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热线
  • “现实中国”预告
  • 潋滟白洋淀
  • 白洋淀深处,是一位多伦多画家记忆里的无限风光,还是一群水乡少男少女命运的挽歌?是生命的避风港,还是灵魂的栖居地?面对潋滟的无边水波。作者给我们芦苇一样繁茂的内心感触……
  • 1950-2010《北京文学》创刊60周年作家贺辞选登之二
  • 刘溢的油
  • 铁木社
  • 刚刚离婚的副县长何建又遇上了烦心事,早就倒闭的集体企业铁木社的职工来上访。要求政府给个说法。否则还要往上告。怎么办?火上浇油的他此时又气又急,他该如何应对?
  • 谁来陪我吃晚餐
  • 剩女安颦度过了如花似玉的年轮,在经过一次次的婚姻暗礁后,心中的寂寞在蔓延着……她家厨房对面有位时常做饭的“家庭男人”,时常与她无意间对止眼神,这使她时常浮想联翩。冥冥中她期待那种幸福有一天能不期而至,结果如何呢?
  • 袁书杰的爱情故事
  • 中学教师袁书杰在爱情的阴谋中步步妥协,走进了沉闷的家庭生活,他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力量摆脱这一切,最终却酿成惨剧。袁书杰到底遭遇了怎样的爱情?
  • 傻瓜美丽
  • 其貌不扬的齐美丽想方设法让自己美丽起来,可一切都事与愿违。真到她把一切都抛到脑后时,才悟到真谛——是什么真谛呢?
  • 美神
  • 十年前的情景了,为什么还如此清晰? 看她青春无邪的笑靥里花瓣样舒展的真诚与美丽,听她流溪般话语里泛涌着的清纯和晶莹,纷纷扬扬飘满你眼里的全是小天使们鞘羽般抖动的翅膀,明媚耀亮着你心的全是那种暖人的圣洁之光。你倏然间会感到年轻.世界如此清亮、美好.充满信任友善和关爱.弥漫着温馨和芳菲……
  • 我的玫瑰送给谁
  • 2月14日。没错,2月14日,情人节。对这个日子他确信无疑,尽管他对数字的记忆缺乏应有的自信,但这个日子他是不会忘记的,因为这一天让他刻骨铭心.终身难忘。
  • 余热
  • 郑大贵退休后,不喜欢打扑克.不爱下棋.对玩麻将更反感。别人都说他变了.变得越来越古怪,古怪得让人不可理解。别人退休锻炼身体上公园爬香山.他却天天绕厂子外面转悠,天天如此.还时不时站到高处往厂里望个不停。
  • 丢羊
  • 陈老头儿六十挂零儿,想来身体没啥毛病,是不是找点儿活儿干。一辈子庄稼地摸爬滚打,到老了闲着就浑身难受。就跟老伴儿说,跟儿子商量。老伴说,买几只羊放吧!儿子说,我瞧行!我给钱买!
  • 回家
  • 在城里打工的姑娘芊子,年底回家。身上带着三十万元的钻石首饰,她坐上了一辆“黑车”。大雪封路。天色已暗。途中又上来两个陌生男人,她提心吊胆,他们会不会是同伙?这一路会不会发生不测?上世纪80年代以知青文学蜚声文坛的著名作家梁晓声,搁笔多年之后倾情奉献的小说新作,或许会让读者们感兴趣。
  • 拾遗补缺亦可欣
  • 依然写着;也依然用笔写着。笔意如我的另一种“烟”。可不嘛,“如烟”也。写作也似我的另一种“毒——“文字尼古丁”。
  • 一个民办基础教育家的“另类教育”
  • “向学生学习”,“百年树木,九年树人”,“山高我为峰、人高脑为峰、脑高道为峰”。这些说法并非标新立异的口号,而是一个民办学校校长独特的教育理念和实践总结。为了创新基础教育,他有许多常人不能理解的行动。为了彻底改变问题孩子。他在师生大会上向犯错误的学生鞠躬;为了创新数学教育。他能将划拳行令的手指动作化为教学灵感。对于那些望子成龙的家长来说,陕西作家郭群的报告文学《一个民办基础教育家的“另类教育”》。是一篇不得不看的奇文。
  • 隐居(外一首)
  • 晨起三件事: 推窗纳鸟鸣,浇花闻芳香 庭前洒水扫落叶
  • 四十不急(外一首)
  • 以隔岸观火的姿态, 拿捏着幸灾乐祸的分寸 微笑,撒谎,就像两棵树靠得 太近,蜘蛛就会在上面结网 懂得走弯曲的直线 不等格林尼治的标准时间 也可以正点到达
  • 水边的秋千椅(外一首)
  • 我90年代初出国后,不能和朋友见面了,生命断了一半。应付全然不同的生活,白天晚上画画、讲别国的语言、联络画廊、考驾照……只有到了梦中回国内吃吃喝喝、清谈闲聊,甚至儿时的场景又历历在目,如同放电影。
  • 母亲
  • “人完全变成人的时刻是最深奥的谜,它直到今天仍难以探究,无法理解。”德国哲学家卡尔·雅斯贝斯如是说。
  • 在黄河下游一带生活(外一首)
  • 初春最渴望听到雪崩的声音 那些骨头断裂和生长的声音 在正午的河面上弥漫 冬眠初醒的麦子 怀揣少女的心事 一条形迹可疑的鱼 逃不过邻居张小二的眼睛
  • 我是一个面客
  • 我不知道自己的胃里究竟能蛊下多少面粉,那像盐一样的东西,拌着豆芽、青菜和鲜艳的辣椒在我的胃里膨胀,舞蹈,甚至翻着筋斗,但我很舒服。当我从八里村那家西府面馆走出来的时候,就像一个醉汉,吃得是大汗淋漓,心满意足,全然不顾身后那面馆老板愕然的神情。那一天,我吃了8两两大碗面。那个小老板善意地劝我说,我们这里的面量大得很,你真的要两碗?我说是。我觉得自己像个民工,
  • 感人的长度
  • 这是怎样的听觉感受啊—— 一个乐音,一群男声低沉地呻吟着,一个乐音,持续着,从大地深处滋生出的声音,由一个乐音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音群,这个巨大的音群震颤着,环顾四野,从四极八荒滚来闷雷般的声音,无数个灵魂在呼唤,这个低缓的音群,像是百万军列前行,从这无边无沿的音群中耸起了一块中音声部,音调爬高了,不安的灵魂,持续数拍之后,转了一个乐音,一个巨大的音群,一个稍小的音群缓缓前进,它们无始无终、无方无向,来自八荒,浸入四野,这无始无终的、不生不灭的灵魂啊。
  • 我的母亲父亲(组诗)
  • 母亲的简历 在母亲的床头,我看到了一张 母亲填写的简历 姓名:朱小英。女 一九六六年四月二十八日出生 文化程度:小学
  • 春天面前,我守着自己的清修(外二首)
  • 在断流的旁边 匍匐的枯草.磨圆的石头,弯曲的河道 此岸,彼岸,云朵.屋顶我低下头颅
  • 如何看透他血液里的忧患和疼
  • 说真的,我看完这篇作品的时候心情是极为不平静的,我站在窗前,看着远处的层楼和树木,看着如织的行人和流水一样奔涌的车流,我不能想象远在多伦多的那位作者,是怎样从命运的波涛中撷取了这片汪洋。我似乎看到了这个人的智慧、品位和深深埋没的疼痛和忧患,无论他以何种姿态面对这个世界,无论他在这个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从这个作品中我们能感觉到,他内心流淌给文学的是鲜红的血,是滚烫的中国血,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热血。当然,我后来知道作者还是一位知名画家,我想,他一定有太多话语是绘画语言难以传递的,所以才有了文学的延续和尝试,可以说,这是一次成功的尝试。
  • 如何评价中国当代文学的成就?——“憎恨学派”的“眼球批评”——关于当下文学评价的辩论
  • 关于“当代文学”的评价问题
  • 陈晓明如今却潇洒地一转身.举着“中国立场”的大旗。教训起别人来,这怎不令人惊讶?另一个让我惊讶之处.是陈晓明忽然对“十七年文学”的主流作品大唱赞歌。对“十七年文学”的颂歌,从有些人的喉咙里发出。并不令我奇怪。但陈晓明也对“十七年文学”的主流作品称颂起来,且声调高昂,大有后来居上。成为“领唱”之势。却不能不令人瞠目。
  • 2009年中国文坛大事记(1~6月)
  • 天津市作协座谈“改革文学” 1月4日,由天津市作协主办的“改革文学”座谈会在天津召开。作家蒋子龙、赵玫、肖克凡等,以及企业界人士20余人出席座谈会。与会者重点对蒋子龙在改革文学创作上取得的成绩及其对中国改革开放发展进程产生的积极作用和影响进行了研讨。大家认为,“改革文学”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个具有重大社会意义的文学思潮,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关键时刻,产生过非常积极的社会效应。
  • 安详是一条离家最近的路
  • 打开每天的报纸、网站、电视,重要位置多被天灾人祸占着,触目惊心。 而这些天灾人祸又以惊人的速度更新着,人们甚至来不及记住标题,就被新的天灾人祸顶掉。
  • 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 由我社举办的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从2009年1月起拉开序幕。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要求:以抒写古都北京的人文历史、弘扬京味文化,讴歌变革时代北京日新月异的变化和由此带来的新人新事新风尚,揭示和歌颂人文北京、科技北京和绿色北京的作品为主,同时欢迎其他题材的优秀作品。本届老舍散文大奖赛截稿时间持续至2010年10月底,欢迎海内外作家及业余作者踊跃赐稿。
  • 土地的黄昏
  • 土地的黄昏 我从碾子坡上下来的时候,应该意识到要向土地的黄昏转身。 这样的转身,反映出我一整天在土地上,进行了一系列与生存有关的活动之后,心中对许多影响农业,或者说影响我的情绪的事物,还是存在着一些感激的,还想把它们从大众拥有的田野上,带进我一个人的夜晚,与之作内心的交流。
  • 新英格兰冬日黄昏的断想
  • 新英格兰的冬天三天两头下雪,不下雪且天气好的时候,懒惰的我就努力打起精神在乡间的路上走上半个小时。一个朋友说过,新英格兰乡间冬天的景色很苍凉,大概吧。在这“苍凉的景色”中穿行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的脑子里多半时候都是空空的,但是今天却想起了一个人。
  • 结缘《北京文学》
  • 60年前,沐浴着新中国诞生的阳光,一本名为《北京文艺》的杂志在北京诞生。而后,这本杂志经历了新中国发展的风风雨雨,也曾被迫停刊,而后又更名成为今天的《北京文学》。60年间,作为首都重要的文学阵地,《北京文学》肩负起北京文学乃至新中国文学发展的使命,铿锵前行,一批批办刊人在这里耕耘,一篇篇作品在这里发表,一茬茬作家从这里成长,一代代读者从这里汲取养分……
  • 老舍先生为何腰斩《一家代表》
  • 作为收藏者,对《北京文艺》(《北京文学》前身)1951年第3卷第2期,因连载老舍先生的《一家代表》刚发表一幕,曾认定它不是终刊号。但它又真是一册终刊号。它与《说说唱唱》合并成一刊,刊名虽不再是《北京文艺》,并改由老含先生任主编,还有一半“股份”。按说老舍先生作为主编,《龙须沟》又为他赢得了“人民艺术家”称号,未刊完的《一家代表》理应连载才合乎情理。但难以理解的是,它遭到腰斩再无音信,直到三十多年后才重见天日。若问谁是腰斩者,没有别人,只能说是他自己下的狠手。
  • 命运转弯的地方
  • 若说刊物是株树,《北京文学》则是一株六十甲子的老树。不用调查就知道,在中国这种比共和国仅小一岁的老树少之又少,可以说是刊林的国宝。这种老树根深叶茂,根须扎进悠悠岁月,枝干生于现实季节,该开花开花,该结果结果。若说刊物是条船,她就是条老船,沉舟侧畔扬帆过,60年来,多少刊物沉没了,她还载着一拨又一拨的人下海捕鱼。捕着捕着一拔人就老了,又来一拨。老者坐在沙滩,看海也看这船,看海上的风浪,看船载着鱼儿满仓而归。刊物若友,你牵挂着她,她也惦记着你;人融入了刊物,刊物也融入了人的生活和生命。
  • 给编辑老师的一封信
  • 尊敬的编辑老师: 您好! 作为贵刊一名忠实读者,我已经是第二次给你们写信了,为了不浪费你们宝贵的时间,我以后再给《北京文学》投稿时,将不再写信。我的稿子会带去我对《北京文学》的钟爱和对编辑老师的崇敬,捎去来自远方的一声亲切的问候。
  • 我们最熟悉的,总是最亲切的
  •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编辑部,并林那北女士: 读了2009年8月号《北京文学》(精彩阅读)上的头条——林那北女士的《风火墙》,心里头扑通扑通的,小有激动。一方面,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熟悉而陌生的那个“北北”,成了京派文学杂志的“头面人物”,赫赫声名,似乎就在眼前,呼呼呼的,看得见,摸得着;另一方面,积淀了成百年上千年,老福州依然津津乐道的三坊七巷,经由女作家笔力的挑拨,“空降”京城,字里行间,流泻着别样的土著,别样的风情。
  • 热线
    “现实中国”预告
    潋滟白洋淀(刘溢[加拿大])
    1950-2010《北京文学》创刊60周年作家贺辞选登之二
    刘溢的油
    [好看小说]
    铁木社(陈斌先)
    谁来陪我吃晚餐(川妮)
    袁书杰的爱情故事(梁弓)
    傻瓜美丽(杨则纬)
    美神(刘松林)
    我的玫瑰送给谁(宋华亭)
    余热(付宝悫)
    丢羊(刘建初)
    [作家人气榜]
    回家(梁晓声)
    拾遗补缺亦可欣(梁晓声)
    [现实中国]
    一个民办基础教育家的“另类教育”(郭群)
    [真情写作]
    隐居(外一首)(李少君)
    四十不急(外一首)(赵恒章)
    水边的秋千椅(外一首)(阮梅)
    母亲(金辉)
    在黄河下游一带生活(外一首)(李辉)
    我是一个面客(马召平)
    感人的长度(郭盖)
    我的母亲父亲(组诗)(欧阳风)
    春天面前,我守着自己的清修(外二首)(石英杰)
    [新人自荐]
    如何看透他血液里的忧患和疼(王秀云)
    [文化观察]
    如何评价中国当代文学的成就?——“憎恨学派”的“眼球批评”——关于当下文学评价的辩论
    关于“当代文学”的评价问题(王彬彬)
    2009年中国文坛大事记(1~6月)
    [天下中文]
    安详是一条离家最近的路(郭文斌)
    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土地的黄昏(耿翔)
    新英格兰冬日黄昏的断想(雨蛙【美国】)
    [《北京文学》60年]
    结缘《北京文学》(傅恒)
    老舍先生为何腰斩《一家代表》(董国和)
    命运转弯的地方(朱晓军)
    [纸上交流]
    给编辑老师的一封信(蒿格荣)
    我们最熟悉的,总是最亲切的(阿汤)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