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热线
  • 张海飞:《利比亚惊天大撤离》是怎么写出来的?朱晓琳:如何看待当前的低龄学生出国热?我是河南焦作的读者李长天,最近我非常关注利比亚局势,看到的黎波里五位被困中国记者安全撤离险境,大大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想起读过的贵刊今年第7期的报告文学《利比亚惊天大撤离》一文,觉得气势磅礴
  • 走一步,退一步
  • 秦美丽是一名房奴,爱人不幸身患绝症,婆婆摔断了腿,哥哥生意失败,生活陷入万劫不复之中。危难之际,亲情遭遇挑战。有钱又有品位的画家进入了她的生活,是一段乱世畸恋,还是人间真情?
  • 迷惘的庄稼——农民工留守子女现状调查
  • 据国家统计局监测调查结果显示,全国农民工总数已达到2.4亿多人。他们的身后,是浩浩荡荡正在成长的5800万留守子女。农民工留守子女宛若生长在广袤大地上的庄稼,一年四季风吹雨淋,却缺少呵护,情状堪忧。
  • 政法官员渎职亵法酿丑剧
  • 公安局长给负案在逃的犯罪团伙老大通风报信,出谋划策;看守所长和法官为庇护罪犯使尽招数,弄虚作假;监狱长见钱眼开,收受巨款。权势、金钱同法律正义相抗衡,演绎了一幕幕人间丑剧。
  • 波湖谣(二题)
  • 湖畔人家故事多,满子过后是恩怨,而满子未满,恩怨未解,阴错阳差,是是非非,却也不过是一锅红糖煮荷包蛋。波湖畔到底发生了什么?
  • 年轻的陈世旭
  • 没见过陈世旭时,我就自认该称他为兄的。一因他早早成名,他那篇标题有将军二字的成名作《小镇上的将军》,使当时正在部队当创作员的我挺喜欢,而且从作者简介里推算,他比我大一岁。二因他又先于我入中国作协文学讲习所进修。“文化革命“后第一期入文讲所的弟兄们,是非常令同道瞩目的,何况世旭还和蒋子龙同班,和王安忆同桌。及至
  • 秦教授的双枪
  • 白助理说,把你推荐给别的公司,再把别人推荐到你们春天公司,一石双鸟。我笑了,说东北话是一枪两眼儿,不,连做项目再推荐人才,两枪四个眼儿,好主意,有头脑。抽了口烟,我说,我才不会给他赚钱呢。但是最后,我还是拨通了白助理的电话,究竟为什么呢?小说塑造了一个全新的教授形象,他让各个公司的老板带着游山玩水,同时赚了大钱。
  • 天堂马场
  • 我是一匹马,出生在一个晚秋。我的父亲是大洋马塞拉法兰西。我在中国内蒙古乡间的道路上成长。我成了方圆百里最漂亮的马,同时也是让主人感觉到自己是最自卑的饭桶废物驹子。那么,将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我呢?
  • 物质时代的爱情(外一篇)
  • 女人只能算得上他的相好,他对相好有着很清晰的界定,就是比朋友要好,但又不是情人。他和女人,就属于这种状态。他和女人在一起时,会拉拉手,甚至也会象征性地抱一抱,但还没有实质性进展,比如他的手,还不
  • 蜀桧边上的石凳
  • 他下了楼,走出了幽暗的楼门洞。一轮亮堂堂的大月亮,当头照临。顿时,一股清爽之感,向他迎面扑来。解脱了,终于解脱了。晚上,是他一个人在家吃的晚饭,虽说是凑合着填饱了肚子,但身心是多么自由和畅快啊!没有冷战,没有争吵,没有压抑的氛围。就从现
  • 我的自白
  • 我出生在一个大性人家的村庄。在村子里,我是独牲,自然就少不了受别的小孩子的排挤与欺负。我的童年、少年就是在“被别的小孩子打“与我“打别的小孩子“中度过的。作为男孩子,流泪是一种软弱的表现!为了不向别人示弱,我让眼泪变成了沙砾,在心中淤积成石块!后来长大了,因为生活所迫,又四处流浪,生活更不会同情弱者,我的泪腺也就似乎彻底地退化了!
  • 贼娘
  • 他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在集市上捡到两个苹果,被人诬为“贼婆娘“,他因此被同学称为“贼娃子“,在他幼小的心灵留下无法磨灭的伤害,一直怨恨母亲。他长大了,慢慢理解母亲,开始试着原谅母亲,但是妻子无意中的发现,又揭开他心灵的伤疤。妻子究竟发现了母亲什么?
  • 让我们这些自己以为爱的人羞愧
  • 文学来自生活,真是老生常谈了,然而,我们仍旧谈了又谈。从生活中能够领悟到多少多大的文学,领悟到了,又如何写成文学作品,就要看各个作者本身的修养和水平了;这,就反映出了作者和作者之间的差异。我的朋友诗人蒋明,因为是村庄里的独
  • 民工
  • 他们从脚手架上下来并没有洗尽指缝里的泥沙.额头上还残留着白色的石灰和一些洗不去的岁月痕迹。他们匆匆地背起布包.和一些包裹在布包里的温情:父亲的腿痛膏母亲的哮喘药,妻子的粉红色胸衣儿子的坦克玩具
  • 婚礼,没有如期举行——一个潜伏的真实故事
  • 田敏,24岁;徐棠,23岁。花样年华遭遇国破家亡;坚贞爱情面临长期考验。两位我党的潜伏者,不同的人生际遇,共同的革命理想,一生相依相伴,却在婚礼即将举行的时刻再度别离……
  • 毛泽东:草根和人民
  • 南湖随想
  • 我的小镇已经辽阔成伟大的祖国
  • 九十年
  • 特殊党费
  • 问题讨论特别启事 “当今社会到底还有没有真正的爱情”
  • 在一个关于流行文化的座谈会中,一位90后女大学生说什么也不明白:喜儿为什么不嫁黄世仁?她们语出惊人:嫁人就嫁黄世仁,黄世仁有钱;如果喜欢大春,就让大春做情人好了。有些针对青年的大型调研显示,很多当代青年不再信奉爱情至上,对于爱情的力量不再那么有信心。在某电视台的征
  • 为什么现代都市人迷上了偷情
  • 偷情,以爱的名义放纵自己。偷情,被人们视为婚姻的天敌。但是,即使在我们中国这样传统家庭观念较强的国度里,上至政府官员,下至平民百姓,偷情的故事也在日夜上演。
  • 婚姻像鞋子 私奔像赤足
  • 即便没有对错,即便社会规范都允许,但你自己做得到吗?又穿鞋又赤足?你只能或者穿鞋或者赤足,对不?
  • 爱情的双面胶
  • 爱情是一条双面胶,一面粘着前缘一面粘着后世,前缘后世转换之间我们为什么不把爱情弄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呢!
  • 爱情是物质和精神的一场博弈
  • 物质和精神的博弈是旷日持久的,物质压倒精神只是暂时的。人类文明之所以一直在进步,正是因为精神总会战胜物质。
  • 爱情从未远离
  • 爱情从未远离,一直是在那里的,它不言不语,保持着低眉的沉默姿势,不言说,不为自己辩护。只是在并置于你面前的多重选项面前,你选择了别的东西。而你回转头反而说这时代已没了真正的爱情,爱情会多委屈。
  • 山石殇
  • 家族里,在我这一辈人中,继承了祖父的俊美和高大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堂兄——学。我们同庚,命运却不同。伯母和母亲同年有孕,一同来到祖父跟前,求他为未来的孙嗣起大名。祖父捻着他的玲珑须,沉吟良久,开口道,好说,先来的叫学,后来的就叫义。两房儿媳走了之后,他对祖母说,那个叫
  • 想念苇岸
  • 2007年春天,我应某电台之邀作了一期节目,主题是推荐一本好书。当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苇岸的《太阳升起以后》。因为对这位英年早逝的散文家敬慕已久,在谈到他澄澈而温暖的文字时,我显然有些激动。每次看到苇岸和顾城、海子的那些合影,内心便涌满无以言说的酸楚与痛惜。这是一位坚定的
  • 卖鸡蛋灌饼的夫妻(组诗)
  • 鲜花盛开的声音(组诗)
  • 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 由我社举办的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从2010年11月起拉开序幕。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要求:以抒写古都北京的人文历史、弘扬京味文化,讴歌变革时代北京日新月异的变化和由此带来的新人新事新风尚,揭示和歌颂人文北京、科技北京和绿色北京的作品为主,同时欢迎其他题材的优秀
  • 只是欢喜随意而至
  • 1一片沼泽,潮湿泥泞,草很深,一家人也没有,只有对面山坡上远远能看到的两个毡房。三个女人把货卸下来,卸到被窝铺盖的时候,下起了雨,雨很快把被子湿透了。她们从林子里拖了几根碗口粗的倒木,栽在沼泽里比较平的地方,搭一个架子,上面盖上篷布和塑料布。到处都歪歪斜斜的,一看这个家里
  • 幽燕风云——“老北京”前身人物记
  • 古代的北京,或说“北京“这一称谓出现之前,“北京地区“素有“幽燕“之称。——题记1历史风云把我带到距今3000余年前的幽燕——那是周代初期,现今的北京地区有蓟和燕两个方国。风起云涌,燕吞并了蓟,从此蓟就被湮没在历史烟尘中,因此我们不知
  • 京城四季天
  • 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四季,是天地与自然的神与形!四季的承载,四季的静美,四季的灵逸,值得让我们用一生的心灵去感悟。京城的四季更是汲取了天地与自然的美好。它熠熠生辉地奏响着永恒的旋律,清清爽
  • 《北京文学》是我心仪已久的文学刊物
  • 《北京文学》,我是通过《首届老舍散文奖获奖作品》一书后记知道的。2()00年至2006年,我在宜州市开了一家赛先生书店。2002年底,我到柳州市图书批发市场进书时,见到《首届老舍散文奖获奖作品》一书,就毫不扰豫地把批发店里的5本书全拿了,这在我的进书历史上是极少有的!
  • 选订《北京文学》,体验三重享受
  • 不知道是因为喜欢写作才喜欢上了《北京文学》,还是因为喜欢《北京文学》才热爱上了写作。我以前写东西,是抱有“写写试试“的想法的,作品很少。但是自从开始订阅《北京文学》(精彩阅读)杂志之后,我对写作的态度已经由喜欢上升到了热爱的程度。一句话,现在写作是我日常生活中
  •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