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芦苇之叹
  • 最近回故乡崇明岛,在萧瑟秋风中,踏上我曾经参与围垦的土地。又看到了芦苇!起伏的芦荡一望无际,从我的脚下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天边。秋风中芦花盛开,这些绵延在江滩上的银色花朵,是极为壮观的景象,它们在夕照中变成了一片金红色,犹如波涛汹涌的火海,在天地间轰轰烈烈地燃烧。
  • 七十年代的四季歌
  • 春:外祖母的灶火外祖母说:"猫儿,你去给姥姥抱块柈子!"我噘起嘴,磨蹭着走向院子的柈子垛。柈子就是柴火,70年代的大兴安岭,家家户户烧的都是柈子。鲜树不能做柈子,得是风干了的被狂风掘了根的倒木,或是虽然站立着,却已被雷电打死的枯树。将它们锯得一截截的,再用斧子劈成块,柈子就成了。柈子有松木的,也有白桦木和水冬瓜的赡緰
  • 呷鬼的来了
  • 这一季梅雨,拖下来的尾巴,过了六月上旬还不见它收尾不打紧,连接上农历端午的节水,雨越落越粗大。五六十公里长的北宜公路,特别是山区路段,在这阴湿晦暗的淫雨中,才活显出它的生命,显得诡秘多端。尤其是从风路嘴下来,一直到九弯十八拐的宜兰县境内,整条路段,不只是路躺在那里,让往来的
  • 意大利礼物
  • “你问我恨不恨你,我想了两天,觉得我从来没有恨过你。我只是从来不曾相信你爱我。“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开了口,听到这句话,不由得一怔。可是,分明是自己的声音。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她在照镜子。走廊上光线不好,镜子上像永远蒙着一层擦
  • 请让我高兴
  • 一按了向上的按钮,唐娜转过脸,就被电梯口旁边贴着的一张小纸片勾住了眼睛。纸片有一张扑克牌大小,上面印了两个艳红的汉字:复仇。“复仇“两个字底下,是一串同样红色的阿拉伯数字组成的手机号码,一个一个的数字微微耸着肩膀,像站在朔风里,有
  • 碛口渡
  • 一黄河边上有个古渡头。一条叫湫水的河流就从这里流进了黄河,湫水带来的许多石块就沉积在河口下方,渐渐地,这些石块变成了水底的险滩,这些大石就叫做碛。那些从黄河上游满载着毛皮、油料、粮食、盐碱、中药等的大船走到这里便
  • 冰心·母亲·红豆
  • 前些日住在远郊的朋友R君来电话,笑言他“发了笔财“,我以为他是买彩票中奖了,只听他笑嘻嘻地卖关子:“我找到一大箱东西,要拿到潘家园去换现!“潘家园是北京东南一处著名的旧货市场,那么想必他是找到了家传的一箱古玩。但他又怪腔怪调地跟我说:“跟你有关系呢!咱们三一三
  • 伪画匠
  • 你问我,什么时候开始画画的?二十年前吧。在此之前的二十年的汹涌的情感日子全是一个人过的。情,在同一种等待中。等的是字。等两地书信,等中国南北距离的来信,等公海远洋水手的来信。然后,绕过半幅天空,遇上了斯蒂夫,开始了非字的等待,等斯蒂夫下班回来。他离开办公室的时
  • 李泽厚谈学术思想三阶段
  • “情本体“:广义的形而上学刘绪源:能不能请你用最概括的方式,先介绍一下世界哲学的历史和走向。李泽厚:哲学,又称形而上学。广义的形而上学,恐怕是人类心灵的一种永恒追求,是对人生的意义、生活的价值、宇宙的根源等等的了解和询问,这既是理智的,也是情
  • 新世纪文学与社会“互动”之新
  • 中美作家不同的历史背景与当下的共同境遇新世纪以来,在中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我们曾经热衷的文学与社会的“互动“,出现了断裂或衰微的迹象。就像一座上游水源孱弱、容量不足的水库,由于缺乏水流的强力冲击,发电机组难以向下游输出足量的强电。
  • 关于一个村子的故事和人物——长篇小说《古炉》的问答
  • 李星:虽然早就知道你正写长篇,但能写出这样一部无论对中国文学还是你自己,都具有重大突破意义的六十四万字的长篇还是出人意料。作为一个已有近十部长篇写作实践的老作家,你是怎么估价自己的新作的?或者说你是从什么时候获得了对《古炉》的自信的?写作或构思过程中有没有遇到困难,甚至产生了对这
  • 本帮零碎
  • 雨打梨花深闭门,我抱着狗,听雨棚上乱响。这点水,落到云贵就太好了。今年云贵的雨,都落在上海,潮得水彩白颜色,都干不了。看看甘油和胶水,疑似过量,发狠把所有的铅白锌白钛白,挤在一个瓷碗里,开水反反复复浇,白色重,沉在下面,其他七七八八的都被飞走。再用,运笔如飞。我说这个法子,是朱新建前女朋友的爸爸的老师传下来的。哎你
  • 灵魂有光
  • 微渺之力
  • 梦回湘西
  • 想像的湘西当初湘西从沈从文的文字中一点点呈现出来,我便当它是灵魂的憩园。这是文学的引诱,也是爱屋及乌般的不需要理由的偏爱。沅水、酉水、武水、沱江、清水河……永靖、茶峒、怀化、泸溪、辰溪、沅陵、桃源……这些陌生的水,陌生的地,带给了我奇妙的想像。我的莫名的爱,都由这些水、这些地方滋生、
  • 文学、大概念与日常纹理
  • 文学研究通常区分为文学理论、文学史、文学批评三个类别。文学批评,很大一部分即是一部文本或者一个作家文学写作的具体分析。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我注意到一个意味深长的迹象:文学批评——也就是一部作品或者一个作家的分析——愈来愈少。20世纪80
  • 乏力的介入——“新世纪文学反思录”之一
  • 主持人的话至2010年年底,21世纪的中国文学已经整整走过了十个年头,对这十年的文学,文学界与学术界都曾经以不同的方式做过很多总结,很多刊物都开辟栏目,发表了不少这方面的论文,很多会议也都以此为主题。《上海文学》的“批评家俱乐部“栏
  • 《上海文学》封面
      2017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上海市作家协会 上海市<<劳动报>>社

    社  长:赵丽宏

    地  址:上海市巨鹿路675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540319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02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95/i

    邮发代号:4-219

    单  价:9.00

    定  价:10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