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自己的历史
  • 这是作者的第一篇小说,是一篇讲述家族历史的小说。从“我奶奶”和“我爷爷”结婚开始,经历了抗战,解放,土改,“文革”直到二零零五年,作者将“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和生命方式用许多个片段展现和串联起来。
  • 小家大事
  • 我奶奶在一个诡异的天气里嫁给了我爷爷,从此开始了她坎坷的一生。我爷爷在抗战中遇害,曾祖父也因此愤怒致死,我爸爸和叔叔被奶奶推上了战场,一家人的命运由此被改变……这是一个家庭命运的片段,也是中国人百年历史的缩影。
  • 五张北京地图
  • 闲暇的时候,最喜欢的一个去处就是潘家园市场,那里的旧书摊几乎每次都能带给我惊喜。逢有至友到蜗居侃山,品茗之余,总会拿出收藏的几幅北京老地图显摆。于是,接下来自然是引得大家伙的眼球全聚焦在大小不一的地图之中,寻觅着过去的住处,慨叹着北京的巨变。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征稿启示
  • 我爱中国
  • 我爱中国,爱着每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你们坚强的笑容带给我鼓舞和希望。
  • 四月(外二首)
  • 长安街的落日像绒线球
  • 祖国
  • 王朔的咆哮和韩寒的冷笑
  • 王朔像把刷子。能涂能抹,留下的是作品和印记,而韩寒是个痒痒挠,专找人间痒处让人喊爽,留下的是个彩头。
  • 假如时光能够重新来过
  • 从2001年到2008年,我见证并且亲身参与了80后作家这个概念从提出、繁荣。到衰退,越来越悲哀地看见那些打着80后旗号的书已经卖不过那些小妮子、大妮子。
  • 我们这个时代的写作和遗忘
  • 这些年来,作家已经成为一个“卑鄙”的职业,畅销书作者以外,谁还敢自称作家,要脸的话。我想,是全体人文素质的提高,你写了什么能让别人折服的故事,发出了什么能让社会为之一振的言论?
  • 韩寒们与传统文坛为何势不两立?
  • 一个时期似来,文坛的多种嘴伏此起彼伏,近年较为热闹并引人注目的是以韩寒为赌注“80后”年轻一代作家与一批中老年作家所赌注传统文坛之争。此间的矛盾是非,双方都针锋相对各持已见,甚至相互挖苦攻击且不乏刻薄过激之辞。
  • 揭开天价油画的秘密
  • 时下流行的平民选秀,圆了很多孩子的明星梦。但如果你的孩子没有当明星的天资,有人会为你指出另外一条路:“学画画去,当上画家一样能挣大钱。”这样的说法似乎并不是没有道理,2008年,在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上,中国画家曾梵志的一幅油画最终以7526万港元成交,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拍卖纪录被再次刷新。
  • 蓝色的湖(外一首)
  • 艾玛努艾勒·贝蒂尼的诗——致安娜阳西的诗
  • 春天的云朵(组诗)
  • 父亲老了
  • 父亲老了。 写下这句话时,我的眼泪止不住又要流下来。
  • 怀念远行的叔父
  • 12月8日,三年前,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叔父病逝。
  • 穿越时空的呼唤
  • 王小妹今年15周岁了。 一位资深的动物医生告诉我,一只猫长到一周岁,就相当于一个人长到20岁了。从一周岁起步,以后每长一岁,就相当于人过了四年。按这样的比例换算:15周岁的王小妹现在应该相当于一位76岁的老奶奶了。
  • 城市镜像
  • 清洁工 他们以存在证明城市的污秽——说这句话时,我的舌头略显迟疑,但脑中层叠的影像又让它变得斩钉截铁——他们大都弓着油光闪亮的身子,让车把与地面保持适当的角度,在大街上迂缓地行进。
  • 一条河流的诉说
  • 河流和人一样,是有生命和性格的。 我不知道淮河最初现身于地球的确切时间,只认定,任何一条河流的诞生,总会有它的理由。
  • 窈窕淑女
  • 大学毕业,工作一年以后,我得到一次组稿的机会,地点是北京和天津。我与孙商山并往,不过杂志社的领导私下交代,这一路由孙商山负责,我听他的。
  • 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 女子女子你转过来
  • 序 女子女子你转过来,你娘骂你为啥来? 为吃馍馍就了菜菜,弟弟没吃我先来! 女子女子你转过来,你娘打你为啥来? 为吃馍馍就了菜菜,弟弟没吃我先来! ——乡间童谣
  • 更正与致歉
  • “现实中国”预告
  • 热线
  • 穿越历史的深情回望——读江暖的中篇小说《四平调》
  • 《哑炮》与我记忆中的世界
  •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07年第4期刊载了刘庆邦先生的《哑炮》。
  • 人性被战争异化的悲剧——读蒋韵的《英雄血》
  • 只要心灵鲜活,题材常写常新
  • 底层文学在当下成为文学创作中的热门话题,有人为之叫好,有人不屑一顾。叫好者认为关心底层社会是中国文学的传统,中国文人自古都有一种担当情结。“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即是。也有人嗤之以鼻:尽写苦难,尽写疾苦,自己还穷困潦倒,却装成救世主。
  • 跳呀,别愣着不跳
  • 江暖小小说三题
  • 尴尬 老杨与我是中学同学,很多年不来往了。中学同学无论男女,都是可交往一辈子的人。那个年龄,实在是最纯洁的年龄,还没学会虚呢。
  • 少年
  • 儿子迷恋网吧不归家。父母四处寻找难寻到,儿子误入歧途。却又生出了好勇斗狠的少年胆。面对成长的烦恼。少年和他的父母该作何选择?
  • 人·狗·狼
  • 抚摸伤疤
  • 公鸡们的命运
  • 偏僻的山坳里有一兵营。营长的身体不好。住了两个月院,出院后,夫人贺玲来到部队照顾营长。她养大了一群鸡,本想杀了给营长熬鸡汤喝。结果营长喝了鸡汤觉得恶心。鸡们就在军营内外自由地生长着。
  • 为了救人。丈夫死了。因为他一生清白,妻子冯巧娟执意要还清丈夫生前的欠债。一位收入微薄的弱女子要偿还丈夫数额不菲的欠债谈何容易,可她义无反顾执意前行。她到底有何招数?
  • 富翁是这样打造的——对中国式妈妈的批判
  •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