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热线
  • 我是贵刊读者徐君泽,家住河南省邓州市,与米家坪所在的峡县毗邻。看了贵刊2010年第5期刊登的李雪峰散文《在一个叫米家坪的村庄》,很感动。我觉得这篇作品语言形象、生动,有质感和亲和力。特别是那浓浓的乡情,滋养了我的灵魂。我把此文介绍给专攻散文的陈平女士,她看着看着,情不自禁地朗读了起来,感慨:人家的语言多准确!意境深远广阔,不仅有身临其境的亲切,而且使
  • 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学》奖评奖公告
  • 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学》奖从现在开始拉开序幕,本届评奖范围是2009年~2010年两年间发表在《北京文学》(精彩阅读)上所有的中篇小说、短篇小说、报告文学3类体裁的作品,每类体裁各奖励5篇作品。为最大限度地奖掖并扶持小说创作新秀.本届评奖另设小说新人新作奖3名,评选对象是2009年
  • 利比亚惊天大撤离——中国民航执行国家大规模撤离 我海外受困公民紧急航空运输任务纪实
  • 这是我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空中撤侨行动。利比亚战火在即,数万侨民命悬一线,中国政府果断决策,10余天内,中国民航派出史上最大规模包机,横跨欧亚非三大洲,运送我国公民。种种惊险,处处温暖,大国风范和爱国情怀令人动容……谨以此文,献给中国共产党诞辰90周年!
  • 寻找卫华姐
  • 当代人在忙忙碌碌寻找自我的过程中丢失了自己,更丢失了人与人之间的真诚与信任。小说以生动幽默的故事揭示当代人面临的生存和道德困境,新颖而又深刻,实为作者的又一短篇佳作。
  • 新世情及其超出故事的部分——关于范小青和《寻找卫华姐》
  • 我曾把范小青的作品看作当今中国“世情小说之翘楚“,因其“对社会和人生哲学全无特意的凝眉苦索之状,而是本然地带出了对生存境遇的亲近关切的体察、对生命本体的多趣而善意的观照。所有的图景都是人间味、烟火气的氤氲,在其创作发生影响的二十余年来,她怀着喜欢地去把捉平民生活的脾性和体温,耐心专注地呈现生活着的身心的游走和安居。“她近年的短篇小说,专注世情的特征很是鲜明,而且在写作中有所新变。她
  • 和长城握手(外三首)
  • 烛影斧声
  • 宋太祖赵匡胤之死一直是未解之谜,史书仅留数字,内情不详。作家孙却依此寥寥数语铺陈成一篇杀人夺位的悬疑小说,一场扑朔迷离的宫廷政变尽呈眼前。
  • 迎着曦光去耕作(外二首)
  • 唐庄街上要安灯
  • 黄淮平原上的唐庄村民要集资在村街上安路灯,副支书传德找到在县纪检委上班的思民,让他挑头办这事。于是安灯的告示一贴出,唐庄各色人等纷纷登场……有争着让安自家门口的,还有找着不让安的……你猜为啥?唐庄的街灯能安成么?
  • 黄海岸边的货郎与老二媳妇
  • 老二出海了,老二媳妇认识了来村里卖货的货郎,两个人的情与爱成为这个春天的故事。可老二怎么办,他会怎么应对呢?春天的羊角畔就像掺了白糖的冰,晶亮透明,天空蓝嫩蓝嫩的,海水碧透碧透的,空气也是腥甜腥甜的。海上造船的声音叮叮当当地传出老远。可大部分船都出海了,畔上空荡荡的。畔上有个叫老二的出海了,老二媳妇就在场上晒墨鱼干,
  • 理发
  • 魏冬生去香香发屋理发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因为工地对面大槐树下的老李头回家过年去了;二是因为他自己也要回家过年了。魏冬生来城里这么多年,对于有些事儿他有自己的判断。比如形象问题。若是在工地劳作,那么整天蓬头垢面也没什么问题。要是回家过年,这样就不行了。这样的形象回去,会被人误以为这一年混得很不好。尽管这么多年他混得一直很不好,可是每年的春节,他还是坚持把自己的头收拾一下。在他看来,一
  • 生死冤家
  • 刘七爷死了,死的时候小玉婆没守在身边。刘七爷和小玉婆分居好多年了,人老都老了还这么折腾,发哪门子邪呀!三个儿子听到父亡的噩耗风尘仆仆赶回老家,跪在刘七爷的棺柩前痛哭流涕,诉说着老爸生前对他们的疼爱。哭过之后,三兄弟商量老爸发丧事宜。老大说:父亲奋斗了一生,为我们创下这大的家业,不隆重操办对不起他老人家。老二若有所
  • 左手有点痒
  • 又是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心情就像这天气一样,有点低落。月考刚刚结束,神还没缓过来,就又该期中考试了。初三的生活压力真的很大。望着书桌上成摞的辅导书、练习册,再看看作业清单上那些没有写的作业,叹了口气,对自己轻轻说,淡定……淡定……然后拿过来物理大本,一头沉浸在串联电路和并联电路中……左手有点痒……我在两道题的间隙扫了左手一眼,没什么,一切都挺好。大概是写多
  • 谁是“北京人”
  • 我是北京人,妻不是。她如小说中的美顺,从东北嫁到了北京。十几年过去了,我依旧是北京人,她依旧是外地人,她还没熬够当一个北京人的条件。女儿很幸运。2005年初,北京的户籍政策有了一个人情化的更改,使她终于挤进了北京人的行列。
  • 北京人
  • 一个农村少女的特殊命运,一家特殊家庭的特殊婚姻和别样亲情。底层生活的别样表达:汗水与泪水、自卑与自尊、奋争与希望相交织,展现了京城一个普通人家生活的艰辛与温馨。这是一部我们期待已久的作品,陌生的作者,情感与艺术铸就的故事,让我们深深感动,也让我们再次感受到文学的价值。
  • 一篇活着的小说——毛建军中篇小说《北京人》点读
  • 出乎我预料的是,重读这篇小说,我仍然热泪盈眶。当真善美被当作陈旧的价值标准搁浅于当代精神的浅滩,当后现代和伪后现代作品呈现社会意识的诸多斑斓图景,我为自己能遇到这样一篇充盈着人间温情的朴素作品而深感幸运。这是一篇有生命汁液的小说,你在阅读
  •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征文启事
  • 为隆重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以文学的姿态,浓墨重彩地描绘中国共产党90年的光辉历程和丰功伟绩,讴歌中国各族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团结奋斗建设祖国的英雄壮举,本刊将从2011年第1期开始,向全国作家和读者征稿。来稿题材不限,小说和报告文学最长不超过10000字,散文最长不超过5000字,诗歌不超过100行。截止日期为2011年6月30日
  • 寻找罗生特(外一篇)
  • 一个飘着小雨的下午,我和中国作家代表团走在以色列首都特拉维夫的郊区墓地。从下车的那一刻,从见到以中友好协会老会长特迪·考夫曼开始,我就存在一个疑惑:他为什么把第一次见面选在墓地?小雨飘洒着,墓地很安静,甚至清洁中散发出一种莫名的冷香。考夫曼先生大步走着,边走边回头向我诉说,他说这个躺在墓地里的人在中国大名鼎鼎,跟你们的白求恩、柯棣华一样出名。从考夫曼的口中吐出一串音节,
  • 毛主席到过我老家(散文)
  • 一个周末,在北京潘家园逛地摊,忽然发现一个摊位上竟有几张素描画,画的下方写有:“棉花姑娘于成安县九二四“字样。“九二四“是毛主席1959年视察河北省成安县道东堡乡棉花丰产方的纪念日,不知哪一年,道东堡乡为了纪念这个日子,改名为九二四乡;“棉花姑娘“,也是因为毛主席这次视察而得名。在北京发现与老家小县城有关的东西,而且是这么有纪念意义的画作,真像“千
  • 打开门,我看见我的祖国
  • 重庆的笑容(外二首)——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
  • 光芒:1921(组诗)
  • 他是谁
  • 喊不出岁月的名字
  • 伯父,一位老党员(外一首)
  • 问题讨论特别启事 “当今社会到底还有没有真正的爱情”
  • 在一个关于流行文化的座谈会中,一位90后女大学生说什么也不明白:喜儿为什么不嫁黄世仁?她们语出惊人:嫁人就嫁黄世仁,黄世仁有钱;如果喜欢大春,就让大春做情人好了。有些针对青年的大型调研显示,很多当代青年不再信奉爱情至上,对于爱情的力量不再那么有信心。在某电视台的征婚交友类节目中,有女孩竟冒出“宁可坐着宝马哭,也不愿坐着自行车笑“的惊人之语。爱情失效了吗?原来爱情只是一个传说?当今中国的爱情怎么了?
  • 婚姻爱情不等式
  • 婚姻和爱情是否可同日而语?人们总是不由自主地走入这样一个误区,将婚姻与爱情混为一谈,什么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如果你仔细观察,中国式的婚姻,其实大都与爱情无关。最近网上铺天盖地热议两位明星离婚的N个理由,明星们的分分合合早都见怪不怪,甚至前几天两人在屏幕上大秀恩爱,转眼就
  • 也说爱情
  • 最近天安门广场竖起了一座孔子雕塑,对其当否我不加评论。只是大家都会承认,现在社会正像孔子所说的是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在一个没有信仰没有道德标准,只有金钱崇拜的社会,年轻人会追求真正的爱情吗?一次,我们十几个朋友聚会,我扫了一眼,一桌子的人,除我以外,十几个人大都离过婚,有的还离过两三次!看来说说爱情这个词儿,我们这帮人恐怕是最有资格的了。几杯
  • 爱是永远不会消失
  • 现在女人的通病在于,不嫁自己想嫁的男人,只嫁大家希望她嫁的男人。大家都说那个男人好,于是她也就认同那个男人的好。曾经看过一条新闻,美国某大学的一名爱情心理学教授用了三年的时间,通过抽样问卷调查和相关医学心理测试分析后,得出这样的结论:男女之间产生真正爱情,其时间只能保持18~30个月。以生物学和化学的角度来解释男女爱情是非常冷酷残忍的——爱
  • 黄世仁会娶喜儿吗?
  • 当年的黄世仁要娶的老婆,必须与他门当户对才行。即使不能当大老婆,只当小老婆也是这样。我是个75岁的离休干部。看到现在有的大学生主张喜儿应该“嫁给黄世仁,大春当情人“,可以理解。但这种主张是不可取的,也与人生观、价值观、爱情观和婚姻观有关。首先,我们应该知道:黄世仁为什么强奸
  • 论爱情——用生命去呼唤生命,用灵魂去期待灵魂
  • 我现在要说的是,人类社会肯定有真正的爱情,但必须是在人之间,必须是在具备了完善的品格与修养的人身上,才能有真正的爱情的发生。我首先要说的是,爱情绝不是肤浅的皮肉欲望的尖叫,更不是灵肉之间恶俗的交易与游戏。爱情有其深沉宽广的道德内涵和高尚美丽的普世价值,是隐藏于人内心深处的灵魂的渴望与期许。爱情的美好与深沉,不是
  • 狗生多艰
  • 我一直想为那只狗写点什么,我无法忘记它。它既不是我的宠物,也不是亲朋或邻居的宠物。它远离人类世界,它是非洲草原上的一条野狗。它与我之间的机缘仅仅是因为电视。我很少耐心地看电视,经常看看新闻便关掉。但那天我偶尔调出了一个特殊的频道——动物世界。一位白人科学家一直在追踪那条狗,他驾着越野车,用极为专业的录相设备记录了那只狗的一生。我为狗的命运所震撼。
  • 你是我手心里的宝(外一篇)
  • 电视里乱糟糟的,一群人在不停地争吵着,一个30多岁的男人嗓门尤其大,他用浓重的方言大声说着什么。我走进客厅坐下来,侧耳听他在吵什么。“今天明明是轮到老大家了,他却不开门,还讲不讲理了?“旁边显然是他妻子的女人也高声附和着,“老大家太不孝顺了,娘都在我们家住两个月了,轮到他们家却不管,算怎么回事?“男人和女人的声调越来越高,引得旁边围观的人群指指点点,一阵窃窃私语。
  • 七月
  • 亲情四题
  • 端起羊肉泡馍30年了,我最大的忌讳就是吃羊肉泡馍。不是不想吃、不喜欢吃,而是不敢吃。因为我怕勾起心底的伤痛。然而,我最终还是没挺住。前些日子,当我只身出差来到古城西安时,又一次被大街小巷扑鼻的羊肉泡馍的膳香熏醉,晕晕乎乎坐进一家馆子里,要了一碗羊肉泡馍。不大工夫,漂着油花的一大碗羊肉汤端上来了。手里的饼子还没掰完,我的口水就和着泪水刷刷地流了下来,30年前吃羊肉泡馍的情景又一次
  • 我的奶奶和我的母亲(二首)
  • 以魂灵的名义(组诗)
  • 六月,在若尔盖草原(组诗)
  • 邹旭的诗(五首)
  • 你的名字(组诗)
  • 农具之诗(组诗)
  • 南横西街的一天
  • 马萨达永不再陷落
  • 马萨达是以色列死海边高昂的头颅。马萨达这个名称,最早出现在希腊文手抄本中,在亚拉姆语中是“堡垒“之意。它位于死海西岸边的峭壁上,看不到丝毫绿色,和周围充满盐土气息的绵延小丘,没有大区别。马萨达山脚下的砂石大地上,绘有粗糙的水纹状痕迹,这位不拘一格的大手笔涂鸦者,乃是死海日复一日的咸浪。想当年这世界上最低的咸水湖,面积比现在要大,波涛汹涌。由于气候干旱变暖,死海不断瘦身,留下了这身宽体胖时的飘逸衣褶。马萨达凭山扼海,是绝佳的制高点。站在山下遥望,想起让诸葛亮挥泪
  • 幽默的地平线
  • 凝视地平线,在空空落落的难以名状的心绪中,常常夹杂一丝幽默感。单调绵长的地平线有幽默感?这是会心的快意……我来大西北才见识地平线。小时爱去江边。烟波浩渺、水势宏大的瓯江。“看轮船去!“是儿时同伴最令人兴奋的召唤。轮船从茫茫的大海来,又消失在茫茫的大海里。停泊在波涛汹涌的江心,呼吸着带咸味的海风,只是片刻的喘息;喘息依然嘈杂繁忙。后来,坐
  • 看树(外一篇)
  • 夜晚,我站在大树下静静地倾听倾听大树为我讲述关于大自然的故事——[英]毛姆一一直以为,一个人如果在童年里拥有过一棵“自己的树“,那么他长大后,老到白发皤然也会记得这棵树。这棵树从没停止过生长,繁茂挺拔地活在他的记忆里。我也有过“自己的树“。它们常常走进我的梦里。梦里,我站在自己的树下,和小时候
  • 远去的小火车
  • 一脚下的这条沟叫黄荆沟。从地图上看去,四周环绕的丘陵将黄荆沟形成一个狭长的沟壑,满山遍布的灌木类植物——黄荆,在夏季开花的时候,铺天盖地的紫色把这条沟装点得格外美丽,这条沟因此得名“黄荆沟“。表面看,黄荆沟的出名是因为遍布满山的黄荆,实际上并不是。那是什么呢?是这条沟里曾经一趟又一趟地来回行驶过的世界上最早的蒸汽
  • 乡间漫步(组诗)
  • 我所认识的刘恒
  • 在《北京文学》创刊60年到来之际,思绪万千,想起了扶育一茬茬文学爱好者成长的这片热土;想起了一茬茬由这里起步的作家;想起了一篇篇佳作在这里发表;想起了一茬茬甘为他人做嫁衣的编辑;更想起了我蹒跚学步时,刘恒给与热情、真诚的帮助。北京作家、《北京文学》主编刘恒,早年以他的小说《伏羲伏羲》和《黑的雪》以及据此改编的电影《菊豆》和《本命年》而声名鹊起。后又根据他发在《北京文学》的中篇小说《贫嘴
  • 大梦难酬死不甘
  • 当2010年下半载我人生的岁月舟船即将靠拢第52个码头之际,念及自己这大半辈子的光景走过的路做过的梦,我不禁暗然神伤泪流满面,真的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春花秋月相叠,往事纷至沓来。虽然在这之前的2008年我50岁的时候曾在《北京晚报》创刊50周年纪念专辑上发表了《书生有泪向谁言》的短文,但那不是足以倾吐尽我
  • 深夜
  • 活着不易 平安更难——浅析迟子建的中篇小说《泥霞池》
  • “就生物界来说,生存是个几率,每分钟都可能出现意外。挫折应该是常态,顺利才是例外。“从终极意义论,面对强大的自然宇宙,人类的生命之轻何尝不是如此?想心满意足地活着不易,欲体面平安地过日子更难。因为天有不测风云;地藏强震祸害;人为自己制造了不少精神枷锁;更惧人性中的魔鬼相残!迟子建发于2010年第6期《北京文学》的中篇小说《泥霞池》似是对
  • 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 由我社举办的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从2010年11月起拉开序幕。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要求:以抒写古都北京的人文历史、弘扬京味文化,讴歌变革时代北京日新月异的变化和由此带来的新人新事新风尚,揭示和歌颂人文北京、科技北京和绿色北京的作品为主,同时欢迎其他题材的优秀
  • 读者的一点期望
  • 每每捧起一本新的《北京文学》,总是爱不释手。从头读到尾,一遍又一遍,仍觉得不过瘾。《北京文学》就是好,真正的是篇篇好看,期期精彩,令我拿得起,放不下,视为一生难得的文学知音,使我的文学素养不断提高。所以我总想真诚地对《北京文学》道一声:谢谢您,我的良师益友!于是,便有了以下的文字,算是献给《北京文学》60年厚重的祝福。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 热线
    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学》奖评奖公告
    利比亚惊天大撤离——中国民航执行国家大规模撤离 我海外受困公民紧急航空运输任务纪实(张海飞)
    寻找卫华姐(范小青)
    新世情及其超出故事的部分——关于范小青和《寻找卫华姐》(施战军)
    和长城握手(外三首)(李培禹)
    烛影斧声(孙喦)
    迎着曦光去耕作(外二首)(李晓泉)
    唐庄街上要安灯(康广洲)
    黄海岸边的货郎与老二媳妇(刘水清)
    理发(刘永飞)
    生死冤家(汪伟来)
    左手有点痒(崔竞月)
    谁是“北京人”
    北京人(毛建军)
    一篇活着的小说——毛建军中篇小说《北京人》点读(王秀云)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征文启事
    寻找罗生特(外一篇)(高洪波)
    毛主席到过我老家(散文)(王金昌)
    打开门,我看见我的祖国(海烟)
    重庆的笑容(外二首)——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萧萧)
    光芒:1921(组诗)(韩玉光)
    他是谁(伊乐)
    喊不出岁月的名字(王玉清)
    伯父,一位老党员(外一首)(赵大海)
    问题讨论特别启事 “当今社会到底还有没有真正的爱情”(本刊编辑部)
    婚姻爱情不等式(李爱华)
    也说爱情(刘摘星)
    爱是永远不会消失(刘淼淼)
    黄世仁会娶喜儿吗?(郭明进)
    论爱情——用生命去呼唤生命,用灵魂去期待灵魂(蓝冰)
    狗生多艰(冯小涓)
    你是我手心里的宝(外一篇)(戴红梅)
    七月(李建春)
    亲情四题(樟楠)
    我的奶奶和我的母亲(二首)(张存平)
    以魂灵的名义(组诗)(凌翼)
    六月,在若尔盖草原(组诗)(梦阳)
    邹旭的诗(五首)
    你的名字(组诗)(王彦山)
    农具之诗(组诗)(刘金富)
    南横西街的一天(北塔)
    马萨达永不再陷落(毕淑敏)
    幽默的地平线(戈悟觉)
    看树(外一篇)(陆梅)
    远去的小火车(向思宇)
    乡间漫步(组诗)(徐阳)
    我所认识的刘恒(段燕勤)
    大梦难酬死不甘(老寂)
    深夜(赵芮民)
    活着不易 平安更难——浅析迟子建的中篇小说《泥霞池》(郑颐)
    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本刊编辑部)
    读者的一点期望(焦建民)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