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丽人行
  • 那是舒可秋回北京第二年的清明节,父亲要她带着自己回老家给母亲上坟。清明节前两天的晚上,姐姐可夏,妹妹可男,难得都来到家里,一起吃的晚饭。可秋烙的韭菜馅的盒子。父亲的胃口很好,一连吃了三大个,还喝了一碗小米粥。可秋收拾碗筷要去厨房洗的时
  • 挖宝
  • 父亲在那边等着。穿过白毛谷,就能见到父亲了。小木船拐过几道弯在一个码头靠岸。这已经是白毛谷地界。火娃随着众人下船,他是坐在船头的,后面的几个人急猴猴地往前挤,火娃被挤成最后一个。几十里水路,火娃没和船上人说过一句话。同行者似乎都不是健谈之人,话很少,要不是船老大不时唱些山野民谣,
  • 星期天早上的远足
  • 多年前,我在北京第二十七中学的教室里学了两个月的法语,现在还能用流利的法语自我介绍,我叫什么,我是干什么的,还会说,这是什么,那是什么,还有你好,再见,谢谢,干杯,好胃口。每周一三五,我下班之后坐公共汽车到东华门,在马兰拉面馆吃一碗面条,然后去
  • 仙湖在另一个地方熠熠闪光
  • 3月11日下午,她和他联系上。她在梧桐山下租了一套民居,是个幽静的度假村,没有人打扰。他那天一直心绪不宁,接完电话,坐着犯愣。隔壁的邻居来敲门,说“对不起“,电视声音太大,影响孩子做功课,他反应过来,关上电视,赔了不是。又坐了一会儿,他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梧桐山。她在门口迎接他。她打开一条门缝,看他额头上
  • 两个人的火车站
  • 山坳站是一个小站,除了短程火车和郊区的那种小票车之外,跨省的火车是不停的。小站不大,所以不大起眼,只有一幢老式的木刻楞房子。小站站台的两侧种着一簇簇嫣红姹紫的波斯菊,花倚栏杆正熳烂地开着。尽管小站的这幢房子年代久远,但它是用废旧的铁道枕木建造起来的,至今看上去仍
  • 亲爱的小孩
  • 大家都叫他小火柴。别人问他,他也说他叫小火柴。在乡下,小火柴喜欢跟在一个货郎担子后头。走着走着,小货郎就会放下手中的铃铛,切块麦芽糖给他。只切一小块,切多了会楦大他的胃。当然小货郎不会这么说,小货郎说,吃多了会蛀牙,牙蛀了,什么好吃的都吃不了了。
  • 请你理解我
  • 带上奶奶去逛马路。还是在裘依很小的时候,奶奶抱着他,牵着他的小手穿马路,过大桥,到一个又一个的百货商场和公园去玩。过路车卷起一堆灰尘,奶奶赶紧遮住裘依的头顶,怕灰尘污损宝贝孙子。直到裘依长成小伙子,还从未带奶奶出去过。
  • 好一趟六合拳
  • 1我1986年4月,离开北京市文联,到中国作家协会《人民文学》杂志,先担任常务副主编,后担任主编。上任后,我给不少作家写信约稿。所约请赐稿的作家老、中、青都有,他们几乎都很快给我复信。其中山西省老作家马烽的回信如下:刘心武同志:
  • 乡关何处
  • 等狗狗疯过了装神弄鬼的万圣节,我们开始预备去上海的行装了。每年夏天都带狗狗回去看外婆的,但是这一次,因为害怕世博会的人潮,我们没有去。然而也等不及明年夏天了,外婆电话里一再惦记着说,“我多少想狗狗,多少想抱抱伊!“狗狗每年都长十来厘米的个子,再不回去,外婆很快便不能把他揽在怀里横竖乱亲了。
  • 食指自白——写给美国读者
  • 一现在是上午。坐在北京远郊离我居所很近的一处小树林里,膝上垫块硬纸板,铺开稿笺,写这篇文章。正值初秋,暖暖的阳光透过枝叶斑驳地洒落在林中的草地上,草叶还没有变黄,这是北京一年中最好的季节。
  • 暮光之梦
  • 间离的言辞
  • 午夜开始的玫瑰新年
  • 从米霄尔家赶往花车聚集地,夜色中街上竟人流如织。本来这天凌晨我们三点就起床了,赶早班飞机从波士顿飞往洛杉矶,然后匆匆转道帕萨迪纳,就为了能赶上新年的花车巡游。于是晚饭后些微地疲惫,却又不想错过去看夜晚的花车。米霄尔说这个晚上,花车会从不同的地方,向明早巡游的始发地汇集。这也是不应
  • 黑眼珠·红昼夜·我Me
  • 上世纪80年代,张辛欣以“文革“时抄章乃器家的经历为原型创作了短篇《浮土》,在本刊发表。这段抄家经历在她新出版的自传体小说《我》中得以再现。不久前,章乃器之子章立凡作为书中唯一非虚构人物的家属,和章德宁、龚应恬等三人在北京就此书的文学、历史意义进行探讨,张辛欣因身处海外,以邮件的形式参与了对话。
  • 世俗社会中的上下求索——近年短篇小说综述
  • 精英品格的坚守早有人预言:文学将要“终结“,短篇小说面临“出局“。但若干年过去了,文学不能说重现辉煌、改变了它的边缘化状态,但可以说依然在顽强生长、成果累累,在国家的主流文化中占据着核心位置。短篇小说是“失宠“的文体,远不及长篇小说、散文、纪实文学等活跃,但它在不被注目的地带,沉潜、积蓄、变革,呈现出“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风景。许多评
  • “拿来”的必要与急切——“新世纪文学反思录”之六
  • 主持人的话:新世纪以来,我们的外国文学翻译与出版工作非常繁荣,国外的很多文学作品,毋论地区、年代与国别,都受到了我们不同程度的重视。很多翻译实践,甚至在翻译界、文学界、文化界以至于整个社会都引起了反响,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引人注目的热点。我们现在越来越认识到,翻译文学实际上是我
  • 《上海文学》封面
      2017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上海市作家协会 上海市<<劳动报>>社

    社  长:赵丽宏

    地  址:上海市巨鹿路675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540319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02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95/i

    邮发代号:4-219

    单  价:9.00

    定  价:10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