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图片欣赏
  • 母亲
  • “怎么办?” “你说……” “索性……” 我打个寒战。
  • 一瘸一拐
  • 余津跟马青山约好下午四点见面,地点在靶场。起初马青山提出请余津到他公司大楼里喝茶,如果余副忙,他本人也可以上门去市政府拜见。余津说马老板不必客气,还是就近商量为好。于是就把见面地点定在了靶场。马青山开了句玩笑,问余副上靶场准备带什么枪?驳壳还是左轮?余津告诉他已经安排好了,开一辆坦克,
  • 双色球
  • 1 世间有没有“命运”?你信不信“命运”?很多人不信,也有不少人信,童洋就信。童洋说:“命运命运,一是命,二是运。‘运’是运气,好坏是一时的;‘命’可就是一辈子的事了。”老婆杨春柳是个唯“物”论者,除了信钱,她什么都不信。她不信的理由是,那些不法商人,那些贪官污吏,除了自己撞上枪口的蠢货之外,不都活得滋滋润润的?遭什么厄运?遭什么报应?该出国出国,该玩二奶玩二奶。童洋刚想反驳,老婆不屑地一撇嘴:
  • 带头微笑
  • 1 陆万志是个爱思考的人,这造就了他的痛苦。人一爱思考,上帝就发笑,陆万志爱思考,周围的人就发笑,觉得他没事找事:放着顺心的日子不过反给自己添堵。二十岁的时候,陆万志思考得最多的问题是爱情。什么是爱情?不就是给来源于本能的男欢女爱贴上一个美丽的标签吗?都说爱情是神圣的,是专一排他的,可为什么要死要活地爱上一个人时,
  • 边区造
  • 1 满井一推开风门,寒气就从扎得紧紧的裤腿里飕飕往上蹿。他觉得裤裆里的球蛋剧烈收缩,一窝蜂地钻回小肚子里,接着他就筛糠似的狠命打了个哆嗦。
  • 回乡记
  • 路很远,远得超出了李古巴的预料,并且路还不好走,很不好走,一开始就不好走。因为连着下了好多天的雨,通往董镇的省道基本上都已经烂掉了。可让李古巴后来没想到的是,这已经烂掉的省道居然是他此行最好跑的一段路了。换句话讲,当他的宝来轿车驶离了这段省道,接下来。就再也找不到一条比这更好跑的路了。好多路李古巴嘴上虽然没说啥,心里却一直在骂街。
  • 淘书记
  • 我是二000年搬到银川的。转眼之间,已是八年。当着专业作家的缘故,与社会的往来是很少的。当有人问及我有什么业余爱好,我答为逛旧书摊时,问的人就会笑起来。笑的人自是有其笑的理由的。但逛书摊,确系我一大嗜好,这些年逛旧书摊,给我的生活平添了不少的滋味和乐趣。闲暇无事之际。想一想那一个个摆旧书摊的人,想到他们的喜怒哀乐,想到他们和我讨价还价的时候,
  • 天启皇帝和奶妈
  • 1 客奶奶被宣人宫,是万历三十三年的事情。 此前,她一直住在菜市口南边临街的木屋里。客家是北京五代以上杀猪卖肉的屠户,两间门面,两副肉案,每天客父领着四个儿子杀猪、开膛、片肉。猪在一阵凄厉的尖叫后,最终都被像旗帜一样地挂起来,向熙来攘往的人们招摇着。她是长女,也是独生女,虽然生在屠户家。也是有个闺名的,父母叫她春桃,
  • 云水相隔
  • 一个人的家
  • 临风垂首
  • 系在马镫上的云朵
  • 太空行走
  • 驻村札记
  • 梦回乡土 乡野间,五辆小汽车徐徐行驶,轻盈有序,形成一道景观。因我从省城来。虽位卑官小,毕竟是“上边”来人,好歹也是个副处级,且驻村工作又是各级政府重头戏,所以,下边就看得重。市、县两级驻村办的人。与我初次晤面,竞像久别之亲人,握手寒暄,好酒款待,尚未尽意,还要将我送到所驻的村里。五辆小汽车皆通体透黑,有市里的,
  • 欢迎订阅《中国作家》
  • 澳门飘逝的身影
  • 一 也许是内心深处的偏见吧,一个殖民地的商贸之都,富人的聚集地,怎么会与沉迷风花雪月的诗人结缘呢?我寻找那些曾经到过澳门的人,竞发现许多诗人踏上了这座半岛城市。岁月深处,他们幽暗的身影,许多年里像曲巷中不曾被人注意的独行客,一拐弯就看不见踪影了。一种力量在顽强地遮蔽?历史中那些微妙的、不为人知的奥秘与深意潜伏下来。
  • 自然迹象(外一篇)
  • 几次在院子门口见到那条狗,大多是在傍晚。 院子门口是一条两三米宽的石子路,对面是邻居的小竹林兼菜园.后面是一条长年潺潺流淌的小溪。小溪边上有个垃圾堆放点,附近几家在溪边洗菜刷碗时,顺手将废弃食物和生活垃圾堆放在溪边的一个固定地方。这便是狗用晚餐的地方。
  • 过中秋
  • 怎么说呢,中秋节马上就要到了,这年的中秋是九月三十,二十九这天,能回家的就都赶着往家里赶。往家里赶的人都已经在心里计划好了,二十九赶回去,三十、一号、二号,一共要在家里待四天。这四天做什么呢?人人都有自己的打算,比如,和朋友打打牌;比如,和朋友喝喝老酒;比如,到亲戚家看看。回家的人有回家的打算,烟也买了,
  • 小米开花
  • 说实话,很小的时候,小米就想象过自已有朝一日坐月子的情景。小米这么想完全是因为受了嫂子的启发。嫂子有一天从村南碰有家回来,一句话不说,就软绵绵歪在炕上了。碰有是庄上的先生,开着一间药铺子。这地方的人管医生不叫医生,也不叫大夫,叫先生。小米至今记得嫂子慢悠悠走进院子的情景。娘跟在后头,样子看上去又着急,又欢喜。娘的身子往前扑着,
  • 失去记忆的故乡——贾平凹笔下的乡土中国
  • 贾平凹有句话几乎是挂在嘴上的,那就是:“我是农民”。这句话的内涵揭明了作家本人的出生,同时也使读者自然而然地产生对其心理、性格等等的想象,而其外延则延伸到作家的诸多生活和创作当中。即使从题材上看,占据贾平凹作品很大比重的也恰恰是叙述农村的,这一点在《商州初录》之前如果说尚不自觉的话,那么这以后的一系列创作基本上奠定了贾平凹农村风俗画家的地位,他以其鲜明的风格为人们提供了值得思考的乡土中国。
  • 妈妈姐
  • 月光下的漫漫雪地红润润的,村庄就是冰天雪地间的一群隆起的雪房子。别的房子都睡了,只有这一家窗口还亮着灯光,像一方星星落在雪野上。雪地中隐约泛映着红颜,感人的温暖。使这雪看上去就像肉色的,活的,雪野的漫圆轮廓恰如女人的裸体曲线。煤油灯红黄的光荡漾开来,屋里的景物像在水中一样波动,姐姐似一条美人鱼,
  • 《中国作家》举办“庆祝建国六十周年诗歌、散文征文”暨“郭沫若诗歌散文奖”评奖启事
  • 《中国作家》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艾克拜尔.米吉提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13

    电  话:010-64290420 6429083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00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0/i

    邮发代号:2-545

    单  价:15.00

    定  价:1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