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朔方》 > 2016年第01期
  • 卷首
  • 俄罗斯神话中的丹柯,用瘦弱的手掏出自己闪光的心。有了前面那一片光辉的照耀,后代的读者才体会得到在理想的鼓舞下,文学能够达到怎样的高度。历史上无数事例也告诉我们,崇高的心灵——理想主义,并不受残酷的现实制约,而翱翔在地狱上空的一片自我想象的光明中间;心理的高层次需求与追求,可以相对地不受生理上低层次需要的支配,也许正是物质生活最困难的时候,精神世界才能达到高峰体验,所以我们先辈中才有那么多可歌可泣的不屈服的人物。——张贤亮《我的菩提树》
  • 张贤亮:文学与西部大地——张贤亮文学成就研讨会发言摘要
  • 2015年12月8日,是著名作家张贤亮的诞辰日。当天,张贤亮纪念馆开馆仪式暨张贤亮文学成就研讨会在银川市镇北堡西部影城举行。 张贤亮纪念馆开馆仪式由自治区党委宣传部、自治区文联、宁夏日报报业集团、银川晚报、镇北堡西部影城主办,宁夏作家协会、《朔方》编辑部承办。自治区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蔡国英,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陈崎嵘为张贤亮纪念馆揭牌。
  • 1988年的风流韵事(中篇小说)
  • 一 乌鸦们又开始在空气里翻涌了。父亲努力将那颗脏兮兮的大脑袋从蹭满头油的枕头上抬起来,嘴巴斜咧着,黄牙龇开,一截浅褐色的软体从牙床间垂下来,那是父亲的舌头。自从第一次中风昏迷,他将自己的舌头差点咬断,之后这舌头就再也没能彻底治愈。隔段日子他好像馋得受不了,急需解馋,便用牙关紧紧夹着舌头狠狠咬嚼,直咬到血肉模糊、口舌僵硬,把自己疼死过去。
  • 行走的锅(散文)
  • 当这一题目落在纸上的时候,我禁不住闭上眼想象,此时此刻,他们在干什么?狄力木拉提·泰来提,维吾尔族,来自新疆。哈志别克·艾达尔汗,哈萨克族,在塔城一家报社供职。冶生福,“70后”,回族,从青海大通来。石彦伟,回族,《民族文学》编辑。我自己,回族。
  • 婚纱照(短篇小说)
  • 说好了今天去办手续。 文丽和海涛刚要动身,店里进来了几个人。一个高个儿的小伙子走在前面,后面是一个粗腰女人,领着一个姑娘。文丽和海涛都看出来了,他们是来照结婚照的,但都没主动迎上去。
  • 复调性话语空间与悲悯的诗意(访谈)
  • 张富宝:近些年来,宁夏作家和宁夏文学广受外界的关注和好评,也引发了越来越多的专业研究,这是一件幸事。然而目前,对宁夏作家的研究整体上还远远不够,尤其是关于作家本身的第一手资料和传记性资料还比较缺乏.这些都大大制约了研究的深入。对作家的访谈,总是带有某些窥测的动机,因为这可能是了解作家创作奥秘的便捷途径之一。因此,我想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准备选取宁夏一些代表性的作家做深度挖掘,希望通过系列访谈的形式,集中地、全景式地、多层面地展现他们的生活与创作状况,包括创作心理、写作困境、写作美学、文化情怀等等多方面内容。你是我的第二个访谈对象,我希望通过对话的方式进行深入交流,谈一些你最想谈的东西,一些别人较少谈及的东西。
  • 屋脊(散文)
  • 一 床铺再软乎,对腰椎都是磨损。是一种坚硬的磨损。 不管是在医院,还是在家,屋脊上的步履灵巧、轻盈,摇曳耳际,一会儿虚无,一会儿黏稠。我瞅一眼身边的父亲,看他是否也在倾听。父亲如婴儿一般安静,我就明白了这叫压抑,或者是一种即将失去的恐惧。
  • 末代农民(散文)
  • 一 我不是农民,我父亲不是农民,我爷爷是半农半商。 上山下乡插队,我体味过在土地上刨食的艰难,对农村和农民有了深刻的理解。 我九岁离开农村,移民到宁夏,在城市长大,对农村只存一个模糊的记忆。我父亲二十岁以前生活在农村,耳濡目染,对农事略知一二,而他一直上学读书,没有亲历农事,二十岁当兵离开农村,每年回家探亲一个月,顶多能帮着家人干些农活儿。后来,我们一家人随军走出农村,脱离了土地,五十年间就像尘埃一样落在我的追忆里。
  • 我不想丢掉自己的笨拙(创作谈)
  • 写了许多年,必须承认自己的笨拙。对我而言,笨拙并非坏事,性格使然,生活态度决定写作方式,站在潮流背面笨拙起来也悠然自得。笨拙的根基必须真诚,真诚正是散文最需要的心态。我曾多次怀疑自己,也多次问自己为什么要写作?笨拙锤炼了我,怀疑使我明白了许多事情。我一直坚持散文一种文体的写作,一直坚持散文是写给普通民众的,也一直坚持写普通人的情感,写普通人对现实的思考。
  • 小镇人物(二题)
  • 王麻子 王麻子全名叫王福顺,家里是开锁匠铺的。 先锋镇原本有好几个锁匠铺,但没有一家的生意能超过王麻子家,渐渐地他们就都不做了,有的搬走了,有的改了行,最后只剩下王家。虽然大家都喊他王麻子,但他的脸上并没有长麻子,这就好像叫张半仙的人,并不是半个神仙;叫李大傻子的人,也不一定是弱智一样。
  • 福山蹲儿
  • 1 屯儿的祖上是个武官。 那是明朝初年,屯儿的老祖宗吕千户从云南乌撒卫调防到福山,老母亲及老婆孩子在福山城找了一处院子住下,他们从此就算是落籍的福山人了。吕千户在县城千户所当一把手,官职五品,比县太爷还高两个品级。不过,吕千户从不干涉县里的行政事务,县太爷便十分敬重他,凡事反而主动向他请商。吕千户一心练兵、准备打仗,而且要打胜仗。福山县的老百姓都对吕千户刮目相看。
  • 桃花红,梨花白
  • 1 要去一个地方。看一个人。 要去的地方是南方,要看的人是他。南方不是千里迢迢的南方,而是就在她的南边,相隔不到百里。 这件事是大刘组织的。她把大刘定义为熟悉的陌生人,两人在一个文化部门共事了十几年,内心始终是两条平行线。她对大刘组织的那些活动从来不大上心,但是,当她听到大刘说要去看他时,心里像是突然钻进了一只兔子,开始蹦跳起来。
  • 日记选钞
  • 2012年4月15日 星期日 晴 想到几个名词解释: 一、艺术。艺术就是在物质世界里失败的人所从事的精神活动。 二、政治。政治就是用泥土塑成的佛像。 三、花。花就是允许人看见的虚幻。 四、书。不是模仿的结果,就是猜想的结果。
  • 钓鱼城
  • 1 这里完全被绿色覆盖了,或者是淹没了,你看不出一座城的形象,但是你还是要寻找什么,于是你看到了隐在绿色中的城垛,一个,两个,三个,那些垛子就在你沿着一级级阶梯上升时出现在视线中。雨越发大起来,大得让人辨不清东西。有声音尖利地呼啸,打着的伞左右乱晃,伞盖倒脱。那种疯狂,甚至会产生一种幻觉,莫不是回到雷石箭矢、战火硝烟的年代?
  • 你知道得很少的济南(四章)
  • 曲水亭街 曲水亭街南起西更道街,座不小的水池,名叫百花洲。来的泉水汇成河,曲曲折折,明湖。北到大明湖南门,北头有从珍珠泉和王府池子流过流到百花洲,
  • 山里人家
  • 1.在山里 我们的村子紧紧地依偎着一脉从西向东绵延而去的大山,和南边的秦岭相比,这山算得上土山。一开春,枯萎的山就清新了,毛茸茸的,开始生长;到了夏秋两季,山自然秀丽了,丰腴了,站在村口,注视着轮廓分明的山头,怀里仿佛抱了一只肥壮的猫儿。
  • 苍茫之域(组诗)
  • 鄂尔多斯 我只是希望能遇见一个人,在鄂尔多斯 他骑不骑马没关系,但他必须是一位老者 一位喝羊奶、吃米谷长大的红脸汉子 我想听一听关于鄂尔多斯的传奇
  • 林一木的诗(五首)
  • 寻找广宗寺 之后便不会再有了 幻化,在人间的,虚境 在贺兰斜逸的青峰上 一株,带有针毒的苋麻花里 它从晴天的光影中 显现 藏身于,明亮的山涧
  • 李明的诗(六首)
  • 开阔地 风熟知草地与牛羊 游走的气息 西北那些高贵的天鹅 牵着早春三月
  • 宁夏“60后”作家的三副面孔
  • 以下三则短评,不是同一时间所写,它们的产生本来有不同的理由。但是今天把它们合起来,重新打量一遍,突然觉得它们若还有点意思,那意思大概是合起来后才有的,是合起来当作整体才使它们有了某种指向明确的文学价值观。按照文艺理论已经论证的规律,文学的核心当然仍然是对人们深处情感的打捞和表现,这一点问题都没有。
  • 诗词十八首
  • 咏桂 丹桂烁金香袭门,天风送醉沐千村。 残荷只解听疏雨,唯有此花能摄魂。
  • 著名诗人的房子
  • 故事发生在1944年的夏天。那时,从首都以外的地区开出的火车都会晚点五六个小时,旅客们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了。我乘坐的那班夜车是从爱丁堡开往伦敦,到达约克时已经晚点将近三个小时。当时车厢里有十位旅客,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我仍清楚地记得其中两个人。
  • 全国文学报刊联盟成立 《朔方》成为全国文学报刊联盟理事单位
  • 2015年12月1日至2日,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中国作家出版集团承办的全国文学报刊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全国文学报刊联盟正式宣告成立,并依据联盟章程产生了首届联盟组织机构。
  • 王剑冰作品欣赏
  • 何富成作品欣赏
  • 《朔方》封面

    主办单位:宁夏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杨继国

    地  址:银川市文化东街23号

    邮政编码:750004

    电  话:0951-6026692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585x

    国内统一刊号:cn 64-1010/i

    邮发代号:74-2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