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乡党委书记
  • 一 林付强是在县里召开的人大政协会议之后去田坪乡的。其实,年前县委周书记就找他谈过话了。他问前任田坪乡党委书记吴开封:“田坪那地方怎么样?”吴开封不说话,一脸的苦笑。这就让林付强心里没有底了,他曾经隐隐约约听说田坪有人给周书记和刘县长写信告吴开封的状,还听说田坪的农民也不喜欢他,甚至还在乡政府闹事,使得他在田坪待了三年回来还是个局长,他下去的时候就是农业局局长了,这三年等于白干。林付强心想要是自己在那里待几年回来,还是原地踏步,那就太不划算了。
  • 篮球圣手
  • 他瘦骨嶙峋,手长,脚长,腰长,脖子也长,那颗小而圆的脑袋就像竹竿上顶着的一个小球。他并不是饿瘦的,他的父亲是医院外科主刀医生,经济宽裕;虽然因为他不肯学医,而是要执拗地学美术,父子关系不大融洽,但是每月的生活费还是给得比一般大学生多;他是那种被人称为“营养燃烧型”的人,只长骨架子不长肉,再吃多少也胖不起来。从小时候起,人们都戏谑地叫他“竹竿”,几乎忘记了他的姓名。小学、中学,他坐在教室里的最后一排,还比其他同学高出一个头来,进了大学仍然是全班、甚至于全校最瘦最高的人;第一天上课,正是这亚热带南方漫长雨季的高潮,天空乌云密布,倾泻着滂沱大雨,教室里光线很昏暗,来上课的老师照例要把全班的学生扫视一遍,以加深印象。当老师通过坐满了人的一排排座位望向后边,见最后一排有个人的上半截身子突出于众人头顶之上,就说:“后边那位同学,请坐下!”
  • 子弹射向何方
  • 1 学生宿舍的木门上都裹了层薄铁皮,周围用钉子砸严实了,四个角上还特意多加了几枚,一副严防死守的架势。闫韬见门上没挂锁,抬脚就踹了上去。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门瞬间轰然洞开,旋即嘭地撞到墙上又硬生生弹起。突如其来的强烈震动使门上镶着仅剩的半块玻璃哗啦坠落,碎成满地渣。钻进《魔兽世界》里浑然忘我的两个同屋吓得一激灵,触电似的绷直了腰,键盘鼠标却还是不肯离手。显示器上若干个人畜难辨的卡通形象纠缠在一起,手执各式武器,挥画出绮丽而致命的光芒。音箱里不断传出金属碰撞声与呼喝声,配着时而激昂时而雄浑的音乐,真有那么点金戈铁马的意思。可是金戈铁马被困在十几英寸的液晶屏里,再怎么挣扎也是有心无力,于是那壮烈的声响便有了几分徒劳的味道。沾满灰尘的墨绿色窗帘半遮半掩,几个吊环夹已经从横杆上脱落,狼狈地耷拉着。阳光透过窗帘的孔隙不屈不挠地射进来,久未铺整的床铺、脏兮兮的地板和无孔不入的垃圾在灰黄的光线下一览无余。这是一个毕业在即因而无需考虑卫生问题的大四男生的宿舍。闰韬闷不做声地坐下,咕咚咚灌了几口水,而后迟疑着掏出手机,又放下,想想还是拿起来拨了个号。一阵乱七八糟的彩铃过后,有个女声满怀歉疚地提示道:对不起,用户暂时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请稍后再拨。对方直接挂了。闫韬恨恨地骂了句我操,把手机扔到了桌上——毫无疑问,他跟他老婆又吵嘴了。
  • 结扎
  • 1 “向四叔的那个切掉了。”关多宝一手托着蓝花瓷碗,另一只手捏着筷子戳向我的裤裆,他的红领巾向一边歪着,傻笑起来嘴角也是歪的。 在那个遥远的午后,关多宝的傻笑是十分有必要的,这种笑不但指向向四叔,也直接指向了向四叔的女儿向娟娟。向娟娟是我的同桌,就是她率先在班里兴起一股划分“三八线”的风气。只要我的手肘一越过桌子上的“三八线”,她就会拿起三角板戳一下。她这个戳的动作暗含了某种说不清的意味,让班里的女生也纷纷效仿起来。我上课爱打瞌睡,好几次都被她戳醒。如果是现在,我一定会站起来骂:戳戳戳,戳你妹啊!但那个时候没有,只在心里暗暗发狠:你下次手肘别放过来,不然哼哼……我已经把圆规的针尖准备好。但她一次都没有越过来,我非常失望,并慢慢对她的警觉油然而生出许多敬意来。换言之,我有点喜欢向娟娟,她玲珑小巧的鼻子是那么可爱(戴红领巾的年龄欣赏女生,鼻子几乎是她们身上唯一的凸起物)。
  • 人间的金茶荚迷
  • 1 季灼灼不禁埋怨地看着身边戴着眼镜、举黑伞的少年。 要等的那路公交直到现在也不出现,可半小时前连过了三辆。晚上九点不存在堵车的问题,从俩人走出画室到现在,已经在冰冷的雨中站了半小时,公交车却还是迟迟不在马路尽头露出影子。听着单调密集的雨水打在伞面,季灼灼终于呼出一口白雾说道:“什壹,都怪你才拖到这么晚。” 画室的周末课两小时前就结束了,那时季灼灼还没来得及收拾完画具,就被送伞而来的什壹堵在了原位。这情景旁人看来非常奇怪,什壹忽然就把一张绘画联赛的折页单拍在季灼灼面前,仿佛她要是不在后天报名截止前表态就决不让步。于是大家便前来围观,一场持久讨论由此开始。 只有季灼灼自己心里清楚,每年这个时候,她都被折磨得有多想疯掉。从上轩全国联赛报名的第一天开始,什壹就想尽办法说服她参加。“赢了就可以出名啊。”他说,对此季灼灼忍无可忍。明明两个人同是美术生,同是寄人篱下地活着,既然什壹那么喜欢这比赛,为什么他不自己去?何况不管是速写还是素描,什壹一直比她刻苦多了。 忽然一只手握了握她举伞的手,季灼灼被这种温暖惊醒,回过神来。“冷吗?我去对面便利店买点喝的吧。”她听见什壹在一旁小心地说道,于是满腹牢骚地抬起头,却迎上了他温和的微笑。
  • 我也只能这样
  • 一 徐静将床上的烟灰一点点地弹落在地上,叫了一声小光。小光便转过头来,他光着身子,一只脚翘着,静物般站在窗子边上,他就是这样,举手投足问总带着些孩子气。 楼下是包公湖十字,总会有拼了命也要闯红灯的人。小光便猜测那些人也是去偷情,他擅长自以为是。他总是以为自己骑车闯红灯来私会徐静,别的闯红灯的人也是如此。他的确喜欢闯红灯,徐静总是不理解他这一点,为何那样喜欢闯红灯呢?有时候,他载着徐静往道路的中间冲,实在过不去了,他就将自行车停在十字路口中间,张着嘴巴笑。仿佛终于找到了被注视的感觉。小光学跳舞的初衷也是告诉了徐静的,要在灯光下跳舞。
  • 人与狼的传奇
  • 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鄂尔多斯。那时的鄂尔多斯水草极为丰美,牛羊遍地,野鹿成群,百鸟飞翔,堪称生命的快乐世界。 一 深秋,夕阳的余晖带着一种落幕的慵懒,漫不经心地从草尖滑过,清风从耳畔轻轻拂过,鹿群从眼前飞快掠过,草丛中偶尔传来昆虫的低吟浅唱,散落在绿色中的蒙古包冒着缕缕炊烟,苍苍茫茫的大草原四下悄然。
  • 从容的冷意
  • 水乡里也有恬静的耕读生活 成为鱼后只需要静静地划水 一对鸳鸯首尾相衔地游了许久仍无倦意 一只河豚吃力地驮着满腹的民脂民膏 在陆地时的威风已荡然无存 美人鱼出现在岸上,波心开始荡漾 干扰了正常行进——花瓶掉下来 碎了一地。一个转身过后 中产阶级的癖好在水中清晰地显影 时间的消逝像刀片在空气中一闪 历史正在安静地着色
  • 城市的明与暗
  • 铁丝网 头顶,法桐的枝条,杂乱的铁丝网 一枚枚芽苞,还没有绽开尖刺 ——弄伤自己,才有春发生 就在这个三月,一个叫走饭的女孩 乘坐时光机,去了另一个世界 她说人生的过程,就是自杀的过程 我还在关心持续已久的两个人的争吵 并比较谁怀里的青蛙更多 也看看他们能不能在键盘上编织出银河 真是人闲长指甲,我还是去兴庆公园吧 进门前记得把自行车锁好 又是周末,出来走动的人似乎超出了人的总数 成片的郁金香,刚从泥土里印刷出来 我也能产生一点油墨 得托付谁,转交给我的祖国
  • 如果可以选择
  • 石头里的百年老树 穿过石头的冰冷和啮噬 你用气根 沿着淡淡的酒香 与石缝成为莫逆之交 与阳光 空气 成为兄弟朋友
  • 梁小斌随笔
  • 绘事后素 我曾被几个中学同学七手八脚地抬着走向足球场,因为我身上藏着一只蟋蟀。他们必须把我抬到一个没有杂草的开阔地,才能真正动手去抢那只蟋蟀。他们要避开断砖,避开杂草,避开一切蟋蟀蹦出后可能躲身的任何角落。 这样.他们就开始追我,我拼命地跑,想摆脱他们。我向足球场边缘跑去,那里有杂草,我现在不可能把蟋蟀向空中抛去,同学们会一拥而上的。 孔子在论绘画时说“绘事后素”。大意是要画的东西背后是一片素白。这样画什么就看清楚了,我的同学们也懂得几乎相同的道理,要想能看见它,要抓住蟋蟀,它蹦跳的地方.也必须是一片广阔的空白。 我的蟋蟀千万不能在广阔的空白场所蹦跳,在醒目的场所,蟋蟀将不属于我。我开始在断砖堆边打滚,以保护蟋蟀不被抢走,又得提防在扭打中把它捏死。此时,蟋蟀如能被我放走,它尚有生还逃走的机会。但是,我在与他们扭打时,更为担心蟋蟀蹦到断砖的黑暗中,从此不知去向。
  • 三峡书简
  •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至十二月之间,我出差到武汉,再到宜昌,从宜昌乘江轮到奉节,之后返回宜昌,再回到武汉。为此我给妻子写了几封长信,向她报告旅途见闻,现在摘要汇集在这里,既是对个人,也是对时代的记忆与怀念。英国有一句谚语:马已经丢失,不能策马而行,只能打马鞍子过瘾,在梦境里寻觅旧日的光影。这自然是对个人而言。还有一句谚语是讥讽往纽卡斯尔的运煤之人。纽卡斯尔是产煤的地方,往那里运煤岂不是多此一举?因此,我这篇文章对于没有看过三峡原貌的人,兴许还可以提供一些历史碎影,迅翁有诗:“或遣春温上笔端,”我这里改一字“或遣‘遗’温上笔端”.如此而已。
  • 文乡长下乡
  • 1 青春年华的文华大学毕业后,又考上了公务员,被分配到县政府办公室当秘书,一晃五六年过去了。县领导看这后生各方面都不错,把他提拔为办公室副主任,一晃又是五六年过去了。政府办的事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起先是整天埋头写材料,整理资料;后来是迎来送往,跑腿办事;但总归是按领导的意思办事多,自己独立思考的机会少,这就不免使他感到心情压抑,自己各方面的天赋和才华不能淋漓尽致地发挥。 有了思想情绪,就常和同事们在一起发些牢骚,说咱们这些大学毕业生啊,有点才能也窝在这个位子上施展不开拳脚,哪天领导们开开恩,放咱单打独斗一回,也不枉念了一场书……话慢慢传到领导耳朵里,领导们心中就有了数。新一届乡镇领导班子调整时,组织部找文华谈了一次话,征询他的意见,他说想下去锻炼锻炼,果然,没过几天,他被任命为榆树屯乡乡长。
  • 论范小青的小说创作
  • 范小青显然属于新时期成长起来的作家。从新时期到新世纪的今天,当代文学已经走过了三十余年的历程。虽说是“弹指一挥间”,但三十年的过程也不算短,由“五四”新文化运动催生的中国现代文学不也就三十年的历史吗?而三十年的中国现代文学留下了多少文学财富也留下了多少至今仍让我们议论不休的文学话题。在我看来,从新时期到新世纪的这三十年丝毫不会逊色于现代文学的三十年。因此,就以这三十年为一个时间段进行一些归纳和总结,也许是一件非常有价值也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当我阅读范小青的一系列作品时,很自然地就把她与这个三十年联系了起来,她的写作贯穿在这个三十年之中,总结范小青的写作,也就是在总结这个三十年的某一侧面;另一方面,我们完全可以把范小青当成一滴很珍贵的“水”,我们从一滴水去窥见“三十年”的太阳。
  • 绝秦书(上部)
  • 序曲 民国十八年, 遭下大年馑。 高粱面涮糊汤, 三天喝一顿。
  • 第二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评委会参会评委
  • [中篇小说]
    乡党委书记(向本贵)
    [短篇小说]
    篮球圣手(彭荆风)
    子弹射向何方(牛牛)
    结扎(陈崇正)
    [中篇小说]
    人间的金茶荚迷(山羊一科)
    [短篇小说]
    我也只能这样(赵瑜)
    人与狼的传奇(元正)
    [诗歌]
    从容的冷意(戴小栋)
    城市的明与暗(第广龙)
    如果可以选择(申林)
    [散文]
    梁小斌随笔(梁小斌)
    三峡书简(王彬)
    [新农村专栏]
    文乡长下乡(李日宏)
    [评论]
    论范小青的小说创作(贺绍俊)
    [长篇小说]
    绝秦书(上部)(张浩文)

    第二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评委会参会评委
    《中国作家》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

    主  编:艾克拜尔.米吉提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13

    电  话:010-64290420 6429083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100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0/i

    邮发代号:2-545

    单  价:15.00

    定  价:1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