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琥珀手串
  • 祝小凤当护工已经六七年了,照顾的大多是老太太。照顾一段时间便送她们离开,有的从前门出,有的从后门出,家属们便有的欢喜,有的悲伤,祝小凤也看惯了。他们付给报酬时,有的慷慨,有的吝啬。最初她很在乎,常要争执几句,后来有了些积蓄,大方起来,多几个,少几个,不以为意。护士们说她是个明白人。她做事细心,又手脚麻利,是上
  • 下楼
  • 这是丹桂回国任教的第一堂课。她在讲台边立定,看着梯形教室里那些表情兴奋的年轻面容在南国初秋明艳的光影里浮动。在比弹指更为短暂的恍惚间,“孩子们“这三个字一把替下她在心里嚼得烂熟的“同学们“,脱口而出。她清楚地听到了窃笑声——她自己未及不惑。丹桂微低下头,很快地又抬起。你们不知道——她的陈述从这里开始。无穷的未知。丹桂甚至
  • 维多利亚的秘密
  • 婚礼定在明天中午举行,包了杭州郊区的一个山庄。新娘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西式的田园婚礼,百桌婚宴,据说七七八八花了一百万。采购商的董事长嫁女儿,他这个供货商的老板是一定要出席的,除了出席,还要封一个足够与业务量相提并论的红包。
  • 正气歌
  • 我和老杨准备去湘黔边境凤凰芷江铜仁一带自驾游,我们在一个论坛里招募同伴兼向导,有个网名叫“劳改犯“的人跟帖说,他曾在湘黔边境呆过八年。于是我们聊了起来,约好晚上在梅岭新村一家小酒吧里碰面。那晚劳改犯灌下一大口冰啤,睃着老杨带来的女诗人说,年轻时——当然
  • 丰满的一天
  • 一母亲打来电话的时候,陈幼红正在开早会。上周业绩不好,经理在骂人。她是内勤,不跑业务,所以,经理骂人和她没有关系,但是,这时候,她也不想招惹经理,想等会儿再打给母亲,可是,母亲执拗地说,大事!快出来听!陈幼红在经理的虎视下,夹着尾巴离席出了会议室。
  • 拈花一剑
  • 一拾儿。拾儿。她喜欢听他这么叫自己。他叫得很快,声音是浮在半空中的,带个小尾巴,轻轻巧巧地滑过去。夹杂些儿时的狎昵意味。拾儿,拾儿——像叫一件最亲近的物事。这是她的特权。外人面前他可不会这样,人家都说,杜都尉啊杜都尉,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端正了些,不苟言笑。只是一回到家,远远地,还未见到她的面,官服还穿在身上呢,一边脱,一边便叫她的名字。拾儿,拾儿——那一刻,他的官服,连带着官
  • 夜行者
  • 1从播音室出来,男搭档说,你心比天高。穿过走廊时,徐露露踩死了一只蚂蚁。这条走廊的外侧带个露天小阳台,小阳台底下是县城最大的马路,叫新大街。那只蚂蚁显然是从露天阳台爬进来的。徐露露反问道,是不是命比纸薄呀?男搭档舞着手说,我不会那么刻薄,可理解成高处不胜寒吧。徐露露
  • 相忆于江湖
  • 有封信是这样开头的:心武:我猜想,你该从兰州返京了。选择在北戴河给你写信,说明即使美丽的海滨浴场有多么迷人,我仍然没有忘记你……不要误会,这不是情书。这封信写在1981年8月10日。这封信用了一个《中国文学》杂志社的信封,现在已经没有《中国文学》这个杂志了。那时候,有一个外文局,出版外文的《中国文学》
  • 恋阙与胡笳
  • A一位熟识的日本评论家谈及我的《敬重与惜别》,说了一句出人意外的话。他说:“如果日语中还有‘恋阙’一词的话,张承志对毛泽东的感情就是它。“我先是吃了一惊。这“恋阙“一语既用日语讲出,我的思路便被斜拉歪拽,朝着“阙失、残缺“等处寻觅。词义未明,而一股类似憾意的感触,就已经袭来。仿佛自己的潜意识里藏着什么。藏着什么呢?
  • 双面侦探
  • 我不参与调查假事件。而这是一件真实盗窃案。发案地点在斯蒂夫老家波士顿的伊莎贝拉博物馆。是美国最大私人博物馆之一。在写我是如何参与之前,先说说这座博物馆,不然,你如何相信我的故事?伊莎贝拉(Isabella Gardner 1840—1924),美国重工业时代大富婆,父亲是富有煤炭商,丈夫是巨富货运商和船商。唯一的儿子死了,伊莎贝拉患上深度忧郁症,躺在床上一年不起,丈夫让人将她连床带人抬上船,两人周游天下。伊我和斯蒂夫的双侦探作者张辛欣
  • 海外关系
  • 1938年鹤棠轻易不跟妹妹“相骂“,可一旦吵起来,弹出眼乌珠拣狠的说:“看看你自家面相,克死几个小的不算,连姆妈都不放过。“风向一转,煤球炉烟气蹿升,鹤香脸上点点泪光也不知是呛出来还是气出来的。“阿哥你不讲道理……东投西撞不得意,拿我出气。“
  • 独自长歌
  • 断念
  • 还乡
  • 乡心、乡情、乡愁,颇像一曲古老而又充满温馨的歌谣,每当灯火阑珊,夜深人静之时,它就会似隐似显、忽远忽近地悄然在耳边响起,牵动着游子的情怀。这时,真恨不得两胁倏忽长出一双翅膀,翩然飞向云端,尽快投身到故园的怀抱里。可是,想望终归是想望,当你真的要束装归里了,却
  • 编辑室的“老右”
  • 我1960年初调至《北大荒文艺》编辑室时,发现有两位年岁较大的长者,原来是文化部下放至北大荒的被打成“右派分子“的文化名人:聂绀弩和丁聪。聂绀弩当时已六十岁上下了,原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兼古典文学部主任。我很早就读过他的杂文,觉得其文笔的犀利,堪比鲁迅,是我崇敬的老作家。凭我的资
  • 从尤奈斯库到《魔兽世界》
  • 我在课堂上问:“说到‘现代’这个词,你们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二、三年级的本科生,七嘴八舌:“手机!““磁悬浮“!“互联网!““3D电影!“……我知道,他们实际所指的,并非只是手机和磁悬浮,而是被这手机组织起来的人际交往,和被高速火车不断扩大的活动范围。但是,他们
  • 三足鼎立的小说天下
  • 我现在对长篇的形势渐渐有了一些比较明晰的判断,长篇是不是到了一个类似于三国的时代?也就是说三分天下?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明确一个规则,即文学,或者小说是可以分类的,纵向上可以分,即每个时代可能有每个时代的文学;横向上也可以分,不同的美学理想、文学趣味、风格、流派都可以有不同的文学。当然,文学是具有共同的、共通的属性和标准的,但每个不同的文学也
  • 文化制约着写作——“新世纪文学反思录”之四
  • 我们的“批评家俱乐部“栏目前几期有幸邀请到了王尧、张清华、张学昕、黄发有和邵燕君等朋友,分别就新世纪文学与中国社会、新世纪文学中的精神问题和新世纪文学的“当代史叙述“等做了讨论。这样的讨论,实际上就是“纸面上的学术会议“,大家各抒己见,互有激发,丰富和深化了我们对很多问题的认识。本期我们想讨论的是,对于新世纪以来的中国文学来说,它所处身的文化语境具体如何?这样的语境与我们的文学之间具体又有怎样的关系?其对新世纪文学有着哪些方面积极或消极的影响?对于我们的文学来说,我们是否可以想像或建构一种更加有利于我们文学实践和文学发展的文化语境?
  • 琥珀手串(宗璞)
    下楼(陈谦)
    维多利亚的秘密(孙未)
    正气歌(于怀岸)
    丰满的一天(须一瓜)
    拈花一剑(滕肖澜)
    夜行者(阿航)
    相忆于江湖(刘心武)
    恋阙与胡笳(张承志)
    双面侦探(张辛欣)
    海外关系(黄昱宁)
    独自长歌(雪野)
    断念(沈小)
    还乡(王充闾)
    编辑室的“老右”(周良国)
    从尤奈斯库到《魔兽世界》(王晓明)
    三足鼎立的小说天下(汪政 晓华)
    文化制约着写作——“新世纪文学反思录”之四(吴义勤[1] 程永新[2] 王尧[3] 何言宏[4])
    《上海文学》封面
      2017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上海市作家协会 上海市<<劳动报>>社

    社  长:赵丽宏

    地  址:上海市巨鹿路675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540319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02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95/i

    邮发代号:4-219

    单  价:9.00

    定  价:10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