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民的1911
  • 一我设想我无处不在。我出生那年或许是1898。它应该是个秋天。武昌的蛇山上,立着警钟楼和奥略楼。秋阳斜照中,它们形影相吊,兀地给人一番孤寂和清冷。四周的树叶开始黄了,零落地飘在武昌的城墙边。城下江边泊着几只木桅船。恍然间,能听到水拍堤岸的涛声。我想我的父亲应该住在这老城的墙根下。那壁上的墙砖凸凹不平,是风雨岁月留下的沧桑痕迹。一排板皮屋搭在这老墙边上。铺着黑瓦的屋檐边长年长着杂草,此一刻,草也已经枯黄了。那中间的一户,就住着我家。
  • 缺席者的婚礼
  • 一今天,值得纪念。公历12月28日,农历十二月初五,我三个半月大,在妈妈的肚子里参加了她的婚礼。租来的蓬蓬裙礼服下,羊水荡漾的子宫里,我以逸待劳地呆着,瞧着妈妈装模作样往叠成金字塔状的酒杯里倾倒银色香槟,听凭爆炸开来的彩纸礼花没头没脸地飘落,给不多的客人敬酒、点烟;应和着一支俗气的三步曲,妈妈转着圈儿跳起了单人舞,像所有的新娘那样,脸上露出傻乎乎满足的笑……
  • 回头客
  • 我家门口的湖叫雁湖,清澈透明,细波轻漾,像一座浩瀚的瑶池。我们的村庄叫浦庄,还属于穷乡僻壤,藏匿于山林和雾气之中,几乎与世隔绝,外面的世界显得非常遥远和陌生,但近来竟然时有素不相识的外地人出没。他们或三五成群,或母女结伴,或孤身一人,搭乘我父亲的木头船从烟雾弥漫的湖面上来,临近村子的时候总会惊起一阵狗吠。人们往湖的方向抬起头,无奈地说,讨饭的又来了。
  • 硬蛹
  • 电视台的黄玲玲那年我在一家电视台做实习生。黄玲玲也是实习生,有人说,她很快就会是主持人。大概因为这个,组里的同事经常找她麻烦,无形中,我的日子倒好过了一些。那是一个星期六,要播出的节目因为国庆晚会推迟一周,我跟她一下没了事。我们工作的地方是宾馆的一个长包房,窗帘常年紧闭,白天也开灯,那种惨淡的电压不足的灯光,看久了让人感觉大脑也电压不足。我从宿舍拿来一盆仙人球,放在窗台上,撩开一角窗帘,它靠这一点点阳光就活了下来。
  • 猴子法则
  • 我这次回故乡来,空前低调,我老婆戏谑地称之为“微服私访“,其实并不恰当,我是去“捞人“,捞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能不能捞出来,那要看他的运气,看人家给不给我面子了。照常理说,我在故乡这块土地上,面子够大,说起我的名字,可以说家喻户晓,上了县志、名人录,杰出贡献者,感动故乡人物……许多光环笼罩在我头上,我回家乡时,常有中学生围在宾馆前通宵达旦,就为得到我一个签名。
  • 被春雪融尽了的足迹
  • 大约是1985年的夏天,我从琉璃厂海王村书店出来,顺人行道朝南走。忽然在迎面的慢车道上,一个清瘦的中年男子骑自行车过来,他先认出我,到我跟前,便刹住了车,招呼我:“心武!“这一声招呼,时隔二十六年了,却似乎还在耳畔。是一种特别具有北京味儿的招呼,“武“字儿化得极其圆润。其实招呼我的人并非地道的北京人,他祖籍本是浙江萧山,大概因为全家迁京定居年头多了,因此说起话来全无江浙人的平舌音,倒满像旗人的后代,往往将
  • 或可画 或可想
  • 人带iPad带数码相机旅行,我带素描本,几支铅笔,一块橡皮。机场等候的旅客,都是模特,坐在椅子里,姿势长久不动。出门的特别盛装和特别随意,睡觉,吃东西,和手机说,各种的细节。飞机延误了,人蹲下等,人躺倒睡,提供着戏剧性的动作。漫长国际飞行中排队上厕所的人是自愿的站姿模特。随手画着,有的时候我会引起模特的怀疑,人望着我,我就望着人,继续保持我的姿势。我看,我画,我继续看,把人看糊涂了,不好意思审视了,假装转移目光了,放弃对我的琢磨了。
  • 一束菊花的重量
  • 一2010年11月21日,阴沉的早上让人想到将要到来的冬天。起床前,我想,要是今天真去胶州路,应该穿黑的吧。一个多月前,我家老人以九十七岁的高龄去世,我那套黑色衣裳是去她的葬礼穿过的,尔后就挂在玄关衣橱的深处。每次出门换衣服,都掠过它,都不想碰到它。今天是胶州路火灾那五十八位遇难者离世后的第一个七天,要是去那里,应该穿黑。
  • 诗人的百岁并不是时间的数码——忆美国艾俄华城访艾青1980
  • 困守者絮语
  • 树倒了
  • 砍树“嚓、嚓“的砍树声劈进人的脑子里。斧头在砍村里的一棵树,砍树声在劈人脑子里的一棵树。被砍的杨树有一百多岁了。一百多岁就是活老三代人的年月。老额什丁当村长的时候,这棵树中间就死掉了,只有树皮在活,死掉的树心一点点变空,里面能钻进去孩子。过了好些年,亚生当村长那时,杨树的一半死了,一半还活着。再过了些年,石油卡车开进村子,村边荒野上打出石油,杨树的另一半也死了。死了的杨树还长在那里,冬天和别的树一样,秃秃的,春天就区别开来。
  • 街道上的野鹿
  • 国家公园,或国家森林公园,野生动物乃是公园的重要构成,消失了野生动物的森林,只能说是长了一大片树。对国家公园的“公“字,如今应该有更宽阔的理解,涵义不仅是人的自由游览,还包括动物的自在生活。先说一个黄石国家公园的故事。美国境内的大灰狼,上世纪50年代就全部被打死了,当然包括黄石国家公园里的。把狼打完的道理呢?美国拥
  • 动摇与错位的现代范式
  • 在中国现代小说中,作为文学范式的现实主义的每个细节都难以避免自我瓦解、离轨或者变形。然而,绝对和同质的表现主体并不总是以透明的方式呈现在文本当中,这样的主体经常面临着被异质化的危险。在某种程度上,先锋小说就是对遭到中国现代小说史范式抛弃或者压制的各种异质因素的一种重新发掘或重新阅读。这样的重新发掘或重新阅读的内容至少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
  • “80后”写作与“中国梦”(下)——“我们时代的文学想像与文学生产”之一
  • 杨庆祥:韩寒是文学的,同时又是新闻的,韩寒是独立的,但同时又是合谋的,或许正是这种多重的身份,使得他能够获得一致的认可。中国某教授就曾经夸大其词地说:全中国的教授加在一起,影响也大不过韩寒。在《上海文化》2010年的一篇文章中,韩寒被认为是鲁迅的接班人。徐贲在《美国人看不懂韩寒》中也认为:“在韩寒博客中,可以看到一种‘思索’比‘思想’更重要的
  • 《上海文学》封面
      2017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上海市作家协会 上海市<<劳动报>>社

    社  长:赵丽宏

    地  址:上海市巨鹿路675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540319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02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95/i

    邮发代号:4-219

    单  价:9.00

    定  价:10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