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中国橡胶的红色记忆
  • 现代生活离不开橡胶。然而有谁知道,中国曾经是橡胶空白的国度,西方野心家千方百计对中国实行橡胶封锁。如果没有橡胶,中国将会怎样?上世纪50年代末,中央秘密下达命令:从湖南省调集五万名青壮年向云南原始森林挺进。从此,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迁徙在湖南到云南之间开启,一场史无前例、艰苦卓绝、战天斗地、可歌可泣的橡胶种植战役在云南展开。
  • 一看就是个新警察(2)
  • 2008年著名作家陈世旭曾为我刊写过一个同名短篇,如今他意犹未尽又写出同名中篇。流氓、干部子弟铁头随意玩弄女性,其中的农村女子小满含冤跳楼自杀,小满哥谷雨报复杀了铁头。正直的警察刘国宝在侦查过程中同情谷雨,出主意诱导谷雨改为报冤杀人自首。结局如何呢?
  • 身边的人和事——关于《一看就是个新警察(2)》
  • 有句老话说是“艺术高于生活“。今天看来,这句话若是艺术从业者说的,那他就太自负了。今天的现实出现的无数经由媒体和官方确认的奇闻轶事,远远超出了我们已有的常识和可能会有的任何程度的想象力。一个
  • 教练
  • 丈夫机关算尽,带着家产离她而去,没有带走的几件玉器却让她成了有钱的单身女人。她有达官贵人追求,也被年轻的奸商坑害过。她在一次车祸后去学车,她对于男人的那点期许,竟然在收入微薄、脾气暴躁的教练身上找到了。他们会走到一起吗?
  • 歌郎
  • 小说描写乡村歌郎坎坷传奇的对歌生涯,生动有趣,充满浓郁的乡间民俗风情。此类独具民间文化特色与魅力的小说目前已很少见了。著名作家韩少功倾情推荐。
  • 司马万
  • 司马万,和撰修《史记》的司马迁一字之差。他是地方志办公室主任,是一名修志的史官,大河市土地面积、人口数量……这些普通数字得来的过程都记录着官场规则的跌宕起伏,他修志的经历是大河市官场、乃至中国官场的一次大揭幕。时隔千年,司马万和司马迁的命运会有不同吗?
  • 忍冬果——甘家洼风景之十五
  • 我叫夏冬果,我男人叫甘二旺,他到深圳打工后,我让村里一个叔睡了。这个叔在城里做生意富了,他除了常来我家买鸡,还找来医生给我看病。我的肚子大了,我男人回来就看见了,他要我说怀了谁的杂种,他朝我扬起一只门扇似的大手……
  • 斗法
  • 玩古玩的,最重要的就是眼力。眼力精准,捡漏;眼力不济,上当,再多的钱也是白搭。因此古玩行上渐渐出了一个专门的职业——掌眼,专门鉴定古玩真假。人说,古玩的水深似海啊,没有一个好的掌眼做靠山,硬往古玩圈里钻,迟早玩个倾家荡产。临川就有这么个掌眼,姓刘名经天,外号
  • 失踪
  • 中午的时候,两个贼潜进了领导办公室。两个贼偿过甜头,曾经在一个领导办公室窃到过好几万块钱。为此,两个贼专到领导办公室偷东西。但这天两个贼不走运,他们才进来,就听到外面有开锁的声音。两个贼很慌张,但又无路可走。仓促之下,他们一个在领
  • 抖抖抖
  • 我的自白窗外拂过了一缕裹夹着甜味的微风,天空中洒下了一片柔柔的月光。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大家都在幸福地甜睡着,但还有一个年幼的孩子坐在桌前,捧着书认真地抄抄写写。是的,他从小就怀揣一个蓝色的文学梦。
  • 人物比故事更重要
  • 先有人物后有故事,故事由人物生出,有什么人物必然会发生什么故事。这是真理,和鸡生蛋蛋生鸡不是一回事,没有讨论的必要。无论在小说里,还是在我们真实的生活里,人物都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们的生活平淡无奇,没有什么故事发生,人物就显得更重要。
  • “迎接党的十八大”征文启事
  • 为迎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隆重召开,歌颂中国共产党成立91年来,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同心同德,团结奋进建设新中国的丰功伟绩、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巨大成就,本刊从第7期起特设“迎接党的十八大“文学作品专栏,每期以增加一个印张(16页)且杂志不加价的姿态,刊登迎接党的十八大的专题文学作品,热忱
  • 守护“大动脉”——写给“英雄巡警”周曙光、王冰和他们的队友
  • 公路收费口,那是所有有车一族都经历并且想起来就五味杂陈的地方,却不知道这地方的警察太多与邪恶的生死搏击,太多雪中送炭的牺牲和奉献,太多不为人知的艰辛和努力……
  • 庄市河
  • 智者乐水。我不是智者,对水却也情有独钟。但凡一个去处,只要有了盈盈一泓碧水,即便偏僻贫瘠,也就觉得有了灵性。所以一脚踏进庄市,看到如绿色缎带一般的庄市河沿古朴的老街流过,心境顿时如微雨中的江南一样,温柔蕴藉起来。
  • 北京这些年
  • 北京对于我本应是再熟悉不过的,熟悉到根本不需要想。这两个字融在我的血里,化在我的脾气秉性里,因为,我是那种现在很少的、地道的北京人。我在紫禁城朱砂色的大墙边长大,我爸爸、我爷爷也是在那儿长大的。
  • 祖国(外一首)
  • 红军走过的地方(组诗)
  • 诗意中国(组诗)
  • “中国新诗向何处去?”
  • 2011年岁末,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一事,成为国内文坛的一个热点。诗歌依然活着,而且活得不错,这让异常功利的当下中国社会多少有点惊讶。现代新诗到底有多大的活力?能否存活下去?这些多年以前就提出的问题又一次呈现。近来,
  • 我对新诗的悖论
  • 新诗的现状很复杂,诗坛上各种奇怪的现象都有。现在已经不是一个诗人只凭自己的作品说话就靠得住的时代了。更使人感到悲哀的是,我们多少“写诗的人“还在肆无忌惮地制造着文字垃圾。
  • 新诗语言专业化与阅读通俗化的疏离
  • 分析经验叙事诗歌存在的问题可以发现,这与一些诗人、诗评家盲目推崇外国现代诗,造成消化不良、语言形态过于繁复畸形有很大关系。中国社会从关注思想解放到崇拜经济发展的巨大转型,对钟情缪斯沉醉诗意的读者形成了巨大挑战,甚至从精神到思想进行了
  • 诗歌中的乡土中国
  • 书写乡土,如何从众多中呈现自己,使自己和他人区别,是诗人们必须认真考虑的;如何让乡土诗具备现代性,不从一开始就显陈旧,这也是诗人们必须要认真考虑的。
  • 从继承处求发展
  • 中国的新诗要生存,要发展,就要“中中外外“、“古古今今“,首先是“中国的“——要在继承上下功夫,从泱泱中华博大的五千年文明中汲取营养,广取古人之长,舍此,便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 我家住在学院路口
  • *宋人曾有诗云: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我有心得谓之:住近学院好读书,紧邻师生得青春。我家住在西直门北大街的东面、学院南路的南侧,迈步跨过学院南路路口往北,穿过蓟门桥,就是北京著名的“高校集结路“——
  • 锈犁
  • 山上的杜鹃,田里的油菜花都灿灿地开了,叔还穿着一身冬衣,头上戴顶黑皮帽,他对季节的感觉,仿佛比冬眠的动物还迟钝得多。臃肿、畏缩、懈怠、恍惚、孤寂、失望,共同笼罩着他的苍老……在明媚的春日,他站在村里的人群中,像一篇满是简化字的文章里,
  • 一个苗的远征(组诗)
  • 我的并不热烈的春天(组诗)
  • 面对庐山
  • 题记当光焰万丈的羲和之车轰隆隆飞驰而来时,早已迫不及待的晨光,瞬间,就把庐山每一座雄雄健健的山峰、每一棵粗粗细细的树木、每一枚宽宽窄窄的草叶,每一粒大大小小的石子,全都照射得金亮金亮的——像诗,像歌谣,像民间故事和传说。于是,庐山的历史
  • 酒宴拾趣(三则)
  • 饭局上的座次大凡有饭局的人多非等闲之辈,有权的有钱的有所谓身份的,总之是有头有脸的。有头有脸的人娇气、敏感、小心眼儿,他们都很在意自己的身份,脸皮儿薄。因之,席面上的座次往往成了东家最头疼的事。宴席上的安排,最简单办法就是事先写
  • 村里的树
  • 我们村子是树的村子。柳树、桃树、杏树、槐树、白杨树、苦楝树……村里的树多得数也数不清,这还不包括墙根儿、堰边的那些似乎永远也长不大的臭刺橙、唐梨、野酸枣和木槿。我要用多少年才能记住它们的名字。更不要说那说不清年代的一些古树,春秋寒暑,风
  • 美国人的幸福感
  • 去美国以前,一直觉得,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中国,是最懂得“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否则,不会在首都机场入境处,用大大的横幅,将这句话翻译成七八种语言,大张旗鼓地告知世界各地的游客,并用鲜艳夺目的红地毯,和丰盛到目不暇接的美食,来强化
  • 不说憋得慌
  • 我是一个农民,除了一个距我最近的当权者可以腻味我,别人管不着。我自恃不欠人,德性尚可,不悖天理,无畏无惧,用不着巴结谁。《北京文学》开辟“我与《北京文学》征文“专栏,还稿酬从优,不就是招揽吹捧者吗!我就腻味这事,不想说,但还是憋不住。其实,我连个“业余作者“都不够资质。
  • 高歌作品
  •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