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1少女 一下午都在下雨,时缓时疾。快黄昏时,少女小莲在门楼下一张小板凳上坐着,手里拿本书,眼睛却呆呆地看着外面:天那边悬挂着一长条乌云,像一片浓密阴沉的树林。她听见母亲在厨房里往锅里添水、下米的声音,心想去帮她,却坐着没动。她怕她一走进厨房,锅碗瓢盆乱响,她会听不见高中生民保从门前经过的脚步声。下午的时候,他从家门前经过往常顺家去,她原想叫他停一会儿,和他说那件事,可没来得及开口。他打一把伞走得很快,雨又下得疾。民保家和她家是隔两家的邻居,所以,她此后一直坐在这儿等着,等他回来从门前过时,对他说那件事。
  • 婚姻规则
  • 1 早晨的时候,薛汉风边起床边自言自语,说今天王欧阳可能要来。“王欧阳那小子,都当上县人大的主任了。”
  • 安娜的信
  • 2002年10月 华盛顿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我和往常一样打电话邀请劳拉到家里喝下午茶。这座别墅的风格被欧洲人称作“白色巴洛克”,一种简洁的典型欧美风格混搭的建筑。
  • 陌生的情人
  • 这个夏季,我离开汉堡一路南下,几经辗转,在斯图加特落下脚来。斯图加特是巴登符腾堡州州府,这是德国也是欧洲最富有的一个州。驰名全球的“奔驰”和“保时捷”均盘踞于此。遥想来德国之前,我所知道的有关德国的全部内容,仅两样:一个是希特勒,另一个就是奔驰。不过,斯图加特的富有,对于我这样的穷学生来讲,无非意味着打工机会的宽泛。果然,在一所破败不堪的学生公寓里寄居到第六天,我就得到了奔驰汽车博物馆亚洲接待处的一份服务工作。月底,当我发现自己的银行账户上明显多了两千九百马克之后,欣然接受了同宿舍一位中国女生的邀请,共同租住西城区的一套小居室。不久,我俩迅速脱离那个穷杂之地,兴高采烈地搬进了环境良好的西城公寓楼。
  • 壶殇
  • 民国廿六年农历十月初,日军侵占古蜀镇。壶王汪阿多拒绝为日军制壶刻字,其间日军多次利诱,均为壶王所不屑。是年十一月中旬,壶王妻子袁碧云被日军以“保胎”为由而羁押至天主教堂(宪兵医院)。为维护壶王声誉,袁碧云大义凛然,不顾身怀六甲,于十一月廿六日,吞服安眠药自尽。消息传来,举镇皆悲。当晚,壶王阿多在民间抵抗组织和众乡亲的掩护下,撤离古蜀镇……摘自《古蜀镇志·民国卷138页》
  • 红宝石
  • 一 宋佳佳去机场的路上,一直都在和女儿冯蓓蓓斗嘴。依着你坐飞机还不行,非得坐头等舱,两千多元钱够你外爷爷外奶奶吃几年肉了!她不停地嘟哝着,火车票还要不到两百元。这不是烧包吗?我一个月的工资加上乱七八糟的收入也就刚到两千。你以后真在北京安了家,来一趟花两千,我还敢来啊?
  • 我在海边等一本书
  • 自从亚米拉·奥卡约娃说要把她的新书一页页撕下,扔进大海,希望全世界的读者读到她的书,我就信以为真,每天清晨,我都在海边等这本书。住地离海不远,很适合疗养,倒不是说海风和新鲜空气对我的健康有作用,主要是这儿安静,是个不动产投资区,非真正的居住区。这里三面环海,沿曲折的海岸到处是海景房,我的一个买卖文物的朋友在这儿一气买了七套房子,一套他也不住,也不出租,因为没人租,静静的房子都闲在那里。
  • 饭事记趣
  • 几位朋友聚餐,没有任何正经话题,全是随心所欲,即兴发挥,难免东拉西扯,却多为逗笑开心的生活趣事逸闻。记不得谁说到自己幼年时期经历的艰难生活,为争食半碗锅底铲下的锅巴,曾和长自己两岁的哥哥动手厮打。这种锅巴我也喜食,那是用很细的包谷糁子熬烧稀饭时,大铁锅底留下的一层沉积糁子,被烙得金黄,用锅铲铲下来,多成卷儿状,味道甘美且不论,在“三年困难”时期,一天三顿喝包谷糁子的情状里,吃不上面条,更见不到馍,这种半干的锅巴则耐得住饥饿;父母把这种稀罕吃食全让给孩子,孩子多的家庭,会分给每人半勺,或轮流吃……
  • 季节与火焰
  • 夜雨 骤然间,我听到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那么急促,又那么缥缈,宛如天籁之音。我感到了一种隐秘的锋芒,此刻,就在眼前闪烁。
  • 一扇门的留言
  • 索菲亚教堂 上帝,这,多么美的名字啊 在红砖的结构里 你坐下来,你诵经论道 宠辱不惊,那画面多么舒展。听 天外的鸽子飞得越来越近 翅膀,已经带来了风声 时间,时间,时间 厚重已经使时间越来越少 也只有你吧,沉得住气 你稳稳地坐着,任圆圆的穹顶拔起十字 像插在鞘中的剑,虽然包裹了锋利 可还是让天空也悄悄地矮了三分
  • 你的清纯绝无仅有
  • 在办公室听雨 雨,倾盆而下 风声一阵比一阵紧 脚步一阵比一阵急 打痛了我思念中的事物 办公室之外 那些惊魂不定的树 和疯狂的花草
  • 潇洒在左 温柔在右——论徐坤的文学创作
  • 徐坤,一个颇为女性化的名字。初识徐坤,是在1993年第1期的《中国作家》上,小说《白话》写的潇洒泼辣,虽是写作新手却已笔法老到,看不出“坤”应该显露的阴柔之情,倒有几分“乾”的阳刚之气。及至再见徐坤,又是在1995年第3期的《中国作家》上,徐坤的小说《女娲》充满了女性的气息,笔法温柔细腻,饱含深情,与前番的作品相比,仿佛出自两人之手。这样的反差使我对徐坤颇感兴趣,于是找来更多徐坤的作品阅读。这一读一发不可收拾,一口气读完了徐坤的长、中、短篇小说,一时间,我沉浸在徐坤的文学世界里。
  • 行走的石头
  • 引子 小城的一处大杂院里,住着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人,他们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你争我斗、尔虞我诈,却又能够和睦共处。近来,“资本家”的后代赵吉祥的大杂院里,就发生了这么一出很有意思的小故事。
  • 乾道坤道(上部)
  • 第一章 “庙不像庙。”石高静将师兄应高虚从机场接到迈阿密西郊,指着大片住宅中的一座独栋屋,说那就是崇玄道院,师兄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 首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颁奖典礼在京隆重举行
  • 2011年9月26日上午.由《中国作家》杂志社与中共广元市委、市人民政府冠以天下第一雄关“剑门关”之名联合举办的首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在人民大会堂新闻发布厅隆重举行。
  • [中篇小说]
    (张惠雯)
    婚姻规则(曹明霞)
    [短篇小说]
    安娜的信(安娅)
    陌生的情人(方丽娜[奥地利])
    [中篇小说]
    壶殇(徐风)
    红宝石(王昕朋)
    [短篇小说]
    我在海边等一本书(宁肯)
    [散文]
    饭事记趣(陈忠实)
    季节与火焰(亚楠)
    [诗歌]
    一扇门的留言(默白)
    你的清纯绝无仅有(丰古)
    [评论]
    潇洒在左 温柔在右——论徐坤的文学创作(王茹)
    [新农村专栏]
    行走的石头(李日宏)
    [长篇小说]
    乾道坤道(上部)(赵德发)

    首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颁奖典礼在京隆重举行
    《中国作家》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艾克拜尔.米吉提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13

    电  话:010-64290420 6429083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00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0/i

    邮发代号:2-545

    单  价:15.00

    定  价:1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