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写字桌的1971年
  • 11971年的春天,经过一再商量,父亲和母亲终于下决心,要去吴凤英家讨回那张写字桌。那时候,他们刚从劳动改造的牛棚里放回来,罪行已经清算,问题还没最后解决,还没有被解放。母亲每天要去打扫公共厕所,父亲呢,因为会写文章,一直是单位的笔杆子,就让他戴罪立功,为剧团赶写剧本。
  • 雁门关
  • 我和妻子结婚前,她家里人问起我家的情况,我不假思索就说起雁门关。那一刻,雁门关在我眼中高大了起来,而且不知道除了雁门关还能说出什么在外边更有影响的地方。尤其是和她单独走在一望无际的冀中平原上,更加感到雁门关高大险峻。
  • 户撒刀
  • 圣诞节刚过,教堂外的松树上飘荡着扯成一段段的红绿彩带,卷曲成毛毛虫的样子。紧挨教堂旁的敬老院更加安静了,院子里的长椅上一个发呆的人都没有,走廊上也没有陷在轮椅里痴望大门的老头,他们都躲在房间里,将发虚的目光投到外面淡淡的一片雪白之中。
  • 四人舞
  • 老太进到电梯里,手里拎着环保袋,袋里装着芹菜、小番茄、红皮草鸡蛋、地摊上买的棉毛裤。正是下班高峰,电梯拥堵,每一层都停,都有一些人匆匆挤出去,头也不回。老太蜷在靠近门的角落里,环保袋的带子挽在手里,挽了几圈,打个结握在手心,免得袋底擦着地面。
  • 雁过留声
  • 1我们知道陈竞明有一句名言,叫做“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追根溯源这句话属于流行语,由来已久,不仅陈竞明时而开玩笑般挂在嘴边,我们也都会讲,它的发明权和专利权肯定不归陈竞明,为什么我们把它视为陈氏名言?因为他比我们研究得深,学习得透,见解比较独到。
  • 我看到红色奥迪A4停在学校对面的马路上,心跳一阵加快。刚才她发消息,说要过来,等我下课。我说不用了。原以为是说着玩的,谁知她真的等在了那里。我看手表,十一点半,离下课还有十分钟。“怎么那么卖力啊,礼拜六还出来上课。“她放下车窗,向我笑着说道,“上来坐一会儿吗?“我笑了笑,答应了。
  • 斧凿音响,熊熊火光
  • 1那一年我十四岁,还在上中学,是一个狂妄的文学爱好者,并不以为自己只该阅读《中国少年报》、《少年文艺》,我订阅着《文艺报》、《人民文学》,大摇大摆地给各处投稿。但是若遇到打动我的文字,对那作家作品,我是谦卑的,感谢他或她不仅滋润了我的心灵,也教会我如何写作。
  • 说给木头听
  • 我独来独往,现在是,少女时候也是。并非因为我曾是一个沉静并忧伤的少女——真巴不得能那样儿啊,那副形象多么美,可惜我坚持不了,我端不住。不过,从少女时起我不得不独来独往,因为我家从京城一小院儿搬入一大院儿,那座大院儿的“新八旗“孩子集体放言是住在《红楼梦》里。
  • 另一个世界
  • 我儿子道格拉斯十三岁了,他喜欢玩具手枪,喜欢在网上玩杀人游戏,还喜欢电视里的暴力镜头,尤其是那些夸张有趣的。也许你会问,怎么会这样?因为每件事情的发生都有个原委,由此及彼——那是自然规律。道格中等偏矮的个儿,一副好身板,淡褐色的眼睛,浅棕色的头发。
  • 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
  • “老流氓“每天送信送报,早一趟晚一趟。他把背弓成九十度,踮着一只脚,令人痛心地在厂区里走动。开始我真不知道,这么一个残疾人,他怎么流氓了?时间一长自然知道了,他姓刘,跟人打招呼爱说张三忙啊李四忙啊,人家也回忙啊忙啊,结果把老刘忙啊连了起来,老刘成了“老流氓“。
  • 借你一盏青灯
  • 大明寺忆鉴真大和尚唐代鉴真大和尚发愿东渡日本弘扬佛法,逾千年后于1980年以漆像之身回大明寺“省亲“。我曾恭逢其盛。去岁,我又去大明寺,时隔三十春秋矣!三十年前,正烟花时节你回扬州大明寺“省亲“。我与你千载一遇,大致可以测度为有缘或有约。
  • 大地的皱纹
  • 一小路是大地的皱纹,小路有多么细密,大地就会有多么苍凉。苍凉过后,我们灵魂的大地上那一支流脉还在,一场场春雨落下来,一阵阵春风刮过来,人世间的万事万物便有了灵魂,绿色的红色的鹅黄的草青的色彩,林林总总的故事在萌动,一个生命又一个生命在大地上婴儿般均匀地呼吸着、哭闹着、嬉笑着,轻轻嘬起自己的一两根手指头,透明的口水肆意流淌,周身散发着一股股奶香味儿,可爱、无聊,不知所以。
  • 书写上海:来日方长
  • “品格“如果有时光机器的话,我最想回到的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我的出生地——上海,去看一看。我并不期待在那里遇上多少良辰美景,在做了那么多历史化阅读,又在各类虚构作品中反复浸泡以后,我想我到达的地方,是一个绝非均质的空间。
  • 中国需要这样的作家——蒋一谈访谈
  • 本刊在今年第三期头条位置,发表了蒋一谈的两篇短篇小说《说服》和《刀宴》,后收录于作者最新短篇小说集《赫本啊赫本》。值得关注的是,蒋一谈一贯是以短篇小说集的整体方式,从事每个短篇的构思与创作,目下已经出版三部短篇小说集,分别为《伊斯特伍德的雕像》(2009年7月)、《鲁迅的胡子》(2010年5月)、《赫本啊赫本》(2011年5月)。关于短篇,我们注意到蒋一谈一句有意味的回答:“这个时代,写出几篇、十几篇被人称道、赞扬的短篇小说已经不算什么,没什么了不起。“为更多了解蒋一谈有关短篇创作的想法,我刊特约了以下访谈,以飨读者。
  • “外来者”故事的女性改写——对新时期女性小说的一种文化解读
  • “外来者“故事——有着现代文明背景的外来者来到一个闭塞、落后的传统空间中,由于这个“外来者“的闯入,原先的文明、文化、社会秩序发生了某些或隐或显的变化——是20世纪中国文学中的一个常见命题。①这一叙事将有关现代与传统、进步与落后、过去与现在的现代性时间观念,嵌入西方与中国、城市与乡村、文明之所与蛮夷之地的空间化叙述模式之中,形成了“时间化的空间“或“空间化的时间“这样一种深刻而独特的文学表达。
  • 适者生存的文学时代——“新世纪文学反思录”之七
  • 新世纪以来,随着中国社会以至于整个世界的历史性变化,中国作家与中国诗人的精神与生存置入了新的背景,他们的生存状况也出现了很多新的变化,这些变化,特别是其中一些突出的方面与特殊的个案,甚至引起了大众传媒和整个社会的广泛关注,多次形成社会性的文化热点。有一点我们应该很清楚,那就是作家们的生存状况与他们的文学创作之间肯定存在着非常深刻的联系,某种意义上,它们对创作甚至会有决定性的影响,所以,我们对新世纪以来中国作家和中国诗人的生存状况做一些讨论,肯定也是很有必要的。不过在另一方面,大家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自然也会有分歧,会有不同的认识角度和精神立场,这在讨论中很希望有充分的展示,也很希望我们的讨论会因此而更加丰富和更加深入,并且在对我们的生存进行反思的同时,提出更加美好的构想。
  • 《上海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上海市作家协会 上海市<<劳动报>>社

    社  长:赵丽宏

    地  址:上海市巨鹿路675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540319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02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95/i

    邮发代号:4-219

    单  价:9.00

    定  价:10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