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热线
  • 李唯:如何评价影视与小说价值的优劣?王海龙:盲人是怎么写作的?我是上海复旦大学读者谢丽颖,近日获悉复旦校友李唯以中篇小说《一九七九年的爱情》荣获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学》奖,很为他高兴。其实我感觉李唯具有独特的写作小说才能,近年他致力于影视创作,小说作品虽然不多,但篇篇精彩,如先后发表在贵刊的《看着我的眼睛》
  • 《北京文学》颁发双奖,名家荟萃新人崭露头角
  • 铁凝、韩少功、迟子建、刘庆邦等27位作家榜上有名9月22日下午,由北京文学月刊社举办、两年一届的新世纪第五届(2009—2010年)《北京文学》奖暨第四届(2009—2010年)《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奖在首都大酒店隆重颁奖。中国作协丰席铁凝本
  • 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学》奖评委会名单
  • 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学》奖获奖作品公告
  • 中篇小说奖《一九七九年的爱情》作者:李唯责任编辑:白连春原载《北京文学》2009年第10期李唯,男,复旦大学中文系毕业,一级作家。中国电影文学创作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天津电影家协会副主席。曾创作电影《黑炮事件》《美丽的大脚》《谁说我不在乎》《泥
  • 难得在《北京文学》就感受到新的信心和新的勇气——获奖作家代表韩少功的发言
  • 客气话就不多说了,我觉得这里还是很热闹的,我们作家也感到很温暖。当然这个时代对文学来说不是一个特别有利的时代,电子媒体爆炸性的扩张形成的挤压,再一方面,物质主义享乐主义把我们送入了一个精神比较暗淡的冬天。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文学到底能干什么、文学对我们有什么意义?经常会成为困惑在我们心头的一个问题。
  • 泄密
  • 新颖的题材,独特的体验,真切的感受,紧凑的故事和情节,作者将各色人等置于期货这一独特的商界战场考察,细致深刻。这是作家凭想象力难以企及的小说,精彩好读。一头寸的说法在期货交易中被广泛使用。在期货交易中建仓,买入期货合约后持有的头寸叫多头头寸,简称多头;卖出期货合约后持有的头寸叫空头头寸,简称空头。商品未平仓多头合约与未平仓空头合约之间的差额就叫做净头寸。只是在期货交易中有这种做法,在现货交易中还没有这种做法。成交确认单则是交易机构和客户确认这种交易的合法凭证。
  • 他是老板,她是员工,他们之间演绎的不是一般的男欢女爱,而是人类繁衍生息的重大使命。他给了她金钱,她给他生了儿子,儿子是他的根儿,可这个根儿却让她的灵魂成了无本之木……那个不寻常的夜晚,我泪水流干了。我眼窝不浅,不是受一点委屈就抹眼泪的人。今天怎么了,难道就因为发生了一夜情吗?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夜情会在我这已婚人身上发生。我难以相信,又让我无力抗拒。我永远,永远也不会无动于衷地回忆起那一刻。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出轨“,就像刚刚交出处女那般颤抖。也许这是一个圈套,我投进了树根编织的罗网。事情发生了,而且是跟我的老板张海龙,没有办法挽回
  • 疾病与女性身体社会学——评关仁山的中篇小说《根》
  • 关仁山是当下最活跃、最勤奋的作家之一。在我看来,关仁山的价值还不在于他的活跃和勤奋,而是他对当下中国乡村变革——具体地说是对冀东平原乡村变革的持久关注和表达。比如令人瞩目的长篇《麦河》《天高地厚》等等。因此可以说,关仁山的创作是与当下中国乡村生活关系最为密切和切近的创作。自“现实主义冲击波“以来,
  • 疯狂的“腐败底线”——黑龙江省绥化市中级法院司法窝贪纪实
  • 天下竟有如此怪事:收受5万块钱以下不追究,超过这个数才算腐败。这个底线竟然成了一群法院官员的腐败依据!本期报告文学《疯狂的腐败底线》向我们生动呈现了这出上演在当下官场的丑剧,读来令人震惊,发人深思!
  • 花朵
  • 雨夜,杀人现场,一位妇女被害,她用自己的命救了警察,警察却躲开了。这一切都被记者悄悄拍了下来,记者清晰地看到了杀人犯,被害人,还有警察,她该怎么办?她要坚持正义,她要报道此事,她要让有罪的人渎罪。她做的一切似乎都是对的……一菜市场是野生的。说它野生,全因为没人管。城管不管,卫生不管,道路不管,公安也不管。不管,就是没人来收费的意思。万一有某个人来管一管,小菜贩们就一窝蜂逃窜散去。电视新闻记者吴媚就住在这个野生菜市场的对面。吴媚年
  • 少将军衔的医生与病人
  • 医患关系一直是主要社会矛盾之一,但无论医生还是患者,人心都是肉长的。正是美好的人性面前,令小说演绎了一个温馨动人的真情故事……明天就飞回法国了。可远在法国上大学的儿子来电话说:“同寝室的张磊让捎点东西。“晚上张磊的爸爸开车取东西过来。王艳发了短信告诉自己所在的位置:“出了北四环第二个路口有个时代庄园广告牌,往右拐走一里多路就看见顺泽园小区了。“可过了许
  • 家庭风波
  • 杨建国算是着了毛了。他抡起棍子把儿子文革扁了一顿,还把文革赶出了家门。为此事,妻子和杨建国大吵了一架。平日里恭恭敬敬叫爹的儿媳也噘着嘴巴直朝杨建国斜着翻白眼。总之,家里闹得是鸡飞狗跳,不得安宁。杨家湾村里人都说杨建国急疯了。不过杨建国真急得够呛,没疯也离疯差不了多少。平心而论,这事搁谁头上也消停不得。你说他
  • 真假开业
  • 下岗了,干点啥呢?跟媳妇一合计,兑一家饭店吧!哎,大家挣钱都不容易,挂牌就算开张。也不找亲朋故旧来贺喜了。那样还得让人破费,都不容易啊。开张三天,生意还不错。工资要比起上班来,那可强多了。这天傍晚,来了一位40多岁的顾客,一进门就问谁是老板。我说我是。他说跟我商量点事,我俩来到后屋,我问啥事?他说:“我姓黄,说出来你别见笑,我是一个上班族,随礼
  • 嫦娥议婚
  • 话说猪八戒自从与唐僧取经以来,由于护驾有功,被封为净坛使者,整日吃了睡睡了吃,吃得脑满肠肥。“饥寒起盗心,饱暖思淫欲。“说得一点没错,老猪闲来没事,就想起了高老庄的高翠兰,更想起了广寒宫的嫦娥。尤其是嫦娥,想着那飘飘袅袅的身段就猪涎直流。高翠兰现在是过去时了,一来仙凡路隔,二来比起本为天人的嫦娥来,高翠兰最多也只能算是中上之质了。老猪摇摇头:地球上那个酒鬼古龙嘴上
  • 老王获奖
  • 门铃响起的时候,老王正在饭桌上给孙子喂饭。门铃上的音乐第二次响起的时候,老王对着门上的猫眼瞅了一下,打开门,把一封特快专递接到手中,谢过邮递员,拆开信封,脸上的表情像北方初春的天气,多云转晴。老王退休前是县文化馆的美术创作员,专攻国画,在小城小有名气。经他言传身教的几个学生,多次在省级国家级比赛中获得大
  • 青春的才情(散文)
  • 一漫山遍野的悲怆音符凄凉无限,漫山遍野的生死别离痛楚无边。1941年1月13日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随着那颗流弹一路呻吟着划破夜空的忧伤,任光体内隐藏已久的悲剧预感终于得以应验,他的那件墨绿色羊毛衫的胸口处慢慢地绽放出一朵璀璨夺目的血色鲜花。一曲悲壮的乐曲从远处的山坳间传来,旋律如壮士一去不复返般地壮怀激烈。我推想那肯定是
  • 鲜为人知的第二次长征(散文)
  • 红军改名为国民革命军西安事变后国共第二次合作,红军改名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红六军团改编为八路军120师359旅,我先在717团任宣传干事,后到718团团部任作战参谋。1944年,为加快抗日战争胜利进程,党中央决定在巩固和发展华北、华中等抗日根据地的同时,抽调部分主力组成南下部队向华南地区发展。南下部队主要从担任延安卫戍任务正在南泥湾屯垦的第359旅中抽调出
  • 赞歌——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外一首)
  • 生关死劫(短篇小说)
  • 一种天作之灾的考验正在到来,你的生机勃勃的细胞有可能大面积凋敝,但你必须忍住,你甚至必须忍住的还有另一种比大限到来更残忍的折磨,因为有人正拍着巴掌等待你的死去,为什么呢?我的病房在六楼。凭窗可以看见楼下临江的大道,铺着厚厚的雪,冷寂得没有一个人影。大道那一侧,油黑的湘江显得非常稠酽,似乎稠得少了流动的活力。大片大片的沙滩鼓向江心,白色与黑色形成
  • 一棵庄稼在月光下睡着了(外一首)
  • 载满一火车春天回村庄(外一首)
  • “当今社会到底还有没有真正的爱情”
  • 在一个关于流行文化的座谈会中,一位90后女大学生说什么也不明白:喜儿为什么不嫁黄世仁?她们语出惊人:嫁人就嫁黄世仁,黄世仁有钱;如果喜欢大春,就让大春做情人好了。有些针对青年的大型调研显示,很多当代青年不再信奉爱情至上,对于爱情的力量不再那么有信心。在某电视台的征
  • 永爱如同彼岸
  • 人人都幻想得到一份天长地久,浪漫唯美的爱情。可现实展示给我们的是什么?欢时许尽天下愿,散后枯叶遇秋风。冬雷夏雪山无棱,谁记当时一梦中。我们一直在歌颂纯洁的,美好的,至死不渝的爱情,古今中外,从梁山伯与祝英台到罗密欧与朱丽叶。我们也一直在追寻这种唯美的,哪怕是凄美的爱情,从帝王将相到贩夫走卒,从耄耋
  • 某些“小三”是最无耻的“家庭拆迁者”
  • 现时,“小三“入侵,爱情危机,婚姻破裂,家庭重组之类现象可以说是屡见不鲜,见惯不惊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某些“小三“,其实就是制造婚姻破裂和家庭破碎的最无耻最野蛮的“家庭拆迁者“!自然,我们讲某些“小三“是最无耻的“家庭拆迁者“,决不是信口开河,而是有无
  • 生长的爱情
  • 嫁“大春“也许是为了爱情,但嫁“黄世仁“未必就没有爱情。人是感情动物,相处久了,有时内心便会慢慢滋长爱情。之所以说爱情生长,是因为现实生活中很多婚姻初始是没有爱情或者说不是因为爱情而结婚的,但在婚姻建立起来后会慢慢滋长起爱情来的。友人怡君算是个典型的事业型女人,和强子结婚时,也算是建立在爱情基础上。强子也是个事业有成的商人,两个人互相欣赏对
  • 爱情在别处
  • 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们风雨同舟。“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电影《列宁在一九一八》里,瓦西里的这句安慰妻子的话,跟着我们经风沐雨,帮助我们战胜贫穷。当今的年轻人,在选择自己另一半的时候,固然讲究郎才女貌,但他们似乎更现实了一些:一般双方要般配,就像古年间一个相亲故事里说的“弯刀对着瓢切菜,瘸驴驮着破布袋“。最好是门当户对,地位上要不输于
  • 妻子自立自强 婚姻幸福久长
  • 有的家庭因过度地依赖老公挣钱养家,凡事都要靠着丈夫,而妻子则长期无所事事,缺乏自立自强的言行,因此成为家庭中的“最弱势“的一方。现时,“郎才女貌“或曰“郎财女貌“是社会上比较流行和认同的择偶和婚嫁“标准“。“才“可通“财“,因为有才,则更容易发财,这是不言而喻的。还有诸如“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嫁给多
  • 低语人生
  • 取低语人生为题,实属心存胆怯而使然。人生是个大主题。谈人生,就像一个人面对浩渺的宇宙一样,不知从何谈起,又如何才能说得清楚。那是个什么日子,一群青年男女,饮完鸡血酒,摔碎了杯子,背上箭袋和行囊,头也不回地奔向他们理想中的历险之境……这是几年前,我在京郊某地目睹的一幕。当时,真叫
  • 我记忆中的老舍伯伯(外一篇)
  • 我十分喜爱书柜中摆放的那几件小玩意儿:一位面目慈祥肩背礼品袋的圣诞老人,一个举竿垂钓但却永远没有收获的俄罗斯小怪人,几组造型逼真各具情态的惠山泥人……然而,我最珍爱的,是那个似乎不能称为摆设的万花筒。这个高高的深蓝色万花筒被安放在最醒目的地方,因为,它是跟随我时间最长而又历经了一番劫难的宝贵纪念品,寄托着
  • 一把钥匙的重量
  • 那一年我还小,不穿开裆裤还没多久,有一天,母亲从生产队长那儿得到一把钥匙,然后把它交给了我。我小心地将它放在灶台的灶孔里面,那是平时专放火柴盒的地方。母亲将它交给我时表情很严肃,脸绷得异乎寻常的紧,再三嘱咐我要好好保管,千万不能弄丢了。原本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一下知道分量了。事实上就是如此,当同龄人还在长辈怀里撒娇的时候,我已经要对一把钥匙负
  • 现象,或春天后遗症(组诗)
  • 山高水长诗很短(组诗)
  • 法治,你的名字叫春雨——在墨尔本一年亲历实录
  • 墨尔本,是澳大利亚的第二大城市,为维多利亚州政府所在地。这里的各州,都有立法权。听说,墨尔本的法律法规是很严的。刚下飞机沾到她的地面,我就感觉到了。——出关,要排很长的队。海关执法人员对每一个乘客都要仔细开包检查,翻、捏、拧(拧开瓶的盖儿)。根据规定,任何食品、动植物、土壤、中药、小到农作物的种子等等,一律
  • 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 由我社举办的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从2010年11月起拉开序幕。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要求:以抒写古都北京的人文历史、弘扬京味文化,讴歌变革时代北京日新月异的变化和由此带来的新人新事新风尚,揭示和歌颂人文北京、科技北京和绿色北京的作品为主,同时欢迎其他题材的优秀作品。本届老舍散文大奖赛截稿时间持续至2012年10月底,欢迎海内外作家及业余作者踊跃赐稿。
  • 环球笔记(四章)
  • 守望中国这个美丽的法属小岛,日本人书面的中译名为塔希提(Tahiti),而中国人却将它写成大溪地。不知是否因了这个极中式的地名,它才得以干脆响亮地直落中国游客的记忆。经历了在大西洋长达9天的穿越,我们急切盼望着下船,上岸。这种原本说不清道不明的盼望的意义,在我们看到门前挂有红灯
  • 月下狗声
  • 月下狗声山月照得累了,河水不响,风也不响,大山的影子鬼鬼祟祟就出来了。就看见了影子。就看见了山月下的门,“吱扭“一下,亮出一道缝,把一团红彤彤的颜色漏泻开来,是墨,非墨,红和墨晕染成了夜,四下里乱爬,如蛇,如蚯蚓,还有它们狡猾的呻吟声,在小镇上不知不觉地重复播放着。也就几秒钟,一条
  • 恋上《北京文学》
  • 编前语:去年,《北京文学》创刊60周年,本刊发起的“《北京文学》60年“征文吸引了广大作家、编者和读者的来稿,即便过了截稿时间,来稿仍源源不断。为尊重各界朋友对《北京文学》的厚爱和期望,本刊从今年第1期起继续开辟专栏,诚邀广大作家、编者和读者拿起笔来,以“我与《北京文学》“为主线,写一写您与《北京文学》相识、相知的经历与感受,也可以写一写您对《北京文学》的期望、寄语与建议,题目自拟,篇幅以1000~2000字为宜。来稿请寄:(100031)北京前门西大街97号《北京文学》编辑部,请在信封上注明“《北京文学》60年征文“字样;也可将电子稿件发至:[email protected],主题注明“我与《北京文学》征文“。来稿一经刊用,稿酬从优。
  • 送我登天的火箭
  • 相识,要靠一定的缘分;相知,则更是另一桩命中注定。经《合肥晚报》的介绍,我认识了《北京文学》,那时应该是2099年的冬天。每天投递员一把报纸送来,我便迫不及待地读起晚报上连载的小说来,那篇转载自《北京文学》(精彩阅读)第11期韩少功的小说《怒目金刚》,写得真是好,奇妙排列的方块字,让我看得如痴如醉。因为是抢在上班时间看,有时
  • 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学》奖暨第四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奖活动剪影
  • 热线
    《北京文学》颁发双奖,名家荟萃新人崭露头角
    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学》奖评委会名单
    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学》奖获奖作品公告
    难得在《北京文学》就感受到新的信心和新的勇气——获奖作家代表韩少功的发言
    泄密(袁亚鸣)
    (关仁山)
    疾病与女性身体社会学——评关仁山的中篇小说《根》(孟繁华)
    疯狂的“腐败底线”——黑龙江省绥化市中级法院司法窝贪纪实(蓄水)
    花朵(胡雪梅)
    少将军衔的医生与病人(杨玉祥)
    家庭风波(李建文)
    真假开业(司徒秀彗)
    嫦娥议婚(张芳山)
    老王获奖(孔庆武)
    青春的才情(散文)(吴光辉)
    鲜为人知的第二次长征(散文)(谭俭生 谭果林 谭海丽 谭峥)
    赞歌——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外一首)(张合青)
    生关死劫(短篇小说)(聂鑫森)
    一棵庄稼在月光下睡着了(外一首)(白庆国)
    载满一火车春天回村庄(外一首)(刘双隆)
    “当今社会到底还有没有真正的爱情”(本刊编辑部)
    永爱如同彼岸(周海龙)
    某些“小三”是最无耻的“家庭拆迁者”(荣光友)
    生长的爱情(刘爱娟)
    爱情在别处(王德亭)
    妻子自立自强 婚姻幸福久长(乐兴达)
    低语人生(林柏松)
    我记忆中的老舍伯伯(外一篇)(臧小平)
    一把钥匙的重量(怡霖)
    现象,或春天后遗症(组诗)(水晶花)
    山高水长诗很短(组诗)(赵俊鹏)
    法治,你的名字叫春雨——在墨尔本一年亲历实录(张健)
    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本刊编辑部)
    环球笔记(四章)(刘丹)
    月下狗声(陈奕纯)
    恋上《北京文学》(侯淑玉)
    送我登天的火箭(陈学长)
    新世纪第五届《北京文学》奖暨第四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奖活动剪影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