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我的后奥运生活
  • 楼门前那一大片空地;电视;地铁;鄂尔多斯草原也有一座鸟巢;堵车的日子过去了吗
  • 我认识的一个人
  • 暮年夫妻;楼丛中;叫不出名字的树;想起母亲在世时的一件往事;特困户
  • 依然无尘
  • 十一月那场雾早早地来了;很早的早晨;身体;所有的满足;你说:有我爱的人就幸福
  • 神农架组诗
  • 红坪画廊;野马河;松鸦;香溪源;三省台
  • 长春的记忆
  • 今年我和长春有缘,一年两走,先为诗歌而来,那是“春天送你一首诗”的活动,同时赶上一家刊物遴选“魅力诗人”并颁奖。可想而知,诗歌与长春的组合是一种何等惬意的事!
  • 我下到了“超界第一大井”的井下(外一篇)
  • 来到神东矿区,我有些不辨东西,从宾馆旁边派出所的牌子看,这里叫乌兰木伦镇,显然属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地界;可是,我到坡下桥边的网吧发邮件,人家却说,这里是陕西;我走岔了道,路人又说,你再走就进了山西咯。
  • 一滴水有多深
  • 第一章 心有结菩萨敲 不知不觉中,对过去的痕迹产生莫大兴趣已有一段时间了。心情郁闷时,这痕迹就像乡土中晚来的炊烟,时而蛰伏进屋后黝黑的山坳,时而恍惚飘向落寞的夜空;假如心情不错,本是无影无踪的痕迹,就会是雨过天晴之际。
  • 咱农村女人这辈子(长篇小说节选)
  • 这位七十岁的农村妇女,在忙碌了一辈子之后,拿起笔来,把自己的艰难经历、乡间风俗和农人的喜怒哀乐一笔一划地写了下来。十年之间,几十万字,写满几大摞各式各样的纸。读者通过这些大实话似的简朴文字,看到的是当代晋南农村的生活图景:历史掌故,生产生活,风土人情,民间智慧……
  • 双重叠影·深层象征——从《小鲍庄》谈王安忆小说的一种叙事技巧
  • 每一个时期的文学发展都有不同的规律和特点。上世纪80年代的文坛。思潮迭起,作家辈出.说不清是思潮推出了作家还是作家推动了思潮。新一波思潮汹涌.总有一批陌生的新鲜的文学新星大放异彩。一篇作品成名天下的现象在那个时代并不稀奇.然而,由潮起而兴随潮退而殒的流星作家也不少见。
  • 伴宴
  • 1.看来这一次是让不过去了,得找她“谈话”。 仲熙半是期望半是忧焦——说实话他是最愿意找她“谈话”的.哪怕是为着一个注定不欢而散的题目。
  • 隆冬
  • 大年三十,树田在镇汽车站外面碰上外出打工的庆立。 树田来赶集。当地人将这一年里最后一天的集市称为“半半集”。“半”字包括时空两方面的含意。已到真正的年根,户下的年货该置办的都置办了,只有那些临时想起还缺点啥物什的人才到集上走一遭,也是快去快回,蜻蜓点水一般。卖东西的也不多,摊位星星点点像撒落在道边上的驴屎蛋。
  • 一块白云
  • 绿色的烟叶地里有一只白羊 新清家的房子是祖上留下来的老房子,基础很高。房子后面的地,渐渐地低下去,一直延续到村后的护村坑边。这块地属于新清家的宅基地。宅基地面积不算小,恐怕有一个打麦场那么大。
  • 你为什么不高兴
  • 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表情严肃的男人。我多半时间都在低头吃饭.偶尔抬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男人。 我的左边,人家都喊他大刘的,是一个肩宽体胖、能吃能说的人,桌上一阵一阵的爆笑,大多都由他的说而来。
  • 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隆重举行
  • 唐山——汉川:联想与沉恩
  • 三十二年前,我曾到过唐山地震现场。我在干校劳动了四年后回京,一九七三年被分配到新华社一部门工作,人却住在北京东郊乡下岳父的土屋里。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深夜三点多钟,我睡的土炕忽然乱晃。妻锐声喊醒我一陕快,地震了!我
  • 《中国作家》举办“庆祝建国六十周年诗歌、散文征文”暨“郭沫若诗歌散文奖”评奖启事
  • 我们走在大路上改革开放3O年文学成就展
  • 吉利的愿望
  • 每年临近春节,吉利都会想这样一件事:等我将来有了钱,就定下日子,请全世界的人来千河村吃顿饭。全世界究竟有多少人?吉利不知道。他想那人一定不会少,单是普光镇,遇上赶场天,三条大街挤得水都流不过去——全世界的人当然比普光镇多。
  • 沙漠的秘密
  • 按原先的打算,在锦衣出生之后,柳静还要再生育一次,无论男女,都取名玉食。一个穿,一个吃,柳静对这个成语有一种非同寻常的热爱。人活一生.说到底不就是为了吃好穿好吗?她觉得太准确了,区区四个字,就把所有的、全部的、一切的美好生活内涵悉数概括了。
  • 心魔
  • 正月的太阳淡淡的,像兑了水的酒,没有劲道。风吹来,挟着寒气,刺人肌肤。围墙外的柳树依然光秃秃的,只有细看,才发现柳条转青了,还绽出一粒粒比米还小的叶芽,透着春天的气息。
  • 娘家人
  • 中国人对长辈的称谓很繁复,也很细致,比如叔叔、伯父、姑父、姨父、舅舅等等,与之相对应的便是婶娘、伯母、姑母、姨娘、舅妈。这些还都是好分辨的,一听出口,就知是哪根哪脉,什么关系。及至再上一辈,舅爷、舅姥爷、姨爷、姑爷、姨舅姥爷、姑舅姥爷等等,就必须经人仔细说明,甚至还须具体指明跟至亲的某人是一种什么关系,才能多少明了一些。
  • 汤梨的革命
  • 汤梨认识孙波涛.发生在三十六岁那年。 三十六岁对女人而言,按说是从良的年龄,是想被招安的年龄。莫说本来就是良家妇女。即便是青楼里的那些花花草草,到这年龄,也要收心了,将从前的荒唐岁月一古脑儿地藏到奁子里去,金盆洗手之后,开始过正经的日子。这是女人的世故,也是女人的无奈。
  • 姑娘窝
  • 这天母亲带我走了很远的路,我努力回忆也没法记住来路的时候,母亲带我走进了一个村庄,走进一幢古老的房子。房子长满老斑,有股烟火味。我们走过铺着四方砖的天井。大厅瓦檐下有两个燕子巢,是灰色田泥一点点垒积起来的。一点点水珠形的泥巴像要纷纷滴落下来,却让一些细小的禾草和几根头发小心地粘住了。巢里的雏燕全伸出脑袋来,嘴角是一线美丽的黄色。
  • 《中国作家》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艾克拜尔.米吉提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13

    电  话:010-64290420 6429083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00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0/i

    邮发代号:2-545

    单  价:15.00

    定  价:1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