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热线
  • 我是湖北黄石市读者洪一兰,一直喜爱读文学作品,尤其是喜欢读反映现实生活的小说,比如以前河北的“三驾马车“何申、谈歌和关仁山的中短篇小说。我注意到近几年何申、谈歌都还有中短篇小说问世,关仁山却一直致力于长篇小说创作。但最近我发现关仁山又开始创作中短篇小说了,比如发表在《十月》的《飘雪》和发表在贵刊第11期的《根》,这两篇作品都贴近生活,很好看。我想问关仁山老师,构思长篇小说与创作中短篇小说有何不同,什么样的构思适合创作长篇小说,什么样的构思又适合创作中篇小说或短篇小说?您更喜欢哪一种创作?谢谢!
  • 读一个句号
  • 副市长从楼上纵身跃下,其背后的原因可以任由我们猜测:他自杀之前做过什么?遇到过什么?是谁给了他这样做的勇气?小说揭示官场的盘根错节与错综复杂,以及正直良知立足官场的艰难与无奈,读来令人感慨,也有警示作用。
  • 官场小说的可能性——简评杨少衡的中篇小说《读一个句号》兼及官场小说的创作
  • 官场小说创作已经成了近年来文坛的热门题材,官场小说也成了逐渐市场化和衙门化的文坛的“名牌“。实力派作家、福建省作协主席杨少衡由于曾在一个地级市担任过宣传部副部长和组织部常务副部长,5谙官场内情,近十年来写了不少官场小说,可谓官场小说的“专业户“,或曰官场小说的高手。迄今为止,他已出版了以官场生活为题材
  • 等你上钩——对一个骗子的深度调查
  • 骗财骗色的案件屡屡出现,诈骗花样不断翻新,防不胜防。法学博士、检察官作家海剑通过十余年的调查,采访了大量真实案例,本篇就是一个典型案件,相信可以使您大开眼界、增长见识。引言在你最美丽的时候你遇见了谁?很不幸,他们遇到了骗子。本山大叔的“大忽悠“系列小品是春节晚会最受欢迎的节目之一,他环环相扣的“忽悠“伎俩,骗人上当的奇思妙想,令人喷饭。小品毕竟是小品,但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现实版的“大忽悠“竟然惊现京城!
  • 江南梅雨天
  • 因为拒绝拿回扣,从医院里辞职出来的医生黄山坡,开始在一家公司跑生意。由于买不起房子,原来的女友也和他吹了。在跑生意的过程中,他遭遇形形色色的人,眼泪迸了出来,不是朋友带给他的,不是公司老总带给他的,也不是女朋友或其他什么人带给他的,这眼泪到底是谁带来的呢?一从小害怕跟领导打交道的黄山坡,一早就被叫进了总经理办公室。陆总手上的香烟已经燃到指头,喉咙一响,长长的一截烟灰掉落在写字桌上。他等着山坡自己交代,但山坡支支吾吾的,他说,我没事,我能够承受。
  • 白纸让黑字脸红
  • 军旅往事
  • 每一段军旅记忆,都是一个打动灵魂的故事——那一段又一段秘而不宣的爱情、那位终生等待情郎的老人、那名热爱杜鹃和写作的军人、那个淹没在农村和城市之间鸿沟的姑娘……每一次阅读都是一次穿越。多情的凉头河凉头河是个少数民族村寨,坐落在云南与贵州交界的一条山坳里,居住着苗族、侗族、布依族和汉族等二百多户人家。这里“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旧社会人无三文银“。
  • 换台
  • 由于换台手术出了一起医疗事故,这事故中又牵扯出了往日的情缘,情缘中又夹杂着个人私利,真可谓剪不断理还乱……手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台上的主刀医生冀道远,对站在病人头侧的麻醉医生常好说:“把胃管再往里送送。“常好是这家医院最年轻的麻醉医生,和心外科主任搭台,她表现得除了谨慎,还有紧张,她把胃管往深插了没多长,就抬起头来,用后来者才有的谦逊口气小声地问:“冀主任,好了吗?够深了吗?“
  • 晾雪眼
  • 农村搞新农庄建设。我老婆的大娘得了癌症,她不想住新农庄,她的幺儿发哥和燕姐两口子想住。双方在这件事上拔河。结果人人都会猜出,大娘最终拔不赢,发哥和燕姐胜利在望。他俩在耐心地等待,心理上当然是巴不得大娘早一点……那么,这场拔河究竟谁输谁赢呢?晚上一进门,老婆鼓着黑悠悠的眸子说:老公,你看准不准?她认真的样子把我吓了跳。她说,你说准不准!雀雀向我屙屎硬是不对,今天下午二弟打个电话说大娘挨起了。
  • 露天电影
  • 他和她因露天电影结缘,婚事却受到了家人的阻挠。在露天电影场附近的小树林里,前来捉他和她的队伍,却意外地抓住了另一对情人……他们是在太阳还没落山的时候进村的。中年人在前拉着地排车,另一个年纪大点,在后面跟着。路是黄土路,刚下了点儿雨,黏黏糊糊的,车轮上沾满了泥巴。年龄大点儿的说,五魁,我们快点啊!晚了就赶不上饭食了。推车的中年人笑了,说,郝哥,你放心!保证能赶上,村支书肯定还给我们准备了好酒呢!
  • 江湖一点诀
  • 我一朋友销售汽车,我买车时,他送了我一套整车装潢。“你照上面的地址,找到装潢店,把凭证给他们看一下就行了。“朋友交给我一张装潢凭证,嘱咐道,“所有装潢完工后,你才能把凭证留给他们。“我谢过朋友,把车开到了装潢店。我把凭证给了店主,店主说:“没问题,我现在就给你做个封釉。“说完,取来设备,就忙活开了。过了一会儿,店主说:“你的车连个倒车雷达都没有,倒车时很容易发生磕碰。““装个倒车雷达得多少钱?“我问。
  • 爱情密码
  • 我叫小卉,今年23岁,是一所中学的英语老师。今天天气不错,我约好友倩倩去做头发。我的头发长得飞快,一眨眼就能长1厘米,生命力相当旺盛!我和倩倩走进阿波的美发屋,烫一撮黄头发的小姑娘西西热情地上来打招呼,她看上去还是那么清瘦。倩倩看了一下手机说,你先慢慢洗头发,我有事出去一下。我说什么事啊,刚来就走?她神秘一笑,好事!倩倩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拽拽衣领,匆匆走了。
  • 较量
  • 较量,一般是敌我双方的生死搏杀,多发生在血腥残酷的战争年代。然而,当下和平建设时期,一些特殊的领域或行业,诸如公安、武警、纪检、海关……也不乏生死较量,充满矛盾斗争。原北京市纪委第三室主任金超杰就是一位与腐败犯罪分子殊死较量的杰出斗士。办案子是纪委义不容辞的职责,多查一个案子,就多一份老百姓对党和纪委的信任。——金超杰较量,一般是敌我双方的生死搏杀,多发生在血腥残酷的战争年代。
  • 七月的回忆
  • 草鞋它是用世界上最坚强的草编成的,它是被世界上最有力的手拧成的,它是给世界上最硬实的脚穿的。没有精致的工艺,没有华丽的包装,位卑身微,土生土长。在世俗的眼中,它或许值不了几个钱。但它寄寓着山一般的叮咛和牵挂,凝聚着海一样的厚意与深情,所以它千金难买、万里难寻。它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会让岁月铭记;它踩出的每一个脚印,都会让历史疼痛。它用血染的意志和信念缀成的那条二万五千里长的红线,至今仍拴着全人类的眼睛。它在行走。一步一个故事,一步一个传奇。高山挡不住,冰雪阻不了,泥水泡不烂,炮火炸不翻。
  • 温总理啊,我们的老船长——近期观温总理答记者问有感
  • “物质依赖”前提下的婚姻与作为“宣言”出现的爱情
  • 有没有真正的爱情,这是一个值得反复玩味的问题。既然人是一种社会的物质的动物,两情相悦的爱情,就不可能高蹈于物质之上而不受社会的牵制。当我们引发对“爱情“的思考时,往往会引起对另一种作为社会现象的“物质“的思考。这两种看似互不相干的现象,一旦被某种力量作用到一起,就变得富有张力而意味深长起来。当很多人面对“感情“宣称要以房、车等一定条件的物质作为“前提“时,当报刊网络电视等不时充斥的“多久的恋爱在最后摊牌的物质标杆前败下阵来“时,有时候不免恶毒地想,
  • 是什么导致传统爱情观崩溃
  • 当今,如何引导和教育青年一代,珍惜青春,确立真正的爱情观,组建自己的幸福家庭,成为社会有用之才,是当务之急。什么是传统爱情?传统爱情是从封建社会跨越而来,这两者有着本质区别。封建社会爱情是附庸观念,因为那时的婚姻是父母包办、媒妁之言结合而成的婚姻。男女双方是被动接受,主动培植的婚姻关系,女方是男方的附属品,家庭和社会地位不平等。新中国成立后,废除了封建婚姻,婚姻法规定,实行婚姻自由,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
  • “愿嫁黄世仁”的深层社会原因
  • 黄世仁是事业成功型人物的代表(不论其思想如何),有权有钱有车,既能呼风唤雨,又拥有可供任意支配的金钱财富,是典型的“钻石王老五“,属于社会上层人士。“嫁人就嫁黄世仁,黄世仁有钱;如果喜欢大春,就让大春做情人好了。“女大学生确实语出惊人。表面上看,这是当代女大学生思想认识上的偏差,思想落后,是本质使然。但其反映的却是社会的深层原因。
  • 爱情只是一个三角形
  • 爱情原本只是一个三角形,是物质基础、两性吸引和情感慰藉的平衡。值得欣慰的是,以上的回答,无论是哪一种,说到底,都未曾彻底放弃其中的任何一方。看到“当今社会到底还有没有真正的爱情“这个讨论题目之后,我做了两件事情。首先,我去“百度“了一下:什么是爱情?结果成千上万条的解析朝我扑了过来,看得我厌烦不已,一目十行地扫了十条就再没看下去。与此同时,我在我的三个QQ群里扔出了“喜儿是嫁给黄世仁,还是大春?“这个时下火热的讨论题。三个QQ群人数约为150,囊括了70、80、90后人群。
  • 拯救爱情
  • 昔日绳索紧勒在喉,但爱情微笑着,以温暖亲切的模样萦绕在人们的头顶,不禁让人怀揣幢憬,向操纵者发起愤然抗争的勇气,人头涌动;今天爱情看起来被放行了,人们却自觉自愿地任由它被金钱和权力收买、玩弄、变质,追随者寥寥。难道是当下的羁绊更强大可恶?《牛郎织女》的人神恋,是穿越亘古传承不衰的一曲爱情畅想曲,《梁山伯与祝英台》为殉情者构建了一个翩然妙曼的终极去处。这两个经历千百年风动云变而没有遗失的故事,一直寄托着前人神话般的渴望。
  • 为幸福把握好条件
  • 我要让我的孩子从一开始就感受到来自父母的关爱。让我们的孩子不能有爱的缺失。更让我的心能够有一个可以依靠,可以归属的地方。因此,自己的另一半必须是顾家、有责任感的男人。我是80后女孩。现在面临着家里人的催逼找男朋友。周围的亲戚朋友也在不断地打听我的择偶标准。从我个人来看,我始终不相信一见钟情,不相信花前月下,虽然也会有女孩子的那种小小幻想,但是我更加追求的是一种现实的感情。我的想法很简单,只要以后的生活幸福就好。
  • 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当今社会到底还有没有真正的爱情”讨论综述
  • 爱情与婚姻是对每一个人影响最大的社会问题之一。它在当下的真实状况如何?它在怎样地影响了我们的生活?这一话题已经并且将长久地成为我们所关注的社会问题。无数的文艺作品对爱情与婚姻进行描述和表达,引发大家更深刻的思考。本刊2010年第11期刊登了杨立平的报告文学《生长在心中的向日葵》,讲述了两位相爱的北大荒青年,虽然历经沧桑却相爱依旧,平凡的人生却拥有永恒爱情的一段真实故事。他们的爱情并非传说,却被今天的读者看作那个时代的传奇。而今年第1期丁力的中篇小说《房东》则向我们展示了当下城市的另一种爱情文本。
  • 那双美丽的眼睛
  • 我相信“缘“,在茫茫尘世,能够相遇,倾心相处,能够牵肠挂肚,在冥冥中,肯定有一条丝线在牵,这就是———“缘“。可能自小家中就养猫的原因,我很喜欢猫,一见到猫的身影,听到喵喵的叫声,我会觉得家一下子变得生动起来。那年,儿子考上位居全市第一的南开中学,兴之所至,我连想都没有细想,就带着他到花鸟市场挑选了一只白猫,算作对他的奖励。咪咪很快就到了闹猫的年龄,我们很人性化,为他娶了纯日耳曼种的美女猫,生下了小。
  • 永远站在鸡蛋一边,请问你敢不敢
  • 那一年的夏天,我乘火车北上读书。是那种没有空调的绿皮车,车厢里人不多,我慵懒地斜靠在窗边,任清凉的风滑过脸颊。望着窗外熟悉的景色渐渐远去,我并没有多少伤感,心中涌动的是对大学美好生活的向往。突然,一阵喧嚣声打乱了我的思绪。回头一看,列车员正揪着一位晒得黝黑的农村大婶的衣领往车门方向拽。大婶大概有40多岁的样子,她紧紧抱着用皖北妇女常用的头巾包裹着的一包东西,正试图挣脱列车员的撕扯,嘴里还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
  • 蒲公英(外一首)
  • 咫尺天涯皆同心
  • 第一次见到李蜜副教授,那一年她50岁,梅兰们刚入大学,那时同学们都惊讶于她看起来才30岁左右,讲台上的她风度雅致。大家喜欢她。第一节课时,李密老师就把自已的电话和传呼号告诉给大家,说有什么不懂和需要帮助的,可以随时和她联系。她给人的印象是知性、诚恳而温和。有一次,课间休息的时候,她刚下台,男生便打她的传呼(90年代的时候,大家基本上是传呼),她的脸就有点惘然,似乎在想“这是谁?“可是又想不起来的那种样子。
  • 那个男人
  • 祭母亲书
  • 高唐笔记
  • 阿炳的“二泉”
  • 那天,我睡在床上听一盘二胡音带,是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听到弦声转折,音忽就往上去,心顿也往那上走,情绪也给往上捋,顿时让人凄颠颠的,真正是高处不胜寒,想象和问题便接踵来了。我那天想,中国的音乐自古而今,大概还没谁费心去作过这一类的排行榜:曲调最悲的十大音乐。早些年见人编中国古典的十大悲剧集,十大喜剧集,音乐里好像没听说过这号事。可能是众说纷纭,难下定锤。没听说,那么正好,可以天马行空地瞎猜了。
  • 丹凤贾平凹
  • 知晓丹凤是因为那里出了作家贾平凹。贾平凹个头不高,野心却极大,成就也不小。1974年,他以散文《深深的脚印》步入文坛。此后贾平凹连续接到127封退稿信。小说《无聊》的退稿信极有意思:“平凹同志,大作《无聊》收到,读后实在无聊,现将《无聊》奉还,请无聊先生自己无聊……“面对这样残酷的退稿信,贾平凹不但没有气馁,而且发出了“打出潼关去,进军京津沪“的誓言,一门心思搞创作,经常有50篇作品在全国各地文学杂志编辑部转。
  • 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 由我社举办的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从2010年11月起拉开序幕。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要求:以抒写古都北京的人文历史、弘扬京味文化,讴歌变革时代北京日新月异的变化和由此带来的新人新事新风尚,揭示和歌颂人文北京、科技北京和绿色北京的作品为主,同时欢迎其他题材的优秀作品。本届老舍散文大奖赛截稿时间持续至2012年10月底,欢迎海内外作家及业余作者踊跃赐稿。
  • 一位教育工作者的教育随感(三则)
  • 1.老师,我想对你说小学期中考试早已结束,小女的考试成绩怎样,早已被我抛于云霄,但其期中考试的作文内容却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2007年4月26日12时29分,本人收到一短信,其内容如下:“××的家长:您好!您的孩子这几天的作业[第一单元、期中试卷(注,去年的)]都没有带来,她说是放在辅导园,请抽点时间关心一下孩子的学习。
  •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