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中环”杯《上海文学》短篇小说新人大赛获奖篇目
  • 小么事
  • 郑琰琰给顾怡宁的第一印象,便是——这姑娘好像有点傻。 沈旭的解释是,比正常人傻点,但比傻子肯定聪明。总体而言,还算是个正常人。
  • 谣言
  • 2000年夏天到市区鞋都的那个人,大家后来都叫他阿元老司,他是从瑞安乡下过来的。他其实没有其他本事,也没有太多的资金,唯一能使他心定的是,他手头有两台机器。机器是他从别人那里转让来的,他有一点小手艺,把它修了修,觉得自己身上突然多了件武器似的,就不胆小了,就闯市区来了。
  • 马三和我
  • 马三离婚了,你听说了吗?我正在大街上走,一人从背后抠住我的肩,鸵鸟似的脖子伸到我面前,兴奋地这么问了一声。我大吃一惊,因为我就叫马三。我说,马三离婚了?他说离了,马三又找了女人,是个婊子。他满脸的肉疙瘩交腿叠股地挤到一堆儿,蹲在他腮帮上朝我笑。这张面孔我似曾相识。你叫什么?我叫火腿,他说,“火腿”你听说过吗?当然听说过,我跟妻子就常吃火腿,可在我们的熟人中间,没有一个叫火腿的人。我又问:马三的妻子叫什么?苏小姝。天啦,我的妻子也叫苏小姝。
  • 鱼吻
  • 在网上聊了一个月的时候,她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他说,你以后就知道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又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他笑,还早,你以后就知道了。他们第一次拥抱的时候,她又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他说。江峰。她自语,有姓江的人吗?他笑,江泽民不是吗?她便作恍然大悟状。真有。但是从始到终,她从没有叫过他这两个字。似乎这两个字与他是根本没有关系的。本能,仅仅是本能告诉她,这两个字不是他的。原来从最早的开始,
  • 婚宴
  • 这不是他的婚宴,可是有人却觉得他不去就像少了新郎一样,所以他只有去。 请算命先先推算过的2月23日是一个吉利到了极点的日子,一大堆的江湖术语不是谁都能学到嘴的,所以“吉利”就囊括了一切,郭子挺烦人没完没了向自己絮叨他人的快乐,真是奇了怪!他对他女人瞪着眼,一脸的愠色,而她还在把那硬纸片缀成的蓝色西装往他身上套。还是脱下来吧,他说。真不知你什么德性!就听不了别人的好。那我也不知道你什么德性,你瞧你这几天除了这事你嘴里还有过其他话吗?那怎么没有了!
  • 最终的住所——第141届(2009年)芥川奖获奖作品
  • 《红楼梦》结构之谜
  • 要讨论曹雪芹全本《红楼梦》第八十一回,跟高鹗续书的第八十一回有什么重大差异,首先必须把曹雪芹全本《红楼梦》的文本结构规律搞清楚。
  • 石板底下的花草
  • 1941年12月8日,日本军国主义者袭击美国珍珠港海军基地,悍然发动太平洋战争。上海地区的日军战车隆隆驶过外白渡桥,进占租界,辗碎了上海“孤岛”四年的特殊岁月。从此,上海同其他沦陷区一样,成为充满恐怖无耻、令人沮丧窒息的人间地狱。豺狼当道,魑魅横行,物价暴涨,民不聊生,老百姓只能忍受压迫煎熬,苦度光阴,在黑黝黝的长夜中期盼曙光。
  • 外文系的师长
  • 我出身贫寒家庭,放弃免缴学杂费的师范大学,宁可半工半读上台大(台湾大学),纯粹是向往台大的自由风气。据说由帝大(台北帝国大学)转到台大的第一任校长傅斯年,是以北京大学的自由学风为典范,北大遥不可及,台大当不可错过。台大又以外文系最为自由开放,系图书馆颇能彰显自由之风。
  • 沉默的柴垛(上)
  • 尕干果村坐落在尼欠沟北侧一个马鞍形的小山坡上。它的背后是层层梯田,森林还在大山的后边,女人们拾柴就要到村庄对面名叫尼吉巴的山上去。尼吉巴山是一座神山,所以拾柴还要绕到它侧面的山谷里去,不能在正面的山坡上砍柴,那里黑压压地长满了粗大的铁杆松,齐刷刷十多丈高,是尼欠沟一处风景。
  • 梦境难辨
  • 红厦。是铁路分局所在地,房子都是红砖砌的。红厦还有大球场,还有家属浴室,还有文化宫。我们成天混在铁路文化宫,混进去看电影。谁在票根箱里偷来一把票根,我能半张半张对粘起来.对付检票员足够了,谁去查看上半张下半张的座位?后来干脆用色纸裁开,一张张直接画电影票了。混进去看毛主席接见红卫兵,从第一次到十一次。广场上千万人难以形容的神态和呼喊,以后直接和间接地经历过,每次喊的内容不一样,情形是一样的。
  • 父亲辛笛与“九叶”诗友
  • “九叶”的命名及形成基础 在2003年3月的《新民晚报》上读到一则趣闻《陕西有棵九叶奇树——一树九枝枝枝迥异》,树干是花栎木,树高两米,树身有两人合抱之粗,生有九种不同的树枝和树叶。可惜有三枝枯死了,存活的六枝分别是桃树枝、柿树枝、青枫树枝、松树枝、栗树枝和花栎木枝,这棵树被当地人称作九叶树。这真是大自然的神奇造化。由此联想到在中国诗坛上也有这样一棵九叶之树.由九位诗人组成,他们是辛笛、陈敬容、杜运燮、杭约赫、郑敏、唐祈、唐浞、
  • 高高朱雀城——读黄永玉《无愁河》札记
  • 沉睡的芦苇
  • 睡吧,芦苇 睡吧,芦苇。生活正迷雾般飘落在 那些孩子眼里的黄昏。马身上的汗水 匐然坠落在尘土里.那些不可挽回的错误 那些爱情的深渊和回声!睡吧,芦苇
  • 透明的喜悦
  • 奶奶的葬礼 你又一次被人高高举起了 奶奶 第一次是在出嫁时 你将家里的事情清点好了
  • 长江口的芦苇荡
  • 我站立的岸地,是江水的终点,也是海水的起点。极目远眺,前面是茫茫苍苍、无边无际的芦苇荡。初夏的熏风,从密集苇叶梢上掠过,掀起层层绿浪,一直波涌到天的尽头。我拉近一株细秆的芦苇,抚摸碧绿的叶片,有润滑柔软的丝绸质感。这临水的禾本植物,成千成万成亿株簇长在一起,绵延百里,就孕育成一股浩瀚壮阔的气势,形成一大块被国际有关组织于2002年编定的1144号的重要自然保护区——崇明东滩湿地。
  • “中环”杯《上海文学》短篇小说新人大赛获奖篇目
    [中篇小说]
    小么事(滕肖澜)
    [短篇小说]
    谣言(王手)
    马三和我(罗伟章)
    鱼吻(孙频)
    婚宴(欧跃武)
    [芥川奖(2009)译文]
    最终的住所——第141届(2009年)芥川奖获奖作品
    [红楼探佚]
    《红楼梦》结构之谜(刘心武)
    [笔梦依稀]
    石板底下的花草(袁鹰)
    [若曦自述]
    外文系的师长(陈若曦)
    [甘南纪事]
    沉默的柴垛(上)(杨显惠)
    [海上回眸]
    梦境难辨(王小龙)
    [作家讲坛]
    父亲辛笛与“九叶”诗友(王圣思)
    [理论与批评]
    高高朱雀城——读黄永玉《无愁河》札记
    [新诗界]
    沉睡的芦苇(林雪)
    透明的喜悦(张民)
    [人间走笔]
    长江口的芦苇荡(张守仁)
    《上海文学》封面
      2017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上海市作家协会 上海市<<劳动报>>社

    社  长:赵丽宏

    地  址:上海市巨鹿路675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540319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02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95/i

    邮发代号:4-219

    单  价:9.00

    定  价:10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