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板凳上的疑似白癜风患者
  • 杨红之影
  • 街道秘书发放的村级干部“日常消费申报表”的贴脚处,有一行备注:“如果有特殊消费,如‘性消费’等也请写明”。性消费不就是“这个”吗?于福荣想了想,觉得现在街道秘书毕竟是大学毕业生,说得那么书面化.好像不是违法的事,只是一项正常消费。可是有人会填写吗?除非他不想当村长了,除非他骨头痒,想去那种可能连窗子也没有的地方关上几天。
  • 少白头
  • 奥斯威辛墙
  • 我已经当了整整三年驻外记者,这个夏天终于可以休假了。我打开色彩斑斓的欧洲地图,如同走入五月阳光下的花园,那些令我神往的地名花朵般在眼前摇曳绽放。罗马、巴塞罗纳、日内瓦、维也纳、布拉格、阿姆斯特丹……我的手指轻轻抚过这些城市名字,我知道自己不会被它们所诱惑,因为我早已决定要去哪里。
  • 一个人的航线
  • 父亲对子女的冷漠是惊人的,我是他最小的儿子。他几乎不说话,卖掉那艘海轮后,他的情况就是如此。五年来,他跟我总共说了十几句话。其余的时候他板着面孔,不理人。
  • 蒙冤者
  • 卢森决心做一只公车之狼。 既然准备伸咸猪手,得挑个合适的对像。 他瞄了一眼紫发夹。
  • 青玉案
  • 玉蚕一觉醒来,怅怅然不知身处何方,心里空得发慌,就像衰草败叶上的一截枯蝉衣。怔忡片刻,眼珠子兜兜转转地寻觅起来,“铮”地就撞在玻璃窗长方形的一块靛青上,蓦地一个激灵:该起床了,露水一干,桑叶就摘不成了。
  • 傅雷、预圣婴硬“张迷”瞧仰的285弄
  • 现实与亲情的撕扯——评张惠雯的《垂老别》
  • 垂老别
  • 连手(上)
  • 黎明时分,吉西道杰醒了。天还没亮,从窗户看出去,东边黑暗的山头上方只有一抹微微的亮色。他是冻醒的,已经是五月中旬,但昨晚睡觉没关窗户,迭部沟清晨的湿空气侵袭进旅馆的房间里,而他又喝醉了酒,只穿一件衬衫躺在床上,被子都没拉开。
  • 读书器,丧失勾魂的利器?
  • Amazon在卖它自产的读书器引起两人琢磨。一个是我,一个是位年轻投资家。 这位找不到可扔钱地方的人MSN上聊:“用读书器卖书,二十多块美金的书变九块九美元灌一本。我买俩读书器琢磨它的商机。”
  • 那边多美呀
  • 雪花灼痛了掌心
  • 此行,你既是离别,也为团聚 都出于无奈 偏又碰上了一场 比离情更密更浓的搅天风雪
  • 空灵之魂
  • 墨色淹没了我 无形的岛睁着眼睛 活着不仅仅是为了说话 清清的露珠滋润孤独 月光流泻古老一样幽默的风走来又走去
  • 社会问题与文化思考
  • 今天,我将从两方面来讨论从文化的层面思考问题,一是为什么要讨论这个题目;二是从我自己的所做——我的小说、随笔,来谈谈我是怎么样进行文化的思考的。
  • 上海叙事:弄堂乾坤——评王小鹰的长篇小说《长街行》
  • 国际花园城市 中国家居城市 朱家角
  • 《上海文学》封面
      2017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上海市作家协会 上海市<<劳动报>>社

    社  长:赵丽宏

    地  址:上海市巨鹿路675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540319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02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95/i

    邮发代号:4-219

    单  价:9.00

    定  价:10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