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热线
  • 叫板足坛腐败的体育局长
  • 足坛扫黑并非自今日始。早在2001年,在“5·19”黑哨事件和“甲B五鼠案”后。浙江省体育局局长陈培德等人即掀起一场“打假扫黑”风暴,结果却出人意料,中国足协贪官和众多“黑哨”仍逍遥法外。于是乎,足坛腐败日益深化。贪污受贿、赌球“黑哨”猖獗。针对2010年开始的新一轮“打黑反腐”风暴,陈培德说,南勇之后还会有大鱼出现。本期推出的著名报告文学作家朱晓军的力作《叫板足坛腐败的体育局长》,再现了体坛高官陈培德所策动的那场惊心动魄的打假扫黑风暴。不可不读。
  • 绝地反击——一个赌场少年“千王”的觉醒(报告文学)
  • 冰凉石头(外一首)
  • 霎时间 遗落在河谷 洲址的肃穆 自上古年代爬行而来 帕米尔冰山保留一切的足音 正如那日晴空冰河的破裂 郁结在其间的咒语瞬间消失 一万里雪山静谧 塔吉克的蹄足扑面而来 密藏史前绝美的覆盖
  • 幻觉的风景
  • 经由岁月的夹缝,把手伸给你 众多叶子醒来,它们的触觉在一个冬天回暖 触手可及的柔润,组成蛊惑人心的风景 掌纹的走向,决定风景的内容 我们相遇于此,掌心与掌心的潮湿
  • 咏菊
  • 不急于同百花一起灿烂 总叫入等得心烦意乱 不渴望虚伪的清高 质朴更是特有的外观
  • 爱情会在不远处等我
  • 在医院里给老娘买药的时候。一个头发雪白的老头摔倒在地上。我前面的人逃开了,我只好跟上一步扶起他的上身。扯开嗓子喊门诊室里的医生。我要他们快点帮忙把老头送急救室。没想到我这~喊。医生就认定我是老头的儿子,从此再也脱不了和老头的关系。我的命运从此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转折……
  • 噩缘
  • 组织部副部长李素梅在灵山村偶遇云山煤矿副矿长程嘉义,程却神秘地躲开了。不久后,程嘉义因受贿被检察机关带走。谁可以成为他的继任者呢?身为组织部副部长的李素梅不能再在选人上出错了。可她又该如何认清一个人的真面目?
  • 习惯性动作
  • 夏雨的头就在扬起的瞬间停下了,她满眼的诧异.半张着嘴.脸上的智慧与美丽凝固出一种呆滞,这状态持续了四五秒钟。而后夏雨只感到心直往下沉.手脚发凉,血压也降到了零点,她只想哭.
  • 张德明轶事
  • 三十多年以前.我在豫东某县当小干部,颇结交了几位好朋友。张君德明即是其中一位。此公时年四十余岁.面白无须,身长体胖,为人随和,笑口常开。解放前,曾在村里读过几年私塾,上《论语》.下《论语》、上《孟子》、下《孟子》背得滚瓜烂熟,毛笔字写得笔酣墨饱,算盘也打得噼里啪啦似急风暴雨一般。解放后,到县城读了三年初中,被安排到城关小学教五、六年级语文,口碑甚好。
  • 懂鸟语的孩子
  • 自打长一对翅膀失败后,我开始幻想能够听懂鸟语。每次见鸟儿们在屋檐或在树梢叽叽喳喳谈论得热切,我想他们一定在讨论什么重要的事儿,那会是什么事呢?
  • 如何评价中国当代文学的成就?——凭什么评价当代文学
  • 中国的事该由自己办——要有“中国立场”毋庸置疑
  • 对中国当代文学学科合法性的一种申述——以陈晓明“中国的立场”观为切入点
  • 怀念著名编辑家李清泉散文小辑——忆清泉
  • 《北京文学》那两年——怀念李清泉老师
  • 父亲走了
  • 父亲是一个走南闯北的农民。他生在农村,有自己的土地,却以手艺养家糊口。他是农民,但总想改变自己的命运。父亲木工、裱糊、装修、雕刻的技术十分精湛,在物质贫乏的岁月,他颠沛流离地去赚钱养家。在儿女长大成人、在他感觉力不从心的时候,他就在乡村固定了下来,做了一个不是农民的农民。
  • 生命中的天使
  • 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遇到属于我们自己的天使,这个天使也许没有给你很大的官衔和数不胜数的金钱,但每每在夜深人静的时刻,在我们生命相片的冲洗室中,当那张张模糊而又清晰的脸庞若隐若现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时,心底那若柔丝细雨的抚慰,让心灵温暖,让生命荡漾着一圈圈靓丽的涟漪。
  • 青藏诗篇(组诗)
  • “我离开后请惦念我,我去了一处很遥远的静土……”——[意大利】克利斯蒂娜·罗塞蒂 当雄赛马节“呲……”一匹马向前飞奔一来不及阻止,更多的马匹,承载着梦想向前,向前……仿佛就要从空旷的大地离开飞翔的脚步,溅起的阵阵浮尘惊醒了阳光,露水和经幡
  • 星空(组诗)
  • 身体存在了很久 思考是近 期的事情 在无限星空和我个人之间 那变动不居的 紧密联系之物就是我的命运 对此我心有所依并深表感恩 谢谢你 设计了这一切又隐 身而去的 谢谢你 隐身而去又时时关注我们的
  • 纸上还乡
  • 这是一个听来的故事。叙述者是我的外公.他已经八十四岁了。他在向我叙述这些往事的时候,有时用第一人称,有时用的却是第三人称。当然,他所讲述的这些可能是一群陌生人的故事,与罗岭有关,但与我的祖辈无关,而我也很有可能用我的想象进行了别有用心的篡改。所以,我的故事在偶数的段落里.而他们的故事散落在奇数的往事里……
  • 黄昏突变(外二首)
  • 要下雨了。乌云漫过山头 覆盖田野 到我家门前的风在吹着 “快收摊子。”母亲在喊 我手忙脚乱 现在,只有我和母亲一起黄昏乱了一地的灰尘树也错乱了神经
  • 德国的人——从法兰克福归来,另一种思维
  • 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 由我社举办的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从2009年1月起拉开序幕。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要求:以抒写古都北京的人文历史、弘扬京味文化.讴歌变革时代北京日新月异的变化和由此带来的新人新事新风尚,揭示和歌颂人文北京、科技北京和绿色北京的作品为主.同时欢迎其他题材的优秀作品。本届老舍散文大奖赛截稿时间持续至20t0年10月底.欢迎海内外作家及业余作者踊跃赐稿。
  • 旁观者
  • 一位朋友的叔叔在澳门赌场做事,他去年来京,我们有过一次长谈。话题自然是关于澳门赌场的。我们聊得坦率而尽兴,事后想想,他谈出的一些东西颇有意思,现追记并公开出来,供茶余饭后一读。
  • 难忘的“第一”
  • 我认识的第一个《北京文学》编辑,是刘冠军。80年代初,不记得是1981年还是1982年,他来山西组稿。那时,我还只是一个文学青年,和别人一起去他下榻的旅馆拜访他。对于一个小城文学青年来说,谒见一个来自煌煌都城的大编辑,自然心生敬畏。不料,
  • “《北京文学》60年”征文暨《北京文学》史料征集活动启事
  • 60年前.沐浴着新中国诞生的阳光,一本名为《北京文艺》的杂志在北京诞生。而后,这本杂志经历了新中国发展的风风雨雨.也曾被迫停刊,而后又更名成为今天的《北京文学》。60年间,作为首都重要的文学阵地,《北京文学》肩负起北京文学乃至新中国文学发展的使命.铿锵前行.一批批办刊人在这里耕耘.
  • 我和《北京文学》26年情缘
  • 二十五年前的七月,当我作为一个地地道道从鲁西农村到燕山脚下的文学青年,见到自己满是稚嫩的诗《父亲呀,我真想变成一阵风》刊登在1984年第7期《北京文学》“青年作者专号”时,我感到《北京文学》这片肥沃的土地和我世代躬耕劳作的鲁西黄土一样厚实,一样无私。它接纳我,厚待我,使我播种于斯,成长于斯,收获于斯。二十多年来,我在文学拥挤的道途中,有过迷惘,有过困顿,
  • 给母亲写信
  • 给母亲写信,当然,父亲也会看 他会念出声音,用不太自然的声调 像地方台的播音员主持节目 随时停下来讨论几句 我也要模仿十多年前的口气
  • 精彩阅读怎能错过
  • 对于一个喜欢阅读的人来说,看到自己喜欢的刊物,那感觉就像是一个饥饿的人,看到了马上就可以饱餐一顿的美食一样。那天上午,刚上班不久,当邮递员将2010年第1期《北京文学》(精彩阅读)送到我手上时,我就是那个“饥饿的人”见到了“美食”,喜悦的心情可想而知。下班之后,一回到家中,就迫不及待地开始阅读。
  • 我的处女作《日月》
  • 《日月》是我写的一个短篇小说,由《北京文学》1992年第8期发表,就此成就了我的处女作。发我小说的责任编辑名叫赵李红,是个年轻妥编辑,温文且知人达意,我很感激她。
  • 有一种关注永存在《北京文学》——写给《北京文学》六十周年庆
  • 白璧微瑕:白烨先生文章中的两处舛错
  • 近日在《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09年第9期上读到白烨先生《主旨、主将与主脉一从一组历史档案看中国文联成立》一文。文章很精彩,“著名学者白烨通过对几个档案文献的发掘研究和相关史料的梳理,勾勒了中国文联的筹建过程及当代文学发展的脉络。权威的资料,客观的叙述,对郭沫若、茅盾和周扬等人的重新评说,
  • 春天这个家伙
  • 春天这个古怪的家伙,是个严重的破坏者:揪出树洞里正在冬眠的熊 脱掉梅花洁白的棉袍,把大捧大捧的雪团从山头屋顶扔得到处都是 坚冰破碎,大海跌宕,自然震惊 瑟瑟苍穹下,渐行渐近他滚滚的咆哮
  • 贺辞
  • 深切怀念著名编辑家李清泉先生
  • 焚画记——《红尘笔记》之五
  • 关于《红尘笔记》的几句话
  • 小说。小说。小声说话而已。古代叫“小家珍说”,专记琐屑之事,登不得大雅之堂。而就小说论,大题材未必就一定出大作品。小人物未必就一定是小传奇。能够小声说话的东西,大多流传久远。如《红楼梦》,如《金瓶梅》,如《聊斋志异》。当年可都是禁书,都是些“小声说话”啊!
  • [现实中国]
    热线
    叫板足坛腐败的体育局长(朱晓军)
    绝地反击——一个赌场少年“千王”的觉醒(报告文学)

    冰凉石头(外一首)(唐益红)
    幻觉的风景(陈陟云)
    咏菊(杨晓光)
    爱情会在不远处等我(张子雨)
    噩缘(翟永刚)
    习惯性动作(王升山)
    张德明轶事(覃言)
    懂鸟语的孩子(刘永飞)
    如何评价中国当代文学的成就?——凭什么评价当代文学
    中国的事该由自己办——要有“中国立场”毋庸置疑
    对中国当代文学学科合法性的一种申述——以陈晓明“中国的立场”观为切入点
    怀念著名编辑家李清泉散文小辑——忆清泉
    《北京文学》那两年——怀念李清泉老师
    父亲走了(杨爱芹)
    生命中的天使(乔一一)
    青藏诗篇(组诗)(邓诗鸿)
    星空(组诗)(大解)
    纸上还乡(江飞)
    黄昏突变(外二首)(七月友虎)
    德国的人——从法兰克福归来,另一种思维
    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旁观者(周大新)
    难忘的“第一”(蒋韵)
    “《北京文学》60年”征文暨《北京文学》史料征集活动启事
    我和《北京文学》26年情缘(商泽军)
    给母亲写信(刘勇)
    精彩阅读怎能错过(陈光华)
    我的处女作《日月》(王玉峰)
    有一种关注永存在《北京文学》——写给《北京文学》六十周年庆
    白璧微瑕:白烨先生文章中的两处舛错
    春天这个家伙(叶茂)
    贺辞
    深切怀念著名编辑家李清泉先生
    [作家人气榜]
    焚画记——《红尘笔记》之五
    关于《红尘笔记》的几句话(王泽群)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