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热线
  • 散文写得这么好,是否得益于绘画的长久滋养?如何看待小说原著与电视剧改编的关系?我是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读者朱文荣,看到贵刊今年第8期的封面人物是当代著名国画家陈奕纯,开始觉得奇怪,打开一看发现本期封二、封三和封底都刊登了陈奕纯老师的精彩画作,再看目录,贵刊本期还刊登了陈老师的散文《丽江不哭》,迫不及待看,很快被感染。《丽江不哭》写得美丽动人,陈老师将自己对一个柔弱女子怜香惜玉的情愫表达得纯情美好又淋漓尽致。联想到陈老师以前发在贵刊的散文《月下狗声》《看油菜花的人睡着了》,以及他《时间的同
  • 中国书画家作品欣赏(之十)
  • 天梯神示——中国“神九”太空飞船成功发射的台前幕后
  • 2012年6月16日,中国神舟九号载人飞船的成功发射以及后来与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的完美对接,威震世界。众所周知,为防止航天技术的扩散,保持美国在太空探索领域中的优势,美国一直拒绝中国参与其国际空间站计划的科研合作。然而,从“神一“到“神九“,中国航天人不畏艰难险阻,硬是凭着自强不息、独立自主的钻研与创新,成功开启了探索宇宙之路。“神九“飞船的三位航天员有怎样的成长轨迹?“中国玫瑰“刘洋有何过人之处?“太空穿针“的手控交会对接如何实现?本文以翔实的第一手材料,大量生动的细节,为我们揭开了“神九“发射的神秘内幕。
  • 字纸
  • 这是一篇视角独特的小说。作品描写一位过去连擦屁股纸都买不起的老头儿,对字纸(即使是废旧报纸)近乎强迫症的癖好,文字老到,人物形象生动,故事耐人寻味。
  • 字纸外的传统敬畏与现代文明进程——评鲁敏短篇小说《字纸》(点评)
  • 城市庞大且复杂,要把握城市生活并将其艺术化,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曾说过,当下都市小说很难写好的重要原因,是我们还没有形成自己的都市文化经验,这与我们成熟的乡村经验是非常不同的。近几年,鲁敏的小说创作一直在寻求变化,她试图走出小镇“东坝“进入城市,并顽强地寻找书写都市的可能性。这篇《字纸》就是她继续寻找的一个重要佐证。《字纸》里,老头子老申带着顽固的少年记忆,对写有字或印有字的纸张都非常着
  • 儿子
  • 这是一个关于生命轮回的故事,也是父子之情的另类表达。父亲对儿子的挚爱深情以及对儿子成长与人生选择的无奈,深刻揭示出父亲的优点与弱点。小说颇具宿命意味,也值得普天下的家长深思。
  • 朝花夕拾
  • 这是一篇海外华人作家笔下的爱情故事,三对男女的爱情巧妙交织。美满婚姻的背后,原来是报复怨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燕泥香
  • “我“姐妹五人在姑奶慈爱勤劳的养育下不同的命运经历,洋溢着绵绵不断的亲情温爱,蕴含着中国传统家庭的教育伦理和生存智慧,映衬出中国传统家庭的生活缩影。小说人物性格各具光彩:姑奶的善良,大乔的能干,二乔的坚韧,三乔的狂野,四乔的短命,小乔的骄泼,“我“的温柔——一篇以情动人的亲情小说。
  • 你猜我是谁(外一篇)
  • 秀平发誓一定要在城里干出个名堂,让亲戚邻居刮目相看。秀平离开家,到城里应聘一家饭店服务员,每天择菜、擦桌子、端盘子。秀平剥蒜皮时,先把蒜瓣在水里泡一会儿,蒜皮就好剥了。把番茄在温水里泡一会儿,番茄皮也容易剥下来。虽说工作累些,但比起庄稼活来,还是轻松许多。更何况每月有800多元的工资。一个月的工资抵上一亩地一年的收成。老板对秀平的聪明非常满意。生意好些,老板还有
  • 鹰眼
  • 屈指算来,从在报刊上发表第一篇作品开始,至今已经逾30个年头。诗歌、散文、杂文、报告文学均有所涉猎,只是从未发表过小说。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似乎都有文学情结。“喜爱文学“是许多人年轻时的共同特征。文学为我打开了透视生活的窗子。上大学时和参加工作以后,浏览了古今中外大量文学作品。欣赏的眼界高了,“动手“的欲望反而受到抑制,小说创作一直看得比较高深,未敢轻易介入。近20年,多与新闻体裁打交道,消息、通讯、特写等等倒是积累了不少,创作有文采的文学作品比例不高。这也算是自己难以释怀的一个“心结“。聊以安慰的是,对
  • 《鹰眼》Hold住慧眼(点评)
  • 虽然是第一次写小说,但郝中实的《鹰眼》绝对Hold住读者。读者也会牢牢记住这双迷离过的“鹰眼“。小说讲述了一个被人称作“鹰王“的正值艺术生涯黄金期的画家冯鹰。他春风得意,踌躇满志。画了半辈子鹰,靠智慧抬高画价来标注身价,最终输在一次以自己的想象完成的一次画家采风的圈套里,活生生中了M集团老板的毒计,白白为老板画出1000幅画。曾经沧海却翻船小河沟,鹰让
  • “迎接党的十八大”征文启事
  • 为迎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隆重召开,歌颂中国共产党成立91年来,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同心同德,团结奋进建设新中国的丰功伟绩、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巨大成就,本刊从第7期起特设“迎接党的十八大“文学作品专栏,每期以增加一个印张(16页)且杂志不加价的姿态,刊登迎接党的十八大的专题文学作品,热忱欢迎作家和读者朋友踊跃投稿。1.征文体裁:散文(3000字以内)、诗歌(50行以内)、小说(1万字以内)、报告文学(1万字以内);2.征文时间:自2012年6月1日至2012
  • 大美安康
  • 生在陕北的人,对秦岭以南的感觉是神秘的。那里气候温润,四季常青,动植物繁盛。从课本上我们知道,秦岭是长江与黄河的分水岭,是中国大陆南北气候的分界线。也是这条横亘在秦地上的巨大山系,把陕西分成了关中和陕南,成为“天下之大阻“。“云横秦岭家何在?“望断终南,空馀北斗。秦人以秦岭为屏障,壮怀激烈,倚天拔剑,演绎了中国历史上周秦汉唐的猎猎华章。
  • 迎接——献礼十八大
  • 田野的深度
  • 经历了十余年的户外游逛后,很难笼统地热爱一片葱茏了。曾经这样表达作为江西人的骄傲:江西的每一条地平线都是绿色的。无论冬夏,无论去哪个方向,公路两侧的田野都是绿汪汪的一片。江西的森林覆盖率已达63%以上,和多年排名全国第一的福建不相上下。大概从2002年开始,我增加了田野漫步的频率,由一个月一次,到半个月一次,最近两年,几乎达到了一周一次。只要有时间,就往城外的高速公路和国道、省道跑。时间多就
  • 国旗的尊严
  • 向祖国掏出内心的火焰(组诗)
  • 北京,大潮涌动的季节
  • 西柏坡,我们从这里出发
  • “中国新诗向何处去?”(问题讨论特别启事)
  • 2011年岁末,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一事,成为国内文坛的一个热点。诗歌依然活着,而且活得不错,这让异常功利的当下中国社会多少有点惊讶。现代新诗到底有多大的活力?能否存活下去?这些多年以前就提出的问题又一次呈现。近来,编辑部接连收到此类来稿,认为新诗好得很,或糟得很,两种观点截然对立。新时期以来,本刊一直关注新诗的发展,1999年,本刊曾与其他单位联合发起“盘峰论剑“诗歌峰会,引发
  • 别拿人民当太监——我对诗歌的一点想法
  • 好的诗人应该和这个时代并肩行走,它哭他也哭,它悲他也悲。更好的诗人一边并肩行走,一边再超越这个时代,哪怕一点点,也要竭尽全力。我是一个写诗的,我有时候会想到诗歌为什么没人看的问题。许多人会说文化生活的多元化、社会变革转型期人们普遍的急功近利、浮躁心理等因素,使得诗歌越来越边缘,甚至边缘的边缘。还有人说诗歌是为了有限的少数人,好像诗歌是个贵族。还有写诗人说,就是因为你们写性,写性交,写性器官,还有写乱七八糟的
  • 新诗在生成,读者在参与
  • 群众创造新诗。新诗引进中国,文化精英们作出过巨大的贡献,但诗歌不应该只是精英文学,现在应该是把诗歌还给群众的时候了。旧体诗和新诗这两个概念,前者是已经收官,后者则是尚不能总结的。新诗还处在一个发生的过程中。正如“盘峰论战“之前,口语诗可能是新诗中的异类,不被认可。现在,“废话写作“成了不少诗评家眼中的异类,比如赵丽华的诗、乌青的诗。他们的诗歌在网上被热炒,不是群众都在反对,而是部分群众觉
  •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 笔者眼中的“活水“,不外三者:诗歌经典、国外经验和当下生活。三者涵盖了古今与中西,范围虽大,可操作性却不弱。不管人们愿不愿意承认,现代新诗“少人问津“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证据非常简单,在受过高中教育的人群中,问起现代文学作品的阅读情况,大部分人都曾读过一两篇优美散文,看过几本小说,看了很多部影视作品。谈起这三类“文体“,不免总有些印象,
  • 缔造一个美好的诗歌共和国——捍卫诗人的尊严
  • 真正意义上的诗人,必须具备两点:情怀和思想。当然还有别的,但这两点是重中之重。很难设想,一个没有情怀和思想的人会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诗人。只是一眨眼的工夫,“诗人“这两个字,就变得模糊不清了。“诗人“这个称谓,就遭到了史无前例的践踏。有人把它看成了一个字,把“人“字去掉了;有人把它看成了三个字,或四个字,或五个字,心甘情愿地做起了“伪诗人““流寇诗人““登徒子诗人“……
  • 天暗了,我却要对你说早安——一封来自美国的家书
  • 妈妈:我现在正坐在图书馆里,本来挑这样一个靠窗的安静角落坐下,是要把笔记全部摊开,准备复习功课的。然而现在,我决定给你写信。因为就在我刚才来图书馆的路上,无意中看到一架飞机划破碧蓝的天空,呼啸着向远方冲去。强劲的西风中,我伫立着望着它,突然不由自主地举起手来,忘情地挥舞着。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有迎面走来的美国男孩儿对我微笑了。我这才惊觉,心底那份燃烧
  • 花衬衫的眷恋
  • 9月1号新生报到的这一天,成了我人生的分水岭,平淡无奇的生活从此拐了弯。我拿着新生入学通知书欢欣雀跃地进入这所镇上的中学,最吸引我的不是崭新的校舍和形形色色的新同学,而是飘过我眼前的一片红,最后在班级的讲台上定格。我第一次看见如此张扬艳丽的白底红花衬衫,也是第一次看见男人把花衬衫穿得这么成功和稳妥,就像量身定做一样。在这样偏远的乡镇,
  • 我不能在天上见到亲人(组诗)
  • 想故乡(组诗)
  • 澳门故事(三章)
  • 我一直在看澳门的故事。第一个吸引我的是赌场。是什么人从什么时候把这个海边半岛和海上两小岛变成了如梦似幻的赌徒天堂?每当我从码头或者关闸进入澳门,如同进入一个不真实的世界,它的梦幻和梦境感觉,以建筑的精美、灯光的迷彩,与海水的相映及节奏的慢板,仿佛使人步入镜花水月,或者是贾宝玉的太虚幻境。我不太明白那些浪掷万金的人怎么想,当他们把
  • 北大三事
  • 一、“人生识字忧患始“我与北大的缘分只有三年。本科毕业连考了两次研究生都名落孙山,不考了不考了,却撞上大运———同事小贾塞给我一个表格,说某某生病弃考,要我填。当时我正在为内蒙古“文革“搜集资料,哪有心思备考,就把那表格扔到一堆报纸里。没想到,小贾又把它拣出来,填上我的名字,还跑到领导那里给我请假。好意难违,我只好又去死记硬背。这一背,
  • 寻找阿凡提们的子孙
  • 提起新疆,就想到阿凡提;行走在新疆,常听说阿凡提。阿凡提那头戴一顶民族花帽、背朝前脸朝后地骑着一头小毛驴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那温和而极具穿透力、富有特色的笑声,天山南北至今到处洋溢。如同本不知“维吾尔“先前被称“畏兀儿“等,以前我一直以为阿凡提是个人名。这次到新疆才知“阿凡提“的意思是“老师、有知识的人“,是个尊称而非名字。他的名字叫纳斯尔丁。出于对他的敬重,大家又称他为霍加·纳斯尔丁·阿凡提。而且,各地说法上又同中有异:土耳其人称他为“纳斯尔丁·霍加“,也有称“霍加·纳斯尔丁“的;高加索、伊朗一带称他为“毛拉·纳斯尔丁“;中国新疆、乌兹别克斯坦等地称他为“纳斯尔丁·阿凡提“。
  • 梅兰竹菊的穿越
  • 要动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正好读了一首蓝煤的诗《母亲》:记忆里母亲是一汪很深很深的湖水而如今母亲已成一片枯叶禁不住一阵风吹梅花,蔷薇科,梅树的花,生于南国,冬季先于树叶开放,花开五瓣,有粉、红、白等色,花期二至三月。据人考证已有三千年以上栽培史。兰花,多年生草本,兰科,中国传统名花,号称气、色、神、韵四清,花中君子,人工培植历史在二千年以上。竹,禾科,单子叶植物,分布于热带亚热
  • 我和《北京文学》的缘分
  • 人和人相知相识需要缘分,而和一本杂志的相识也如此,没有缘分你无法在成千上万种报刊中遇到她,而且一见钟情。我现在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当时(2002年末)我在《报告文学》上看到一则广告说,只要去一封信就能得到一本最新改版的《北京文学》。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写了一封信寄出并把这事讲给了几个老师,他们听后笑我太天真,说不过是人家的一种广告手段罢了。我静下心来想想也是,那时一本《北京文学》6.80元,再加
  • 燕子的杂志
  • 燕子和我是同事,都在一所小学教书。她身高1.72米,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身材匀称苗条,披肩的长发油黑发亮。她的舞跳得很好,而且能根据一些儿歌,编很棒的舞蹈,屡屡在全镇“六一“儿童节上获奖。漂亮能干的姑娘,后面总是会有一大群追随者,我也是其中的一员,只是不敢向她表白。镇上有一位在粮站工作的小伙子,是我们这帮追求者中最勇敢最痴情的人。他每天都要抽空来看她,燕子不愿理他,他就站在教
  • 《北京文学》封面

    主办单位: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章德宁

    主  编:赵金九

    地  址:北京市前门西大街97号

    邮政编码:100031

    电  话:6603110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22/i

    邮发代号:2-85

    单  价:7.00

    定  价: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