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火里的影子
  • 爸! ——我姐在我爸的梦里叫了一声,我爸就醒了。我爸说我姐穿着新衣裳,手里拿着过年的鞭炮,刚刚吃完西瓜的嘴流着鲜红的汁,笑着叫道:爸。我爸说他妈的,她还笑,我都苦死了她还笑。
  • 风砂轮
  • 来代培的第二天,我和大个子刘宝来,还有小个子周大通就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你看我、我看你,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我比刘宝来矮,比周大通高,代培班的其他人看见我们三个人总是并排站在一起,嫉妒我们刚认识就结成了同盟,所以就在背后指手画脚,还阴阳怪气地取笑说,这三个人就像楼梯一样,难道代培几天,还要登楼梯到天上去。刘宝来对我俩说,不要理他们,我们就要做出个样子来,让他们好好看一看,他们生气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 雁过留痕
  • 八一年八月底的一天.大概是中午十一点到十一点十三分左右,叶和姐姐抬着一只装了些换洗衣服和几本高考复习资料的小木箱,灰溜溜地登上了路过天河镇,前往昭萍的火车、这是叶第一次坐火车去这么远的地方。不过叶没有一点新奇的感觉,自然也不会知道有很多与自己有关的事情都将命中注定地在这一天里发生。
  • 小镇
  • 小镇是三百多年的老镇了.却没有什么值得镇上的人在茶馆吹大炮时吹嘘的古建筑。最古老的房子居然是几十年前日本人在小镇西北角留下的一座炮楼.因为历史原因.这座楼当然不能成为骄傲的理由。老潘在镇上活了几十年,他有老房子在乡下.但镇上怎么说也比乡下过得悠闲.只要不是旧历年节,老潘大多在镇上过。
  • 棋子
  • 书生赵棋子把采购部的经理商嫣然给打了. 同事们围拢上来劝解道:俗话说好男不和女斗,赵棋子,你和一个女人较什么劲儿。
  • 以野兽的名义发飙
  • 有一段时间,我对小说产生了疑惑:我这样写有意义吗?这种疑惑最直接的后果是,在这一年里,我的小说风格总是飘忽不定,我怀疑自己失去了方向感。但同时我知道,怀疑自己和相信自己同样重要。
  • 关于真善美
  • 近来关于“周老虎”“刘羚羊”以及诸如此类的事件层出不穷,不由想起人类最早也是最本质的艺术追求——真、善、美。
  • 隐手开牌
  • 秦棋和梅迪迪坐在沙发上,喝着自家熬的哥伦比亚果克拉咖啡。有滋有味地看着碟盘。碟盘是梅迪迪下班带回来的。一部国外的情爱片,一个男人与一对姐妹情感纠葛的故事,片名叫《隐手开牌》。此时的画面是一个游泳池。一个胸毛茸茸的男人。躺在太阳伞下的躺椅上。脸上盖着一本杂志。
  • 惚恍小说(四篇)
  • 董师傅在一所大学里做木匠已经二十几年了,做起活儿来得心应手,若让那些教师们来说,已经超乎技而近乎道了。他在校园里各处修理门窗,无论是教学楼、办公楼、教师住宅或学生宿舍,都有他的业绩。在一座新造的仿古建筑上,还有他做的几扇雕花窗户,雕刻十分精致,那是他的杰作。
  • 工厂忆旧
  • 一座几千人的大工厂,其实就像一座大村庄,总有一些奇人异事。随着时光流逝,这些奇人异事渐渐朝着“史料”方向转化,呈现增值的趋势。
  • 风说你饿 雨说你冷
  • 一辆4500越野车在西藏高原西部山地上奔跑,车内除了司机,还坐着四个人。前排是一男一女。一路分享着吃的,像是一对情侣,男方主动亲热和搂抱女方,而总被女方拒绝,她像是执意要与他保持一定距离。后排坐着两个三四十岁的男子,一直不说话,像是陌生人。然而出门在外陌生人相遇是个缘分,也会攀谈和熟悉起来,何况来到这偏远寂寞的地方。
  • 活物
  • 白大迷糊的儿子白夜丢了。村长白大迷糊只是象征性地派了村民白富贵、白银花去找了。白富贵和白银花躲在村头的杨树林子里睡觉,开始是两人各睡各的,后来就睡到了一起。马角在杨树林子里小解,发现了抱在一起睡觉的白富贵和白银花,当时就说:好你们两个不要脸的,村长让你们去找白夜,还给你们记了工分,你们俩却躲在树林里睡觉,不行,我得去检举揭发你们。
  • 白色夜晚,扑腾着一群活物
  • 白家沟不是个世外桃源,但它确实又在“世外”,只不过不是个桃源,倒像个群魔乱舞的地窖或炼尸炉。
  • 《中国作家》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艾克拜尔.米吉提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13

    电  话:010-64290420 64290837

    电子邮件:zgzjjs@163.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00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0/i

    邮发代号:2-545

    单  价:15.00

    定  价:1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