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六月属于你
  • 转眼到了六月。六月居一年的正中,光阴过半,繁花已落,开始孕育果实。
  • 中国作家杂志社影视文学班函授培训启事
  • 刘玉民长篇小说《过龙兵》研讨会在京召开
  • 4月1日,由本刊和中国作协创研部、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共济南市委宣传部、济南市文联联合召开的“刘玉民长篇小说《过龙兵》研讨会”在北京现代文学馆召开。中国作协副主席、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建功,名誉副主席张锲,副主席张炯,中宣部文艺局局长杨志今,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文联主席王凤胜,山东省作协党组书记卢德志,中共济南市委副书记徐长玉以及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作协创研部等单位领导和在京的文学评论家60余人出席了会议。
  • 合同制老总
  • 虽然还没有公布,但我们都知道葛志勇就要当公司老总了。对于这个消息反应最为强烈的当属可卡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吕晓妮,吕晓妮曾与葛志勇有过一段似曾相恋的旧情,因为一些我们知道的原因未成正果。现在葛志勇要当老总了,吕晓妮就既惊讶又兴奋地哇了一声。
  • 哼哼唧唧
  • 都说江南路上的美女最好,所以柳艳阳很不顺路地转了两趟车从家里来到江南路,她要给李卫国买最好的美女,她想对李卫国好一点。
  • 尖叫
  • 米香接过她妈手中的碗就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她一边吃一边抬头看看墙上那个木壳子钟,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外边的雨还在下,“唏唏哗哗”的檐溜从房檐上一道一道白花花地挂下来,又落在檐下的打稻木桶上发出好大的声音。米香突然放下了碗,她好像听到了一阵零乱的脚步声,会不会是培绍?会不会是培绍?培绍会不会已经又追到了这里?米香的一颗心就“怦怦”乱跳了起来,她站起来,惊慌地听着外边。但那不是脚步声,只不过是风把地上的一个易拉罐吹得“咯咯啦啦”一路响。米香大口大口吃过了饭,才让她妈给她洗身上的伤口。
  • 不瞒你说
  • 再也没有哪个夏天会比这个夏天更炎热了,这个北方城市好似迁进了火焰山,从里到外烤着,当空的烈日还在火上浇油。
  • 花儿
  • 湟水清凉凉的,洗过了身上却有点燥。花儿不想就穿上褂子了,在滩边拣了块树阴躺了下来。树阴不大也很单薄,那树冠子稀稀拉拉就几根枝桠和一些叶子,远远瞅着像把破伞,掩不住个啥的。但不会有人远远瞅着的。“千里高塬呀格一溜儿黄哩,风刮那个呀岗子呀没得个人哩”——湟里的花儿就是这样唱的。还有“草尖儿黄黄哩蔫着个头,落下只雀儿呀格找不到了伴哩”。都是说这里贫瘠荒凉渺无人迹。这样花儿在树阴下就躺得踏实了。
  • 阳光受潮的夏季
  • 若晨起床的时候,高阳已经把屋子晒得燥热,翻身坐起来,前胸后背立马就有了一层细汗。若晨近些日子总是在日近中天时才醒,除了无大事要做外,根本原因是四粒美乐托宁惹的祸。这美国佬出品的药粒,就像它所宣称的那样,几粒下肚,人体的一切信息就都阻隔了。
  • 飘逝的红绸巾
  • 那张写满钢笔字的白纸被对折着,上下两条边很齐整地靠在一起。中间拱起来的地方用手指头扫过去,扫出了一条笔直的线来。接着又被同样地对折着,一次、两次……后来那张纸变成了细长而又厚实的纸栓。再也没有办法继续折下去了。于是便掉转了个方向,让那纸栓在拦腰的地方打了个直角。随后便看得不很清楚了。只见几个手指头动弹着,一会儿就像变戏法一般变出了一个扣得很紧的纸结子,就像端午节时挂在罗丁胸前装臭丸的线袋子,又像是对开的棉袄的胸襟前面缝得硬邦邦的钮扣子。
  • 谁是谁的地狱
  • 双胞胎对于一个家庭及母亲来说,是双倍的欢喜与获得。但是有人不这么看,比如苏蔷和苏薇的母亲。这对孪生姐妹是单一羊膜,也就是两个胚胎之间没有羊膜隔开,所以姐妹俩的脐带通体缠绕并严重打结。生产的时候医生在她们母亲敞开的肚皮里用了乌龟一样的耐心才把两个小人儿择清。这件事好像也预示了姐妹俩不可避免的深度纠缠的命运。孩子的母亲在肚皮终于被缝上的时候,颤抖着嘴唇呼吸了一口凉气,模模糊糊感觉自己下降到了地狱的最后一层。
  • 《中国作家》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艾克拜尔.米吉提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13

    电  话:010-64290420 6429083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00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0/i

    邮发代号:2-545

    单  价:15.00

    定  价:1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