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叶辛:为什么自己的中短篇小说不如长篇小说精彩?
  • 我是贵州遵义读者张惠君,一直阅读贵刊,也喜欢曾经在贵州插队的上海作家叶辛的小说。叶辛早年写的长篇小说《蹉跎岁月》《孽债》曾风靡全国,也让我读得如痴如醉。看了贵刊2015年第12期叶辛的短篇小说新作《近藤先生》,虽然觉得亲切.文字也很老到,但实话说总体却感觉平淡。
  • 郭文斌:为什么近年少有小说作品问世?
  • 我是哈尔滨师范大学读者林雪原,读了贵刊2015年第11期郭文斌的散文《根是花朵的吉祥如意》.觉得受益匪浅,题目既别致又充满诗意。记得郭文斌是因短篇小说《吉祥如意》获得第四届鲁迅文学奖而成名的小说家,后来还出版过长篇小说《农历》等作品.
  • 一个异国护士的中国梦——中国首个“蝴蝶之家”儿童临终关怀中心纪实
  •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孩子要过早地去面对“死亡”.而当这些孩子是弃儿时,这种“面对”又是如此孤立与残酷.儿童临终关怀是个敏感的话题,也是个边缘化的议题。有这样一位英国护士,漂洋过海,在中国开设了一家名为“蝴蝶之家”的儿童临终关怀中心。作者用深情的文字记录了一种别样的告别生命的方式,读来令人动容。
  • 大国子民
  • 我父亲1949年2月回了老家郴州一趟,跟我爷爷密谈了一次,告诉他天下大势,共产党肯定要得天下,你们一定要作好准备!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二,父亲一狠心,谁也没有告诉,顶着大雪,带着一个挑夫,一大早就离开这个有着几百亩土地的大家庭。他徒步走了两天山路,快到武汉时,顺利过了关卡,奔向解放区,从此三十多年没回去。
  • 浮生记
  • 为了一扇门前一个嘴巴的光临 而期待吧 这破损的文字 必然有一个词的针孔 在那空明之处,穿梭着 大海的船
  • 追索灵魂
  • 一 他躺在床上,悄悄割腕,让血静静地流。他知道成年人有8000CC血液,从腕动脉流到血尽人亡,最后的几分钟,可能发生“灵魂出窍”的奇迹。
  • 爱惜生命
  • 责编王童来电话问我,“你怎么想起写这样一篇小说呢?”是呀,我已经十多年不写小说了,忽然拿出一篇“讨论死亡和灵魂”的玩意儿,让文友奇怪。我自己也得想一想为什么。俗话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大概因为我84岁的脑袋里已经在思考生命之可爱了。
  • 哥们儿弟兄
  • 一人当兵全家光荣的口号记录着某个时代,长兄如父的千年训诫桎梏着无数长兄。身在军旅的我背着长兄如父的十字架忘我前行,用含辛茹苦心力交瘁演绎着人生的成功与失落,用真诚与付出体味着亲情的冷暖与世态的炎凉,纷繁复杂尴尬纠结的情态中,呈现出当代军人在中国传统文化桎梏下的坚守与抗争、担当与无奈……
  • 我看见天空(外一首)
  • 打开窗户,便与一只鸟儿为邻 天上那一泻千里的蓝,谁能阻止它的奔腾? 白云飘在头顶,仿佛轻轻一伸手 就抓住秋风的倒影
  • 献给克里斯蒂的一支歌
  • 一个地道的中国人,却有一个外国名字;一个本该市井的年龄,却有着和现实最坚韧的冲撞,我们想不通的生活,想不通的人生,其实蕴含着巨大的疑惑,怎么才是对的?怎样才是好的?
  • 哥哥,你一介书生——赏读李清照《一剪梅》(外一首)
  • 一支破笛,穿越时空,竟也能吹奏出 如此婉转的笛音,令人咋舌 那几千年的厚重呢?还有那重重迷雾 难以割舍的情怀,俱往矣,随风而去
  • 裸官
  • 区长李重可谓德才兼备,但他却是个裸官,他的妻子和儿子都在国外,与众不同的是,他的“裸”与我们通常意义的裸官竟是不同,这别样原因不足为外人道,让我们看一看这样一位中国裸官所经历的一切……
  • 写生(五首)
  • 1.石英钟 早晚挂在那里 路过的人 偶尔望你一眼 你就知足了
  • 女友
  • 谢慧娟和易红是闺蜜。人到中年。谢慧娟遭遇了一场飞蛾扑火般的爱恋,外遇了。易红是传统女性,对谢慧娟抛夫舍女之举无法理解。两人的友谊如“温水煮青蛙”般开始变质。此中是非,期待读者评说。
  • 猜一猜
  • 猜一猜 夜晚总在楼下叫的是不是一只牛蛙 猜一猜 那只白脖颈黑身子的是什么鸟
  • 收条
  • 在抗战艰苦的岁月里,奶奶为缴党费犯愁。 缴啥啊?别说钱,连一点值钱的东西也找不到了。虽然半年党费仅六分钱!
  • 绿皮火车至“和谐号”
  • 京城和我的距离 只用70分钟的时间 就走完这390公里 速度之快
  • 变化
  • 刘家宝、刘家贵是湘南锣塘村最有名的两兄弟。刘家宝通过个人努力,在人人羡慕工人的年代里,成功地成为市272厂的工人,国家单位,吃皇粮。刘家贵在亲戚的帮助下,当上了铁路工人,后来顺利转正,当了国家干部。村里一个小家庭,两个儿子都出息,跳出农门,摇身一变,成了国家的人,这不能不让锣塘村人羡慕。
  • 新人自白
  • 地主婆最早的住所是河边破败的茅草棚。那时候她不喜欢待在屋子里,或坐在河埠旁,或坐在门口。几十年过去了,地主婆住上瓦房了,她还是不喜欢待在屋子里,好像那间屋子里有什么咬她。也没有一个人喜欢地主婆,几十年前是这样,现在好像还是这样,每一个人下意识地同她划清界限,撇清关系。年纪大了,好心人警告她要是一骨碌摔河里没人救得了她,于是她更喜欢整天坐在门口,
  • 两座恋爱的城市(外一首)
  • 我带着一座城市 夕发 朝至 奔向你的城市
  • 人新文字老——读宗彩虹短篇小说《小朵》
  • 这个老不是衰老、苍老,而是老到,老辣,是枫叶一样经过历练臻于透明红艳的文字。如“小朵屁颠颠尾在邻居小狗身后”的“尾”字,独特传神。“小狗对着小朵咬咬耳朵(说悄悄话)”“身子彻黑乌。无有一块白净的地方。两只手像大翻耙,一只脚穿43号,一只脚穿42号。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走路像瘸腿的僵尸。”通篇文字精挑细选,极富表现力。
  • 当我们谈论科幻时我们谈些什么
  • 2015年是《北京文学》创刊65周年,在这一年的最后一个月,我们在选刊中推荐了科幻作家刘慈欣的小说。而在整整一年前,也是在这样的冬日伊始,我们曾推荐陈楸帆、夏笳等年轻科幻作者的作品。从2014到2015,这位65岁的文学老人走过了他平平常常的又一年,一如既往地关注现实与底层,坚持好看与动人;而在他缓慢的日常的旅程里,
  • 时空中的一个坐标
  • 一 北京东城,府学胡同63号,听起来有某种阴森的神秘感,像一座深藏着无数秘密的王府。当我问路时,哪怕是老北京,一下也反应不过来。一个坐在小板凳上的北京大爷朝我翻了翻眼皮,以一种近乎警惕的神情问,您说的那是啥地儿?
  • 乌鸦驮走了残阳(外一首)
  • 他从牲口棚钻出来的时候 牛已咀嚼完一天中最后的时光 那只驮走残阳的乌鸦 也准时歇在门前的大树上
  • “定远”的碎片
  • 一 即使是有备而来,我仍然难以把那座和式房屋和“定远”舰联系在一起。 自从“定远”舰被北洋舰队自己的鱼雷悲壮地击沉,我们就再也没有这艘军舰的消息了。这艘曾经傲视东亚的超级战舰,从此与我们“失联”,变成一张只能凭吊的照片,
  • 我们的虚拟世界
  • 楔子 大约在世纪交替时候,一种新的科学技术出现。那种新技术,叫作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也翻译成虚拟实境等等其他名称。不少人不喜欢虚拟二字,认为有真假不分的感觉。其实英文virtual就是假的意思。翻译成虚拟,还是客气的,还是“信雅达”兼备的。
  • 一切都是向上的(外一首)
  • 墓地,一切都是向上的 所有的树向上生长 初春的花向上绽开 看得见的空气向上升腾 呼吸是向上的,把心情
  • 南牌坊18号,永远珍藏在我心中
  • 二十多年前,我家从古观象台对面的南牌坊18号院搬到了方庄小区芳古园。从平房搬到了楼房,冬天有暖气,做饭有厨房,厨房有煤气、上下水道,单元内有卫生间,真觉得一步上了天堂。没住过平房的人不会知道住平房的滋味,尤其是北京老院子的小平房,所以,不会体会我说的“上了天堂”的心情。
  • 高楼上(外一首)
  • 我的房子买在了21楼 想要高处不胜寒 却成了热锅里的蚂蚁 没有恐惊天上人 只有楼下的上来兴师问罪
  • 树影婆娑扫心结
  • 初中毕业,我跟随父亲去了他所在的职业技术学校。15岁如花的年纪,却放弃了学业的正途,因为实在不想在一个不和睦的家中待下去。那种空气料峭如冰,把少女的心思冻僵。显然,像许多书里描绘的那样,父母离异给了孩子一定的影响,我形单影只、敏感忧郁、不善于交往。但也仅仅是这样,一个姑娘会有什么大不赦的呢?他们要那样对我?
  • 地下的灯(组诗)
  • 吆喝 你看那个收荒的乡下女人 背着个破烂的大背兜 游走于水泥大峡谷中 活像一只精疲力竭的蜗牛 在毒日炙烫的沙地上爬行
  • 灵境胡同(外二首)
  • 每次我路过灵境胡同 我就要蹲在槐树下煮一锅晚云
  • 像黄昏那样忧伤(组诗)
  • 孤独 多好的一个词,在我手里 写下它,像扶起手里的胎泥 这最初的瓷器,没有骨头 我需要抚摸,把体温给它
  • 守望阅读
  • 几天前,一个赴广西做选调生的研究生在电话里说,他在人生转折点上写了18个关键词。其中,我最欣赏的一个,就是“学习”。其实,人生除了学习之外,其他诸义谛都不重要,因为学习囊括了一切。学习不外乎理论与实践两种。理论学习就是书本阅读,实践就是向群众和社会学习。用传统的话来说,就是知与行的问题。所学到的知识要经受现实检验,
  • 百廿载馆藏千宗承北洋,双甲子锦书万卷续南津——天津大学新校区图书馆简介
  • 1895年(清光绪二十一年),天津大学图书馆的前身北洋大学图书馆随近代第一所大学——北洋大学的诞生而设立,为全国大学图书馆之最先者。2015年天津大学新校区图书馆落成使用,备受瞩目。被称为“最美图书馆”。新馆总建筑面积4.3万平方米,系由天津大学知名校友、国家级建筑大师周恺领衔设计。
  • 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
  • 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成立于2001年,是隶属于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的公益性事业单位,主要工作任务是开展北京地区的陆生野生动物救护工作。担负六项主要职能:北京地区的陆生野生动物救护;陆生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珍稀濒危野生动物驯养繁殖;野生动物保护宣传教育:野生动物保护科学研究;国内外野生动物救护技术交流与合作。
  • 叶辛:为什么自己的中短篇小说不如长篇小说精彩?
    郭文斌:为什么近年少有小说作品问世?
    [现实中国]
    一个异国护士的中国梦——中国首个“蝴蝶之家”儿童临终关怀中心纪实(胡启明)
    大国子民(沙林)
    浮生记(张成德)
    [作家人气榜]
    追索灵魂(赵大年)
    爱惜生命(赵大年)
    [好看小说]
    哥们儿弟兄(李西岳)
    我看见天空(外一首)(肖筱)
    献给克里斯蒂的一支歌(黄咏梅)
    哥哥,你一介书生——赏读李清照《一剪梅》(外一首)(梁文权)
    裸官(李治邦)
    写生(五首)(李胜志)
    女友(王琼丽)
    猜一猜(韩德星)
    收条(李立泰)
    绿皮火车至“和谐号”(李磊)
    变化(尹文峰)
    [新人自荐]
    新人自白
    两座恋爱的城市(外一首)(南人)
    人新文字老——读宗彩虹短篇小说《小朵》(师力斌)
    [文化观察]
    当我们谈论科幻时我们谈些什么(鱼多多)
    [天下中文]
    时空中的一个坐标(陈启文)
    乌鸦驮走了残阳(外一首)(张强)
    “定远”的碎片(祝勇)
    我们的虚拟世界(王大智)
    [真情写作]
    一切都是向上的(外一首)(散皮)
    南牌坊18号,永远珍藏在我心中(杨牧之)
    高楼上(外一首)(杨强)
    树影婆娑扫心结(李蚌)
    地下的灯(组诗)(涂代祥)
    灵境胡同(外二首)(周瑟瑟)
    像黄昏那样忧伤(组诗)(吕游)
    [纸上交流]
    守望阅读(柳春蕊)
    百廿载馆藏千宗承北洋,双甲子锦书万卷续南津——天津大学新校区图书馆简介
    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