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又到文学期刊的征订期
  • 扛锄头的女人
  • 我是一个农村妇女,一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 我却有严重的失眠症,常常地,躺在床上,睁着一双大眼,一直睁到天亮。
  • 小筐漂过家门
  • 老人坐在朝南的墙下,低着头,十分安静。他的姿势介于埋头阅读和闭目打盹之间。两只磕破了边的搪瓷碗放在身边,一只碗里盛着稀饭,另一只盛着油条。腰部盖着一条窄小的毛巾被,下方露出截然不同的两条腿——一条十分正常地套着崭新的化纤红绒裤,另一条则打着石膏,仿佛穿着一只巨大的,裹满冰雪的长筒靴。它是那么粗壮、醒目和突兀,就好像老人的整个身子都被它抬得倾斜了;就好像,它是一只昂着脑袋的小兽,随时准备一跃而起。
  • 士别三日
  • 宋汉风早晨起来,秦明月还在假寐。老宋不惯着她,没有给予任何留恋,而是一猛身,折坐在了床沿儿,再一猛,上衫和下裤穿戴完毕。搁往常,秦明月会用她骨感的两只小脚,左一挑右一撩,就把老宋的衬衫给掀开了(衣服是塞在裤子里的,且扎了腰带,秦明月只凭两只脚,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把衣服掀开),还能卷上去,啪啪啪一通猛拍,使天天开出租的老宋,背也爽了,脖颈也不疼了,郁闷的胸,舒畅了许多。当然,缺乏提上裤子再脱嫌麻烦精神的老宋,他不嫌麻烦,他嬉皮笑脸,将计就计,一切卷土重来。
  • 恋爱课
  • 今天是冬至,一年当中黑夜最长的一天。早上我去邮箱取东西,无意中发现我和王东三年多的往来信件,全都丢失了。我说全都丢失了的意思是,无论我采取怎样的恢复措施,它们都再也无法回到我的邮箱里来了,也就是说,它们彻底从我的世界里消失掉了。我坐在那里,面对眼前的屏幕,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仿佛有一口气被压在什么地方喘不上来。呵呵,也许是天意吧,我想。后来我坐在那里,坐了很久,才又想起来,怎么会是天意呢,我这样的小人儿,还值当老天特意跑来一趟吗你说?
  • 绿肥红瘦
  • 火车从省城开出了,延误了有十分钟。薛素容靠在座背上,头侧向窗外。那是江南的风景,虽是冬天,但也有点绿盈盈的味道。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素容算了一下,从火车站下车再转汽车,到家大概要晚上六七点了。
  • 我想见哥哥
  • 虽然说她很忙,但那件事还是一直纠缠在她脑海,她始终不明白,他为什么那样做。她像所有被抛弃的妇人一样(虽然在形式上和抛弃有区别),总是要自问自责,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 吴女娇艳
  • 可惜,我们不是生活在唐朝。苏春艳每次说这句话时,她的眼睛都是湿润的。不是说胡话,她是真的想回去。并非怀念唐朝的大国风范,她羡慕的是唐朝的肥女人。肉那么多,可偏偏被人称作美女。苏春娇却不想回到唐朝,她是苗条女孩。她也有不如意。于是仿着妹妹的口气说,可惜,我们不是生活在北京。
  • 景东散记
  • 从昆明出发,穿过以山歌著称于世的弥渡,绕过以风光闻名中外的大理;车窗外,云过处,丝丝细雨淅淅沥沥地飘洒不停。七小时后,我们一行终于在傍晚时分抵达位于滇西南中部的景东彝族自治县。
  • 面朝大海
  • 去山东乳山,纯属偶然。 那个夏天,当全世界的男人都在为第二十六届世界杯足球赛疯狂的时候,当那个够爷们的中国足球解说员声嘶力竭地向全世界的球迷喊出自己的心声的时候,我刚好改完二十集的电视连续剧最后一个分镜头。
  • 又到文学期刊的征订期
    [小说精品]
    扛锄头的女人(何玉茹)
    小筐漂过家门(钟晶晶)
    士别三日(曹明霞)
    [文坛新锐]
    恋爱课(梁静秋)
    [文学院线]
    绿肥红瘦(舟卉)
    我想见哥哥(方格子)
    [八零年代]
    吴女娇艳(蔡东)
    [散文风景]
    景东散记(杨海蒂)
    [好看长篇]
    面朝大海(李绵星)
    《中国作家》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艾克拜尔.米吉提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13

    电  话:010-64290420 64290837

    电子邮件:zgzjjs@163.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00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0/i

    邮发代号:2-545

    单  价:15.00

    定  价:1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