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乡音的魅力
  • 过去的一年,是本刊平静的一年。说平静,是没有惊涛骇浪,是编辑部内外的和谐。一年来,在这里工作的每一位编辑都在努力工作,已编发的作品,不少在读者中产生了影响。张抗抗是《上海文学》的老朋友,最近十年,她一直在创作修改一部新的长篇小说,这种“十年磨一剑”的功夫和耐心,在中国作家中少见。她在“磨剑”之余,为《上海文学》写了中篇小说《把灯光调亮》。
  • 小心踩到蛇
  • 前些日子,女人从三楼的窗口发现,对面寨子的右下方出现了一片淡黄色。她把这个发现告诉我,我那会儿躺在卧室的床上翻书,我听到了她的话,但是那跟没听到也没什么两样。起床洗漱接着下了楼,没有在当时想起去看一眼那片淡黄色。
  • 火烧云
  • 居士下山买药的时候,半道上碰到一个女人,后者边走边四处张望,神色悠然,像是误人此地的游客。二人擦肩而过。居士脚步未停,也没有告诉她,上面没有风景,也没有人。
  • 有人来了
  • 这个小区是危险的。我说过,我一直说,我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这个小区,他们不听。前年冬天,他们一要带我进来,我就坚决反对。“知足里”比这暖和,是那种地面就有的暖和。这里,寒气遍地,寒气遍地也不算什么,关键是臭。还没进小区,那些味道就灰尘似的打脸熏眼睛。从保安栅栏的大门进去,
  • 夜泳馆
  • 那天晚上,在饭后追酒的时段里,有机质的噪音已和油腻的空气混为污浊的一体,张大哥突然开始描绘投币轮回的场面。
  • “永葆青春”在于学习之心
  • 池田大作:现在日本进入了前所未有的老龄社会。总人口中六十五岁以上的老龄人口所占比例为百分之二十六点七(2015年)。四个人当中有一个以上高龄者,估计老龄化今后将进一步发展。听说中国也有老龄化倾向。
  • 黄土南店--我的记忆骨灰瓮
  • 1981年,我逃离下乡插队的黄土南店整整五年后,又是一个冬天,我在圆明园废墟里散步。下午四点多钟了,天色越来越暗,西北风咆哮而来,四周众树摇动,视野渐渐模糊,这寒冷,有种深藏的熟悉……突然,一个念头(一种欲望?)从心底窜起:回村看看!对我来说,“村”这个字,不是用于任何别的村庄,
  • 罪与罚
  • “坏消息是,有人从我商务账号盗走八万美金。”斯蒂大下班回来,一进门就说。
  • 走出《三家巷》——父亲、劫难、我
  • 也算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个知名的文化人了,我的父亲欧阳山,是一个写作七十余年的资深作家,一个在“文革”前后被全国批判,被打倒了十五年之久的知识分子。同时,他也是最后一个以中共中央顾问委员这样几乎是党内最高政治地位谢幕的革命文学家。也许父亲不知道,也许没有一个人知道我有多敬重自己的父亲。只是他太有名望了,以至于我很早就明白,无论我多么努力都不可能超越他。说真的,
  • 水边的事
  • 再次来到三峡。这是第几次来到这里,很难记得清楚了,唯一清楚的是每一次与三峡相逢,都是一次情怀与思潮的碰撞。
  • 麦德林的诗歌节
  • 从云南乘飞机去麦德林要三十多个小时。在巴黎机场等待转机的时候,一个留着白胡子、仙人般的老者穿过长排的候机椅走过来,问我和舒婷,是不是诗人?是的。我和他交换了诗集,像是出示护照。他是阿尔及利亚的诗人阿明。我们都要去麦德林念诗。他看过麦德林诗歌节的网站,知道有中国诗人要来。这时候,
  • 盐的家族
  • 老盐民 祖父的肋骨,在炉火里熊熊燃烧 发出烈日底下盐粒爆裂的声响 整整一个上午,加上延后的午餐时间 子孙们在守候一个大海的盐水被慢慢烤干 直至骨灰如白花花的盐晶 厚实、凝重、沉甸甸地装进盒子
  • 鲜花迷离
  • 莲花在水中开放 灵魂先于肉体开放 但灵魂的开放没有时间点 我反复走过一条路 跨过一座桥 我在等待着什么 我注视着你迷离的脸
  • 守望飞翔
  • 母亲的一些白发还活着 母亲走了,她的一些白发还活着 与深秋的芦花一样苍白 那不死的灵魂白发和芦花一起飘飞 在寻找根深的老屋
  • 小说的封锁与解围
  • 黄昱宁:大部分作家访谈都从童年谈起。我知道你最早的虚构经历其实发生在1980年代的上海。你写了一个短篇小说,结果却给退稿了?小白:是啊,文学青少年。读过很多小说,便觉得也可以自己动手写,那时候特别喜欢沈从文,模仿他那个语调,写过几个小说,投稿给《萌芽》,回来几封格式退稿信。
  • 文学批评:视角与问题
  • R·韦勒克曾经简明地将文学研究划分为三个领域:文学理论,文学批评和文学史研究。文学史研究和文学理论不至于产生多少异议,可是,许多人觉得,文学批评作为一个领域似乎有些奇怪。文学批评不就是七分文学史研究加三分文学理论吗?然而,20世纪以来,文学批评提出了许多独特的问题,种种学派纷至沓来,
  • 作家书画
  • [卷首语]
    乡音的魅力(赵丽宏)
    [短篇小说]
    小心踩到蛇(马原)
    火烧云(鲁敏)
    [中篇小说]
    有人来了(须一瓜)
    夜泳馆(于是)
    [凝视文学与人]
    “永葆青春”在于学习之心(王蒙;池田大作)
    [诺日朗因缘]
    黄土南店--我的记忆骨灰瓮(杨炼)
    [我的5G]
    罪与罚(张辛欣)
    [心香之瓣]
    走出《三家巷》——父亲、劫难、我(欧阳燕星)
    [人间走笔]
    水边的事(刘醒龙)
    麦德林的诗歌节(于坚)
    [新诗界]
    盐的家族(缪克构)
    鲜花迷离(龚学明)
    守望飞翔(严志明)
    [文学访谈]
    小说的封锁与解围(小白;黄昱宁)
    [理论与批评]
    文学批评:视角与问题(南帆)
    作家书画(陈村)
    《上海文学》封面
      2017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上海市作家协会 上海市<<劳动报>>社

    社  长:赵丽宏

    地  址:上海市巨鹿路675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540319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02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95/i

    邮发代号:4-219

    单  价:9.00

    定  价:10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