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良心的选择 中
  • <正>三、宝儿没有死?那个和秀儿在一起的男人会是谁呢?刘金德为什么要刻意隐瞒呢?赵高越想脑袋越大,根本理不出个头绪,老婆见他神情恍惚,就问他怎么了。赵高把心里的疑惑跟老婆说了,然后又说:"棉裤套皮裤,肯定有缘故。你给分析分析,金德为什么要这么做,跟秀儿一起走的男人会是谁?"老婆听完他的话,也觉着好奇,说:"金德这两口也是,儿媳妇既然回来了,怎么天不亮就让她走了?是不是怕人啊?"
  • 军华紫砂
  • 老年人的尊严
  • <正>章寿松是位退休工人,这天接到老伙计老朱的电话,老朱声音大得震耳朵,那个兴奋劲儿压都压不住,嚷嚷道:"老伙计快过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我儿子刚刚给我买了部单反相机,你是摄影行家,快来指点指点我!"章寿松听了也很高兴,丢下碗一抹嘴就往老朱家跑。两人的家相隔一条街,步行也就七八分钟的事。章寿松正大步走着,这时
  • 公爹的礼物
  • <正>厂门口一侧的空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位乡下老人。老人看上去六十多岁,蓄着一撇山羊胡,整天笑呵呵的,显得非常爽朗。他面前摆着一台修鞋机,原来是个修鞋匠。柳眉是这家厂里的白领,每天坐在电脑前,工作轻松。前卫时尚的她第一眼看见老人,就觉得不可思议:如今是什么时代了,脚上的鞋子等不到穿坏就扔掉了,谁还拿去修哇,真是个老土!这天下班,柳眉一出厂门,就见自己的好姐妹心怡坐在老人面前的马扎上,二人谈笑风生。柳眉叫一声,心怡才站起与
  • 六等残废
  • <正>作者自荐:本人姓高名亚芳。这篇《六等残废》写好后给人家看,可这个人这样说,那个人那样说,弄得我今天这样改,明天那样改,最后我自己也不知道哪一稿改得才算好一点。承蒙《民间文学》杂志的器重,把我这个第一次写的故事发表了,之所以杂志社帮我登,我想,最主要的是为了培养故事新人,衷心感谢他们的提携,我会继续努力。现在有种时尚的说法,一个大男人身高不足一米七的就算作三等残废。在江南的一个小镇上有位男士,人长得蛮英俊,就是身高
  • 一报还一报
  • <正>赵文山是个黑车司机,没事经常上街拉客。一天,他开车去火车站,等了好半天,终于迎来了一个穿着时髦的姑娘。赵文山见对方拎着一个大行李箱,猜想是从外地来的,就想狠狠宰她一把。于是,他打开车门让姑娘上车,问她要去哪里。姑娘回答说:"去辉煌企业中心。"赵文山问姑娘这家公司大概在什么方位,之前去过没有。姑娘摇了摇头说:"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不太熟悉,大概离湖边大道不远。"赵文山一听,正中下怀,马上打开计费器出发了。
  • 一分钱的故事
  • <正>"老同学,星期天有空吗?想请你吃个饭。"那天王超接了一个陌生电话,说是陌生,因为不仅号码陌生,声音也陌生。他以为打错了,于是问:"不好意思,你是哪位,是不是打错了?"王超刚想挂机,对方却说:"王超,我是张强呀,你的同学。"张强?什么时候的同学呀?哦,想起来了,小学时同过校,但不是同年级,更不用说同班了。王超心里想,他怎么突然要请我吃饭?就听张强在电话那端说:"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很突然?其实,想请你吃顿饭,
  • 深山里的新娘
  • <正>一、身陷虎狼窝朱朵菁跟着陈晓方回到深山里的老家陈家冲完婚,婚礼后第三天,小夫妻俩正要赶回城里,婆婆气喘病复发,躺在床上起不来了。陈晓方是孝子,他让朱朵菁先回城里,自己留下来照顾老娘,直到老娘身体复康。陈晓方掏手机正要向老板请假,朱朵菁连忙拦住了他,说让她留下照顾婆婆,男人照顾女人总不如女人照顾女人。朱朵菁的建议,立刻遭到陈晓方的激烈反对,理由说出
  • 约定
  • <正>这天,正在单位上班的姜林忽然接到父亲的电话,父亲问了一些他工作上的事儿,然后就说想要同他当面谈谈。姜林呵呵笑了两声,随口说道:"爸,你是不是又喝酒了?没钱了吱声,我给你汇。咱们天南地北的,有事怎么当面谈?有啥事,你就在电话里说吧……"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就"嘟嘟"响起了忙音。姜林赶忙回拨,传来的始终是"您拨的电话无法接通"。姜林的心里登时
  • 市长的千金
  • <正>范香模样漂亮,身材火辣,性格也刚烈泼辣不受人欺。她离开乡下来城里打工,谁知被一个骗子看中,花言巧语带她到了一家不太守规矩的KTV。刚到的第一天,就被人设套打碎了一只据说是清代末期的官窑瓷碗,老板陈楚杰不依不饶,说这只碗市价两万多,逼着范香打工还债。范香无奈,只得同意先留下来。这天傍晚,一群衣冠楚楚的男人来到KTV消遣,领头的
  • 众筹创意
  • <正>现在微信大行其道,微信迷们的日常生活一大半被微信操控着。黄乐乐就是一个标准的"微信控",他的朋友圈包罗万象,异彩纷呈,给他的生活提供了很多的便利。不过凡事有利就有弊,现在做微商的人越来越多,朋友圈也大半被各种广告占领,让他颇为不爽。这一天,在黄乐乐的朋友圈分享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众筹创意",这让深受微信营销之扰的黄乐乐眼前一亮。帮忙出主意,总比那些个朋友介绍自
  • 做人不要太虚伪
  • <正>武思诚大学毕业后来到奔马公司,在办公室当文员。报到后,办公室孙主任让一个叫何四流的老职员带他。二人一见面,何四流就拉着武思诚去外面喝酒,在酒桌上说自己坐办公室工作已经三年多了,对公司摸得一清二楚,以后武思诚有啥不明白的可以随时问他。刚一见面,人家就对自己讲了这么多工作上的门道,武思诚觉得何四流这人不错,于是便多敬了几杯酒。何四流一高兴,喝大了,趴在桌子上一醉不起,最后还是武思诚付的钱。
  • 戴面具的洗车妹
  • <正>富二代郑凌的座驾是一辆价值百万的"卡宴",副驾上经常坐着不同面孔的漂亮女孩。这一天,他开着豪车去一家新开张的洗车场洗车,看见里面有个洗车妹很特别,她的身材高挑性感,毫不逊色于专业模特。可是她却戴着一副面具,这让郑凌云很奇怪。他问老板原因,年轻的老板就说,这叫特色服务。现在竞争这么激烈,作为一个新店,总得有别于其他店的地方。回家后,郑凌云仍然是心猿意马。他想,这么曼妙的身材,她到底长什么样呢?这新鲜
  • 铁证
  • <正>星期天,隆迪纺织公司的老板李奇开着新买的越野车,拉着同学兼好友王强去百里之外的一座大山游玩。山上林木森森,野花盛开,一叠瀑布从嶙峋的怪石飞溅而出,北面又靠着一座大水库,景色十分优美。这让整日待在城市里忙忙碌碌的两人流连忘返。两个人贪看美景,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就玩到了暮色降临,见到日已西沉,他们索性在山下唯一一家餐馆里要了些酒菜,推杯换盏地喝了起来,直到夜色深了,两个人才醉醺
  • 谁砍了娘的六指儿
  • <正>柴小青今年二十岁,他十五岁从家里跑出去打工,已经五年没有回过家了。这个中秋,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想回去看看。柴小青怕村里人看到他,下车后躲在山上,天黑了才往家走。柴小青走到家门口时,见家里的大门却锁着,便转身向自家的坟地走去。借着月光,柴小青一眼就看到了那座坟,坟上还是他走时长着的几棵酸枣树,此时更加高大了。他跪倒在坟墓前面,抚摸着坟上的荒草,眼泪一滴一滴落在了衣襟上。他轻声地
  • 离婚的代价
  • <正>刘莉的丈夫第二次出轨又被她发现,尽管他又是写保证书又是下跪,可刘莉的心都凉透了。这一天,刘莉闷闷不乐地坐在咖啡店发呆,正巧遇到高中同学陆薇。陆薇察言观色,单刀直人地开了口:"老同学,恕我冒昧,两口子感情出问题了吧?"刘莉也不隐瞒,索性把心事和盘托出。陆薇撂下咖啡杯,问:"既然你认为他肯定是不能改了,你现在是咋想的?"
  • 这浪漫玩大了
  • <正>夏明是郑州一家公司的职员,为了多挣钱,尽快还清结婚买房欠下的债务,他决定离开本地,前往广州的分公司工作。夏明和妻子秦雪结婚还不到半年,眼看要两地分居,小两口难舍难分。临走前夜,秦雪偎在夏明的怀里说:"两个月才能回来一次,你会不会在当地找个女人……"夏明一听就急了:"你把我看成啥人啦?别说两个月,就是二十年不回来,我也绝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秦雪一听乐了:"傻瓜!试探你呢!"分公司的工作倒还顺利,
  • 三十六把刀
  • <正>一陈三觉老人已年近花甲,身体也不好,隐居在杏林寨少说也有三十多年。本以为会就此终老一生,可这天深夜,两个蒙面人的到来,让原本安稳平静的日子风云骤起,杀机四伏。蒙面人是撬开后窗摸进卧房的。不等陈三觉完全醒转,一把尖刀已抵上了心口。"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陈三觉问。"老家伙,闭嘴!"蒙面人恶狠狠说罢,又催促同伙手脚利索点,速战速决。显然,来者既
  • 北京是座哪吒城
  • <正>老北京人都说北京是座三头六臂的哪吒城,是大军师刘伯温仿照哪吒的模样设计的。这三头指的是正阳门、崇文门、宣武门;六臂左边是齐化门(朝阳门)、崇仁门(东直门)、光熙门;右边是平则门(阜成门)、和义门(西直门)、肃清门;二条腿是健德门、安贞门。懂北京历史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元大都,设计者不是明朝的刘伯温,而是元朝的刘秉忠。那为什么说是刘伯温建北京呢?
  • 凶衢诡道
  • <正>托嘱景州有个叫郝金贵的瓷器贩商,这天起来喂马失足摔晕过去。醒来时发现仅有帮徒铁东在身边,而他的孙子郝继泉却不知哪里去了。郝金贵脱口问:"我这是咋的了?"铁东快嘴直言,说师傅老了,应将识途老马交继泉手中,是该让他试巴试巴的时候了。那年景州闹疾荒,郝金贵的独生儿子和儿媳染病双双离世。失去生意帮手,还要扶养年幼的孙子郝继泉,反逼得郝金贵做起生意来更加努力,令
  • 一壶清水
  • <正>这一年,山东巡抚丁宝桢智除大太监安德海,深得人心。这一天,丁府来了主仆二人,说是来自丁宝桢家乡平远县牛场镇。年纪大的是管家,年轻的自称丁鹏,是丁宝桢五婶的孙子。丁宝桢离开家乡三十多年了,仍然难忘五婶对他的照顾,也记得五婶生孙子的时候,自己还托人送过贺礼。但眼下这两个人来得突然,他不敢贸然相信。于是,他盘问二人一些家乡情况。管家一一作答,甚至连丁家老宅门前的大杨树都说得一清二楚。丁宝桢这才打
  • 春市嬉戏图
  • <正>北宋年间,在关外的一条小道旁,散坐着数十个衣衫褴楼的难民。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喧闹声,只见几个壮汉飞奔过来,团团围住一位白面书生。为首的麻脸汉子高声喝道:"这位兄弟是做什么买卖的?"白面书生紧张地说:"大哥,我,我不过是个读书人,不值一提!"麻面汉子呵呵冷笑:"兄弟既是读书人,就应明辨事理,为何要做鸡鸣狗盗的勾当!"说着话,身子逼近了两步。白面书生
  • 曲线救国
  • <正>明朝天启年间,明熹宗朱由校即位后无心朝政,一心沉迷于刀锯斧凿油漆的木匠活之中,而且技巧娴熟,凡刀锯斧凿、丹青揉漆无不精通,一般的能工巧匠也只能望尘莫及。大太监魏忠贤趁机投其所好,不但全国各地搜刮各种精美的斧凿刨锯、珍贵木料,还举荐了不少能工巧匠,整日陪着皇上宅在密室钻研木工新法。斧锯齐响、木屑横飞,朱由校整日玩得不亦可乎。魏忠贤便故意挑皇上木匠活做到最关键的时刻禀报朝政事宜。皇上正投入呢,自
  • 知人善任
  • <正>宋代欧阳修《乞补馆职札子》:"善用人者必使有材者竭其力,有识者竭其谋。"意思是,善于用人的人,能够让有才能的人竭力发挥他们的才能,让有见解的人竭尽发挥他们的智谋。人才是成就一切大业的条件,用人是为政之本、治国之本、安民之本。识人是用人的前提。《尚书·皋陶谟》中指出:"知人则哲。"汉代刘安说:"仁莫大于爱人,知莫大于知人。"用人历来是关系国家社稷治乱兴衰的大事,中国历代有作为的思想家、政治家,无不高度重视选人用人,并留下了丰
  • [故事名家]
    良心的选择 中(黄胜)
    [第十二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获奖艺术家巡礼]
    军华紫砂(刘军华)
    [故事作家童树梅专栏]
    老年人的尊严(童树梅)
    [吴根越角]
    公爹的礼物(刘权葆)
    [故事处女作]
    六等残废(高亚芳)
    [人间万象]
    一报还一报(陈海云)
    一分钱的故事(缪丹)
    深山里的新娘(徐凤清)
    约定(刘占奇)
    市长的千金(杨力)
    众筹创意(焦松林)
    做人不要太虚伪(燕沐郎)
    戴面具的洗车妹(寸金)
    铁证(林华玉)
    [真情世界]
    谁砍了娘的六指儿(闫岩)
    离婚的代价(李代友)
    这浪漫玩大了(吴水群)
    [情节地带]
    三十六把刀(刺猬)
    [月下讲古_赵书讲故事]
    北京是座哪吒城(赵书)
    [月下讲古]
    凶衢诡道(王东生)
    一壶清水(刘江波)
    春市嬉戏图(蒋伟)
    曲线救国(于诺)
    [成语新说]
    知人善任(张明)
    《民间文学:经典》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社  长:刘绍振

    主  编:刘绍振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文联大楼14层

    邮政编码:100026

    电  话:1373115279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40-1151

    国内统一刊号:cn 11-3713/g4

    邮发代号:2-35

    单  价:4.20

    定  价:50.4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