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热线
  • 陈应松:怎么写出上访小说《一个人的遭遇》?叶弥:应该如何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编辑同志您好,我是来自山东烟台的读者张勇,经常看《北京文学》的小说,很多作品都写日常生活中的事情,官场、爱情、家庭什么的,跟我的生活很接近,也很亲切。但很少看到上访的作品,这次看了陈应松《一个人的遭遇》之后,非常震动。平常也听说过类似上访的事,但没有想到一位作家能把上访写得这样逼真,一个简单的事情弄得这样复杂,特
  • 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学》奖评奖公告
  • 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学》奖从现在开始拉开序幕,本届评奖范围是2009年~2010年两年间发表在《北京文学》(精彩阅读)上所有的中篇小说、短篇小说、报告文学3类体裁的作品,每类体裁各奖励5篇作品。为最大限度地奖掖并扶持小说创作新秀,本届评奖另设小说新人新作奖3名,评选对象是2009年~2010年两年间《北京文学》(精彩阅读)“新人自荐“栏目中刊发的所有中短篇小说处女作。
  • 小升初:拨不开的迷雾
  • 这是一部小升初(小学升初中)家长必读之作,也是近年来揭示九年制义务教育实况的力作。作品全方位描写有关小升初大战令人惊异的内幕,你必将为那些孩子和家长所经历的日日夜夜所震惊。年复一年的小升初大战为何持续不断愈演愈烈,这种令学生和家长心力交瘁的大战何时能够停息?
  • 有什么季节配得上你我的爱情
  • 茑萝
  • 父亲去世,女儿不由得欣喜,为什么?是什么令她如此仇恨自己的父亲?原来父爱也可以带来巨大的痛苦,这痛苦改变了一个年轻的生命,这痛苦应该给我们带来一些思考。
  • 与生命有关的一切
  • 须一瓜擅长写纠结的故事。从大约十年前的《雨把烟打湿了》到现在的《茑萝》,一向如此。但须一瓜的纠结不在故事的表面,也不在人物之间复杂的情感关系,恰恰相反,她的故事都极为简单,小说中人物的关系也明晰可见。但是就是这个三言两语能够说明白的人际故事的表面光滑的外壳下,却动荡着一个能量巨大的火山,它压抑已久,随时喷发,
  • 高楼种植
  • 行走的姿态
  • 就在换届的当口,镇书记李天被人传出绯闻,群众上访,县长加压,老婆离婚。一时间四面楚歌。到底谁是幕后的策划者?
  • 老郎同志123
  • 老郎同志,单位中一个有点特别的人,他不招人喜欢,他卑微,他善良,他伟大,他就是生活在我们旁边的那个朋友……
  • 高原(外一首)
  • 天命
  • 这是一个独特的观念小说,也是关于励志的故事。一个人依照自己的梦不懈追寻,最终意外地实现了梦想。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故事的过程……
  • 绿色的清香(外一首)
  • 三峡夜行
  • 一个美丽女子的奇死,使这个平静的夜晚成为永恒。她创造了自己,也创造了这个夜晚。一切平凡的,一切细枝末节的,顿时浮出水面;一切在昏冥中的似乎渐渐清晰……
  • 世事如梦
  • 沈红海发了。村里的人都这么说。这事还是母亲告诉我的。当时我刚从县城下班回来,我把摩托车停在院子里,摘了头盔,提着走进屋里。母亲正在做饭。吃饭的时候,她就说起了这事,“沈红海在北京发了。“她说,“听说他在北京做成了几笔生意,买了车,买了房。“她说,“我早就看出来,这小子能混出
  • 门卫老郑
  • 单位有个门卫,叫老郑。有点来头,据说是上面某领导的亲戚。老郑很尽心尽职。弄个充气筒,帮着人充充自行车气。老郑还负责分发信件。他分发信件很认真,从无闪失。还负责烧开水。传达室外有一大锅,老郑每天一大早就烧好一锅开水。单位四个楼层六个科室的开水,都由这里供应。单位里的人都夸,老郑这人不错。
  • 想起娘
  •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征文启事
  • 为隆重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以文学的姿态,浓墨重彩地描绘中国共产党90年的光辉历程和丰功伟绩,讴歌中国各族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团结奋斗建设祖国的英雄壮举,本刊将从2011年第1期开始,向全国作家和读者征稿。来稿题材不限,小说和报告文学最长不超过10000字,散文最长不超过5000字,诗歌不超过100行。截止日期为2011年6月30日
  • 穿越“死亡之海”
  • “塔克拉玛干“维吾尔语意思是“进去出不来的地方“,亦被称为“死亡之海“。郭小川在诗集《昆仑行》中曾一咏三叹:这里是名为“进去出不来“的大沙漠,黑夜只听风声,白日只见云朵;这里是几乎没有动物的“死亡之国“,大雁不敢停留,小鸟不能掠过……
  • 党啊,生日快乐(组诗)
  • 我的爱——献给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
  • 一个国家的晚餐时分
  • 我有一个黄土地的祖国
  • 党旗下,我举起宣誓的手
  • 问题讨论特别启事 “当今社会到底还有没有真正的爱情”
  • 在一个关于流行文化的座谈会中,一位90后女大学生说什么也不明白:喜儿为什么不嫁黄世仁?她们语出惊人:嫁人就嫁黄世仁,黄世仁有钱;如果喜欢大春,就让大春做情人好了。有些针对青年的大型调研显示,很多当代青年不再信奉爱情至上,对于爱情的力量不再那么有信心。在某电视台的征
  • 做人的底线不能逾越
  • 夫妻关系靠的是缘分,缘分有,情投意合;缘分尽,形同陌路。家庭和婚姻,有的时候就是一种责任。
  • 天上的仙鹤,不如手中的麻雀——浪漫主义爱情观向现实主义爱情观的转换
  • 可以说,金钱主宰了一切,金钱也主宰了社会。自然而然,爱情婚姻也不会脱离开这个活生生的社会现实。时下,80后的一代人已成为婚姻的主
  • 真爱不是索取是付出
  • 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能为自己所爱的人付出,就是人生的一大快事。当你爱一个人时,你也是希望她过得快乐和幸福,而只有她快乐幸福,所以你才快乐幸福。爱情是很公平的,只有先付出后才能得到。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你觉得爱对方,你就想好先付出吧,只想得到不想付出的人最终总是最痛苦的。
  • 幸福在哪里
  • 幸福,就是很幸运的福气。我在农村,算是特幸福的。家庭条件不好,总算娶妻生子,过上了幸福美满的好日子。但是,在我的身边,有许多人并不幸福,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 哪里有爱情就往哪里去
  • 当我们相信爱情的勇气足够大,我们对爱情的态度变得足够虔诚时,爱情会成为我们所有人精神上的一种信仰。
  • 父亲的遗产——一个远征军老兵的血色手印
  • 我梦见父亲来北京了,身着巴茅色中山装,很整洁很精神的样子。见面就问:“附近有茶馆吗?“我欢喜地告诉他,不光有,这里的茶馆还备有食品呢,而且不远处就有饭庄。和父亲说这些的时候,我脑海里浮现的似乎是什刹海的景致:杨柳岸,清风荷影游鸳鸯;灯火阑珊时,点点河灯听桨声……心底里呀,这才是父亲的怡然之地,而不是日复一日孤零零
  • 写给同桌的你——致老同学的信
  • 老同学:春节期间收到你寄来的贺年卡,“回首同窗犹昨昔,虎去兔来又一春“,短短几句话,勾起我不少温馨的记忆。你问我,是否看了今年央视的春节晚会,对于被捧为“小品王“演出的“同桌的你“,有什么看法?坦率讲,我越来越不喜欢央视的“春晚“,更不喜欢这个小品。“春晚“犹可推诿众口难
  • 山痴
  • 我苦恋大海,大海擎起了我刻骨铭心的情怀。我更深深地爱着大山。我的老家住在山脚下的一个小镇上,我坠入人间第一口呼吸的就是大山的新鲜空气;第一次学步,就是踏在用山石铺就的坡坡路面上;第一次闯入大自然的怀抱,是在我刚刚记事的时候,自由地跑进山林里尽情地玩耍而忘了回家,后被惊
  • 天瑞地安(组诗)
  • 刘春的诗
  • 在工业轰鸣中庄稼的疼痛(组诗)
  • 章晓虹诗四首
  • 谁的故乡不沉沦
  • 一曾看到过一幅照片,一个农民在被拆迁房子的瓦砾上跌坐,茫然吃着午饭,只是一个馒头和一棵大葱。那模样是我久在风雨暴晒下才有的酱色的父兄,这是一副为“农村上楼“而配发的照片。看到这个片子,看到一片狼藉,像是涌动起莫名的风雨飘絮的黍离之
  • 远离故乡的中国菜
  • 听了一条消息,说是墨西哥人要为一种卷饼类的吃食申请世界非物质遗产。一下子让我想起了有阵子到儿子在美国读书的学校,和好几家墨西哥人在一个三合的院子里住过的那段日子,也想起一直是在墨西哥人开的超市里买东买西,让远离故乡的中国菜,
  • 从北京走过
  • 2009年秋天,我去了一趟北京。飞机降落时,正是午后。阳光虽然灼亮,但仍然覆盖不住风的冷硬。风吹来,刀子般割过脸庞,寒凉漫过肌肤。梧桐叶已逐渐枯黄,露出斑斑点点的残相。天空灰蒙蒙的,像一层厚厚的布,紧紧压着一个城市的头颅。并不高大的落叶乔木,规则地排列在广袤的华北平原上。偶尔一个空落的鸟巢,寂寂地挂在落尽
  • 上班路上
  • 我走出家门是早上7点20分。一大早起床问儿子:“从咱家到单位要多少时间?““我走20分钟,老妈走得40分钟。妈妈你可以坐公共汽车呀。“儿子说不清楚车站在哪儿,但他知道家门口有一辆往北开的车,据他的判断,应该有一站离我的新单位不远。对于周四我的车限行日上班的交通工具
  • 寻觅永恒的江南
  • 杭州是什么?是白居易最怀念的江南城市,“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畔看潮头。“杭州环绕着灵秀的西湖,风雅清隽的才子、明眸皓齿的佳人,上演着永不落幕的传奇。诗词歌赋里的杭州,是江南的象征,杏花春雨、三秋桂子、十里荷塘,数不清
  • 姐姐的醋意
  • 孩子尚且没有出世,我就已经十分烦恼了。烦恼的原因在于爱犬豆豆。所有和我谈到即将出世的孩子的朋友,都不忘记提醒我说:孩子生出来后,你一定要将孩子和小狗隔离开,小狗的身上带菌。小狗的身上带菌这件事,我早已经从电视和报纸上得知,可是正所谓爱屋及乌一样,我将豆豆从婴儿时带到三岁,豆豆如我的儿
  • 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 由我社举办的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从2010年11月起拉开序幕。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要求:以抒写古都北京的人文历史、弘扬京味文化,讴歌变革时代北京日新月异的变化和由此带来的新人新事新风尚,揭示和歌颂人文北京、科技北京和绿色北京的作品为主,同时欢迎其他题材的优秀
  • 《北京文学》——我的铁哥们儿
  • 去年,《北京文学》创刊60周年,本刊发起的“《北京文学》60年“征文吸引了广大作家、编者和读者的来稿,即便过了截稿时间,来稿仍源源不断。为尊重各界朋友对《北京文学》的厚爱和期望,本刊拟从今年第1期起继续开辟专栏,诚邀广大作家、编者和读者拿起笔来,以“我与《北京文学》“为主线,写一写您与《北京文学》相识、相知的经历与感受,也可以写一写您对《北京文学》的期望、寄语与建议,题目自拟,篇幅以1000~2000字为宜。来稿请寄:(100031)北京前门西大街97号《北京文学》编辑部,请在信封上注明“《北京文学》60年征文“字样;也可将电子稿件发至:[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用,稿酬从优。
  • 热线
    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学》奖评奖公告
    小升初:拨不开的迷雾(于忠宁)
    有什么季节配得上你我的爱情(梧桐雨梦)
    茑萝(须一瓜)
    与生命有关的一切(何向阳)
    高楼种植(王朝堂)
    行走的姿态(陈斌先)
    老郎同志123(秦锦屏)
    高原(外一首)(高兴)
    天命
    绿色的清香(外一首)(张冲)
    三峡夜行(曾纪鑫)
    世事如梦(王宝强)
    门卫老郑(邓洪卫)
    想起娘(吴开展)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征文启事
    穿越“死亡之海”(咏慷)
    党啊,生日快乐(组诗)(李晓泉)
    我的爱——献给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王云起)
    一个国家的晚餐时分(刘频)
    我有一个黄土地的祖国(汪子恒)
    党旗下,我举起宣誓的手(申修福)
    问题讨论特别启事 “当今社会到底还有没有真正的爱情”(本刊编辑部)
    做人的底线不能逾越(何自成)
    天上的仙鹤,不如手中的麻雀——浪漫主义爱情观向现实主义爱情观的转换(王瑛)
    真爱不是索取是付出(戴清林)
    幸福在哪里(焦建民)
    哪里有爱情就往哪里去(周泊行)
    父亲的遗产——一个远征军老兵的血色手印(云子)
    写给同桌的你——致老同学的信(刘扬体)
    山痴(李东旭)
    天瑞地安(组诗)(林新荣)
    刘春的诗(刘春)
    在工业轰鸣中庄稼的疼痛(组诗)(陈德根)
    章晓虹诗四首(章晓虹)
    谁的故乡不沉沦(耿立)
    远离故乡的中国菜(腊月闲婆婆)
    从北京走过(李天斌)
    上班路上(范承玲)
    寻觅永恒的江南(绘绢)
    姐姐的醋意(黑孩)
    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本刊编辑部)
    《北京文学》——我的铁哥们儿(泽津)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