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送给读者的新春之礼
  • 2007年的春天来到了,春节已过,万物复苏。我们在为亲爱的读者准备着新春的礼物。
  • 《中国作家文丛》征稿启事
  • 相聚在《中国作家》读者俱乐部
  • 致读者作者朋友一封信
  • 《毕四海文集》研讨会暨“毕四海文学藏馆”揭牌仪式
  • 华山论剑是幽默
  • 事情发生在入学的第三天,一个比较特别的时段。
  • 晏堂
  • 晏堂是我儿时的朋友。 晏堂是一个十足的老实人。 晏堂的老实厚道是前后左右几条街出了名的。
  • 凶手
  • 穿黑衣的人从那间屋子里走出来,大摇大摆,叼了根烟,眉目漠然。即使在楼道里遇上了回家的人,也断不会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让人惊讶的东西来。人家不会想这个人有什么不正常,就像我们遇到的任何一个安于生活的人,我们愿意与他挥手打招呼,然后擦肩而过。
  • 金鸡岩
  • 宿五斗从野猪坡搬回金鸡岩时,已是五十多岁的老人,头发全白了,整张脸粗糙得像石头,耳朵冻得稀烂,且有点呆滞,看人的时候像挨过打的狗。他带回了他的儿子,还有个孙女。为何没有儿媳妇呢?连他儿子也不说。三个人三代人各背着一个背篓,背篓里装着乱七八糟的生活用品,棉被啊,镢头啊,锅碗瓢勺啊,这就是全部的家当了。村里的老辈子人还记得,三十多年前宿五斗与他哥哥分锅(家)后,就一个人去了野猪坡——那时候,野猪坡已有三两户人家,宿五斗回来只是说野猪坡近些年野猪为害,地也种薄啦,这可能是根本原因。坡大,开垦的地挂不住肥,种个三年五年就不错了,能捱三十年再回来,证明野猪坡的那些人还真有本事。但事情终归是要有个结束的,走进神农架深山老林,一个又一个废弃的村庄,一个又一个新开辟的屋场,那些生生死死的屋场,显示着生存的艰难。
  • 夏毒
  • 这年伏夏天,城郊农民曹三根一直开着他家的那辆破手扶拖拉机,“突突突”地进城卖西瓜。他家拢共种了三亩瓜,瓜秧长势旺兴,瓜果也长势旺兴。西瓜们随意地排列藤叶问,一个比一个圆滑,一个比一个光亮。闲暇里,三根往地头一站,随便地往瓜地瞧上几眼,那些大大小小的西瓜就会迫不及待地晃动着太阳的斑光自动地从地里冒出来。有好收成不一定能卖出好价钱,这是种西瓜的三根还有长西瓜的土地都事先没有想到的。如若深究原因的话,还是怨今年西瓜长得太旺兴了,西瓜结得太多太大。现实生活往往就是由一个又一个这样的荒谬所组合。地里西瓜结不出一个个数,就是价钱卖到天上去,也枉自叹息。反过头来,西瓜结得太多了,堆在地里卖不掉,也不值一分钱。剖开西瓜花花绿绿的一层皮,内里长的是红瓤,结的是黑籽,就是不见钱的影子。这些天,城郊农民曹三根已连着三趟把卖剩的西瓜往回拉了。
  • T字路口
  • 赵仁成被一泡尿给胀醒了。他夹着两腿连颠带蹦地撞开门,棉拖鞋簌簌簌响着奔过走廊,一头扎进最东头的厕所,灯也顾不上开,哗啦啦地释放内急。这是晚饭喝下两大碗水泡饭的后遗症。
  • 2004:一个漫游者的返乡日记
  • 早上接到小丽妹妹从鲁甸打来的电话,说大哥病重。晚上他们又去湾湾田看望了大哥,并打来电话。我和大哥说了几句话,听得出来,大哥说话都很费力。“如果可以的话,就回来一趟吧。”大哥在电话那边说。
  • 花色牌底
  • 装在裤兜里的手机振动了,郭梓沁大腿根一麻,侧身掏出手机。进来的这条短信息,是洪上县县委书记任国田发来的,问郭梓沁会开得怎么样了,郭梓沁回复说会还在开,不过不会误事。今天的郭梓沁看上去比往日更显利落,这可能与他刚剪了一头寸发有关。不过他的寸发,不是那种勾边切角的板寸,他这头寸发修饰得圆圆乎乎,像染了墨汁的仙人球。现在,郭梓沁右手攥着手机,绷紧桌子底下的腿,挺直横亘在桌面上的胳膊,打了个哈欠。等一阵爽气散出身子后,郭梓沁往后一仰头,刚想把手机掖回裤兜,窗外就响起了密集的爆竹声,紧跟着又炸响了二踢脚,车西市东方宾馆三楼会议室的窗户震得嗡嗡直颤,正在这里开会的人顿时精神起来,有人欠起屁股,有人抻直脖子,纷纷往窗外看去。新开张的酒楼就在宾馆对面,门两旁摆放着花篮,一派喜气洋洋。
  • 《中国作家》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艾克拜尔.米吉提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13

    电  话:010-64290420 6429083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00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0/i

    邮发代号:2-545

    单  价:15.00

    定  价:1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