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文学创作的出发点
  • 金秋收获万物,同时喜迎国庆。今年十月更是个丰硕的月份,党的十七大将胜利召开,中国将迎来鼓舞人心的万千景象。
  • 中华盛世 风雅读诗 欢迎订阅2008年《诗刊》
  • 《诗刊》半月刊是中国作家协会主管,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主办,诗刊社编辑出版的全国唯一的中央级诗歌刊物,是荣获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评定的“国家期刊奖”的品牌期刊。
  • 穿越你的灵魂之郭尔罗斯
  • 远远望去,是一条蚯蚓。在那里,拱起又爬行,拱起又爬行。那是一条冒黄尘的荒漠小路。 巫爷是偶然间瞥见那条蚯蚓的。巫爷肩上扛着一块大石头,长方形的、青黑色的、那种适合建筑用的石头,右脚上使劲儿,左脚往上迈台阶的样子,站立在半山腰上,等候香客们上来。山顶上的库伦庙在阳光下闪着金光。
  • 不记得你是谁
  • 老街上的这些旧房子,像倒在沙漠里的骆驼,血肉之躯已被时间这老雕吃尽,剩下了一副空骨架子,摇摇欲塌半跪在那里。年轻人开始了他们的胜利大逃亡,逃出老街,逃到崭新的花园小区和现代大楼里去了。剩下一些留守老人,他们倾一辈子积蓄,把儿女们送出了老街,自己也就剩下一副空骨架子了。
  • 谁绷断的琴弦
  • 水清荷小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凤凰琴,凤凰琴是很简单的玩具乐器,左边像老式打字机一样上下错落有序地分布着音符的按键,右边有四根弦。弹奏时右手用菱形的塑料弹片拨弄着琴弦,左手按着符号琴键便能弹出简单的曲子来。凤凰琴是一个知青姐姐回城那年留给她的纪念品,知青姐姐是民办教师,跟母亲是同事。
  • 今人多不弹
  • 柳海峰把耳朵凑近门上的猫眼,听到里面有琴声传出,便没敢贸然敲门。他凝神谛听,知道正在弹奏的《秋江夜泊》已近尾声,心里也就有了谱。待琴声彻底沉寂,才咳嗽一声,摁响了门铃。
  • 大航海时期
  • 周一是不用想在网上聊天的,或者说跟他认为有点意思的女人们聊天。因为他不知道米悠什么时候用他的账号登录,跟他的一个女朋友说,你好,我是米悠,看你们聊得那么有趣,真羡慕呀,跟我也聊聊吧。他也不用想不告诉米悠他的账号密码,米悠就是有让他坦白的本事。
  • 称骨头
  • 李家三个女儿中二女儿德芬最读不出书,初中毕业时连职高都没考上,做父亲的厚着脸皮去求厂长,在自己的厂里安排了一个司炉工的岗位。说是司炉工,因为是女的,倒也不用干烧锅炉加煤的活,就是看着锅炉上的仪表,开开阀门什么的。德芬是个慢性子,
  • 驼子关强
  • 要不是驼子关强变坏了,他确实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好人。他的左脸上从耳根到嘴角有一条新鲜的伤痕,半张脸好像成了一面胜利的旗帜。他到处炫耀着:“唉,都是自己不争气,憋不住,叫鸡婆给抓伤了。鸡婆?你懂不懂?鸡——婆!”说着,他还张牙舞爪地做着手势。
  • 手指的哭声
  • 雾醒了。 雾刚才还很大。整个村子都被浓雾吞噬了。不远的地方,嗡嗡的声音被潮湿的雾气裹缠着,听起来很沉闷,宛若一些人捏着鼻子在低语,又像是苍蝇被盖在锅中了,在振翅翻飞拼命突围。
  • 吉祥的白云
  • 坡上的青草,一直向下铺,一直向下铺。它们像水一样从高处卷下来,漫过了所有平缓的山峦和低矮的树木。羊群如同飘浮在绿色草面上的吉祥的云朵。这些云朵飘呀飘呀,飘呀飘呀,就飘到山那边的尼麻寺里去了。它们干净地挂在长长伸出的屋檐下,挂在舞动的经幡上,挂在吱呀吱呀转动的经轮上,挂在安静的唐卡上,挂在了殿堂里巨大而平整的墙壁上。
  • 火炉街
  • 冯国海和居委会的胖张姐,跟在拆迁办刘广文副主任的身后,在火炉街一带已经转悠了一上午,他们走家串户,口干舌燥,现在连嘴都不愿张了。大腹便便的刘广文在前面低头走着,连背影都是心事重重的。刚成立起来的区拆迁办,面临着太多的难题与压力,前几天上面发话了,要在春节来到之前,按照已经颁布的拆迁政策,将火炉街的居民全部迁走,
  • 剃了头过年
  • 腊月二十三那天,我们没有吃到豆板糖和灶饼,家里甚至连敬拜灶神这么要紧的事都忘掉了。 父亲依旧阴郁着额头,没精打采地早出晚归,谁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母亲又总是没头没尾做着她永远也干不完的家务活。只有奶奶看上去很闲散,她再也不必每天起早贪黑地伺候爷爷饮食休息了。年眼看就到跟前了,家里这种状况实在让人沮丧。
  • 望长安
  • 从单城到长安,骑马大概需要一天半时间,但是一龙没骑马,而是骑驴去长安的。小莹来信说,豆腐坊拉磨的驴子病死了,现在只能由她和大大依靠人力推磨,鸡叫头遍就得起,等天光放亮的时候父女俩都累得东倒西歪了,也磨不了多少豆腐,生意亏损许多。看来,两个人都不如一头驴,一龙你快把你家的驴带来吧。记住,是把驴子带来,不是马。
  • 响水底
  • 响水底只是一个村子。水从看不到尽头的茶山上跑下来,到了这里便猛摔一个跟头,从高高的悬崖上掉到黑水潭里,像汽车追尾一样撞在一起,哗啦啦的,昼夜都是一种声音。这种声音呀,不知道延续了多久,反正村子里的人从出生到老死听到的都是这种声音,枯水期也震耳欲聋,遇到山洪暴发,声音更大得让人惊惧。这响声,像牛屁一样沉闷,
  • 暗地
  • 蹲在“京片子”烟酒店门前的那个男人是我堂哥,分头,打了摩丝,脚底下是梧桐树巨大的树阴。每一辆公交车进站他都要跟着跑过去,站在车门口往里看,然后和前一次相同,再回到烟酒店门口蹲下来。他跑来跑去,第十一次蹲回树阴底下时,烟酒店老板胡大年实在忍不住了,
  • 漳卫运河上的风
  • 漳卫运河上的纤夫号子响彻鲁西北平原的沃野。 京杭大运河沿着鲁西北平原的西边缘蜿蜿蜒蜒。黄河与运河在历史上曾经几度牵手交汇,他们在鲁西北重续前缘是近百年的事。1855年(清咸丰五年)在张秋言欢相交后,一个倦意慵慵向东走向自己的归宿,一个朝京都终点默默北去,鲁西北平原正好形成一个黄河运河三角区。也可以说,鲁西北平原是黄河运河联姻冲积而成的杰作。
  • 老师,老师
  • 我上完两节课,刚回到办公室坐下,办公室的徐主任就打来电话找我。徐主任说:“高老师,你到办公楼接待室来一下。”我说:“徐主任什么事呀?”徐主任说:“你先过来再说吧。快点”。
  • 文学创作的出发点
    中华盛世 风雅读诗 欢迎订阅2008年《诗刊》
    [小说精品]
    穿越你的灵魂之郭尔罗斯(郭雪波)
    不记得你是谁(范小青)
    谁绷断的琴弦(冯慧)
    今人多不弹(张锐强)
    [海宁作品]
    大航海时期(吴文君)
    称骨头(金问渔)
    驼子关强(童程东)
    手指的哭声(周瑞明)
    [文学院线]
    吉祥的白云(王新军)
    火炉街(武歆)
    剃了头过年(张学东)
    [文坛新锐]
    望长安(李樯)
    响水底(朱山坡)
    暗地(徐则臣)
    [散文风景]
    漳卫运河上的风(张曰凯)
    [八零年代]
    老师,老师(乔洪涛)
    《中国作家》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艾克拜尔.米吉提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13

    电  话:010-64290420 6429083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00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0/i

    邮发代号:2-545

    单  价:15.00

    定  价:1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