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热线
  • “现实中国”预告
  • 1950-2010《北京文学》创刊60周年作家贺辞选登之一
  • 周振华散文作品集《跪拜大地》研讨会举行
  • 弯道超越
  • 官场斗争就像赛车的弯道超越,经常有出人意料之举。大学毕业没几年,美女江小柔意外地脱颖而出,当上了镇长。流言蜚语顿起,四面是敌。新官上任,第一把火该怎么烧?如何才能在强劲的男对手中间站稳脚跟?美女镇长的一系列举动都令人惊讶、叹服……
  • 灵鬼(三篇)
  • 美女袁乃星表面上邂逅俊男尚策,实际上是遭遇冷面杀手,然而杀机背后。还有玄机……三个短篇风格迥异,步步设疑,开文坛悬疑小说新天,很有魅力,值得一读。
  • 金汤
  • 天津解放前夕,一个品学兼优的高中生被鬼使神差地拉进了国民党警备司令部当“文书”。他的命运也从此逆转了……小说生动地描写了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让我们感受那段历史别样的人生况味,引人入胜。
  • 五故事
  • 友谊 我走在街上。一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认识你。” 这是一张陌生的面孔,我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 拜年
  • 大年初一,张老太把儿子新买回来的好烟和好糖果摆到炕上,用儿子新买回来的好茶叶沏了壶水,然后盘腿坐到炕上,等着同族的晚辈来给她拜年。
  • 爱妻的画像
  • 乔画师请宜青来铺画像.宜青要求姐夫酬谢的代价是,将铺中的“寿”字奇石赠送给她。
  • 父亲之死:他没有等到黎明
  • 看病难是近年来突出的社会问题。人什么都可以有。就是不能有病。年逾八旬的老父亲生病住院,虽然儿女齐全,但都避之唯恐不及。为此,儿女之间,病人家属与医院之间,生出种种令人痛苦难熬的纠葛,使一家人饱受折磨。本文讲述了作者为父亲治病的种种遭遇,道出了千百万患者的共同困惑。
  • 到处都很干净
  • 常言道,温饱思淫欲,而人在饥饿的年代里性与饥饿都置换成了畸形的状态。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刘庆邦以反讽的手法,将上世纪中国人遭遇的那段饥荒历史表现得很独特,读来令人感慨。
  • 如此干净而温暖的反讽——读《到处都很干净》
  • 站在安华桥上
  • 望钟楼身后城墙未拆 只用眼皮 遮尽摩天楼高 速路车行如蚁 且沿那条中轴动脉 远迎那队金戈铁马
  • 芒种
  • 此时的光景 萦绕着乡间的浓情 在那种纯朴的吆喝声里 村里村外忙个不停 他们把一年的希望 倾注在热气腾腾的土地上
  • 与妻书(外一首)
  • 亲爱的,还记得吗 我们曾在月光下悄悄地 许诺,即使满头白发 也携手攻读迟暮的黄昏 只要我们活着,就爱着 就永远把自己当做年轻人 即使我们的爱 结出酸涩的苦果 我们也是幸福的
  • 哲学课
  • 预习 父亲和母亲的老去很突然,发生在十三年前的夏天。 那个夏天弟弟出车祸了,从县医院转到市医院时已经奄奄一息,他双瞳放大,小便失禁,人事不省。
  • 冯俊科散文三篇
  • 葬父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一日,父亲去世时我没在身边。等我赶到家时,父亲那冰凉的身体已躺在冰凉的床板上。他头戴一顶崭新蓝帽,贴身穿着新秋衣,秋衣外穿着衬衣,衬衣外穿着夹袄、棉袄,棉袄外套着中山装,最外面穿着一件黑呢子大衣。冰凉的父亲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穿着全是新的。我跪在地上,拉着父亲冰凉粗糙的手,抚摸着父亲僵硬瘦削的脸,看着眼前躺着的父亲,
  • 蒲公英
  • 我爱我的故乡,我更爱我故乡的蒲公英。离开家乡的日子,我常常在睡梦中回到故乡,回到我那可亲可爱的故乡。童年那幸福时光也随之而来,那飘摇的蒲公英也常常生长在我的梦里,点缀着记忆的天空……
  • 一封写给姐姐的信
  • 栀子花开花谢的南方院落里,有一年的春天,姐姐和我种下了满院子的栀子,其中有一株姊妹树,它应该在夜凉如水的夏夜里盛开得最美,纯洁的白色花瓣笼着月亮的柔光,我仿佛闻见馥郁的花香,一如心头萦绕不散的乡愁……寒窗孤寂的日子里总想给姐姐写一封家书,漂泊异乡的游子泪打湿了信笺,字迹变得模糊,潮湿的思念在翻涌的脑海和奔突的血管里永远消融不解。
  • 做一条平缓的河流(组诗)
  • 反复打开掌中的暗语 反复打开掌中的暗语 反复拭去旧时的胆怯 风一次比一次来得紧 我不敢贴地飞行
  • 北方红叶(外一首)
  •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唐)杜牧 我对你的歉疚与日俱增,亦如感激之情 音讯杳无的你,耳畔或许正回响着地中海的波涛
  • 如何评价中国当代文学的成就?——当下中国文学之我见——从王蒙、陈晓明“唱盛当下文学”说开去
  • 对中国当代文学60年的评价
  • 改革开放以来。西方给我们施加的美学标准已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我们用那样的标准看自己的小说永远是差了一大截。永远是不对称的。但我们没有想到差异性的问题,我们没有勇气、没有魄力建构异质性。
  • 一把转椅的诉说(外一篇)
  • 那还是1992年的春天。 省委的一纸调令,为我大学毕业后24年的塞外生活仓促地画了一个句号。当我匆匆告别山城,提着简单的行囊走进廊坊市委为我准备的那间办公室时,我倒没觉得有几多陌生。当时十余名市委常委全部集中在市委机关大院内的两排平房中办公。市委书记的办公室和我在张家口地委工作时的大体也差不多,无非是一桌,一椅,两个暖水瓶,一部电话机,一套简易沙发,一组书柜而已。那时办公室里不仅没有微机,
  • 蒹葭
  •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 北京豆汁
  • 喝豆汁作为一种饮食习俗,进入了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是很多人没想到的,同时也使热爱豆汁的人感到万分欣喜。我亲身参与了北京豆汁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工作,对北京豆汁从感性和理性上也都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 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 由我社举办的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从2009年1月起拉开序幕。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要求:以抒写古都北京的人文历史、弘扬京味文化.讴歌变革时代北京日新月异的变化和由此带来的新人新事新风尚.揭示和歌颂人文北京、科技北京和绿色北京的作品为主,同时欢迎其他题材的优秀作品。本届老舍散文大奖赛截稿时间持续至2010年10月底.欢迎海内外作家及业余作者踊跃赐稿。
  • 故乡的杂志——写在《北京文学》60年
  • 尊敬与温馨
  • 作为读者,我对《北京文学》的尊敬和仰慕由来已久。像我这样年龄层次的人都曾生活于“文革”时期,并经历和见证了新时期文学的发展。我觉得凡从那个时期过来的文学读者,对《北京文学》都会充满感情,为这家我们非常喜爱的文学大刊登载的许多优秀作品,为她在我们的成长中给予的引领和滋养。
  • 我与《北京文学》
  • 我从事写作似乎不算早了,到了三十大几了才开始写小说。令人费解的是,这之前自己从未有过当一名作家的理想,或者此类的闪念。人很麻木。难道说那是一个没有丰富的个人理想的年代么?尽管和亿万百姓一块儿过着彼此差不太多的日子,我对于文学作品,特别是五四文学,古典文学还是很沉迷的。喜欢的主要方式就是买回来阅读,或者去图书馆借。之后,一个很偶然的天儿,是我的一个当中学语文教员的朋友韩大年先生,
  • 《北京文学》论坛网友留言(之一)
  • 许多文学刊物都在改版转型,《北京文学》还是我们“文学青年”的热爱,放心,你也有你的忠实的粉丝,文学绝不只是消遣,它是思想世界。我订有《北京文学》,期期精彩,篇篇好看。
  • 克服黄金圈的圈套,放射人性美的光辉——读杨少衡中篇小说《黄金圈》
  •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