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热线
  • 范小青:如何写好短篇小说?罗尔豪:写小说如何处理生活与想象的关系?我是中央财经大学读者秦小梅,近年来一直喜欢阅读贵刊。尤其每年都能在贵刊读到我喜爱的作家范小青的短篇小说佳作,像《你要开车去哪里》《接头地点》《寻找卫华姐》。最近又读到她发表在贵刊第6期的新作《今夜你去往何处》,令人喜悦!在众多作家都热衷于写大部头的中长篇小说甚至影视作品的时候,范小青却如此执着于短篇小说创作,令人感动也令人尊敬。她的作品不但构思巧妙,故事新鲜,语言生
  • 《北京文学》赴延庆座谈 继续落实“走转改”
  • 5月25日,北京文学月刊社赴延庆与当地文学爱好者座谈。这是《北京文学》继4月走进门头沟后再次举办与基层作者的座谈活动。延庆县文联主席吕健、延庆县宣传部副部长王晓娟、县新闻中心副主任周建强以及当地文学爱好者十余人参加了座谈。座谈会上,区县作者介绍了各自的创作情况和对《北京文学》的看法,并就自身的创作困惑以及投稿疑问向编辑提问。《北京文学》社长杨晓升、编辑张颐雯、王童、王秀云、周美兰、吴晓辉等给予了详细的解答。
  • 刘道玉:80年代那场轰轰烈烈的高教改革
  • 高校改革一直是近年的热门话题,从南科大的大胆尝试,到人们对高校去行政化去官僚化的议论,都使高校改革成为社会焦点。其实,著名教育家刘道玉上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在武汉大学大胆推行高教改革,一批优秀人才也在改革中脱颖而出,喻杉、“潘晓“讨论中的赵林、易中天、窦文涛等等。本文以大量翔实的调查采访,生动地展现了上世纪80年代武汉大学的那场改革,揭示出一位改革者经历的艰难与辉煌、痛苦与欢乐。
  • 北京房东
  • 方悦是富人,在北京西南郊有别墅,某日她终于捉到丈夫的奸,离了婚,嫁到日本,最后又回到了中国。她的人生经历告诉她,“男人可以爱着一个人而去和别人睡觉,但女人不行。当她想用同样的方式去报复对方的时候,她的爱情就已经不存在了。“她的人生经历还告诉她:有的人有房子没家,有的人有家没房子。读者诸君你认为是这样吗?
  • “老地方”的念想——读荆永鸣的中篇小说《北京房东》
  • 被人们常常当成北京作家来看的荆永鸣,其实身份一直都比较特别。这种特别,既在于他虽多年来常居于北京,但正式的身份却是内蒙古平煤集团公司驻京工作人员;更在于他执着于小说创作十数年,却一直在市内与市郊开着饭馆。开饭馆之于荆永鸣,并不在于借以赚钱谋取生存,而在于由此观察生活万象。饭馆到底给他赢得了多少经济利益我不知道,但凭借着荆氏饭
  • 给楼外墙刷上一层阳光(外一首)
  • 虎烈拉
  • 可以说,这是一场宏大叙事,战争、瘟疫、死亡、仇恨、人性、亲情……都在其中;然而,这又是一个小故事,一个小木匠和一个日本木器厂小老板之间的故事。他们分属敌对国,却在劫难之间见证了人类绵绵不尽的人性之美。让好小说带给你心灵一次庄重的洗礼吧!
  • 下山去看红绿灯
  • 小说用别致的结构,诗的语言,美的画面,流动的风景,朴质的对话,各具性格特点的人物,揭示传统生活与现代文明的冲突,清新美好,读来颇有韵味,红绿灯本身也具有多重寓意。
  • 竞聘
  • 张草县文化局不大,二十几个人,有两个副科的缺。谁来补缺,全局上下都很关注。局长办公会,王局长提了两个人:梁晓丰和郭妮。然而人事局要求竞聘。笔试和面试要求公布结果,可答辩分数三个月都没有公布,在这等待的三个月里,究竟会有什么意料不到的事发生呢?
  • 有一种草夏天枯萎
  • 他得了肝病,随时可能死亡。穷困的父亲只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求助老中医季博文,一味药下去,病情好转。然而特殊年代,风云突变,昨天还是悬壶济世的名医,今天就成了拉粪罪人。他还能活命吗?老中医季博文的命运又将如何?
  • 虎大王招聘记(微型小说)
  • 虎大王不听劝告,执意要另聘秘书,这次它看中了猴妹。前不久,虎大王去视察大森林,狐狸安排虎大王到金树林娱乐中心潇洒,猴妹给他捏脚、按摩、挠痒痒,真是舒服极了,舒服到骨头里。临走时,猴妹给了他一个飞吻,柔柔地说:服侍虎大王是我猴妹的荣幸,欢迎下次再来,一定让你再次销魂!虎大王从此忘不了猴妹,吃饭时想,睡觉时想,他想要是天天有猴妹的这种侍候,那不是神仙的生活?但他知道,狐狸以狡猾著称,
  • 泰山重
  • 首先说说我写作这篇小说的触发点。有一段时间,我曾经插队农村时的一个朋友多次给我打电话,每回都提起他告状的事。我听得多了就劝他说,现在我们的日子好过多了,何必翻起那些不愉快的往事。况且你告状不一定告得准,还要耗时费力,吃多了?他听了以后不以为然说,那是的。他当年把我搞得那么狠,九死一生,如今还要搞腐败,我怎能放过他!我问,你告赢了么?他每次都说有进展,那个人的事快“穿帮“了!
  • “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走一个坏人!”
  • 本期向朋友们推荐的小说《泰山重》的作者张乐群,“出身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教师。父亲是解放前的大学毕业生,国学底子好,解放后任中学语文教师。由于他解放前任过三年伪职员,‘文化大革命’中受到了致命的冲击,被打成‘黑帮’而强制劳动改造,因脑溢血发作突然逝世。“这一段文字,我摘录自张乐群的自白。类似这一段文字讲述的故事,曾经在中国大地到处发生。我们很多人的父母辈或祖
  • “迎接党的十八大”征文启事
  • 为迎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隆重召开,歌颂中国共产党成立91年来,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同心同德,团结奋进建设新中国的丰功伟绩、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巨大成就,本刊从本期起特设“迎接党的十八大“文学作品专栏,每期以增加一个印章(16页)且杂志不加价的姿态,刊登迎接党的十八大的专题文学作品,热忱欢
  • 单昭祥的首都绿色宣言
  • 2011年秋末,美国驻华使馆测出的北京空气质量与中国环保部门公布的数据因何产生分歧?北京空气质量一时成了全国的热点话题。现实再次提醒我们,北京绿化,任重道远。可是,毕竟那黄沙扑面的日子已经过去,全市森林覆盖率由35.5%提高到37%……然而,有多少人知道,为了首都的绿化,单昭祥,一位90岁的副部级老人,曾经热泪横流……2011年9月,北京作协会议室。首都绿化办负责人讲话,诚邀作协会员采写为首都绿化事业作出贡献的人们。当刘丽莉处长将北京绿
  • 红色陕北
  • 有人这样比喻:如果说黄河是华夏民族的母亲,那么黄土高原就是华夏民族的父亲。是啊!我们的父亲和母亲以他们的勤劳和智慧共同繁衍着这个生生不息的伟大民族。陕北,世界著名的黄土高原。关于陕北,祖祖辈辈居住在那里的人们可能几天几夜也道不尽、说不完。他们不必讲那么多,随便一个话题,哪怕三言两语,都会强烈地吸引着你,感染着你,撞击着你,每一
  • 六弦中国音(组诗)
  • 我想去北川
  • 北京礼赞
  • 南大地(组诗)
  • 问题讨论特别启事 “中国新诗向何处去?”
  • 2011年岁末,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一事,成为国内文坛的一个热点。诗歌依然活着,而且活得不错,这让异常功利的当下中国社会多少有点惊讶。现代新诗到底有多大的活力?能否存活下去?这些多年以前就提出的问题又一次呈现。近来,编辑部接连收到此类来稿,认为新诗好得很,或糟得很,两种观点截然对立。新时期以来,本
  • 我对中国新诗的看法
  • 现代的新诗少有穿越时空的经典诗。因为现在的诗尽以事说事,不管歌颂还是发牢骚,不管是爱恨还是情仇,都是写出表象,触不到事物的精髓。在这诗的年代,诗人层出不穷,新诗多如空中的星星,但亮如星星的不多!我是一名文学爱好者,原先爱诗歌像爱小说和散文样痴迷。打开一本刊物看完诗歌才看小说和散文,如今颠倒为读小说和散文
  • 对新诗不妨乐观其成
  • 我们评价当代诗歌,往往会犯“贵古贱今“的毛病,这是因为距离太近,只看到了毛孔,没看到容颜。对一个诗人的评价是世代累积型的,诗人的光环常常是一圈一圈添加的。人们对于物理、化学、医学这些专门性很强的领域,如果不懂的话,会谦虚地听从专家的意见;而当他们面对诗歌时,情况变得完全不同:似乎大部分人都觉得只要认字,就有资格评判诗歌。其实,诗歌同样具有自己的专门
  • 中国新诗如何浴火重生
  • 单纯的重返古典,或者简单地模仿西方,都不是解决新诗的灵丹妙药。只有所有关心新诗发展前途的人们,共同地认真思考,将中西诗歌的传统合理地融入诗中,同时找到对当下中国的最佳表现,也许才是新诗的唯一出路!翻开《诗刊》《星星》这些中国的顶级诗歌刊物,我们细心品读后不难发现,其中虽不乏实力不俗的诗人,但也有很多诗歌真像是把散文分行后的结果。怎么看待当下诗歌界
  • 为谁写诗
  • 诗人永远不应该低估的是读者的理解力和领悟力。因为无论你在说多么高深的哲理,只要不是胡言乱语,就总会有读者能够理解。为谁写诗?这大概是每个诗人都会面对的一个问题。有时候,这个问题甚至是一个诗人能否写下去的关键。因为一个诗人一旦不明白为谁写诗,就很容易陷入某种困境。本人就曾经陷入过这样的困境中。早先,我写诗的风格总是刻意地模仿艾略特、庞德和叶芝等人。甚至有些自己写的诗完全可以混入他们
  • 写给天堂的父亲
  • 送走父亲那天,刚好是我生日。因为轮回,因为悲伤,所以有更深的记忆。农历十月十六,成了心中无法磨灭的痛。一晃八年,天堂里的父亲,是否安好?三年前,家人将您的小盒子,从那间陈列室搬到了这片叫卧龙岗的公墓,您是否满意?选择卧龙岗,您的儿女煞费苦心。曾看过一个又一个公墓,卧龙岗进入了我们的视野。卧龙岗原名“王宝岭“。相传唐开元元年,唐玄宗册封大祚荣为渤海郡王,渤海国建立,并每年向唐朝贡。是年,渤海郡王去唐朝
  • 眼热心疼(组诗)
  • 西藏,西藏(组诗)
  • 在村庄里闲走
  • 有一些路你不会知道路是缔结村庄的藤蔓。一条歪歪扭扭的路东一扭,就结出一个瓜一样的村庄;西一斜,就又结出了一个瓜一样的小村庄。一个村庄的盛衰,一个村庄的大小,一个村庄是古老还是年轻,你看一看它的道路就能琢磨清楚了。人总是在路上,村庄里的人也是这样。有时是沿着越走越宽的路走向遥远的远方他乡,有时是肩扛锄镐,从村巷的路上踅向杂草掩膝的田塍小路,有时是腰插刀镰沿着羊肠小道去山冈上砍柴寻药,有时是踩
  • 看油菜花的人睡着了(外一篇)
  • 车过兴化县城,旋即有一股股香气飘逸开来,这香气里,我似乎有些昏昏欲睡了。“看,满世界都是这金黄黄的油菜花呀!“同行的一个女孩竟然按捺不住了,笑眯眯地小声告诉我。一看,果然是,花开水上,荡舟花间,这油菜花铺天盖地的呀!不承想,当地人却说:“这儿还不算最美的,要说最美的地方,就是我们缸顾水乡的‘千垛菜花’了!比你们想象中的还要美!“
  • 夷地鸡毛
  • 我的前半生是在国内度过的。由小学,到中学,再大学,一路上顺顺畅畅,没有什么坎坷。就连上山下乡也是失之交臂。1982年大学毕业后,赶上了国家用人之际的好时光,被分配到北京做机关工作。过了几年熬资历的日子,渐渐倦怠了一眼可以望尽一生的生活。1989年,妻到美国读书,我几乎想也没想就于次年初赴美陪读。初到异国的日子,除了新鲜兴奋之外,更多的是柴米油盐醋的生存压力。于是就有了
  • 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 由我社举办的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从2010年11月起拉开序幕。第六届老舍散文大奖赛征稿要求:以“爱国、创新、包容、厚德“的北京精神为主题,抒写古都北京的人文历史、弘扬京味文化,讴歌变革时代北京日新月异的变化和由此带来的新人新事新风尚,同时欢迎其他题材的优秀作品。本届老舍散文大奖赛截稿时间持续至2012年10月底,欢迎海内外作家及业余作者踊跃赐稿。
  • 雨中雁栖湖
  • 伏夏古都,独卧燕山脚下雁栖湖畔,酒店窗外,修竹藤松。晨五时许,鸟语喳喳,闹得人醒,隐约千百小雀,立枝头跳跃撒欢儿,若小儿之牙牙无绝无歇。树静,微感凉意深深,似老秋已降,绿腰轻盈,潮润清新。不胜倦意,复迷梦乡;音语遥遥,沉沉如海,埋没人间所有。一席青梦,脆无黏性,六时余醉醒,群鸟多去,一鹊立屋上放歌,吱嘎不已。开电脑,联网读博客文章,不知身在异
  • “标准”品相的《月下狗声》
  • 散文是最难写的体裁,这样说是因为,在所有的文体里,散文是边界最模糊的,任何不可以归入小说、诗歌、戏剧的文学性写作,都可以划入广义的“散文“行列。狭义的散文,则是指将抒情、议论放置到主旨,即使有叙事也会片段式分列在抒情与议论中。陈奕纯所写的是最具“标准“品相的散文,《月下狗声》(见《北京文学》2011年第
  • 荒原里的播种者
  • 读《北京文学》,注意到一个人,写散文的胡传永,竟也客串报告文学,好像还获过奖。事实上,胡传永的报告文学也是以散文式笔法写就的,如她的《血泪打工妹》《篱下沧桑》《陪读》和《中国有条河》等,以她独有的叙述方式,来聚焦社会问题并挖掘它的深度。胡传永散文的写法也非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形式,而是不拘一格随心随性带着韵味的一种活泼的对于生命记录和内心的展示。“这天,我又来到了老淠河的沙滩上,转过一道沙丘,眼前突然一亮,好一片开阔地
  • 中国书画家作品欣赏(之七)
  •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