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热线
  • 一张父子黑白照片
  • 32年了 他一直在路上等他 他是父亲 他是儿子 儿子站在父亲身旁 儿子26岁 父亲58岁 父亲陷在藤椅里 宽大的藤椅 放满父亲多病的身躯 而他站着
  • 良师益友
  • 《北京文学》是国内最好的文学期刊之一。其编辑水平,推出佳作之胆识,团结作者的热忱,都令人感动和敬重。我与《北京文学》的缘分绵长,不光是作者与刊物的关系,主编杨沫、林斤澜还是北京作协同一个创作组的大姐、大哥;赵金九、陈世崇又是北京作协的领导;
  • 1950-2010《北京文学》创刊60周年作家贺辞选登之五
  • 茶油时代
  • 民以食为天。但今天的人们往往忽略了食的奥妙和讲究。就拿食用油来说,您肯定会有诸多误区。它与健康之间的关系您知道多少?您知道当前国际上最流行的食用油时尚吗?您对新兴的“土食主义”了解多少?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本期推出的李青松的报告文学《茶油时代》所展现的出乎意料的食油健康知识和新的健康理念。或许将预示一次新生活方式的到来?
  • 生活的科学与文学提示——读李青松报告文学《茶油时代》
  • 揭开当年海城大地震成功预报的谜底——汶川大地震两周年祭
  • 生活在跳跃中回忆
  • 一座历史的桥连接了过去和现在,连接了领袖的传奇和城市的变迁,也连接了一些妓女人生改造的烙印。作家阿成擅长在亦实亦虚、亦真亦幻中刻画人物,追寻历史,构筑别样的小说艺术。读来清新独特,耐人寻味。
  • 城市留给一个人的记忆
  • 一个人多年生活在一座城市里,这座城市就会给他留下多种多样的记忆,无论这个人走在这座城市的任何地方:街道、商店的大橱窗前、教堂的台阶、行驶过去的有轨电车、盏开的丁香树、冰排、大雪、暴雨、小杂货店、乌鸦、擦肩而过的旧友……都会自然而然地勾起这个人的回忆。这一次遭遇的,是霁虹桥。
  • 孙喦小说三篇
  • 本刊今年第1期推出了孙岩(真名孙岳)的《灵鬼》等三个短篇小说。本期我们再次集中推出他的三个短篇。希望能引起广大读者的关注。半年之内。连发六篇,这在本刊历史上并不多见。作者名不见经传。但他的小说创作路数却格外令人瞩目。这位来自天津的科技工作者专攻悬疑,不仅创作旺盛。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给我们投寄了十余部中短篇小说,而且视野广阔,题材丰富,写法多变。构思巧妙。显示了截然不同的创作风格,在当下小说创作中独树一帜。在处理艺术与现实的关系上。作者不忘社会关怀,将之融入引人入胜的故事当中,或许可看作当前流行的“问题小说”之外的另辟蹊径。
  • 遥看草色
  • 画家简汶始终处于感情的漩涡之中。儿时的伙伴春草那纯洁的形象萦绕不去。可庸俗不堪的现实又让他痛苦万分。是什么使他深陷痛苦?他到底要追寻怎样的一种婚姻?
  • 名师(外一篇)
  • 京城一隅.早已拥有了汽车洋房美妻骄子的彭水扬.一想起十七年前自己的发迹史.便忍不住一个人捂嘴偷乐。 那时候的彭水扬还是一个其貌不扬的青皮后生,家中待业,整日闲得无聊.见报刊将气功吹得神乎其神.便跃跃欲试。
  • 铜锣湾
  • 铜锣湾不产铜锣,却制造了一个谜。这“谜”经过半个世纪.仍然没有解开。 铜锣湾的村民,大多是姓佟的和姓罗的,应该叫佟罗湾,不知是哪位列祖.牵强附会地给村子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 报销
  • 这是我第一次跟H主任出差。登记住宿时,H主任说:”小丁啊,我睡觉爱打呼噜,为了不影响你休息,咱俩今晚各开一间房吧。”我赶忙说:”好.听领导的!”说心里话,与领导分房而睡我是求之不得,主要不因为呼噜,只因为他是我的领导.跟他住一屋感到别扭。
  • 我的自白
  • 幸福深处(外二首)
  • 叶蓓的歌 让我 想起我的盲外婆 她只能用手来看 谁 是好人 从我的手 感受内心的 泪水 像 她安患的油茶林 夜落下来 谁 也看不见也猜不透
  • 劳动永恒
  • 这篇小说就写了一个劳动场景:农民,一对父子——我和父亲(我还在读书,父亲六十多岁),还有我家的驴一收麦子。我热爱这篇小说。类似这种写劳动的小说,我都热爱。我相信:劳动永恒。我还相信:劳动是最美的事情,是养育我们整个人类甚至整颗星球的事情。
  • 如何评价中国当代文学的成就?——西方学者为何要对中国文学“厚古薄今”?
  • 建立根本的评价标准
  • 为什么就不能对中国立场宽容一点呢?
  • 强调一下“兼听则明”倒也还算通达。但如果一看到“中国立场”。就马上联想到所谓的“民族主义”倾向,所谓的“长城心态”。也未必就是一种正常合理的文化心态。
  • 天镜
  • 父亲走时留给我的钱刚好能够简单地办完他的事。父亲好像故意留下这么多钱,刚好能够为他办最后的一件事。他好像盘算好的没让我再破费拿出自己微薄的工资作为补贴。这是没有语言的关照!这是父亲留给我的只能心领神会的最后的关照!有时我想,父亲为什么在我为他办理最后一件事的时候,还给予我最后的关照?父亲最后无私的表现,诠释着他一生的清廉和无私!
  • 野薤
  • 塞外的春日,“时已清明,春色渺然,凝冰未泮”。《长春真人西游记》里还这样记述道:尽原隰之地,无复寸木,四望惟黄云白草。水濡马腹,旁多丛柳。渡河北行三日,入小沙陀,时有野薤得食。
  • 秋忙(外一首)
  • 除了村西河湾里游水的野鸭 整个秋天都在忙着 小草忙着结籽 成熟的庄稼忙着回家
  • 开放我们心花的万紫千红
  • 漫天黄花 那天我去县城,县城在正北方,距我家四十多里。望着身边一闪而逝的景象,我明白城市也是我的一块庄稼地,就似我挚爱的文学。我有很多的种子要在那儿播种,有很多的汗水要在那儿挥洒.虽然我西装革履,外表上给人一种城里人的假象。其实,我依然是头顶高粱花子的农人,我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都挥发着泥土的味道,味道是那样的深沉而幽长,醇厚而强烈。
  • 祭父书(组诗)
  • 在安静的时间里 大地落满尘土,如此深沉的睡眠 那么多经年的事物都停止了 争吵 我坐在时间的深处思量: 是谁将这沉重的暮色,暗黄的 天空 打磨得如此明净?
  • 一切人间的气息(组诗)
  • 吉数 在一片错误的定向中数会 虚无 人就是这样容易受到伤害 为春天作好了一切准备 只 是没料到还是过敏了 俄罗那英 只有俄罗那英 能 医治这些点点红斑
  • 白发观察(外一首)
  • 尘世最终将被雪覆盖 就像黑夜终将黎明 我的一根白发 是我身上的母亲 我的一条皱纹 是我的父亲
  • 在一个叫米家坪的村庄
  • 那个叫米家坪的村庄,就在这个世界上,你摊开世界地图眯老了眼去寻找,但你根本就找不到它。如果世界是一片苍苍莽莽的松林,或许那个叫米家坪的村庄连一枚松籽大也没有,它或许是树皮裂缝里一枚什么虫子产下的一个用眼睛看不到的卵,也或许是褐黄色松花上一粒谁也嗅不到的花粉。
  • 北京的眼波
  • 宋代的词人王观曾写道: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他把大自然的山水,比作人的明眸秀目。虽然他不曾说这“人”是女人,可我每读到这一句,便在眼前浮现一个中国古典美女的形象,以美女来比况祖国的山水,真是太恰当不过了。眼波,不仅是明亮的,而且是流动的,这便有了生机,有了灵魂。
  • 像自由一样美丽——谨以此文献给二战中遇害的所有犹太儿童
  • 春天之隔
  • 是春天,乍暖还寒的时候。 隔着十年的时光,我依然还清晰地感到风从双肩掠过那一刹那的感觉,奶奶的一缕白发飘下来了,孩子似的在风中张扬着。“春天又来了啊,你看这院子里的花啊,草啊,一天一个样地绿呢。”说这些话的时候,奶奶的皱纹里都是笑意,那缕白发在风中一闪一闪的。“我的孙女回来了,怪不得一早咪味就在门口走来走去呢。”
  • 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 由我社举办的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从2009年1月起拉开序幕。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要求:以抒写古都北京的人文历史、弘扬京味文化.讴歌变革时代北京日新月异的变化和由此带来的新人新事新风尚,揭示和歌颂人文北京、科技北京和绿色北京的作品为主,同时欢迎其他题材的优秀作品。本届老舍散文大奖赛截稿时间持续至2010年10月底.欢迎海内外作家及业余作者踊跃赐稿。
  • 圆梦的热土 审美的家园--贺《北京文学》60周年
  • “《北京文学》60年”征文暨《北京文学》史料征集活动启事
  • 60年前,沐浴着新中国诞生的阳光,一本名为《北京文艺》的杂志在北京诞生。而后,这本杂志经历了新中国发展的风风雨雨,也曾被迫停刊,而后又更名成为今天的《北京文学》。60年间,作为首都重要的文学阵地,《北京文学》肩负起北京文学乃至新中国文学发展的使命,铿锵前行,一批批办刊人在这里耕耘.
  • 阳光的表情——写给《北京文学》60年
  • 北京与《北京文学》的温暖记忆
  • 2002年5月9日,是我和妻子第一次到达北京的难忘日子。当我们俩坐上9路公共汽车到达金台路,再转702路公共汽车风尘仆仆地赶到花家地南湖渠的一幢房子时,已是下午2点,站在门口等我的北京朋友王彦福,已为我们俩找好了一间平房。当他领着我们俩进到房子放下行李,费了一会儿工夫安顿好后,小王请我们俩去了一家大西北饭店,为我们俩接风。
  • 真诚的感谢——我与《北京文学》
  • 真善美的礼赞——读《债》感想
  • 热线
    一张父子黑白照片(肖铁)
    良师益友(赵大年)
    1950-2010《北京文学》创刊60周年作家贺辞选登之五
    [现实中国]
    茶油时代(李青松)
    生活的科学与文学提示——读李青松报告文学《茶油时代》
    揭开当年海城大地震成功预报的谜底——汶川大地震两周年祭
    [作家人气榜]
    生活在跳跃中回忆(阿成)
    城市留给一个人的记忆(阿成)
    [好看小说]
    孙喦小说三篇(孙喦)
    遥看草色(姜耕玉)
    名师(外一篇)(墨村)
    铜锣湾(曲湘春)
    报销(温立三)
    [新人自荐]
    我的自白
    幸福深处(外二首)(车攻)
    劳动永恒(白连春)
    [文化观察]
    如何评价中国当代文学的成就?——西方学者为何要对中国文学“厚古薄今”?
    建立根本的评价标准
    为什么就不能对中国立场宽容一点呢?(王春林)
    [真情写作]
    天镜(武建华)
    野薤(洪杏)
    秋忙(外一首)(祝相宽)
    开放我们心花的万紫千红(闵凡利)
    祭父书(组诗)(费城)
    一切人间的气息(组诗)(邵勉力)
    白发观察(外一首)(李之平)
    [天下中文]
    在一个叫米家坪的村庄(李雪峰)
    北京的眼波(门凤红)
    像自由一样美丽——谨以此文献给二战中遇害的所有犹太儿童
    春天之隔(戴红梅)
    第五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北京文学》60年]
    圆梦的热土 审美的家园--贺《北京文学》60周年
    “《北京文学》60年”征文暨《北京文学》史料征集活动启事(崔道怡)
    阳光的表情——写给《北京文学》60年
    北京与《北京文学》的温暖记忆(刘付云)
    真诚的感谢——我与《北京文学》
    [纸上交流]
    真善美的礼赞——读《债》感想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