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涂苏别克摄影作品选(一)
  • 铠甲岭轶事
  • 寂然耸峙于华北一隅的凛山,因山多不毛,人迹罕至,抗战时期曾经是八路军、国民党军和日伪军“三不管”的地方,但在其主峰铠甲岭的悬崖峭壁下,却留有那场战争的一处遗迹——个杂草丛生的大土堆。据当地乡民说,那是一座坟冢,当年中国军队与小鬼子曾在这里有过一场惨烈的遭遇战,坟冢里埋葬的就是中国的阵亡将士。照此说来,这些阵亡将士应是为国捐躯的了,
  • 这么旺的火也烧不热个你
  • 提起胡儿台的张红杏,方圆百里,妇孺皆知。关于她的传说从古到今,亦真亦幻。老年人说:“红杏这女子,一看,就不是那平地卧的兔儿!”女人们则挤眉弄眼,嫉妒又神往地说:“嫁汉要嫁李自成:。当婆姨就当张红杏。”张红杏一出娘胎,就是个白面麻子。
  • 冰宫殿
  • 李登峰年轻时不但做过木匠,还做过花匠、铁匠、泥瓦匠……李登峰半生忙碌,但生活却可以说几近失败。失败的结果显而易见:近五十岁也未生个一儿半女,近五十岁也没盖下一幢心满意足的房子。未生一儿半女是因为李登峰有病,按我们米镇人的说法:是李登峰的种子全是稗子;未盖下一幢心满意足的房子,是因为李登峰折腾半生,也未攒下几个钱。李登峰常常反思自己,究其原因,想不出自己兢兢业业,怎么就把个日子侍弄不好?但我们米镇人在背后却能一语道破李登峰失败的玄机,说李登峰——是一个百务不成的人,一个点背的人,一个不上不下十分平庸的人——做什么都在行,做什么都做不到极致。他不是做一行爱一行,而是,这峰看着那峰高,永远登不上峰顶。
  • 彩旗飘呀飘
  • 从凌晨两点钟开始,江南林就一直悬在空中。他把一面面彩旗,安装在一根根路灯杆上。他记不清爬了多少根灯杆,安装了多少面彩旗。有几次,他的身体摇摇晃晃的,要掉下来。他的眼前是花的,像一面破成了碎片的彩旗。有两三次,如果不是本能地抱住了灯杆,真的会被一缕轻风随时卷走。他摆了摆头,抬起,头顶的灯光像洪水一样倾泻下来,将他的眼睛吞没。四周的寂静,将他的动作无限夸大、扩张。他努力地将一面面彩旗固定在灯杆上,他每拧一个螺钉,就强有力地撑一下眼皮。有几次,他的眼皮是被脚下的梯子抖开来的。他不知道,梯子是他抖动的,还是地上的弟弟江北林抖动的。
  • 父亲的天山,母亲的伊犁
  • 到了地处北疆的阿勒泰,看过像一块巨大碧玉那样安卧在万绿丛中的喀纳斯湖,我忽然想,作为一名老兵,既然到了祖国边疆的西北角,就应该去看看驻守那里的边防连队,和连队官兵说说话。我已退休多年,虽然不再穿军装,但心却一直还留在军营。实话说,当了多半辈子兵,对军营,对那些年轻的士兵,我有一种无法割舍的爱恋。
  • 我本来是要去找驯鹰人依布拉音的。但没想到见他之前倒先见到了鹰。我们到了阿合塔那村后,发现他不在家。同行的一位朋友几经打听才知道,今天这个村子里的人要举行一次猎鹰捕猎的活动,有几十只猎鹰在捕猎。他用急切的眼光看着我,要不要去看一下?遇上这样的活动当然要看,于是我们的车子急急驶出了村子。走不远向一位柯尔克孜族老人一打听,
  • 太阳的眼泪
  • 太行山 太行山 像鹰的尖爪 抓扣着大地 山川粗裸地袒露 血脉贲张的胸膛 黄河挟着雷霆 划出 穿破时空的鞭响
  • 爱你如初
  • 陌生 每次。都给我惊异 以微毒,以丰厚 以淡淡明媚,汩汩清幽 水光潋滟。有弯月的痕迹,依暗香袅袅 也会害羞,也会安然 在拥抱之前低头
  • 深夜想海的人
  • 凉水塔 我目测不出 它的高度。双曲线形的塔身 据说有利于自然通风 那些感性的水 有的遇见风,就长出翅膀,随白云飞向远方 更多的,干脆脱掉银色的羽毛 一头扎进池子里 既不拍打池壁,也不溢出黝黯——那是它们的 大海一个沉重的人在茫然的注视中
  • 两个摄影师
  • 汪亮在众多的镜头群里挤了一阵,就悄悄地离开了。汪亮的观点是,很多人长时间挤在一处,即便面对的是神姿仙境,拿到的也多是大路货。拍几张就可以了,不必老待在那里不动。这是汪亮的一向习惯,汪亮走开去时没有叫上别人,这是他的另一个习惯。汪亮要寻找的是具有独特视角的画面,这就要求脚下要勤,移动要快。离开众人后,汪亮开始了他的快步移动和观察。不久,他发现了远处荒野里的那只黄羊。汪亮发现那只黄羊躲避在一丛骆驼刺旁,
  • 雷抒雁:变革时代的抒情诗人——雷抒雁诗作论
  • 一九九九年,著名诗人雷抒雁将自己自一九七九到一九九九年的诗作结集出版,命名为《激情编年:一九七九——九九九》,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以作为自己伴随改革开放二十年的诗性写作的总结。二00八年,作家出版社将雷抒雁持续三十年的诗歌创作结集出版,命名为《激情编年:雷抒雁诗选·从一九七九年到二00八年,从《小草在歌唱》到《冰雪之劫:战歌与颂歌》,以与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相呼应。
  • 裸地(上)
  • 沟头溪雷多。闪电兜头射下来,随之就来了雷。雷在地上炸响了,沟头溪有了生气。最早的时候,这里有一座庙,后来雷击了庙,成了一片草地。天水下得很密时,积了洼,洼里生了小虫、小鱼、小虾。有鸟落在上面觅食,水积得冲了,积成了一片沼泽地。岸上长了很多苇箔,山一般的苇箔在洼中铺漫开,夕阳下打远处看过去闪耀着墨黑的光。风走到沟头溪时被凝固了,阳光照到沟头溪时被凝固了。苇箔横陈在洼边,光很难透过墨黑的苇箔照进去。阳光浮在苇箔上,风一动能听到荡碎阳光的声音。
  • 涂苏别克摄影作品选(二)
  • 《中国作家》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艾克拜尔.米吉提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13

    电  话:010-64290420 64290837

    电子邮件:zgzjjs@163.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00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0/i

    邮发代号:2-545

    单  价:15.00

    定  价:1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