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在今天严肃需要勇气
  • 20年前,当文坛上悲剧(含带悲剧因素的正剧)占主导地位的时候,以调侃和幽默为特色的王朔式文学语言一出现,就引起轩然大波。毫无疑问,以反传统的文学语言写作,需要勇气。谁曾料想,今天的作家,坚守严肃的文学语言同样需要勇气。
  • 《中国作家》第二届“金秋之旅”有奖征文启事
  • 长篇报告文学《我们可以称他是伟人》研讨会
  • 由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中国作家杂志和华西村党委联合主办的何建明著长篇报告文学《我们可以称他是伟人》(刊发于本刊2005年8期)研讨会3月28日在江苏华西村召开。
  • 一九五九年的幻灯
  • 现在海帆站在云梦机场西侧的出口。她还是第一次站在国际航班的出口。海帆发现天变了。雪是没下,但天空阴沉沉的,风更紧了。或许她瞄着的方向是个风口,她的长发,她围脖的两头,一齐被风吹向了脑后,哗啦啦地响。一双脚踏在僵硬的地上,十个脚趾都是冰凉的,地上有些发白的东西。她愣神看了一会儿,是霜。难怪这么冷。海帆很怕冷,或许所有的女人都怕冷。海帆在这冷风中站了一会儿就有点浑浑噩噩,竞有些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在干什么。有一刹那,海帆的脑子又变得异常清醒,她是在等一个人,等待一个俄罗斯老头奇迹般地从天而降。
  • 青黄
  • 春天,有些树想开花,就开了。 先是杏花,仙里仙气地开着,好像它根本不是人间的花朵,浑身不着半点的烟火气,妖娆得人的眼睛一落上去,仿佛就能跟着它一起飘飘欲仙似的。杏花后边是桃花,桃花每年都比杏花开的晚,总是抢不到杏花前面去,因此,桃花一绽放,总是比素颜素面的杏花多了些羞怯,涨红的颜面像是用彩霞洗过。
  • 小寒大寒又一年
  • 小寒第三天夜里,天冷得嘎巴嘎巴的:梨花沟村村委会主任秦五歌睡着睡着噔地坐起来,支楞着耳朵听听,撩被就要穿农下地。他媳妇李粉香迷迷糊糊一把将他薅住,薅得秦五歌直叫唤,李粉香拽开灯揉着眼说,你发癔症呀这深更半夜的?秦五歌说我咋听沟口狗叫,不对呢,八成有贼,我得去瞅瞅。李粉香鼻子一哼说来贼也没偷咱家也不关咱的事。秦五歌说你说你有多自私,现在我主持着工作,谁家的事都是我的事,你快让我下去!李粉香眼珠一瞪说完啦,看来这沟口算是把你魂勾走了,不中,你给我回去!她两手一掐巴,就把秦五歌塞回被里,再用肥大的身子一压一堵说:
  • 树的眼泪
  • 倪瑞锋长得不错。一米七九的个儿,大眼睛,双眼皮,眉清目秀。有人说他长得像毛宁,有人说他长得像郭富城。陈珀父亲说:像谁都没关系,别是绣花枕头就行。
  • 爱国者游戏
  • 后殖民时代的出现并非意味着殖民主义与第三世界民族主义斗争的结束,而适宜被认知为一种新颖的,全球化的殖民主义的开端,其攫取的目标不再仅仅是财富,还将包括灵魂、民族根本与独立意志。
  • 青春门槛
  • 我想在一碗比刀子还清的水里,画一尾红鱼……
  • 短篇二题
  • 女儿床前的洋娃娃 今天对于父亲来说,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日子。 父亲很早就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煮粥、打豆浆、煎荷包蛋,一应程序做完,他就到户外去做自由安排的运动,快走,或者拍肩敲腿;出门的时候才不过六点,天刚发亮。
  • 我的第一个团小组长——《爱情奏鸣曲》之二
  • 我还年轻的那时候,似乎谁都有自己特别崇敬的人物。我最崇敬的人,是我的第一个团小组长。说来也算是缘分。我和我的团小组长,恰巧是同年同月生,同是淮河岸边人,又在同一个时候,同一个地点,参加了革命。
  • 藏北的事情
  • 在藏北,人内心的飞翔清晰可见。
  • 《中国作家》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艾克拜尔.米吉提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13

    电  话:010-64290420 64290837

    电子邮件:zgzjjs@163.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00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0/i

    邮发代号:2-545

    单  价:15.00

    定  价:1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