫁人。他家兄弟两个,姐妹两个,他是老小。两个姐姐远嫁,大哥严森林娶了名叫春草的女人为妻,春草是一个老实疙瘩,就知道埋头苦干。严木林从小父母双亡,所以他们是自己拉扯自己长大的。严木林印象深的,是大他八岁的哥哥从山上背来石板给父亲砌棺材。埋葬了父亲,本家婶子找上门来,说父亲生前借了她家一斗麦子。严森林说,家里没有麦子,只有一缸青豆。婶子揭开缸盖看了看,一缸青豆各个溜圆,都像长了眼睛。婶子说,那就还青豆吧。婶子从家里拿了大簸箕来盛青豆,用瓢一下一下地舀,来去三趟,缸里见底了。
  • 中将十岁那年夏天
  • 他是两星中将。 他儿时有个外号叫大毛,这外号是老郑给他起的,也只有老郑喊过他,他之所以从不说这外号,因为老郑是劳改犯。儿时他家住在一个南湖滩建成的农场,农场是关押劳改犯的,总场下设分场,分场下设队。他爸是管劳改犯的公安干部.在该队任队长。
  • 时光倒流
  • 领导来电话的五分钟前,我还赖在洒满阳光的床上,九孔棉空调被轻飘飘地盖着.被窝里荡漾着女人香。紧挨着蜷缩成猫样的老婆,傲人的大肚子使棉被中间部位高高隆起,挡住我望向落地窗外的视线。
  • 渊子崖:一个列宁格勒式的村庄
  • “你这个指挥家水平不孬,就是有个问题,指挥了一天,腚门子都对着群众!”妇救会长菊瑶在那么多妇女面前,很不客气地给合唱指挥止了提意见。妇女们和男人们哄得都笑了,一齐响应:“一次都不转过脸儿让人看看,你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哩?”
  • 紧急下潜
  • 二0一五年六月一日夜,“东方之星”号客轮在长江湖北监利段翻沉,海军潜水员官东主动请缨,与战友从船舱中奋力救出两名幸存者。危急时刻,他冒着生命危险,让出戴面罩的潜水装具.自己从江水深处潜游出水。火线荣立一等功。
  • 那群“军营女汉子”
  • 秋高气爽。大雁南飞。某通信团体能训练场上,教导员王荣刚压根儿没有想到会有人向他叫板挑战,而且是个女兵!
  • 夜观心潮
  • 英国影片《红菱艳》一九七八年看过一次,当时“文革”结束,许多被封存的影片解禁,但《红菱艳》并未能公开放映,只是在小范围内作为资料片供有关文艺创作人员观摩。我是在武汉军区电影发行站的小礼堂,以军区文化部创作人员的身份第一次看完这部影片的,当时年纪轻,初人艺术之门.只觉非常震撼,非常感动,实际上却没有看懂,然而这种极具震撼力的欣赏体验却在记忆中留下了深刻烙印,以至于三十多年后仍然记得它,并且再有机会重新欣赏这部影片时,第一时间重观了此片。
  • 历史深处或蒹葭苍苍
  • 初涉江南,极易为“烟花三月下扬州”和“春来江水绿如蓝”的咏春名句所左右,在绿肥红瘦间流连盘桓。在上海,一位老战士告诉我,阳澄湖四季各有其胜景,但最美的景色还是在秋天。及至来到阳澄湖才知道,河湖港汉星罗棋布的常熟共有十八个泾、三十六个浜、七十二个渝,荡的数量则难以计数。到水乡披金挂银的秋天,湖岸稻谷金黄,湖荡芦花似雪,怎一番壮美了得!
  • 冷兵六记
  • 从西周末年到秦朝末叶。神州大地犹如移动的战场,一直兵连祸结,大小战役不计其数。屠城的浩劫,遭殃的多半是平民百姓;戮俘、斫降的恶行,殉难的则多半是青壮士卒;大规模的坑杀,亦屡见于史书之中。悠悠五百多年间,总共有多少战斗人员和非战斗人员丧命于兵燹战火?历史学家从未厘清过这笔烂账,只留下一串串血腥味十足的文字描写。令读者暗自心惊,毛骨悚然。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残酷之极,以“血流成河,尸积如山”来形容,并不为过。然而任何战争都会有一个或长或短的前奏,其中某些关键人物的表现每每有不可思议的地方.绝非用所谓的“心机”、“意气”来笼统概括即可轻易道尽。
  • 大雪落在红其拉甫
  • 在红其拉甫失眠的夜晚 秋风在吹,一颗简单的心在失眠 ……他在黑暗中.听见窗外的 马蹄声,带来远处的一城灯火
  • 大江东去帖
  • 大江东去……聚吴风楚韵于长江之腹 夏商殷周,赋“乾道变化,各正性命……” 秦皇汉武,铸“野无遗贤,万帮咸宁”。
  • 有人为我站在高处——对万物怀揣喜爱之情
  • 隐忍的一天.苟活的一天 不去伤害自然与世界的一天 被时光追赶得遍体鳞伤 而束手无策的一天
  • 福冈一日
  • 樱花在一九四五年的枪炮声中全部零落 海鸥在二0一五年的九月从我头顶掠过 我站在福冈,这个九州岛上最大的县城 因为七十年无法痊愈的愤怒而写不出诗歌
  • 夜过星星峡(外一首)
  • 荒凉已无城可守 灯盏打着马赛克 在眼睛与夜色之中坐下来。
  • 一只麻雀的非正常死亡
  • 它的大半个身子嵌进汽车的前格栅从 钢铁的秩序中拉它出来 点点血已经污染了它脖子上的 白色领环
  • 高处,低处
  • 在高处,一定有人申明高处的立场 在低处,必定有人会抬头仰望 或弯腰前行
  • 夜宿玛曲(外一首)
  • 夜半。牛羊睡了 酒醒之人溜出帐篷 晃荡在满天星宿下。
  • 昆仑山
  • 鹰飞不过去的山 我相信:山下一定堆满 世人的仰叹。
  • 母亲节想起赵一曼
  • 一声枪响 年轻的母亲倒下 她才三十一岁,她叫赵一曼 假如没有战争 她是一个娇妻,一个漂亮妈妈,一个乖女儿 多么幸福美满的一个家
  • “人性”书写的困厄——以徐贵祥中篇小说《识字班》为例
  • 在当代中国作家队伍里,徐贵祥素以“正面强攻”军事文学而独树一帜。他对“抗战”题材更是情有独钟。从长篇小说《历史的天空》《八月桂花遍地开》《马上天下》到近期的中篇力作《好一朵茉莉花》,都是以抗日战争为背景展开写的。
  • 《青春行》
  • 《有风景的土地·嶂石岩》
  • 《解放军文艺》封面
      2003年
    • 01

    主办单位:解放军文艺社

    社  长:程步涛

    主  编:刘立云

    地  址:北京中关村南大街28号

    邮政编码:100081

    电  话:6681811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77-741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63/g4

    邮发代号:2-247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