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天尽头
  • 郭震海小小说两篇
  • 局长家被盗 上午11点40分,A市正在公安局值班的王副局长接到一个报警电话。电话是“卧龙小区”市财政局李局长家的小保姆打来的。小保姆说局长家上午10点15分被盗,当场盗走一个密码箱.里面装有现金,具体数目不清,高档手表4块.手机2部.可视电话一对。
  • 书法家的圆圈旅行
  • 李泽阴差阳错成了书法家,备受瞩目收入看涨。他的老婆就势成了经纪人,可是李泽的行情却迅速回落,找他写字的人越来越少了。个中原因。真是一言难尽……
  • 捉奸
  • 两个乡的乡长联合起来捉奸,就因为那被盯上的一男一女是两个老上访户,乡里认为抓住了他们的把柄,他们就不再会上访了。于是,一场布局周密的捉奸行动开始了……
  • 偶然命案
  • 一个偶然的命案,牵扯出形形色色的人。从区委书记到科长到警察到砖匠到智障者,都在一刹那间改变命运,最终导致无法收场的结局。其实,故事的开始很简单,就因为一句话。那么,这究竟是一句什么话呢?
  • 没有被现实压倒的小说——读聂晓阳小说处女作《汶川孤儿》
  • 汶川孤儿
  • 我的自白 作为一名记者,我是最早知道有关汶川大地震确切信息的人之一。但是,由于某种无可奈何的原因,我只能以志愿者身份赶赴震区,一个字的新闻报道也没有写。所以,这篇小说,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当作新闻来看的。里面的很多细节,都出自我的采访本,而不是想象。
  • 我为新中国六十年歌唱
  • 祖国啊,我是…… 在民族抗日的烽火里, 我出生在莽莽燕山。 在日本强盗“杀光”中余生, 经过“烧光”的冶炼,
  • 以蜡烛和稻谷献给祖国
  • 今天 我想用60朵不同颜色的花束 捧出我的爱 今天 我想用60支不同音符的歌 唱出我的心声
  • 我从一棵棵木菠萝树上闻见芬芳的祖国
  • 我从一棵棵木菠萝树上闻见芬芳的祖国 那橙黄色的浆质 是时光结出的甜蜜爽滑的日子
  • 祖国60年华诞颂歌
  • 东方日出一轮喷薄 60年华诞岁月如歌 我赞美繁花似锦的祖国 我赞美长城的伟大与巍峨
  • 一个平民思想家的济世情怀——走近山东省日照市政协委员、诗人费立强
  • 我想告诉你(外一首)
  • 我想告诉你那些难忘的经历 恰逢一个甲子盈满的时候 彼此会心地一笑 没有开口
  • 麻班长
  • 麻班长,不姓麻。是因为长一脸麻子而得名。麻班长脸上的麻子是白麻子.在脸上分布得挺均匀。我们那儿好说“十个麻子,九个俏”,麻班长就属于俏的那种。小伙儿是村里拔尖的。
  • 紫荆香透金瓯底——我心中的香港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征稿启事
  • 为隆重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以文学的姿态浓墨重彩地描绘新中国60年光辉历程和取得的伟大成就,讴歌中国人民团结奋战建功立业建设祖国的英雄壮举,本刊从2009年第1期开始,向全国作家、作者和读者征稿。来稿题材不限.小说和报告文学最好不超过20000字,散文不超过5000字,诗歌不超过100行。截止日期为2009年9月30日(以邮戳为准)。
  • 我们喜爱的是一个理想国
  • 文学的作用什么时候成了消遣了?难道不该引起震撼或是呐喊起人们的灵魂吗?如果文学不能抵达灵魂,那是否只是一段文字而非文学?
  • 作家应该PK国足
  • 那些在图书订货会上火爆的作品.就是一个傻子也能看出来,那不是文学,就是励志读物而已,根本就不能摆在一个舞台上PK。
  • “80后”作家真的存在吗?——就一场关于“80后”的论战说起
  • 最后的“80后”
  • 前几日,在电视上看到洪晃跟人煞有介事地讨论“90后”与“80后”的比较之类的话题,联想起“90后”这个词正在日益频繁愈加密集地见诸媒体——我意识到这是一个信号:“80后”该退场了!
  • 韩寒们与传统文坛为何势不两立?
  • 一个时期以来,文坛的多种嘴仗此起彼伏,近年较为热闹并引人注目的是以韩寒为代表的“80后”年轻一代作家与一批中老年作家所代表的传统文坛之争。此间的矛盾是非,双方都针锋相对各持己见,甚至相互挖苦攻击且不乏刻薄过激之辞。同怀文学理想,同是文学中人,同执着于文学写作,双方却似乎势不两立水火不相容,这对于当今的中国文学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 悼念斤澜先生
  • 四月十五日夜,我在浙江横店拍摄“谍战三部曲”的第三部《惊天阴谋》。布光候场的空隙,和演员们一起闲聊。谈起潘军这个很一般的名字,有人问我想过改没有?我说,潘军这个名字是“文革”时代的产物,一个莫名其妙的时代,诞生了一支莫名其妙的“军队”。就如我们这个剧组,除了编剧、导演叫潘军,还有摄影师叫路军,男主角叫刘军(后改为刘钧)。我说还真的动过想改的念头。
  • 跟林斤澜聊天
  • 1980年,我这个农机技术员调入北京作家协会时,抬头一看,这里的专业作家犹如参天大树,老的有萧军、杨沫、端木蕻良、雷加,中年的王蒙、邓友梅、从维熙、刘绍棠,结束“流放生涯”后,佳作如井喷,被誉为“重放的鲜花”。我有心向他们学习,却不敢交往。介乎大树和井喷之间,有个半老不老的林斤澜,开会与我同住一屋,擅长打呼噜,早起又笑眯眯地道歉,“呼噜打得水平不高,你凑合着听吧。”即令如此,我还是愿意跟他“同居”。
  • 跟林老学艺——怀念师长林斤澜
  • 和林老相处的日子
  • 怀念著名作家林斤澜散文小辑——高贵的灵魂
  • 乡村之秋(二首)
  • 秋树 被秋风扫过的树 浑身阵痛 失去往日的美丽
  • 做一粒相爱的豆子是幸福的(三首)
  • 豆荚 呵!如此之多令人向往的绿 房子 一居室、二居室、三居室……
  • 诗写乡下(组诗)
  • 诗写乡下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只因我的诗笔对乡下情浓意深 每次凝眸家乡那堵斑驳的老墙都会使我忍不住热泪盈眶
  • 我时常想念一个女人
  • 我时常想念一个女人 一个来自贫苦乡村的女人 一个纯朴善良的女人 一个不辞辛苦日夜操荣的女人 一个本来非常健壮后来迅速衰老的女人
  • 收藏
  • 寒冷到来时多么想收藏一朵火焰 阵雨到来时多么想收藏一把雨伞 疾病到来时多么想收藏一个药方 幸福到来时多么想收藏一次冲动
  • 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 由我社举办的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从2009年1月起拉开序幕。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要求:以抒写古都北京的人文历史.弘扬京味文化.讴歌变革时代北京日新月异的变化和由此带来的新人新事新风尚,揭示和歌颂人文北京、科技北京和绿色北京的作品为主,同时欢迎其他题材的优秀作品。本届老舍散文大奖赛截稿时间持续至2010年10月底,欢迎海内外作家及业余作者踊跃赐稿。
  • 那些关于中秋的记忆
  • 在我的记忆中,最好吃的月饼莫过于小时候吃过的那种大大的酥皮重油月饼。有一年秋天,我染上了流行性黄疸型肝炎,整天懒懒的,不爱吃饭,只想吃些甜的东西。那时被打成右派的父亲在偏远的农村改造,全家人依靠母亲一人的工资过日子,常常是吃了上顿愁下顿,家里实在买不起糖,母亲很着急。
  • 在富锦的想象
  • 湿地之臆 每次行至东北,都被辽阔震撼和操弄。 这次的震撼与操弄,是佳木斯下属富锦县的湿地。是名为黑水泡的22400多公顷的浩瀚,让我感到有一种难以想象的开阔,使你觉到人的渺小,近乎存在的失去,于是你因为辽阔而恐惧。还有一种辽阔,不让你恐惧,而你却被它所操弄,让你的想象变成少童的思幻,意识到卡通间天宫的存在和幻爱的真实。
  • 淡淡的乡愁(五章)
  • 老槐树 老槐树到底有多老,连村中九十多岁的张朋老爷爷也说不清楚。他说,记得小时候老槐树就是这样,一辈子天天看、年年看,没觉得它有啥变化。只听老辈人传下话说,这棵老槐树是先祖从山西洪洞县迁移过来时栽种的。也有的说,这棵老槐树当年是栽在土地坛门前的。然而现在,土地坛早已荡然无存,它原来盖在何处,坛门朝着哪个方向,
  • 让世人了解古都北京——《北京赋》读后
  • 人物之小与人心之大
  • 底层叙事被提出后,一直存在着各种不同甚至相反的声音,褒贬各执一词。我游离于声音之外。我不喜欢争执,当然,也是自觉声音微弱,但更重要的原因是觉得没必要说什么。作为一个写作者,其实并不在意自己叙述对象的身份,虽然一个人肯定是有某种身份的,说细点还包括性别、年龄等。我不在意,是因为一旦进入写作,身份不过是一件衣服,而我面对的是被衣服包裹的人,与衣服无关,
  • 挂呀么挂红灯
  • 白乐家穷,靠东挪西借过日子。因此白乐练出了一副厚脸皮、一张巧嘴。这天,他们村来了两个贵人,捐给白乐三百块钱。顺便给白乐的灯笼和女人照了相。麻烦的是,正在照相的贵人掉进了白乐家挖的地窖。摔断了腿。白乐慌了,他该怎么应对这个突发事件?
  • 热线
  • 沉痛悼念著名作家林斤澜先生
  • 守望天山——一个老兵24年的感恩故事
  • [好看小说]
    天尽头(陈国炯)
    郭震海小小说两篇
    书法家的圆圈旅行(杨玉祥)
    捉奸(冯积岐)
    偶然命案(庞文梓)
    [新人自荐]
    没有被现实压倒的小说——读聂晓阳小说处女作《汶川孤儿》(师力斌)
    汶川孤儿(聂晓阳)
    [国庆60周年作品专辑]
    我为新中国六十年歌唱(刘章)
    以蜡烛和稻谷献给祖国(商泽军)
    我从一棵棵木菠萝树上闻见芬芳的祖国(刘付云)
    祖国60年华诞颂歌(李石)
    一个平民思想家的济世情怀——走近山东省日照市政协委员、诗人费立强(徐天宝 陈立华)
    我想告诉你(外一首)(王书林)
    麻班长(李立泰)
    紫荆香透金瓯底——我心中的香港(周协丰)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征稿启事
    [文化观察]
    我们喜爱的是一个理想国(刘娜)
    作家应该PK国足(鱼在洋)
    “80后”作家真的存在吗?——就一场关于“80后”的论战说起(徐勇)
    最后的“80后”(伊沙)
    韩寒们与传统文坛为何势不两立?
    [怀念著名作家林斤澜散文小辑]
    悼念斤澜先生(潘军)
    跟林斤澜聊天(赵大年)
    跟林老学艺——怀念师长林斤澜(刘孝存)
    和林老相处的日子(陈世崇)
    怀念著名作家林斤澜散文小辑——高贵的灵魂(刘庆邦)
    [真情写作]
    乡村之秋(二首)(宋海泉)
    做一粒相爱的豆子是幸福的(三首)(许军)
    诗写乡下(组诗)(墨未浓)
    我时常想念一个女人(徐永健)
    收藏(肖铁)
    [天下中文]
    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那些关于中秋的记忆(谭俊明)
    在富锦的想象(阎连科)
    淡淡的乡愁(五章)(冯俊科)
    [纸上交流]
    让世人了解古都北京——《北京赋》读后(褚凡坡)
    [作家人气榜]
    人物之小与人心之大(胡学文)
    挂呀么挂红灯(胡学文)

    热线
    沉痛悼念著名作家林斤澜先生
    [现实中国]
    守望天山——一个老兵24年的感恩故事(党益民)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