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2011年当代中国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
  • 一个中国女孩和101个国家谈恋爱
  • 因为不愿意过平淡的日子和重复的生活,也因为不愿意浪费苦短的人生光阴,更因为对外部世界充满好奇与向往,一个原本安居乐业的中国女孩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决意辞职,远离父母和家庭走出国门周游世界。10年来,她孤身一人走遍101个国家。这期间经历过被偷,被抢,战争,疾病,饥饿,身无分文,孤身绝望等等的种种险情,然而“没有过不去的山,只有停下的脚步“,所有的艰难险阻,最终都被她一一化解了。她哪儿来的勇气、胆量和力量?她有着怎样的神奇经历?
  • 一百零四个人的生命和一个人的名誉
  • 这是一个极为震撼的人间传奇:战争时期。一位解放军军官被迫无奈缴械投降,一个偶然的机会,真相才大白,这位解放军到底是什么原因、在什么情势下放弃抵抗的呢?
  • 工厂村
  • 八年前,飞龙化工厂落户白龙村。它是镇长黄有亮从外地招商引资引回来的。飞龙很快成了县里的纳税大户。这次成功的招商使黄有亮不久就当上了镇党委书记,并在两年前担任了副县长。当时白龙村人无不欢欣雀跃,然而白龙村并没有从化工厂得到好处,怪事倒是一桩接一桩。究竟发生些什么怪事呢?
  • 鸟人
  • 他是私人侦探,受雇跟踪老板的女人。老板是为了达到离婚的目的,而他也不过是为了钱。可事情就在必然的程序中发生了逆转……
  • 别摸我的脸
  • 我,黄小兵,民警,治安大队长,我老婆叫我黄雀,称我为管裤裆的。我说:“老子没名字?老子叫黄小兵!黄小兵是人,不是鸟。如果老子是只鸟,你还能不下个蛋让我捂捂?“我老婆说:“你还给我称老子?老子老子老子,你跟我上床那不是乱伦吗?“我们都是人,不是精怪。作家恨铁告诉你的就是我的故事。
  • 纳日斯泉边的炊烟
  • 纳日斯泉边充满了生命的感召,但有一天,女主人要结婚离去时,一切才感到怅然若失。
  • 墨村小小说二篇
  • 飘飞的红丝巾寂寞广袤的旷野里,东北风刀子样“嗖溜溜“地窜。细密的雪豆儿硬如沙子,斜斜地溅射,击在桂子脸上麻辣辣地疼。桂子着力一刹腰问的牛皮裤带,倔倔地一抖身子,满身的雪粒儿便愤怒地呈抛物状甩落开去。
  • 锦囊蠢计
  • 话说刘备借得荆州后,就没打算再还给东吴。孙权派鲁肃讨了几次都没讨到,非常恼火,就采取周瑜的计策,假装把妹妹嫁给刘备,把刘备骗到东吴,扣为人质,逼他归还荆州。如果不还,就杀了刘备。
  • 王子坟的古柏(外一首)
  • 1937年的留声机
  • 侵略者对无辜的侵害,以及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心灵与肉体的拯救,这一切几乎在同时发生,指向同一段黑暗的历史。我们从中可以看到新一代中国作家所理解的个人之爱与民族之殇。
  • 布鞋(外二首)
  • 个人之爱与国族之殇——评盛可以《1937年的留声机》
  • 盛可以是青年作家中的佼佼者。近几年来,随着《北妹》《道德颂》《可以书》的陆续出版,她的创作越来越值得期待,也越来越具有标志度——她的笔力冷静、凶猛、无所畏惧。这是一位善于听命于本能的写作者,对世界的本能的、毫不矫饰的理解使得她的作品杀将而来,有一股豁得出身家性命的、“浑不
  • “中国新诗向何处去?”
  • 2011年岁末,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一事,成为国内文坛的一个热点。诗歌依然活着,而且活得不错,这让异常功利的当下中国社会多少有点惊讶。现代新诗到底有多大的活力?能否存活下去?这些多年以前就提出的问题又一次呈现。近来,编辑部接连收到此类来稿,认为新诗好得很,或糟得很,两种观点截然对立。新时期以来,本
  • 警惕媒介语言对诗性的蹊跷消解
  • 大众传媒话语构成了一种匿名的大写的权威,它的庞大权势使大量的接受者在认识力和想象力上甘居侏儒的地位。——诗人如果成为这样的侏儒,他会写出什么样的诗?
  • 21世纪新诗的新走向
  • 诗歌既对现实发言,又可成为游戏戏仿之作。没有哪个时代像现在的诗歌这般吊诡性地存在。这是一个新诗数量庞大、诗歌群体庞杂的时代。新诗仍然在路上。
  • 诗人已经变成了诗歌的敌人
  • 我们在今天看到的诗歌和诗人,只是徒有其表,是一个符号,是社会不同类别中的一种。甚至最终把诗歌变成一种技艺或技能。我们丧失了诗歌的精神,失去了诗人的荣耀和尊严。
  • 我走过时间
  • 序我是一个喜欢行走的人,尽管一个人行走有时候很孤独,但是,孤独中也有几分交织的快感和苦痛。我在行走的过程中有时候要停下来,不是为了喘息,而是因为一些我不曾料想的美丽。我为这些美丽的自然景观洒上一些眼睛里的汁液。我知道,多少年之后它们依旧泛着生命蓬勃的馨香,而我肯定要从这
  • 理想状态(外三首)
  • 二姐从山那边走来
  • 动车驰出六安,便是满目的清新了。庄稼地里,农民们正在栽秧或收割黄亮亮的油菜籽。小麦泛了绿豆色儿,一丛丛翠生生的树,一片片绿茵茵的草,一群群叫喳喳的鸟……田野里仍然律动着自然的生机和美妙。
  • 倒觉得自己是一只蛀虫
  • 我的爹娘(组诗)
  • 茶棚村(组诗)
  • 功夫更在笔墨外(三章)
  • 一、李元茂治印我对治印一学纯属外行,天意安排,我却有一个内行朋友,这就是治印大家李元茂。初中时我与元茂是同学,前后桌,感情甚笃。所留记忆不多唯顽皮淘气而已,常被老师点名。忽一日,他说要参军,一脸稚气、一身新军装是我对他少年时的最后印象。40多年
  •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外一篇)
  • 这是张国荣说的一句话。我在初春的早晨读到这句话,刹那心酸——他真的是不一样的烟火,我和我的女友说,你知道吗,张国荣是怕老才飞下去的。她呆了呆说,是的。还有比老更可怕的事情吗?老了,不堪了,说话唠叨了。她是个绝望的女孩子,她在
  • 陇西踏歌
  • 初冬的陇西,原本没有绿色的雄浑山峦,在高原没有遮挡的阳光下,裸露出西北汉子一块块隆起的胸肌,坚硬棱角,阳刚壮美。渭河开始冬眠了,断断续续瘦弱的水流,在干枯的河床上蠕动。一幢幢黄墙灰顶的农舍里,飘来柴草燃烧的烟气,一股股地挤进车窗。我闻
  • 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 由我社举办的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从2010年11月起拉开序幕。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要求:以“爱国、创新、包容、厚德“的北京精神为主题,抒写古都北京的人文历史、弘扬京味文化,讴歌变革时代北京日新月异的变化和由此带来的新人新事新风尚,同时欢迎其他题材的优秀作品。本届老
  • 涉世之初
  • 一当吃饭都成一种负累的时候,你该知道活着是件多么令人沮丧的事情。我想不出除了吃饭以外,能做些什么。然而你又不得不去吃饭,为了能延续生命,为了能暂时远离屋中的一切。桌子、椅子、零碎的纸片都是厌烦的所在。或许还有几本被你翻烂再也不想多看
  •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1年作品被转载一览表
  • 中国书画家作品欣赏(之三)
  •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