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热线
  • 我是湖南常德读者章永久,读了贵刊2011年第12期张廷竹的中篇小说新作《江南梅雨天》,感觉好亲切。这篇小说故事流畅又颇具现实批判精神,很不错。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张廷竹《五十四号墙门》《他在拂晓前死去》等中短篇小说引起广泛关注,后者还获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但在这之后,不知为什么就鲜见作者的中短篇小说发表。我想问张廷竹先生:这么多年为什么没发表中短篇小说,现在重操旧业是否有不一样的感觉?
  • 一个人的滇池保卫战
  • “生命只有一次,滇池只有一个,他把生命和滇池紧紧地绑在了一起。他是一个战士,他的勇气让所有人胆寒,他是孤独的,是执拗的,是雪峰之巅的傲然寒松。因为有这样的人,人类的风骨得以传承挺立。“
  • 搬家那天(外一首)
  • 眼缘
  • 就在领导班子调整的当口,宁阳市的税收支柱顺舒公司发生了“五连跳“事件,处在风口浪尖的市长黄新明又遇到了红颜知己……郑局廷连年来每年均在我刊发表中篇小说,每篇都离不开官场背景。他对官场洞察入微,每篇都透出新的现实特征和时代气息,难能可贵。
  • 小诗一束
  • 官员之“伤”
  • 崇尚“政绩工程“、追求“形象“和“面子“是形式主义在当下最为显著的表现。从上至下恶批猛斥了几十年的陈规陋习,不仅没有得到有效遏制,相反却呈愈演愈烈之势,的确让人深思!我有一好友贵为县长,不久前我专程去拜访,他刚刚和一台商签了一个投资两亿美金的大项目。击败几个竞争对手签回大单投
  • 红夹克
  • 这是一部难得的描写京城流浪乞讨人群的小说,血与泪、美与丑、善与恶互相交织,生动真实地展现了这个特殊群体为生存挣扎的现状。他们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并非全部是肮脏低下,还有令人感动的一面……
  • 诗,最初曾这样走近——致在我11岁时病逝的父亲
  • 我要向前飞
  • 苏圆圆为了转正成为烟草局的正式工,不得不同业务科长有染。在偷情中,手机突然响了,传出的歌声是我要向前飞,而偷情者却意外身亡了。谜也?迷也?
  • 手艺人
  • 小木匠精明世故,在给女主人装修过程中机关算尽,不但以次充好、倒卖装修材料,还一直企图赢得女主人芳心,最终却败给了不善言辞的老木匠。他到底错在哪儿了?
  • 活的就是现在
  • 叶小果在下岗十年后做起了第六份工作——跑保险。经济的困顿、病痛的折磨、丈夫的疑心,让她的生活晦涩艰难。她周游在几个男人中间,希望凑够给丈夫治病的钱,一个小人物的敏感、卑微和痛楚跃然纸上。
  • 伐木
  • 传奇(外一篇)
  • 放学的铃声一响,似乎转眼之间,同学们都一个个兴高采烈地被爸爸妈妈接走了,唯有丫蛋形单影只,孤零零走出了幼儿园大门。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使得丫蛋永远见不到爸爸了,妈妈的一条腿也残废了。为了养家糊口,妈妈一天到晚就在街口卖烤红薯。妈妈给学校老师求情,说丫蛋今年都五岁了,非常懂事。学校这才破例,每次放学后,丫蛋不需要家长接,可以独自一个人回家。学校与家相隔不远,不到两里地。如果丫蛋在路上不玩耍,也就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 保证
  • 回家过年
  • 腊月二十三。过小年我也没歇着,中午,我啃了一口削价月饼,开着电瓶车继续在街上跑着。路边不远处,—个戴口罩的人向我招手。我想开车赶过去,可前面还有两辆空车抢先来到那人面前,那人却挥了挥手,让他们开走了。等我来到他身边,他朝车里面的我看了看,说:“拉一袋50斤大米,去电厂家属楼五元怎么样?“虽然声音沙哑,可钱给得多,我听着也很顺耳。这人挺大方,一般来说,拉这点东西,也就两三元脚费。
  • “中国新诗向何处去?”(问题讨论特别启事)
  • 2011年岁末,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一事,成为国内文坛的一个热点。诗歌依然活着,而且活得不错,这让异常功利的当下中国社会多少有点惊讶。现代新诗到底有多大的活力?能否存活下去?这些多年以前就提出的问题又一次呈现。近来,编辑部接连收到此类来稿,认为新诗好得很,或糟得很,两种观点截然对立。新时期以来,本刊一直关注新诗的发展,1999年,本刊曾与其他单位联合发起“盘峰论剑“诗歌峰会,引发了一次诗坛大讨论。十几年过去了,人们对新诗的现状和发展持何看法?为此,本刊从今年第1期起,开辟“中国新诗向何处去“问题讨论征文,为新诗的发展提供一个讨论平台。欢
  • 当下诗歌:诗歌史上最正常的时期
  • 不同的时代产生不同的诗歌,不同的时代需要不同的诗歌外,不同的时代还产生并需要新的文学艺术样式。诗歌在本质上是以独立的艺术形式而存在的文化文明形态,它属于更为深远的精神层面,而非社会工具层面。
  • 不分裂的诗歌和诗人
  • 假如一个诗人丧失了对世界的想象力,丧失了对他人、对其他生命的敏感,丧失了对身边生活诚实的表达,我不会认为他是一个真正的诗人。
  • 怀念诗歌最好的年代
  • 也曾迷惘,抱怨自己没有生在诗歌的好年代。我曾经想,如果我生在北岛顾城的年代,说不定会比他们更有名。而我们这代,从写诗开始,就是诗歌被冷落的年代。
  • 在喧嚣中突围
  • 在当今崇尚金钱的时代,快节奏的生活、快餐式文化的消费、互联网的介入,无疑都在一点一滴地消蚀着诗歌的抒情本质。在这样一个时代,诗歌该如何生存下来,如何介入当下并进行有效的突围?
  • 轮椅上的背影
  • 史铁生离开我们快一年了。他离去时坐在轮椅上安详的背影,一直在我眼前浮现。我可能是铁生写的《午餐半小时》最早的读者之一。不是其后陆续发表在贵阳《花溪》、北京《今天》、北大《未名湖》上的那篇,而是更早刊发在西安民间杂志上的那个版本。1978年我参与创办的《十月》发行后,就有一百多个单位强烈要求和我们交换刊物。那年秋天我接到曾在陕北插过队、西北大学中文系学生方竞主编的《希望》。读到其上的《午餐半小时》,眼睛为之一亮。小说写得沉郁、精练、老辣,颇有鲁迅余风,堪与经典短篇媲美,内心颇受震动。
  • 棉手套(外一首)
  • 母亲
  • 1夜已深了。江西遂川县盆珠乡大屋村一片寂静。村子的四周,青山入梦,村口的林子里,鸦雀无声。巷子里传出的狗吠声越来越稀疏、潦草,有一两声甚至接近于老人梦里的嘟嘟囔囔。可即使这么晚了,寡妇张龙秀还没有睡下。她刚把家里的一切收拾妥当,顺手捶打了几下酸痛的背,又坐在灯下,拿起了做了一半的一只新鞋。
  • 南方的困惑(组诗)
  • 来自生活的隐痛(组诗)
  • 秋瑾:襟抱谁识?
  • 一2011年的第一天,人生第一次路过杭州,中间有四个钟点的停顿,什么都没看过,什么都是第一次。从岳庙出来的沉重,暗合了灵隐的香烟。下午的阳光很好,没有游览图,只是在西湖边游荡,就忽然撞见了苏小小的墓,就忽然撞见了秋瑾的墓。苏小小距离秋瑾只隔一座石桥,千年的苍茫只在这对望里;就在辛亥百年到来的第一天,猝不及防,我和这高贵的灵魂撞见了,是冥冥中命运之掌的拨弄,还是文字是有灵性与生命的?
  • 永远的库尔班
  • 在中国共产党诞辰90周年和毛泽东逝世35周年前夕,我有幸来到新疆和田。进入市区,就在民族团结广场见到一座庄严宏伟的雕塑。哦,库尔班大叔见到毛主席——这可是一个影响了中华民族几代人的动人故事啊!
  • 1956年的童话
  • 母亲以91岁的高龄去世,在整理她的遗物时,在一个樟木箱子里发现了一张发黄的收据,字迹还很清晰。收据如下:北建第二公司房租·水·电·家具费收据
  • 樟木头来信
  • 1今天又收到一封来信。信封下方寄信地址只有三个字:樟木头。我知道,这封信肯定是阿福寄来的。阿福是我的同乡,十年前我们一起南下打工,从深圳转战东莞,最后在樟木头落脚。一晃十几年过去了,阿福在信中说,他现在樟木头生活得很好,首先是买房了,孩子明年要升初中了,他说那里的教育条件很好。我想,这小子当初还没有谈恋爱,现在孩子都要上初中了,时间过得真是快呀。算一算我离开樟
  • 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 由我社举办的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从2010年11月起拉开序幕。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要求:以“爱国、创新、包容、厚德“的北京精神为主题,抒写古都北京的人文历史、弘扬京味文化,讴歌变革时代北京日新月异的变化和由此带来的新人新事新风尚,同时欢迎其他题材的优秀作品。本届老舍散文大奖赛截稿时间持续至2012年10月底,欢迎海内外作家及业余作者踊跃赐稿。
  • 美哉,美顺——读《北京文学》2011年第7期《北京人》
  • 16岁的美顺嫁给27岁的长生后,她听到了公婆谈话中有关她的户口的问题,并知道了长生工资的去向,还明确了长生的弱智,但她对这些最终的选择或是沉默或是维护。当面对户口与金钱时她选择的是沉默,当面对长生被侮辱时她选择的是维护。因为这关系到长生的尊严,也关系到家庭的尊严,她要用柔弱之躯维护尊严。
  • 意象《茑萝》,何处是我们依恋的家园
  • 说起来有些奇怪,我们对一个作者的解读,一般都是从他的作品开始的,而须一瓜则不然。最先引起我注意的竟然是她有些俏皮的名字。当我知道她竟然是一位高产的女作者时,她的名字给我的印象就不仅仅是俏皮了。我近乎崇拜地读了她的《海鲜啊海鲜,你为什么那样鲜》《小学生黄浩的文档选》等几篇作品。精妙的构思和谐趣的语言深深地感动着我,我记住了她的大名须一瓜。
  • 和《北京文学》相爱30年
  • 我陋室的书柜里,整齐地码放着自1981年以来或购买或订阅的122册《北京文学》杂志,这是我近30年来在家务农和外出打工间隙灵魂的维系,精神生活的重要一部分。上个世纪的1981年,经过拨乱反正,锐意改革创新的共和国春意盎然,作为引领时尚的文学百花盛开,各种文学期刊如雨后春笋,应运而生。那时几角钱的《人民文学》《北京文学》《小说选刊》《十月》等文学刊物在村
  • 中国书画作品欣赏(之二)
  •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